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威胁?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伊迪丝学着埃莉诺修剪着花园里的花,埃莉诺说养花也是很讲究的,就好像人每天要吃饭喝水,花也需要,所以每次一到傍晚的时候她就会看见埃莉诺提着一小壶水,挨着个给花浇水。

  两三天之后,埃莉诺总能弄来一些肥料,给花加上一点营养。不过她最喜欢看她修剪花枝,剪花枝不需要经常做,时常是十天半个月的,有时候也就是她们玩的时候看见花冒出了新枝条,她才会放下手中的东西,找来大剪刀修剪一下。因为小诺修剪花的时候神情那么专注,明明是那么大的一把剪刀在她手中却变得很小一样,温柔的专注的神情就像给自己的孩子修剪头发。

  如果是早晨,伊迪丝朦胧着双眼,在朝阳的光晕中她的脸泛着粉粉的红色,那样的迷人。

  “小诺,摩勒也很会种花,是他教你的吗?”伊迪丝突然放下剪刀,擦着汗,一脸认真的问。

  “才不是……”埃莉诺娇嗔的低喃。

  “哈?”伊迪丝怕自己没听清楚,小诺刚才那样子是在害羞撒娇吗?

  “啊”没有没有……他是跟我学的……”反应过来的埃莉诺就像做了亏心的事情,脸涨的通红不敢看伊迪丝。

  伊迪丝调皮的眨眨眼,也不顾及手脏就用手捂着嘴笑了,“哦~~~”伊迪丝故意拖长音,果然看见埃莉诺的脸更红了。

  不料,伊迪丝下一句话更是将她吓得大惊失色,“小诺,你在想男人!”

  呀!伊迪丝赶紧捂住嘴,不好了,怎么说出这种话了哦,都怪那一群死丫头,天天在她的寝殿里面胡说八道,害她都学坏了。

  埃莉诺脸一黑,不相信她们克瑞斯贝利的公主竟然说出这种无礼的话。

  “跟谁学的流里流气!你们这群人,不好好服侍公主,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话!”一声呵斥来得措手不及,一干女仆都恐惧的伏下身。惊恐的低着头,不敢去看突然出现的国王。

  “陛下,都是小诺的错,没有管教好她们!”埃莉诺不敢怠慢,也随着伏下身行礼。陛下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起来真的是发怒的样子,刚才自己走了神,公主说话也是口无遮拦的,以至于现在闯了祸。

  没想到国王没有动怒,虽然没有叫一干人等起来,却是语气柔和的跟埃莉诺说,“她这个鬼灵精,我还不知道,你怎么能管得住她。”

  话虽是向埃莉诺说的,可是眼睛却看着一旁羞窘的伊迪丝,似有责备又似无奈一般。虽然那些话确实不应该出自一个公主,但是国王从小对公主宠爱有加,公主的性子是烈了一点,所以国王对这些事情一直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着她的性子没有多加约束。

  埃莉诺知道陛下不会再追究了就使眼色叫其他人都退下,只剩下她在一边伺候着。

  伊迪丝见人都走了,就开始耍赖了,一点忸怩也没有的挽住陛下的胳膊,在他日渐苍老的脸上使劲的嘬了一口,才甜甜的叫一声,“父王!”

  国王顿时眉开眼笑,刚才少见的怒容也褪去,“狠狠”地在伊迪丝头上敲了一下才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来。

  “没规没距的丫头!我看要送你去梅捷夫人那里去学习一下礼仪。”

  “啊!父王你好狠心,怎么舍得我去梅捷那里,她可是出了名的严格,你要是把我送进去,就只能白发人送黑发人了。”伊迪丝一不小心就又蹦了一句口头禅。

  果然,国王的脸色难看了几分,竟然真的动起了送她去梅捷夫人那里的念头。

  伊迪丝困窘的笑笑,站起来讨好的给父王捶捶肩膀揉揉太阳穴。忙完了还不忘给父王倒上一杯红茶,小心翼翼的送到父王手中。

  国王倒是乐得伊迪丝难得的乖巧懂事,埃莉诺有些好笑的看着伊迪丝忙碌,陛下那么疼她,怎么可能送去梅捷夫人那里受苦。梅捷夫人可是个红人,哪家的小姐没有她的一番教导,那股子严厉是出了名的,当然经过她训练的小姐们都是数一数二的淑女。

  “参见陛下!”突然,一个侍从小跑过来,有些急切的向国王报告。

  “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难得他不用想那些烦人的事情,跑到这里享受一下儿女之乐,才不到一刻的时间就来烦他。

  “可是……”来报的人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难道我的命令你也不听!”国王震怒,将手中的杯子重重拍在桌子上,伊迪丝也吓了一跳,父王一向很温和慈祥,很少动怒。

  “陛下息怒!只是宰相说他一定要见到陛下,否则……否则……”下人的声音透着一丝惶恐之意。

  “否则什么!”国王拂袖站了起来,虽然人到暮年多少有些残烛光弱的意味,但是仍难以掩去他当年的英姿勃发以及怒容下那不容忽视的气势。

  来报的人已然吓的趴了下去。

  “否则——就辞去宰相一职!”

  “岂有此理!”

  “父王,为什么不去见叔叔?叔叔为什么要辞去宰相的职位?”伊迪丝听得一头雾水,只知道父王动怒了,与自己的叔叔有关。

  其实按道理伊迪丝不应该再叫宰相叔叔,可是伊迪丝执拗的性格和倔强的脾气就是觉得叫叔叔才显得亲切,一家人就应该这样叫才对。

  “你不懂,父王只是与宰相有了一些争执而已。”国王拧拧眉,似乎不想跟伊迪丝解释太多。

  “哦。那我去跟叔叔说说,父王我们一起去见叔叔好吗?”

  “政治的事情你还不懂,不要瞎掺和,我这就去。你给我在这里呆着。”国王有些心疼的看着伊迪丝,她的女儿这样的单纯,丝毫没有想过人世的险恶,虽然那个是亲弟弟……自己身体越来越差,以后这个大摊子交给她,叫他怎么放心。

  是时候为伊迪丝选个夫婿,有能力,疼爱她,最重要的是对克瑞斯贝利没有野心……有这样一个人在伊迪丝身边,他也会放心好多。

  伊迪丝不明白父王眼中突来的阴沉是什么,政治的事情她不懂是真的,所以她只能在父王担忧的眼中看见自己乖巧的点点头,拉起一旁若有所思的埃莉诺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国王看着伊迪丝绽放在嘴边的微笑,心中很沉、很沉!就像当年,他曾给一个女人承诺,要让她的笑容永远绽放,所以他一生所爱只有一个,只娶一个——伊迪丝的母亲。克瑞斯贝利的王后。

  而今天,他同样想对自己说,要让他最爱的女儿伊迪丝,永远绽放微笑!

  “小诺,小诺!”伊迪丝进了屋,晃晃傻愣着得埃莉诺。

  “怎么了?”埃莉诺突然回神。

  伊迪丝只当她是在想摩勒,累了一天也没有心思去打趣她,懒懒的说了一声,“我饿了。”就靠在床边昏昏欲睡。

  “我去帮你做点心。”埃莉诺没有多说推门出去,思绪却飘回刚才,国王一连串的反应。

  国王何以表现的对宰相那样的厌烦和疲惫,他们的分析不是一直都是国王很信任宰相吗?宰相这次来找国王很明显的是为了造船的事情,不知道会不会出手阻拦。

  埃莉诺一边想着,坚定了抽个空出去一趟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