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有好戏看了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送走埃莉诺之后摩勒就赶去了海边,而安瑞正在测量一些数据。摩勒巡视了一圈没有什么异样就在一块空地上坐下来。

  安瑞记下数据,再整合一下。放下东西就来到摩勒身边。

  “小诺走了?”

  “恩。怎么样,测量误差大吗?”摩勒迎着阳光看安瑞,眼睛有些不适于是半眯着。

  “没什么问题。倒是你,什么时候才将小诺娶回来?”安瑞找了一块比较干净的石头坐下来。

  “呵呵……”摩勒笑笑,没有说话。

  “怎么?难不成你是单相思?不像啊……”安瑞还以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呢,结果这家伙在这里“呵呵”是个什么意思嘛!

  “我不想吓到她。不急……慢慢来……”摩勒微微叹息,语气中是对埃莉诺无限的心疼。

  “好吧,本来呢这件事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人家女孩子家脸皮薄,既然现在是这样的情况,为了我兄弟的幸福着想,我还是告诉你吧!”安瑞无奈,说了一大串话。

  “什么事?”摩勒一下子反倒有些紧张起来。

  “兄弟,别紧张,放轻松!”安瑞拍拍他的肩膀,戏谑的笑容越扯越大。“前一阵子呢,我在街上看到小诺买东西。”

  “这又怎么了?”摩勒不解。

  “你猜小诺买什么了?”

  这个时候竟然卖起了关子,摩勒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你说吧!”

  “同心结!”安瑞生怕自己说的不清楚,于是近乎咬牙切齿的说。

  “同心结?”摩勒诧异,“那是什么东西?好像没有听说过。”

  一群乌鸦很华丽的从安瑞头顶飞过,亏他那么极尽兴奋的告诉他,结果这家伙压根不知道同心结这么有名的东西!

  “同心结呢是是一种古老而寓意深长的花结,起源于古代婚嫁习俗。由于其两结相连的特点,常被用来象征男女间的爱情,取‘永结同心’之意。在中国,新娘迎娶到男家时,两家需要各出一根彩段绾成同心结,负责婚礼的礼官请出男女新人到堂中参拜,新郎披红挂绿,手持槐树木所制的木筒,牵着同心结倒着走,另一端新娘面向男方而行。男女各执一头,相牵而行,拜谒祖先,然后夫妻对拜。”安瑞只好将当初跟埃莉诺说过的话再复述一遍。

  “小诺买这个也挺久了,我以为她应该送给你了。”

  安瑞的话让摩勒的心忽的颤抖了一下,刚开始的意思窃喜转化为担忧。小诺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情,他一直以为他们还想以前那样,完全没有想过,小诺喜欢别人了怎么办?

  那个同心结,是给他的?还是……

  “喂,怎么一脸阴郁的样子,开心的话表现出来嘛!”安瑞理所当然的认为摩勒是故作镇定了。

  “没什么。对了,有件事跟你说一下。”摩勒勉强的扯扯嘴角,看的安瑞有些纳闷。

  “跟我有关?”

  “明天不用来监工了。”

  “为什么?因为宰相的阻挠吗?”安瑞一下子神色凝重起来。

  “不是,公主一直要出来玩。所以小诺打算带她来城堡,然后我们安排了一次春游,带点炊具和吃的去野外郊游。公主喜欢玩,人多热闹,你也一起去,刚好也去克瑞斯贝利其他地方转转。”

  “什么!”安瑞一下子跳了起来,“你要我去陪那个蛮横自大的公主?!”

  “对啊!”摩勒回答的理所当然。

  “不可能!”安瑞想也没想的一口回绝。

  “造船这么久了,这些工匠都没有休息过,我刚好准备趁着这次机会放他们假。所以你留在城堡里面也没地方去。”摩勒着急,只是一点点分析。

  “那我去逛街!”安瑞恶狠狠的开口,坚决不妥协的样子。

  “明天是克瑞斯贝利每年一次的鹿神祭,街市上将没有店面开门,整个克瑞斯贝利会闭市,直到第二天太阳升起。”

  安瑞咋舌,这是什么情况?不妥协,绝对不妥协,要去陪那个丫头还不要折寿啊!

