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摇摆的心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咳咳!”

  安瑞不好意思的咳了两声。

  埃莉诺闻声,立马从他身边弹开去,在摩勒不在乎的眼光中接过他的手帕。

  埃莉诺有种被撞破的尴尬,只能低着头假装不知道一般擦脸,倒是摩勒神色自如的回过身,看着安瑞微微笑着。

  那一刻安瑞好像晃了眼睛,阳光撒着骄傲的金色,笼罩在他们深刻的脸庞上,漫天的花海包围着他们,那种名字叫爱的东西温暖的不像话。

  “我是想跟你说一声我去监工了。”

  安瑞看看那一边默不作声的埃莉诺,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其实他们本来约好要一起去的。

  “恩,过会我就去。”

  “不用了,好好陪小诺。”安瑞心想着可不能耽误你们约会,刚才也真是怪他煞了风景。真是对不住兄弟了。

  摩勒但笑不语,安瑞自觉无趣就准备走,刚刚转身突然想起什么似地又回头,“小子,加油!”

  “明白!”摩勒捡起地上的水壶,给安瑞一个放心的眼神。

  他跟小诺这么多年了,两个人心中想了什么大家都很清楚,可是不知道为何,小诺总没有小时候那样的放得开,有意无意间总是有些回避似的。

  他不知道小诺在顾及着什么东西,所以他只能一步一步慢慢来,慢慢来。

  花园里的那一场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了,埃莉诺直到坐在摩勒房间里,看着他桌子上安瑞的一些图纸,一颗心竟然还是无法平静。摩勒的眼神太炙热,她不会不懂,可是她不再是小时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摩勒也不再是当初那个青涩的男孩,他们之间,真的可以吗?

  摩勒推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女子海蓝色的发丝铺在桌子上,白皙的手指拿着几张纸,貌似看的很认真的样子,可是从他进门她还是维持一个姿势不变的时候就知道,她走神了。其实不知道是不是偶然的,她海蓝色的一头长发与他的淡紫色竟然是有些相似的。

  她深蓝色的眸子显得有些空洞,可是她凝神的样子却又那样的吸引人。摩勒有一刻看的呆了,竟然忘记叫她。

  她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脑袋中这么想着,不经意间竟然问了出来。

  “在想什么?”

  埃莉诺猛然间回神,放下手中的图纸,缓了一下心情才说,“没什么。”

  “今天我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埃莉诺没有从座位上起来,好像每次来了之后除了在花园里就一直像这样,她霸占着他的桌椅,而他依靠在桌沿,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

  “恩?”摩勒将手中的一些吃食放下,果然一如既往的靠着桌沿。

  “你一定也听说了,宰相这几天一直要求见陛下,强烈反对造船。”埃莉诺看着桌子上的吃食,只觉得太油腻了一些,遂没有动手的打算。

  摩勒静静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稍稍的沉默了一下,埃莉诺就以为出了什么事情,有些莫名的紧张。

  “怎么了?”

  “没事,下次你来我就不让他们做这些了。”摩勒状似无意的从托盘中拿起一块放入口中,皱着眉头,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咽下去一般。

  一丝惊讶从心头冒出来,埃莉诺重新拿起图纸假装看着,敛去了眉眼中那小小的错愕以及……感动。

  这么小的细节,他也能关注到吗?

  摩勒吃完东西,端起一杯茶喝了一大口,才故意忽略掉埃莉诺的伪装,气氛有些尴尬,摩勒为自己的心急懊恼,于是将话题重新拉了回来。

  “你刚才说的我听一些大臣说过了,听说宰相这次见陛下还有一定的难度,而且最后陛下也驳回了他的抗议书。”

  “对,那天陛下刚好在公主那里。陛下好像很反感宰相的行为,还当着众人发火,当时公主也在,公主问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发现陛下的神色不是很对。与以前对肯德斯的态度很不一样,所以,我估计……”

  “陛下对肯德斯产生了怀疑,不再信任他了?”摩勒接下去。

  埃莉诺点点头。

  “一直以来我们最担心的就是陛下和公主一直被肯德斯迷惑着,如果陛下已经开始对肯德斯的野心有所防备的话,我们就好办多了。”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或许陛下早就怀疑肯德斯了,只不过他没有表示出来而已。”埃莉诺突然想到这样的可能性,因为从那天陛下的反应来看,这样的怒火绝对不会是一时的气愤,很有可能,陛下从一开始就已经看出肯德斯的野心。”

  “有可能!”摩勒微微蹙眉,顿时觉得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了,“如果陛下真的洞悉了肯德斯的野心的话,那么他保持不动声色就有两种可能。”

  “没错,第一,陛下念及手足之情不想追究;第二,那就是陛下在谋划,想来一次突击,将所有人一网打尽。”埃莉诺跟着摩勒的思路分析道。

  “但是我们一直都在陛下面前揭发肯德斯的野心,我想不难看出我们是站在陛下这一边的,如果陛下真的想一网打尽的话不可能不动用一点人力,可是确实,陛下方面一丝动静也没有。”摩勒有些愤愤的,他真的不希望是第一种可能,他情愿陛下有自己培植的一些得力人士,会在最后给肯德斯一次痛击。

  “所以,只能是第一种情况了……”埃莉诺有些泄气的道出事实。

  “对了,摩勒,让安瑞小心一点。”

  “我知道,这次的工程这么大,都是他负责的,难免会招惹到一些人。”比如——肯德斯!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造船对于一个海防国家来说是最重要的,就相当于一般国家战车战马的制造和养殖。每一年国家拨下来的金额都很大,监制的官员就可以从中捞到很大一笔钱,同时,掌握了船只,相当于掌握了整个克瑞斯贝利的商业运输通道,以及——大部分的海防!

  前者都是次要,后者,对于肯德斯来说一直是他最看重的,一直是他亲自监管,从来不容许其他官员接手。

  埃莉诺谈完事情看了下天色见也不早了,出来也有些时候了,回去之后还不知道伊迪丝又要怎么打趣她呢,于是就起身要走。

  “不早了,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今天出来时公主吵着要跟过来,回去迟了怕是又要跟我闹半天了。她一直要出来玩玩,我可不敢再将她带去街上了,改天把她带到这里来。”

  “那个倔丫头过来的话又要跟安瑞掐上了。”摩勒随着她往外走。

  埃莉诺笑笑,突然想起来早上种下去的花,“好好照顾花。”

  何尝不是多此一举,摩勒何时没有将那些花打理好?

  埃莉诺想到早上的插曲,瞬间红了脸,一害羞就走的快了些。

  摩勒只是挂着淡淡的笑意,并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