再见西周(2)
作者:小米加步枪      更新:2015-06-26 18:10      字数:0
  太宰(官职,相当于宰相)仲山甫见召虎开了头,也补充说道:大王前期征讨姜戎,如今屯兵太原,正应了歌谣所言。

  宣王问道:那个红孩子是何方妖孽?

  专家伯阳父解释道:民间那些空穴来风的无根之言,我们称作谣言。在我们看是无稽之谈的这些谣言,由小孩子吟咏出来,就是童谣。这可是上天的意思,传递一种信息,告诫尘世间人君一些吉凶祸福。红孩子为萤火星转化而来,所以是红色。他吟教亡国之歌,是上天在提醒大王,国家现在有危险了,要小心了!

  宣王心虚的很,后悔自己的鲁莽,和姜戎打这一仗。听见大家的议论之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赦免姜戎,它爱咋咋地吧;把太原的部队解散,马放南山刀枪入库;翻遍全国的库房,歌谣上说的弓和箭,这两个凶相之物,尽数销毁。还有,从此之后,这两样武器不准再生产、再买卖。这样可以了吧?

  宣王是真害怕。老天的暗示让他恐惧至极。天的力量是无穷的,神秘的,要是能躲过这一劫,怎么样都行。他是真的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老天呀,可怜可怜我吧,您看,我把国防装备都毁了,您能帮我吗?

  专家就是专家,伯阳父说了自己的观点:大王呀,我夜观天象,用高倍望远镜看了,发现不对劲。我国有女人乱国的征兆。太阳属阳,月亮属阴,太阳落了月亮升起,意思很明白了。

  宣王一听直摇头,不可能,不可能。老专家,你那天文器材落后了吧,本王特批到国外买点先进的。

  伯阳父不明白,什么意思?乱七八糟的。我可是肉眼观天,什么器材?

  宣王道:不说笑了。你说的不对。姜皇后极其贤惠,讲文明懂礼貌,又读书又看报,守纪律懂规矩,不可能做出抢班夺权祸乱朝纲的事来。

  说女人乱国,自古就是后宫佳丽最有可能。她们靠近权利的中心。所以宣王听完伯阳父的话,第一个想到了姜后。姜后是他的大老婆。

  伯阳父道:天相预示并非现在,而是不久的将来。

  将来?

  宣王半信半疑,我得自己捋一捋,不能他们说啥就是啥。散会!

  回到首都的那天晚上宣王临幸了姜后和一个妃子。他把在战场上失意的怨气和男人的征服的欲望,在床第之间尽情挥洒。女人都知道宣王的心情不好,一句外话不敢说,说的都是卿卿我我。姜后几次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刚刚获悉的一个怪事,还是等到明天说吧。

  宣王散了会,去了姜后那里。关键时候还是问问老婆吧,何况我这老婆,知书达理不是一般的女人。

  宣王也不在乎,把会上大家的讨论悉数告诉了姜后。甚至天文与预测专家伯阳父的女人乱国这套话也学给姜后听。

  老伴呀,快替我拿个主意吧!宣王是真没辙了。

  姜后听罢,跪在地上,说出一个大大的怪事。

  姜后道:大王,有一件事昨夜我就想告诉你,看见你鞍马劳顿,我就没忍心说。本来打算今天告诉您,正好说到这了,我现在就向您说说这个自古未有的奇闻。

  宣王道:快快讲来。

  姜后道:宫里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宫女,服侍过先王,昨夜生下一个女婴。

  宣王听罢,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女人生孩子嘛!不对,老宫女生孩子,谁的种?乱了乱了!

  宣王生气的样子很可怕。十月怀胎,那时我还在宫里呀,谁的胆子这么大,连我的女人也敢碰。

  姜后道:大王休怒,我还没说完。这个老宫女自先朝那会就怀孕了,这一怀就是四十年。昨夜临产,生下一个女孩子。

  宣王道:四十年?这哪是孩子,分明是妖怪。那个孩子呢?

  姜后道:大王和我的想法一样,此婴必是怪胎,乃不祥之物。我已命人用草席包裹,扔到二十里之外的清水河了。那里野兽出没,又没有吃的,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宣王来回踱着步,一会摇头一会叹气。

  快快把那老宫女传来,本王要亲自问话。宣王道。

  老宫女已经被软禁了几十年,宣王提审的命令传出,不一会儿老宫女就被带到,跪在宣王脚下。

  宣王围着这位传奇的母亲连转三圈,想不通,没什么特别之处,怎么生个孩子要这么久。四十年的时间,这要是正常生产,孩子都有孩子了,甚至都能做奶奶了。哎呀,先王那时的宫女,肯定是老爸的种,这女孩还是我的姐姐呀,诞生比我早。赶快问明白。

  老宫女哽哽咽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出来。

  要是说雷人,老宫女才是够标准够资格。怀孕的经历一说,比任何电影大片都精彩。

  说来话长,要从夏朝桀王那说起。桀王末年,褒城有个大仙变成两条龙,腾云驾雾就降落在王宫之内。嘴上流着哈拉子(涎沫),竟然开口说出人言,告诉桀王,我是褒城的大仙变的。什么用意也不知道,就这么传说的。桀王够狠的,看见这事也胆颤。非常害怕,要杀了这两条龙。杀之前把会占卜的找来,看看吉不吉利。前两次全是凶兆。这时占卜之人说,三把为满,我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兆头,大王你心诚一点,说点好话,再占一次吧。

  桀王稳稳心神,对着两条龙说了一些顺耳的话,祈福的话。果然,第三次是大吉。桀王的心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赶紧祭拜,烧香上贡品。找来一个金光闪闪的盘子,把两条龙的唾沫收集起来,存于匣内,放到密室之中,当做宝贝,加以珍藏。

  这些事情刚刚做完,平地刮起大风,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两条龙在昏昏暗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东西在密室中放了多久?经过了殷商一朝646年,又经过周朝300余年,一直没有谁想起它,看过它。

  说来这就到了先王这了,先王晚年的时候,这个东西显灵了,从匣子的缝隙中射出光芒。保管员发现这个现象后,立即向先王报告。把这匣子里面装着两条龙的龙涎之事做了汇报,这都快一千年的事情了,真假难辨,账本上就这么记的。保管员把情况一说,先王来了兴致,好离奇呦,快快拿来,打开我瞧瞧。

  匣子是金的,依旧能够看出夏王朝的工艺痕迹。打开匣子,拿出金盘,当初桀王搜集的龙涎晶莹剔透,像冰一样清澈。一股寒气直逼先王,哇塞,还有这么个宝贝。一激动,坏了,金盘没拿稳,倾斜一侧,龙涎尽洒。

  龙涎落地如水银一样游动,转瞬变了。变作一个小孩,不到一尺高的这个小孩,就在屋子里手舞足蹈,到处乱跑。

  仆人们开始抓他,这小孩特灵活,一群人,奴婢太监警卫等等,竟然捉他不着。这小孩左拐右拐,只朝后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