  “那我就在床上睡觉!”睡觉也不错,这些天都忙死了,骨头都累散了,睡觉多好啊!

  “你如果不去的话我不介意将你扫地出门!”摩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带着狡猾与阴险双重含义的笑容,语调充满了威胁的意味。

  “你!”安瑞愤怒!“你的意思是——我别无选择?!”咬牙切齿,真真切切的咬牙切齿。“好,你狠!可是你忘了国王还赐了一座城堡给我。”

  “我也记得当时你好像拒绝了!”摩勒笑了,真是完胜一笔啊!

  “这笔账我记住了!”安瑞指着摩勒,好久好久,终于在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

  “哈哈,没问题。走吧,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摩勒拍拍衣服站起来,手搭在安瑞肩膀上,奸计得逞的样子。

  “准备什么!我才不去,你走吧!”安瑞一下子拍掉那只手,很不客气的顶了回去,然后拿起之前放在一边的图纸拍拍屁股走人,连头也没回。

  摩勒看着安瑞懊恼的背影忍不住笑了,公主跟安瑞的倔脾气真的很像,或许这两个人还真的会闹出一些感情来呢!

  安瑞走着走着,怎么的都感觉背后发凉,要是知道摩勒又在算计他估计一定要抓狂了。

  春天是个适合出行的日子,摩勒本来只是安排了他们四个出游,可是想到约书亚整日这样懒散随性真是没了从前的精神气,于是就让人约上约书亚一起去。

  约书亚当然是很乐意的,满口答应下来,还立即吩咐人准备了很多东西,倒是摩勒他们空闲了下来。话说公爵不是很忙的么,怎么这家伙答应的那么从容不迫。

  安瑞一直闷闷不乐的样子,活像摩勒欠了他的钱一般,约书亚打趣安瑞是张怨妇脸。

  因为时值特殊的节日,所以外面都少有行人,他们到不需要刻意去找一个地方,沿途的风景极佳,克瑞斯贝利本就是一个风景优美的沿海国家,随处可见的都是绝佳的旅游胜地。安瑞想要是这放在现代绝对是吸金的宝地了。

  “好了,公主她们快到了。安瑞,你能不能不要摆着这张臭脸?”摩勒实在是忍不住了,自从昨天以来安瑞就没给他好脸色,越是要出去了脸色越差!

  “是啊,你想想我们能和两位漂亮的女子出游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公主的美是整个克瑞斯贝利无人能及的,伊凡小姐又是那样的秀美灵气。所以你——”约书亚开始夸夸其谈。

  “够了!哪个人瞎了眼睛说那个臭丫头是克瑞斯贝利最美的人?他那是没见过美女,她那种样子也算是美女?这么没有气质没有内涵、嚣张跋扈刁蛮霸道……”安瑞猛的拍案而起,指着海滩外猛发牢骚,美女?开什么玩笑!约书亚的脑子被门给挤了?

  而就在这时,没有气质没有内涵、嚣张跋扈刁蛮霸道的伊迪丝刚刚下了马车,在埃莉诺的陪同下,刚准备与摩勒等人打招呼,就听到这样的一番评论。埃莉诺只觉得伊迪丝的身上燃起了阵阵怒火,气温顿时上升了数十度。暗暗叹了口气,未免殃及池鱼,快速的退在一边,只见伊迪丝犹如一只凶恶的老虎,凶神恶煞地跳出来,恶狠狠的瞪着安瑞,两只小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安瑞!你这个贱民!我要杀了你!”

  那声音刺破了天空,淡蓝色的天空顿时划出一道白光。

  安瑞毫不示弱,以同样凶恶的眼神回过头怒瞪着伊迪丝。

  而不相干的三个人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悄悄地退开一旁,自求多福……

  摩勒深深地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这下子,可真是有好戏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