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花与剑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埃莉诺仔细的将一包刚刚收下的花籽包好,再次照了一下镜子,才满意的出门。

  “哎!站住!”伊迪丝突然从门口跳了出来,堵住埃莉诺。

  “吓死我了!”埃莉诺拍拍胸口,惊魂未定。

  “快说,你要去哪里?”伊迪丝可没有半点的歉疚,趾高气昂的踱到她的房里,坐下来审视着埃莉诺。

  “我——”埃莉诺刚要开口,被伊迪丝堵了回去。

  “呀,你手里拿了什么?”仿若发现新大陆一般,伊迪丝又从椅子上跳起来,跑到埃莉诺身边,就要去抢那一包东西。

  “只是一些花籽。”埃莉诺坦然的伸出手给她看。

  这样一来反倒没了乐趣,伊迪丝讪讪的坐回原位,“真的?”

  “真的。”

  可是说完这件事伊迪丝的注意力又回到之前的事情上,这不,又用一幅抓到小偷的神情注视着埃莉诺。

  “花籽……啊,你要去找摩勒啊?”爱八卦的天性显露无疑,埃莉诺忍不住在心中腹诽。

  点点头,就算是确认了。

  “那你怎么不叫上我,我也要去!”如果不是与伊迪丝熟悉的人恐怕真的要觉得她蛮横了(比如安瑞……),可是已经习惯的埃莉诺只是笑笑。

  “我去办点事,不是去玩的。”

  “我知道,送花籽嘛,顺便会个面谈谈感情~”伊迪丝一幅了然的神情。

  无奈透了!埃莉诺僵硬着嘴角,没有辩解。送花籽只是顺带的,她去找摩勒是为了宰相的事情,可是这件事情显然的不适合让公主知道。

  “算了啦,不打扰你们两个了。不过下次你要带我出去!”伊迪丝觉得自己这样是很大度的,所以适时的提出进一步要求。

  “带你出去?如果再像上一次……”埃莉诺板着脸有些正经的说。

  “好啦,小诺,我错了好不好,下次我一定乖乖的,乖乖的好不?”伊迪丝粘人的技巧又开始起作用了,声音加动作,还有那一张不演戏可惜的脸蛋。娇滴滴的撒娇,小手拽着她的衣角,迷着雾的眼睛好像你再不答应就要滴出水来。

  “好吧,我要看你表现哦!”

  “嗯!小诺快去吧,摩勒等急了啦!”伊迪丝一反之前的态度,使劲的将埃莉诺往外推。

  再次无奈一下吧!摩勒哪里知道自己会去啊?

  埃莉诺在花园前下马,没有急着去找摩勒,而是在院子里欣赏着这些花。

  初春时节,花开遍地。才几日没来,经过几次雨水的洗礼,花就开了大半。前几日还是花骨朵,今天来的时候,已经是另一番景象。

  这些花,大多数她都能叫出名字来,很多都是她带来的花籽,她亲自种下的。墙角的那一盆海棠,总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好几次她都想放弃了。可是摩勒还是坚持每天照料着,几乎只要有时间就会来看。如今看来他照顾的真的不错,虽然还没有开花,但是看起来也神采奕奕了。

  有时候看摩勒认真的样子,她都会迷惑,到底是她爱上了种花所以连带着摩勒也迷恋了,还是因为他的喜好,自己才迷失?

  埃莉诺想起带来的花籽,是海外的人带来的风信子,公主园里种了一些,特意留下了这些带到这里来。

  正是中午的时候,一般的摩勒都会在外面。埃莉诺因为喜好安静,没有留下一些仆人。只是一个人看着这些花。

  瞄到牡丹花地里,还沾着湿腻泥土的铲子。埃莉诺将泡泡的袖口卷起来,散落在肩头的发丝简单的用手扒了几下就在后面挽成一个简单的花式,也不垂在脸颊两边妨碍视线了。

  拾起铲子,在一小块空地上挖了几个坑,细细的将花籽分成几份,挨着个撒了进去后在小心的将土盖上。

  虽是早春,可是一一番忙碌过后额头还是冒出细密的汗来。埃莉诺随意的用袖子擦拭就找水壶。

  院子不大,但是在繁复的花丛中那个小小的壶就异常的难找了。埃莉诺正无头绪,有些懊恼。

  “在找这个吗?”

