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隐蔽的野心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摩勒突然一笑,有些无奈。

  “怎么了?”安瑞被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的,等着他告诉自己细节,他却在这里毫无预兆的笑了。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我发现,自从认识你,我就一直在讲故事,你们东方有种人,好像叫什么——说书的来着,我感觉自己还算一个称职的说书人。”摩勒笑着说,其实他还没说,这说书的本领还是不错的,步步到位。不过他怕安瑞会拎起桌上的壶朝他砸过来,作为子爵的威严他还是要保留的,所以他忍住了夸赞自己的冲动。

  不过安瑞并没有跟他计较这些事情,显然他对那个宰相的好奇超过了对摩勒莫名其妙自恋的厌恶。也不怪他对宰相这么好奇,主要是那一次国王召见,他看的出来,这个宰相着实是个特别的存在。

  先就摩勒这一方人来说,明显的对宰相持反对态度,并且有较为明显的针对,从摩勒的话来看,那个宰相恐怕也是对他们有所敌意的。这就有点像中国历史上历朝的忠臣和奸臣之间的嫌隙,可是宰相到底怎么样还得摩勒再做一次说书人了。

  再说国王这一方,上次摩勒这么明确的指出宰相对造船一事可能会发生的阻拦,但是国王以及那个公主,都很不满摩勒的‘指控’,在他们心中和意识中,宰相应该是一个好臣子、好弟弟还有好叔叔。

  其实也有可能很简单,就是宰相掌握了权利,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国王的思想,成为这个国家真正的‘君主’,国王是他的哥哥,要国王相信他并交予他权利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但是这样一来,就与国王维权发生冲突。执政的人维护政权这一点,放在任何一个时间和空间,都是必然的,如果宰相真的逐步掌握大权,国王不可能说为了一点同胞之情而葬送一个江山。两者显然是冲突的,如果两者不冲突的话,那么,这个宰相大人,就太可怕了!

  “还是我来说吧!”摩勒见安瑞没有对自己的话做出反应就有些讪讪的,但是从安瑞皱紧的眉头看来,这小子应该是陷入一个怪圈走不出来了,克瑞斯贝利的事情说复杂其实也简单,但是扯到宰相,说简单的话就显然不切合实际了。

  安瑞点点头,示意他开始。

  “宰相——肯德斯-洛萨。”

  “等等,你说宰相是国王的亲弟弟,可是为什么他不姓克瑞斯贝利?”安瑞急急的打断摩勒,才刚开始,就已经听不懂了。

  “哈,别急,你慢慢听我说。”摩勒笑安瑞的急不可耐,从安瑞面前拿过那壶水给自己添了一点,悠闲的端起茶杯轻啜一口。

  安瑞额头冒出三条黑线,什么情况,真的把自己当成听书的了,瞧他那副悠闲的样子,就好像那些说书的,每次说道高·潮的时候一拍木板,来一句“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当真是急死人的场景。

  终于,摩勒在某人杀人的眼光注视下终于熬不住了,老实的交代出自己知道的一切,

  “在克瑞斯贝利,只有继承王位的人才有资格继承克瑞斯贝利的姓氏。王室的人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决定了命运,既然是由陛下继承了王位,那么当时的二王子,也就是宰相大人就不能再用克瑞斯贝利的姓氏。但是由于老国王同样很疼爱二王子,于是赐给了王子当年铁血战将的姓名——肯德斯-洛萨。”

  安瑞了然,好像真的记起,那个时候摩勒向他介绍克瑞斯贝利的历史的时候,有说到一个铁血战将,经摩勒这么一说,他才想起,那个铁血战将好像也叫肯德斯-洛萨。不过现在应该说成:宰相也叫肯德斯-洛萨了。

  “这就是宰相名字的由来,并且宰相的后代也将一直继承这个姓氏。其实刚好到这一代国王,只有一个公主,也就是伊迪丝,女子出嫁从夫姓,当然也就不存在赐名的事情了。但是一旦伊迪丝成为克瑞斯贝利的女王,她将永久袭承克瑞斯贝利的姓,当然,总有一天,公主殿下成婚了,他的丈夫是不用跟伊迪丝姓的。其实总结下来也就是,克瑞斯贝利的姓氏只留给纯王室。”

  安瑞仔细的听着,他对于这些倒是不怎么在意,只等着听下文。

  摩勒看出安瑞有些无趣,就进入正题。“宰相在受封之后不久就订了婚,结婚之前就搬离了王宫,有了自己正是的城堡。也算是正是脱离王室。宰相可以说是个枭雄,他在治理国家包括打仗上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国王登基之后一直重用他,并且在十几年前那一次最重大的战役之后正是封他为宰相。”

  “十几年前得战役?”

  “就是我上次说过的,约书亚父亲牺牲的那一场保卫战。”

  “恩,你继续。”

  “那一次战役之后,克瑞斯贝利就一直很平静,没有大的战事发生,国家也开始繁荣发展,人民安定,不得不说,国王陛下在国家治理上真的是很厉害的,这几年克瑞斯贝利当真成为一个财富大国。但是宰相却在这个时候提出来练兵扩充疆域。这件事毫无意外的遭到了国王的反对,国王在军事上不是很擅长,他也是一个仁君,他觉得国民安居乐业,国家繁荣发展就够了,不需要去侵占去挑动战争。”

  “可是宰相对于这件事的反应竟然很大,他与国王起了争执,甚至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都拒绝面见国王,但是国王也一样,不做退步。这件事就被搁置下来。过了不久,宰相再次提出练兵的请求,但是这一次不为了扩充疆域,而是为了自守,提高本国的抵御能力,因为近期,边境一些小国蠢蠢欲动,英吉利也看中了克瑞斯贝利巨大的财富。这一次虽然国王没有反对,但是对这件事到底没有多大的热情,就没有投入过多的精力,只是草草的答应这件事,接过练兵的事情就被各级懈怠,最终也失败了。”

  “从这件事情之后,宰相就开始逐步收拢官员,朝中很多人都已经沦为了他的党羽,不过说来也奇怪,这些年以来,他的势力不断膨胀,要说夺取政权也该是时候了,可是他却一直按兵不动,没有一丝这方面的动静,唯一的让我们警惕的就是他暗中培植的一股势力。而近来,又有消息说他跟特兰西帝国最强的陆战军团——蓝魔有密切的联系。”

  特兰西……特兰西……好熟悉的一个名字,安瑞突然觉得头有一丝疼痛闪过,可是他还算丰富的历史知识里面根本没有特兰西这个国家……

  稍微定了定神,安瑞才问,“这么说,你们怀疑宰相有意造反?”或许他的茶喝多了,安瑞还犹自想着。

  “对,如果他不跟特兰西联合还好,如果一旦联合,后果将不堪设想。”摩勒有些担忧,他总是无法看透宰相,也找不出他图谋不轨的证据,这样一颗定时炸弹就一直留在国王身边,一点办法也没有……

  安瑞若有所思的站起来,看着忙碌的工匠们,他才有一点点的真实感,最近不知道是不是茶喝多了,头开始隐隐的作痛,最疼的一次他几乎要以为自己会死去,可是有时候他豁然记起,来到这个地方的那晚,他也是这样钻心的疼,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