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是不是迟了?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罗丝!罗丝!”

  门口的两个士兵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少爷风风火火的从马上下来,甚至来不及将马交给仆从就奔向了城堡。

  管家听到少爷的声音,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吩咐几个小丫头先下去了,准备将那件事报告给少爷知道。

  “少爷,今天早上——”管家恭恭敬敬的先行了一个礼,才缓缓道来,可是刚刚开口,却被约书亚打断了。

  “等会再说,我现在有急事。”

  约书亚难掩的喜悦不像从前那样的处变不惊,管家有些疑惑,不知道还该不该说,刚才少爷不是要找罗丝吗……

  犹豫不绝的管家根本来不及想清楚到底要不要说就没了约书亚的影子,最后,管家不得不追上约书亚,适时的时候,他还是觉得应该告诉少爷的。

  当少爷在罗丝的房间门前停下来的时候,管家惊了一下,赶紧走上去拦住了少爷。

  “少爷——”

  “我说了,等我有空了再说,你先下去吧。”约书亚显然有些不耐烦了,都懒得看管家一眼就要去拍门。

  “少爷,等等!”管家还是不怕死的再次阻拦,约书亚颇有些怒色的回过头。

  “少爷是想找罗丝吗?”

  管家在约书亚的注视下不急不慢的说出来。

  “对。”知道还不快走!约书亚口气显然很不好。

  “罗丝今天早上就已经请辞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大概就是描述现在的场景了。约书亚甚至有一刻觉得这是管家跟他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

  “哈,雷恩,这个笑话不好笑。”约书亚收回将要去拍门的手,走下几步台阶,看着无比认真的雷恩说。

  “少爷,雷恩没有开玩笑,我想要报告的事情就是这个。”管家雷恩依旧维持着千年不变的那张脸,可是说出的话此刻却是无比的残酷。

  仿佛怕约书亚不信似地,雷恩将手伸进衣服里,摸索了一下,掏出那张折得整整齐齐的纸,“少爷,这是罗丝留给您的信。”

  约书亚有些迟疑了,雷恩的表情分明无比的认真,可是为什么他总是觉得那是一个笑话,虽然雷恩在自己家的这么多年,从来都是一丝不苟,没有说过一个笑话。如果是笑话,他为什么,笑不出来。

  强作镇定的约书亚还是暴露了自己的恐惧,手还是有些许颤抖的接过那张纸——

  他要看清楚,这两个人在玩什么把戏,要看清楚,看清楚!约书亚默默的在心中念着,盯着信纸的手却无法受控制,越来越颤抖,那一双淡黄色的眸子里面,倒映着一行行清秀的文字,一个一个字母,沉沉的砸在他的心上……

  看,他就说是个笑话了,这个丫头真是笨,连说个笑话都不好笑的……

  「少爷:

  妈妈病了叫我回去,我走了,我知道这样做违背了女仆的职责,所以这段时间的薪金我已经请雷恩大人扣去了,不告而别,请少爷原谅。

  女仆罗丝」

  “雷恩,罗丝她说她走了,你们在玩什么游戏,我知道她爱玩,你也陪着她闹。”约书亚不知道,他的声音听起来多么的颤抖,让多年风雨不惊的雷恩都微微的皱眉。

  “少爷,这是真的。”

  “她一定躲在哪里了对不对,我进去找她,上次她好像躲在衣橱里了。”约书亚紧紧的攥着信,匆忙之下,差点失足跌倒在台阶上,只是花了几秒的时间稳住身子,约书亚就毫不客气的将门打开,一个箭步冲进去。

  雷恩闪身跟着进去,只是无奈的摇摇头,他照顾少爷这么多年,怎么会看不清少爷的感情,他最担心的,还是发生了。还好,罗丝那个丫头,还知道分寸……

  没人……没有人……桌子底下、床上,到最后,他还是来到那个衣橱旁边,却一下子停止了动作,静静地沉默了好久,就在雷恩以为下一秒他就会伸出手去打开最后一层屏障的时候,约书亚却转身了。

  淡黄色的眸子此刻竟然染上了一层迷茫,这样毫无光彩的一双眸子,却无比的接近于死灰色。

  “少爷……”

  约书亚失了神,不知道他进来这个屋子要干嘛了,呆呆的环顾一下这间屋子,是他命人打扫布置的,都是她喜欢的,那张梳妆台上还有沾了几根发丝的梳子,还有或许昨天她还戴在发间的花。可是,这一刻,都随着他,一起的静止了,又或者,那一种生命,也随着她,走了……

  “雷恩,她的妈妈病了……”约书亚呢喃的说。

  谁又知道,其实罗丝只是当年老公爵看她可怜带回来的孤儿呢,根本没有家人,哪里来得妈妈……可是雷恩不能说,其实事实不言而喻,少爷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

  “罗丝……我向陛下退婚了……”约书亚突然转过身,对着那张空无一物的床轻轻的说。

  他跟陛下说,他爱上了一个很善良的开朗的女子,他告诉陛下,这个女子没有显赫的身份,或许配不上他,可是他觉得她就是最好。

  陛下念及当年他父亲的情谊,竟然下旨,不论约书亚爱慕谁,那个女子何种身份,只有女方同意,都受到整个克瑞斯贝利的祝福。

  他来不及告诉她,根本没有这个机会,就让他争取的东西,好不容易想通的东西,变得一文不值。

  是不是迟了?

  这句话,后来约书亚问了摩勒好多遍。可是谁能说的出来,隐隐的,大家似乎都知道,罗丝介意他们那天说的话,同时,她也意识到了两个人的差距和不可能。

  当他有勇气也终于看清的时候,当他怀着喜悦奔向她的时候,当他傻傻的欺骗自己那只是一个笑话的时候,那个女子,一个人,走上了一条用悲伤铺筑的小路。

  没有荆棘丛生,却注定,永远凄凉。或许有时候人怕的不是那点困难,最终恐惧的,却是那一望无际的尽头,始终只有自己和影子,唱着孤独的歌,而心中,热闹的思念他……

  安瑞沉默了——是不是迟了?

  答案很明白不是吗?迟了!让那个女子含着泪离开的,到底是他们无意中的那次谈话、那个优秀美丽的夏米尔小姐、身份的悬殊还是那一次,他们闯进了她的房间,给了她最终狠心的理由?

  “是不是迟了?”摩勒突然问。

  “没有。”安瑞坚定的回答,摩勒好奇的转头看他,安瑞笑笑,“约书亚即使现在再怎么狂放不羁留恋花丛,也不可能找回他的罗丝,因为,罗丝爱的、等的,只是当年——那个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