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交响的终曲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少爷,用餐了。”罗丝面无表情的将刚刚做好的饭一一放在约书亚房间的圆桌上。

  约书亚欲言又止,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自从那天以后,罗丝就没有以前那么开朗活泼,每次替他更衣、做饭甚至于打扫卫生都是冷冷的,仿佛隔了一层冰似地。

  这不是他要的结果,他喜欢看她笑,看她没有丝毫拘束的跟她谈天说地,不是现在这样,恪守着主仆之分,古板而又生涩。

  约书亚在板凳上坐定,按照以往,罗丝绝对会指着一桌子的菜自豪的说哪些好吃哪些有营养,而今天……她只是漠然的呆立在一旁,他以为她岿然不动,其实,她心中的翻江倒海只自知。

  动了一筷子,约书亚故意皱皱眉头,重重的将叉子一放,转身颇有怒气的对罗丝说,“怎么这么甜,你知道我不喜欢吃甜!”似是责问,又似嗔怪。

  “对不起少爷,如果您吃的不合胃口,我马上端下去重新做。”毫无瑕疵可言的答话,真是冰冰有礼了!

  约书亚突然来了气,忽的起身,头也不回的走至床边,拿起一本书翻阅起来。

  罗丝默默的将饭菜收拾,眼眶中,红色的眼瞳此刻竟然似惹了火一般燃烧起来,只不过不为生气,而是伤心。逐渐泛起的水雾模糊了双眼,因为伤心而有些扭曲的小脸最终还是没有转过去,只是留下一个看似冷漠坚强的背影。

  回到厨房,罗丝将盘子放下来,上面是还冒着热气的饭菜,愣愣的执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放入口中,明明是淡淡的咸味,怎么会甜……再试试其他菜,都是偏咸偏淡的,做菜时她几乎不加糖。

  委屈、伤心让她单纯的心颤抖着,生生的将泪水逼回去,罗丝撅着嘴,想着她那个小小的心愿——

  她想通了,昨晚就想通了。子爵大人说的对,她只是一个女仆,纵使她有多喜欢少爷,那也是一段没有结局的感情,没有人会允许她们的感情。并且,少爷也没有同样的心思。

  少爷虽然没说,但她知道,女仆的身份横亘在她们之间,这就使得少爷不可能考虑她们在一起的可能性。且不说那个迷人的夏米尔,她和少爷之间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就像今天,少爷总是挑她的刺,是因为没有喜欢没有在乎,当然,也逐渐讨厌了。

  然而罗丝想,她只需要默默的呆在少爷身边,将以往的热情掩去,使自己看起来更加的淡然和冷静,将汹涌只留在心中。不管少爷娶的是不是夏米尔,总之不会是她,那么她还是会守护着少爷,一辈子的那种。

  不过现在,一切都打乱了,她显然没有考虑到少爷会讨厌她,如果她的存在使少爷困扰了,那么她是不是只有一个选择——就是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公爵城堡里面就忙活了起来,由于昨晚上睡得比较迟,罗丝懵懵懂懂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午餐时间了。因为平时少爷对她的特别重视,倒也没有人去催她。

  刚刚洗漱好,就见几个年长的女仆风风火火跑来跑去,罗丝一把拉住和她关系最好的女仆,问道,“这一早的,你们都在忙什么?”

  “罗丝,你也赶紧过来帮忙吧,今天一早少爷就出门了,刚刚托人带信回来说等会会带夏米尔小姐过来玩,你也知道陛下刚刚赐婚,估计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夏米尔小姐很有可能就是这座宅邸的女主人了,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好好招待她,管家刚刚还在找你呢,说少爷喜欢吃你做的饭菜,叫你快去呢!”

  罗丝愣了半响才缓过神来,见好友的神色匆匆就没有再拦着她了,“你快去忙吧!只是你告诉管家,少爷最近也不喜吃我做的饭菜了。总是嫌它甜,我看你还是叫他赶紧的找别人做去吧,别耽误了事情。”

  她也不知怎的,就脱口拒绝了,心中仿佛有一根刺,刺得她一点力气也没有,还如何做饭做菜的。她只觉得,今天似乎起的早了,不然怎么刚刚起来就似做梦一般呢。她应该回去睡上一会,估计醒来就会发现,不过是一场梦,一场梦而已……少爷没有被赐婚,她们也还是以前那样,她什么都没有听见,就连等会,什么夏米尔小姐也不会来……

  “这是谁的屋子,装扮的倒是挺精致的。”细细的女声在门外响起,罗丝不情愿的将被子蒙在脑袋上,她真是梦的不清了,这时间大家都在忙,谁会在她门前嘀咕。

  “一个女仆。”

  好像是少爷的声音。

  “女仆?这屋子的布置倒像是一个小姐一般。咦……这不就在你房间隔壁。”细细的女声似乎发现什么新奇事件一样,“亚,我可以进去看看吗?”

  “可以。”

  门轻轻的被推开,走进来一个高挑美丽的女子,华丽的服饰不显俗气反而增添她的高贵。女子有些惊讶的慢慢往里面走,直到床前。

  “呀!”女子在看清床上尚有人时惊叫了一声,转而羞红了脸很是尴尬,良好的教养让她有些无地自容,显然她没想到这个时间女仆还会在房间里面睡觉。

  罗丝再也无法去忽视,人都已经进来了,就在自己床前,她能做的只有——

  “对不起少爷,我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就跟管家请了假休息,不知道少爷会来,还请少爷不要责罚。”罗丝翻身下床行礼,衣服有些褶皱,不过倒也不至于失礼。

  约书亚一闪而过的担忧没有被人察觉,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多余的话,虽然是夏米尔自己闯进了罗丝房间失了礼数,但是由于阶级的观念,她并没有道歉,只是有些尴尬的轻轻拉拉约书亚的衣角,两个人就这样消失在罗丝面前。

  泪水终于,克制不住的滑落下来。就算她逃避,她装睡,她假装以为在做梦,可是事实就是事实,能怎么办?

  「她只是一个女仆!」

  「约书亚,你要知道,即使你拒绝了这个婚事,你也不能跟罗丝在一起,她只是一个女仆!」

  她,不属于这里……不属于少爷……不属于……

  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