  身后不远处,熟悉的男声带着一丝兴奋消弭在花丛中。

  埃莉诺直起身子,从一片花丛中露出脸蛋,湿腻腻的汗渍浸着潮红的脸颊。几率发丝贴在脸上,她茫然无措的睁大了双眸,闪动的光显得她是多么的无辜。

  她总是这个样子,带着一丝无措和刻意的回避还有现在这样——无辜的看着他,害的他总是需要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做的过分了。

  摩勒失笑,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状。眼神直勾勾的锁在她的身上。

  埃莉诺红了脸,有一些狼狈,情急之下,只想着赶紧将壶拿过来去装点水。熟料刚刚转身就被地下刚刚休整过不平整的泥土地崴了脚。连带着那个铲子,埃莉诺:啊!的叫了一声,身体就做着自由落体运动倒了下去。

  摩勒眼疾手快的跑过去,一伸手再一使劲将她带入怀中,抓着壶的手这个时候也放开了壶,适时的在她腰间使力,刚好托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

  埃莉诺吓得不敢睁开眼睛,也不管手脏不脏就捂住了眼睛。

  摩勒贪婪的看着她泛着潮红的脸颊,水嫩的好像都能掐出水来。

  良久,捂着眼逃避的埃莉诺终于发现不正常的地方,没有与地面的亲密接触,也没有与硬物接触的疼痛。她没摔倒?

  埃莉诺带着疑惑慢慢的睁开眼,鼻尖是熟悉的淡香味,很好闻的味道,那是他的味道,再熟悉不过。

  埃莉诺浑然忘我的想着,随着睁开的眼睛,她的思绪瞬间抽回,一下子反应过来。

  可是她的舌头打结了,身体被定住了,这个时候,竟然什么也做不了了。只能如此愣愣的看着一脸玩味的摩勒,直到脸蛋慢慢的变红,变红,最后,红到连她自己都觉得热度可以在上面煎个蛋叻。

  摩勒不放手,她也不挣扎,这样奇怪的却又暧昧的姿势维持了好久好久。

  最后,摩勒看着她,掩藏不住的笑意逐渐从嘴角不易察觉的那一某扩大到阳光四溢,可是埃莉诺看着他的笑容,总觉得有那么写别扭的地方,说不出来的奇怪。

  “起来吧,小花脸。”

  摩勒温柔的声音就在耳边,埃莉诺腔作镇定,借着摩勒手上的力道站直了身子。

  “你在笑什么!”埃莉诺总觉得他不怀好意,终于忍不住问摩勒。

  “没什么,挺可爱的。”摩勒又是温柔的笑笑。

  “才怪!”埃莉诺不满的嘟嘴,不搭理摩勒,将甩在一边的水壶捡起来。刚才的紧张和害羞导致她脸异常的红,汗也出的更多,埃莉诺腾出一只手想擦一下汗。

  这下可好,当她看见一手的泥时顿时傻眼了。

  使劲抹!再抹!埃莉诺意识到自己脸上花掉的时候竟然还能故作镇定的放下壶,两只手在脸上抹起来。

  可是从摩勒隐忍的笑意看的出来,情况肯定更加糟糕了。

  “别动!”摩勒一只手制住埃莉诺忙碌的小手,一手拿出一块方巾,干净的和他身上一样的味道。

  轻轻的,轻轻地,他擦拭着她的脸蛋,那认真的模样就好像她是一个瓷娃娃,稍不留意就会打碎一般。可是哪有那么脆弱呢,只是在摩勒心中,她就是那个弱不禁风,而他,就是那个肩膀和停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