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男爵殿下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不要再胡闹了,小诺,将公主带回去。”国王对他这个女儿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生性顽皮,一点也不像她的母亲,他最爱的王后端庄贤淑,是个高贵大方的美丽女子。真不知道伊迪丝是遗传了谁!

  “是,陛下。”埃莉诺微微屈膝行礼,转而拉着伊迪丝,“公主,我们走吧,陛下这里还要处理政务,等会小诺再陪你来。”

  海蓝色的头发甩过,摩勒忍不住看向那个女子——埃莉诺。今天的她披散了一头长发,略微比头发稍神色的帽延有碎花边,脖子间系了一条黑色丝带,打起好看的蝴蝶结。蓝紫色的长裙裹起曼妙的身姿,随处可见精致的粉白色小花边,还有胸前那两朵大红的蝴蝶结更是凸显她的迷人。

  摩勒痴迷的眼神落入伊迪丝眼中,好玩的本性又占了上风,她没有应埃莉诺的要求离开,反而在摩勒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挑衅的看着对面的安瑞。

  “父王,我就要在这里。我倒要看看他有多大的本事呢!”伊迪丝的傲气显露无疑,国王只能无奈的干笑几声,“哎呀,小诺,你楞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啊!”

  伊迪丝瞧见埃莉诺还站在那里没有移动,有些不满了,小诺这个榆木脑袋,不知道她留下是为了她吗?她才不要看那个人的本事呢!还不是她看摩勒和小诺心心相印却止步不前吗,她着急吗!

  “来来来,坐这里。”伊迪丝没有问过国王就擅作主张的将埃莉诺拉了过来,安置在摩勒旁边的位置上,自己在第三个位子上坐下来,这样刚好,小诺就在她和摩勒中间啦!

  “你弄好了吗?没礼貌!”国王呵斥伊迪丝,可是脸上的宠溺却是无法掩藏。

  伊迪丝冲着国王吐吐舌头,满不在乎的笑着。

  “安先生,听了你刚才的一些建议和解说,我很是佩服。造船的事你可以跟摩勒大胆的去做了,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

  “回陛下,一切都在计划中,没有什么阻挠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为克瑞斯贝利造一批新的船只。”安瑞回答。

  “陛下。”突然地,摩勒出声,随着也皱了下眉头。“陛下,这一次造船可以说是一次大换血,各种木材铆钉之类的都需要翻新重新订购。之前这一方面的很多东西都是宰相大人和他的手下负责的,并且如此的劳师动众,恐怕……宰相会有不满……”

  宰相?安瑞看摩勒十分的担心,也从心里对这个宰相有了一些好奇。之前他听摩勒说国王抱恙期间都是宰相在处理政事,难道这是一个宰相专权的国家……?按照中国的皇帝来说,皇帝眼中最揉不得沙子,何况是危及政权的事情,明太祖朱元璋废除宰相一职就是最好的证明,从明朝以来各代皇帝都为了削弱相权想尽办法,清朝的军机处也是在这种情况下建立的。

  “摩勒,你瞎说。叔叔才不会这样呢?”伊迪丝一听立马站了起来,宰相可是她的亲叔叔,而且一直对她很好,怎么会去阻挠摩勒他们做事呢?何况是为了克瑞斯贝利好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摩勒、约书亚还有小诺都说叔叔的坏话。她才不会信呢!

  “摩勒,这件事肯德斯是不会反对的,他一生都为了克瑞斯贝利尽忠尽职,一定会看出这件事背后的巨大利益。”国王似乎也不甚赞同摩勒的话,只是淡淡的一语带过。

  安瑞看看国王和伊迪丝,转而带着疑惑看向摩勒,只见他低下头淡淡回答,“是,陛下。”然后就再也没有话说。这其中的疑团更加像剪不断的绳索,越来越乱。那个宰相,到底是何许人?竟会令摩勒如此小心翼翼,而国王和公主却……

  他想错了吗?难道现在的克瑞斯贝利与秦二世时期的赵高专权相仿,宰相玩弄天子于股掌之上?可是眼前的国王显然不是秦二世,他可比秦二世贤明很多了……

  “安先生。”国王转而恭敬的询问正沉思中的安瑞。

  “陛下叫我安瑞就行了。”

  “哈哈,不拘小节!安瑞,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克瑞斯贝利的男爵殿下。赐海边城堡一座。”国王大笑几声,显然很是喜欢这位博学多识的东方人。

  安瑞有些愕然,虽然他知道男爵已经是最低的爵位了,但是凭他一个异国人小小的出谋划策就获得封爵的赏赐也实在是出人意料了。一时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安瑞,还不快谢陛下。”摩勒在一旁小声提醒。

  埃莉诺有些惊讶,海边城堡,她看过,那是克瑞斯贝利最美的一座城堡,俨然一座海边花园,多少功臣名将也不见有这样的赏赐,看来国王真的很赏识安瑞了。倒是一旁的伊迪丝忍不住惊叫,“什么?海边城堡?父王!”

  “呃……谢陛下!”本想着该如何拒绝的安瑞一想有了爵位之后会更方便自己做事,同时也算是在这个国家立足了,有了吃饭的本啦,遂站起来行礼致谢。

  “只是陛下,安瑞想提个小小的要求,不知陛下可否答应?”

  “哦?你说来听听。”

  “父王,你看他,给了爵位还提要求,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伊迪丝不满的跑上前去,挽住国王的臂弯,撒着娇诋毁着下面帅气的男子。

  “不用管她,你说说看。”国王瞪一眼伊迪丝转头微笑着对安瑞说。

  “恳请请陛下收回那一座城堡,我与摩勒是好朋友,觉得住在他那里挺惬意。再者我刚到克瑞斯贝利,还没有很多熟人,在摩勒城堡才不显得一个人寂寞了。”

  摩勒听闻倒是很赞同的点头,“陛下,安瑞说的对,这后期的造船还需要他监工,住在我的城堡确实方便很多。”

  倒是伊迪丝,身子倚着国王,眼神中闪过些许的惊讶。

  “既然如此,也不勉强你了,城堡我还是给你留着,等你成家了再去不迟。小伙子,总要有自己的住处的!”

  “父王,你不是答应我那座城堡留给我吗?”伊迪丝本来因为安瑞拒绝而有的一丝雀跃被国王的话浇灭。那可是她很喜欢的一座城堡,凭什么送给那个人啊!

  “你就住在王城里,要城堡做什么,胡闹!”国王一时间也忘了曾答应过伊迪丝的话,可是说出口的话也不能收回,只能呵斥伊迪丝。

  “哼!安瑞,本公主记着你了!”伊迪丝生气的走到安瑞面前指着他的脸气势汹汹的烙下话,“小诺,我们走!”

  这是哪一出?他可没想要啊!安瑞苦笑一声,不做反驳,看着那个高傲刁蛮的公主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