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召见(二)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这天一早,安瑞陪着摩勒去造船点视察,现场指导造船师做了一些细节上的修改之后已将近正午。随着摩勒在军中用了一顿简餐,下午摩勒就出海了,进行例行的视察。

  安瑞遣散了摩勒派来的随从一个人逛起了街市,想着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再回去。

  这是一个很繁荣的国家,安瑞在心里暗自感叹着。他没见过中世纪到底该发展成什么样子,但是此刻身处街市上,安瑞所能思及的就是繁荣一个词了。

  琳琅满目的商品,商店更是一家接着一家,各类东西一应俱全,门栏前都挂着木质的招牌,刻着古老的英文,没有过多的修饰。只怕是比起21世纪的街道也差不了多少了。街道上的人很多,纯欧式的打扮,安瑞有些后悔没要摩勒替自己准备一套衣服,不然也不至于现在被当做稀罕物接受所有人探究的目光了。

  街道中央是一个很大的喷泉,看似简单的喷泉设计,安置在这里却犹如画龙点睛之笔,将整个闹市衬托的更为生动。各加门栏上都爬满了花草,或古老或新颖的房屋建筑错落有致。时而有马车通过,车上的无不是打扮雍容华贵的贵妇人小姐们。

  虽然以至正午,街上的人还是很多,耳边是讨价还价不绝于耳,每一个人忙忙碌碌,脸上却都洋溢着微笑。克瑞斯贝利的人们,似乎都像海水,那么的纯洁,简单。他现在开始对国王感到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国王,可以将克瑞斯贝利治理的井井有条并且如此的繁荣安定?自古以来多少贪官昏君,在欧洲也不会例外,人性的丑陋总是在不经意的接触中放大。可是在这里,他却感觉到一股安静,仿佛心灵中注入了一股清泉,洗净了所有的铅华。

  “这个是同心结,是从东方一个大国传来的。有‘同心同德,相濡与共’的含义在里面,是送给心上人的好东西,小姐既然看上了它的话,何不买来送给喜欢的人?”安瑞正在出神之际就听到左边粗噶的男音想起,似在劝说一个女子买同心结。

  许是因为同心结的缘故,安瑞竟感到一些好奇,在这大洋彼岸,还能看到如此中国话的东西,确实让他的心激动了一下,于是转身想看看中世纪的同心结跟二十一世纪有何不同。

  “这个……”细弱的声音传来,安瑞只觉得有些耳熟,抬眸一看,不禁莞尔。

  “菊花结结象盘长的同心结,的确很适合摩勒。”安瑞接过男子手中握着的一款七彩菱形同心结,嘴角噙着莫测的笑意,缓缓开口。

  身旁的女子愣住,手中的同心结一个颤抖差点落了下来,几缕发丝垂下,遮挡住慌乱的眼神。

  “小诺。我可以这么叫你吗?”安瑞放下同心结,看着有些紧张的女子,绽放出最大的微笑,她凝视着同心结微微的心动,被他抓包的慌乱以及掩饰不掉的羞赧都被他捉住,摩勒口中的小诺,哈哈,那个家伙早已得到人家的青睐了嘛!

  “你是……”埃莉诺不得不抬起头直视着眼前的东方男子,突然恍然大悟似地,由最初的害羞到震惊,直到此刻的醒悟,“安瑞?”

  “哈哈,果然是个很聪明的女子,怪不得摩勒那么喜欢你了。”

  埃莉诺脸上又闪出一抹羞红,一个转身就要离开这个尴尬的地方,“你怎么认识我的?”

  “那天你来找摩勒,刚巧我看到了。”安瑞简单的解释一下,没有过多的说明,他相信凭她这样聪明的女子不会不明白。“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全名我只听到摩勒叫你小诺。”

  “我……”

  “哎!姑娘,你的同心结还没有付钱。”刚刚离开铺子的埃莉诺被中年男子冲出来拦住,小本生意,他可绝对不想亏了本啊!

  “呃……不好意思。”埃莉诺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都是刚才只顾着说话了,手中拿着同心结放也不是拿也不是,“这个……我不要了。”

  恋恋不舍的将同心结放了下来,埃莉诺觉得有点可惜,真的是很好看的东西呢,而且……

  “老板,这个买下了。”安瑞看出她的不舍,于是自作主张付了钱拿了东西就拉着埃莉诺走了。

  “这个给你,记得把钱还我哦。我的收入可不多,呵呵!”安瑞将同心结塞到埃莉诺手中,自顾自笑了起来,其实哪是他的钱不多了,他知道这种东西当然是自己买的最有心意了。

  “我……”埃莉诺红了脸吞吞吐吐,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真是个害羞的女子,安瑞想着,这个女子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舒适,聪明时的灵巧,害羞时的可爱,每一面都很吸引人,安瑞不禁替摩勒高兴,还好他不是单相思啊!

  “我想摩勒都告诉你了,我叫安瑞,来自东方。”安瑞见她故自纠结,于是开口。

  “我叫埃莉诺-伊凡,与摩勒从小一起长大。你可以叫我小诺。”埃莉诺大方的介绍自己。

  “那我们可就算是朋友了。小诺,你知道同心结的起源吗?”安瑞看见前面一家休闲馆,于是率先走了进去,找了空位坐下来。

  “这里的花茶好喝,你可以尝尝。”埃莉诺收起安瑞手中的单子,像他建议道。嘴角微微的扯出笑容。

  “那就花茶吧。”

  不一会儿,茶上来了,还附带一些糕点,虽然只是很简单的经过烘烤的面包,但却也显出诱人的色泽。

  埃莉诺端起花茶,轻抿一口,问道,“起源?是一个故事吗?”在她的脑海里,中国的东西总是充满爱情的美好,每一个漂亮的东西背后似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

  “同心结是一种古老而寓意深长的花结,起源于古代婚嫁习俗。由于其两结相连的特点,常被用来象征男女间的爱情,取‘永结同心’之意。在中国,新娘迎娶到男家时,两家需要各出一根彩段绾成同心结,负责婚礼的礼官请出男女新人到堂中参拜,新郎披红挂绿,手持槐树木所制的木筒,牵着同心结倒着走,另一端新娘面向男方而行。男女各执一头,相牵而行,拜谒祖先,然后夫妻对拜。这是我们国家的习俗,算不上一个故事吧。”

  听了安瑞的解释,埃莉诺直觉得尴尬,自己怎么会看中了同心结,而刚巧又被安瑞撞见了,这……不是在告诉别人,自己想跟摩勒永结同心吗?她可是知道永结同心的意思……

  “这个……不早了,我要回城了,先告辞了安先生。”

  “叫我安瑞。”安瑞没有回答,反而很介意埃莉诺的称呼,怎么听都觉得很疏远呢!

  “安……安瑞,我先走了,再见。”埃莉诺只觉得要赶紧离开,多待一秒也感觉自己很尴尬,脸红的已经可以去跟樱桃比个高低。

  “摩勒今天刚刚出海,估计明天回来。花园里的花需要人照料,你记得多来城堡玩。”

  戏谑的笑意弥漫开来,安瑞觉得这一趟没有白来。喝了茶付了钱,继续在街上逛了起来。直到太阳下山夜幕袭来,周围的房屋里渐渐亮起一盏盏的油灯,安瑞才觉得累了,起步往回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