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狭路相逢狂者胜
作者:D阿四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剑凝寒霜杀意狂,柔情似水将心暖。

   ——题引

   那人拔出背上的剑,一把插入地面,双手持住,低吼:“还不走?”

   冷紫月定了定神,看着那人,柔柔地道:“好极了,你杀了我吧。我这两天早想下手了,就是下不去手。”

   那人猛地拔出剑来,剑如寒冰,散发出萧瑟杀气,那人双眼通红,一步一步走向冷紫月,带起一阵凝重的气流。玄衣黑发,血色眼眸,那人邪恶的气息越来越近。

   剑气如风,划开了冷紫月的面纱,娇嫩的脸被剑气逼得一阵生痛。

   那人看着冷紫月的脸,眼中血色更浓,熟悉的眉眼在靠近,冷紫月在那充满杀气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无尽的哀伤,一种自心底发出的凄凉,一个寻求救赎的灵魂在挣扎。

   她愣住了,定定看着眼前那个修罗般的男人。

   那人眼中似乎恢复了一点清明,灵蛇般的剑擦过冷紫月的发鬓,旁边一棵大树在一阵银光之后轰然倒地。他越过冷紫月,疯狂地挥剑刺向各方,咯吱声不断,大大小小的树纷纷倒地,一阵狂乱的剑舞之后,那人似乎体力不支,跪倒在地,声音嘶哑道:“走!”

   冷紫月这才知道,原来那人竟是生生控制住心中的杀戮之念,她现在即使想要离开却已来不及了,那人的眼中那一片猩红和浓浓的杀意告诉冷紫月,持剑而来的这个人,已经丧失了神智,绝不容许自己的感知范围内有活物存在。

   冷紫月决定赌一把,她看到那人狂舞一阵之后体力已经不支,看来他因为极力地挣扎不让自己陷入狂迷之状而耗了不少气力。那人的剑缓缓举起,带着万钧之力往下压去,冷紫月在他挥剑之际,猛地扑进他怀中,脚一踮,吻上了男人的唇。唇上柔软的触觉使男人一惊,手上的动作不觉慢了下来,冷紫月双手往男人风池穴位上按去。

   啪,男人手中的剑无力地掉了下去,男人缓缓倒下。

   冷紫月扶住他,将他放在火堆旁边。从行囊中找出水壶,撕了块布给那人擦脸,抚上他英气俊挺的眉:“你也有这么孤独的一个灵魂啊?我也是呢。那么,看看我能为你做到什么吧,或者,救赎呢?”冷紫月笑了起来,“我自己都尚无人救赎,我真的能救赎你的灵魂吗?”她伸手抚上男人英气的眉。

   冷紫月醒来时,男人正坐在一边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可还好?”

   “你是第一个活人。”

   冷紫月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想必他发狂之时,神智尽丧,心中只有不停的杀戮念头,容不得身边任何一个活物。

   她看着男子的眼,那眼已经不再是死水一片,虽然没有昨日那种熠熠生辉之感,但也总算是正常的眼神了:“怎么称呼?”

   “顾霜风。”

   “顾大哥,我叫冷紫月。你叫我阿紫或小冷都可以。”冷紫月忽然觉得这个人是可以亲近的。

   顾霜风皱了皱眉头,好像对冷紫月那一声顾大哥不是很习惯。

   冷紫月笑了起来:“好,那我不客气了,霜风,你很像我一个朋友。”

   顾霜风淡淡地抿了一下唇:“为何孤身一人在此?”

   冷紫月想了想:“躲避仇家追杀。”

   顾霜风并没有盯着冷紫月的脸看,所以冷紫月觉得自在了许多。

   顾霜风不再问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刚才那阵发狂,似乎耗尽了顾霜风所有的精力,他说得几句话,便开始闭目养神,竟不再理会冷紫月

   三丈开外,两个衣衫褴褛、发髻凌乱的人正往冷紫月他们的方向走来,略为高瘦的一个颤着声音道:“奶奶的,这树林子里夜晚怎么这般冷!老子要冻死在这里了。”

   一个看起来胖一些的人有一双鹰一般的眼睛,他看到了前方的火,沉声道:“快走,前方有火光。”

   两人说着话,很快便到了火堆旁。

   高瘦者看到火堆旁边两个人一个在闭目养神,一个娇艳的女子在一边看着,不由得眼前一亮:“姑娘,我们兄弟走得极乏,可否借个光?”一双眼睛色迷迷地往冷紫月脸上瞅。

   冷紫月察觉那人心怀不轨,冷下脸来:“附近空地多的是,我们不喜欢被打搅,如要借光,给个火把是可以的。”

   高瘦的人看了一下四周,从凌乱的场地看出顾霜风现在已经极其疲惫,他色心大增,笑眯眯地道:“美人,两个人多寂寞呀。”说着就往冷紫月身边靠。

   较为矮胖的那人一把拉住他,冷冷地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只顾着你那色心。”

   高瘦的那人笑道:“韦琥,这么个货色难得一见,你就别管了。”

   韦琥冷笑:“我不管,只怕你一动就死在凝冰剑之下了。”

   听了韦琥的话,顾霜风缓缓睁开眼睛,冷声道:“既然认出我,还不快走?”

