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序曲的乐章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刚刚动了一筷子,约书亚竟然还当着摩勒的面沉下脸,很容易看出他很不满意这一桌子的饭菜。当然身边的女仆也看到了,战战兢兢的低着头不敢答话。

  终于,约书亚啪的一下拍下筷子,摩勒刚刚放下的叉子在盘子里抖了一下。索性不吃了,等着约书亚这毫无由来一场火的下文。

  “这是谁做的?”

  “回……回少爷,是……是拉西米,今天……”女仆吓得都快要哭出来了,但还是壮大了胆子要解释,可是刚刚开口却被约书亚打断。

  “罗丝呢?为什么是拉西米做饭?去给我把罗丝叫来!”约书亚有些嫌弃的看着桌上‘惨不忍睹’的饭菜口气不善的吼着。(摩勒:我倒是觉得挺可口的,你不想要拉西米不如给我好了。)

  摩勒又听到了罗丝这个名字,这几天来这里玩他已经听了不下10次,可是都没见过真人,这还是真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不过罗丝这个词从约书亚嘴里出现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一点。

  花不是她打理的这家伙发火,衣服不是她洗的他也发火,屋子不是她收拾的他更是发火,现在就连吃饭,不是应该由厨师来担任吗,现在又因为那个叫罗丝的丫头不知道又出了什么故障好引起约书亚再次爆发了。

  “少爷……这个……”

  “怎么,有问题吗?”约书亚不悦的皱起眉头。

  “少爷,罗丝她……她生病了,所以……”

  “什么?生病了?怎么不告诉管家,请医生来看过了吗?吃药了没?”约书亚一听罗丝生病,根本来不及听女仆后面的话就一下子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眼神灼灼,充满了担忧。

  原来是动情了!摩勒了解的笑笑,一手摸着下巴,适时的提醒他,“人家只是一个小女佣,哪里有那个资格请医生,规矩也是不允许的。”

  约书亚一听,果然眉头皱的更紧,倒是一旁的女仆,从刚才的震惊中醒了过来,顺着摩勒的话一个劲的点头。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医生!”约书亚冲着呆头呆脑的女仆一声吼就丢下了摩勒朝厅外跑去,方向正是朝着他房间旁边那间小房间。其实按照礼数女仆是不能住在这里的,但是约书亚习惯了由罗丝照顾,时常突然就需要找她,于是叫人给她收拾了这间小屋子,没有一些装饰,跟普通的女仆房没什么两样,只不过在空间上还是大了一点的,而且一个人居住显然又安静许多,就这样的待遇,也是别人不曾有的了。大家都知道约书亚待罗丝不同,自然的平时也就对她客气一点。

  “既然今天你忙,我就改天再来。”摩勒不忘喝完那一杯茶,看着约书亚急切的背影悠悠的说,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有。

  “罗丝,罗丝,你在里面吗?”约书亚不敢大声,怕吵了里面人休息,只能轻轻的拍着门板,叫着她的名字,这样一幕,在整个中世纪的欧洲恐怕也仅此一处了。

  昏昏沉沉就要睡去的罗丝仿佛听到有人叫她,那个声音好像是少爷的。

  「可是少爷怎么会来看我啊,他在陪摩勒少爷吃饭呢。一定是我太累了,我要睡了。」

  罗丝卷卷被子,企图扫去耳朵里不断冒出来的声音。

  “罗丝,罗丝?你怎么不回答?你没事吧?”门外的人有些急了,不知道里面到底什么情况,是真的睡着了还是?

  约书亚只是担心罗丝,只是担心,他似乎忘记自己为什么会担心,为什么担心……他担心的里面的人是谁……

  「罗丝,你真坏,不许想少爷了。你不能贪心的,说好了要一辈子好好照顾少爷的,怎么现在又幻想少爷来找你呢!」罗丝在第N次听到声音后不得不在心中警告自己,「以后,少爷会娶妻,罗丝也会好好照顾公爵夫人…」慢慢的说着,罗丝的声音就忽然变得小了,变得小了。

  「为什么会有点不开心……」罗丝将被子蒙住脑袋,每次她想不通的时候就会蒙住头睡觉,所以每次她想到少爷的时候就会蒙住头,可是后来好像她每天都蒙住头睡觉。

  好闷!

  由于一直在发烧,浑身发烫,鼻息不通,此刻再蒙在被子里,罗丝感觉像要窒息一般的难受,终于她忍不住了,一下子扯去被子,一骨碌做起来——“啊!!!!!!!!!!!!”

  「少爷!少爷!少爷!都是少爷!罗丝你没救了!」

  “怎么了罗丝,你怎么了?”约书亚听到罗丝的叫声,更加急了,看不见摸不着只是听见叫声,脚步早已经凌乱,手胡乱的拍打着门。

  “——”这下换罗丝愣住了,好像真的是少爷……

  “罗丝!你再不出声我就进去了!”

  “我——”进来?这怎么行!罗丝刚反应过来准备说却只听见砰一声响。

  “砰!”门剧烈的晃了一下,终于顽强的挺住了,没有阵亡。

  “少——”

  “你怎么样?怎么样?”约书亚哪里还给罗丝说话的机会,一个箭步冲过去,抓住罗丝肩膀就检查起来,她两个脸蛋通红的样子一看就知道病的挺严重的。

  罗丝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个情况了,虽然她是女仆,可是……可是……那也是男女有别……少爷这样……这样……罗丝一边想着,愣愣的看着一脸焦急的约书亚,自己的脸蛋就腾的红了,如果刚才是因为发烧,那么现在害羞已经完全占领了整个脸颊,烧红的样子像个煮熟的螃蟹,病歪歪柔柔弱弱的样子看在约书亚眼中是更加的怜爱,此刻他没有发现自己眼中异样的情愫,此刻她也没有多余的大脑去思考他们的身份,就这一刻,好歹放纵一次。

  “我……我没事……啊……”罗丝的声音像蚊子一般,细弱的以为是哪里不痛快了哼哼。

  “什么?哪里不舒服你说清楚,我已经去请医生了。等会就来,想喝水吗?”约书亚替她将被子盖好,坐在床边,亲昵的捋着她的头发。

  “少……少爷……”罗丝红着脸喘着气慢悠悠的说。

  “恩?”

  “我……我没事……”罗丝拉拉被子,然后接着说,“我们……我……少爷你……不应该在这里……”

  “啊……哦!”约书亚不在意的听完才咀嚼出这句话的意思,有些不自在的应了一声,原本搭在她被子上的手抽回,坐到远一点,整理一下心情才说,“没事就好,你好好休息,等会医生来了,我会让人叫醒你。”

  “谢谢少爷。”罗丝甜甜的一笑,仿佛他的一点远的距离让她舒服多了一般,脸似乎也不再那么红了,约书亚有些闷的看着她的变化不做评论。

  罗丝躺了下去,拉上被子,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颤抖了两下,约书亚觉得她似乎没有睡着要醒过来一般,果然,约书亚还没有转身,罗丝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了?”他以为她哪里难受了。

  “少爷今天有记得给花换水吗?还有窗户开了吗?”罗丝很认真的问。

  “恩。”约书亚淡淡的回答,可是嘴角还是浮现一丝笑容。

  “少爷,我睡了。”

  这一次,长长的睫毛安稳的覆住那双红色的大眼睛,刘海服帖的散落在额头上,睡得安详而又甜蜜,竟然不似生病了一般。约书亚映着窗户中闪进来的一束光细细的打量着她可爱的像娃娃一般的脸颊,良久,耳边传来稳定的呼吸声,他才轻轻的走出去,带上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