   高瘦那人一惊,指着顾霜风:“他是顾霜风?”

   韦琥哼了一声:“你被美色迷住双眼了,那里还认得出来?”

   顾霜风在发了一次狂之后,披头散发,把脸挡住了大半,一下子倒是看不出本来面目。

   高瘦那人哈哈大笑:“妙哉妙哉!不想今夜收获如此大,得了凝冰剑还有美人作陪。不枉费我们在这林子中搜寻了这几日。”

   韦琥道:“花篮子,凝冰剑是我的,美女归你,动手吧。”

   花篮子又哈哈一笑:“韦琥,你打的好主意,万一顾霜风一死,美女跟着抹脖子,我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韦琥冷笑:“花篮子,你的武器是夺命爪,凝冰剑给你也是无用。我答应你尽力保护那女子便是。”

   那两人在那边商量着分配美人宝剑,这边顾霜风和冷紫月只是冷眼旁观。

   待他们都说的差不多的时候,顾霜风才缓缓开言道:“凝冰剑今日已出鞘一次,如不想死,奉劝你们即刻离开。”

   韦琥冷笑道:“顾霜风,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身上如今只剩了三成不到的力气。放在平日里,我会顾忌你三分,如今,却是你白白送上门的,我可不客气了。”

   韦琥说着,手中的剑已经行动了。火光中泛着寒光的剑嗡嗡作响往顾霜风身上招呼。顾霜风根本就还没有做出迎战姿态,仍是盘腿而坐,待韦琥的剑离了不到一寸,忽地拔身而起,恰好躲过了剑锋,韦琥收不主势,直直往前冲了几步才停了下来。顾霜风空中一个回旋,手中凝冰剑出鞘,与韦琥斗在了一处。

   花篮子想着上前帮忙,又想着看住冷紫月,手中持了夺命爪,一时间迟疑不定。冷紫月见状,随手抓起一根燃烧着的木材就往花篮子身上扔去,她心里盘算着顾霜风如今的状态要对付两人是很吃力的,自己无论如何拖住其中一个。花篮子闪身避开冷紫月的攻击,嘿嘿冷笑着逼近冷紫月,出指往冷紫月身上颤中穴点去。冷紫月看他出招下流,不由得恼红了脸,闪身退避之时取出从群芳楼带出来的药粉,撕破纸包就往花篮子脸上撒过去。那药粉便是冷紫月给上官琪强行灌下的千日醉,此药要溶于水中饮下腹方才见效,因而冷紫月如今是把此药当尘泥使用了,趁着花篮子不防备,此番一撒之下,药粉竟然大部分撒到了花篮子脸上,花篮子被迷住了眼睛,后退几步,惨叫一声,他以为冷紫月撒的是什么带有腐蚀性的药物,如此一来,自己双眼势必不保。但他用手一抹,放到鼻边闻了闻,便知道了此药乃是较为特殊的蒙汗药,虽然被撒进眼中但也只是一时酸痛,并不会伤眼。

   他将破烂的袖子往脸上擦了擦,狞笑着逼近冷紫月:“美人,还是乖乖就范吧,伤了你的细皮嫩肉,我可是会心疼的呀。”

   冷紫月正想着如何快速出招以巧取胜,便听得一边传来顾霜风的一声闷哼。原来韦琥为人最喜在打斗之时暗放冷针,此时又是夜晚,顾霜风两场打斗下来,早已精疲力尽了,防备不足,一时间中了韦琥的毒针,顿时手麻脚软,心中长叹,不想今夜栽在两个鼠辈手中。手中仍是持定了凝冰剑,神色不变,冷冷地看着韦琥。韦琥听得顾霜风一声闷哼,心中早已大喜,想着顾霜风只要中了一针,便也支持不久了,于是退到一边等着。

   冷紫月却奔了过来,与顾霜风背对背站着。花篮子也围了过来。如今的形式对冷紫月一方颇为不利,顾霜风本来已是力气不支,如今又中了毒针,只怕支持不了多久,而冷紫月虽然身手不错,但放在这凭内力说话的世界,只怕那些功夫只算得上皮毛罢了。

   冷紫月低声问道:“怎样了?”

   顾霜风凭着一股内力将毒素强行压制住,开声道:“快!”

   冷紫月知道他也支持不了多久,便道:“把剑鞘给我!”

   顾霜风二话不说,将背上剑鞘取了下来交给冷紫月,到了此刻,他也不能确定今夜能否平安渡过了。

   夜风吹来,吹得燃烧着的火堆火星四迸,火堆旁的四个人凝神屏气,韦琥一方盼着顾霜风早些支持不住,冷紫月一个柔弱女子他们是不放在眼中的,而冷紫月一方,只盼着顾霜风能再支持些时辰,两人静静地寻着找动手的最佳时机。一时间,只听见树林里不知名的野兽的叫声,衬得林子里的夜格外的狰狞。紫月所骑的马在不远处用蹄子刨着地,鼻子里丝丝喷着粗气,好像也感受到了危险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