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召见(一)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林珊!”

  突然的惊醒过来,安瑞感觉到一丝凉意,这才发现自己原来在石桌上睡着了。回想起刚才自己从大厅出来来到这里,因为一直在房间里看着这个花园石桌,无聊中的他才找到这里,思索着来来去去自己不一般的经历,竟然就这么睡了过去。

  刚才他梦到林珊危在旦夕,杨琛在疯狂的找他,可是他只能看着这一切着急,却怎么也回不去……突然地,耳边又想起摩勒的话——“小诺,你相信缘分吗?我相信安瑞跟我们就是一种缘分,或许他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愿意相信他,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从第一次见到他我就没有丝毫的戒备心,我总觉得,他是我们的一个熟人,只是来得晚了点。所以,尽管他很可疑,但我摩勒把他当做朋友就会相信他。”

  原来他早就看出来自己说谎了,不过现在他也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值得交的朋友!

  正出神之际,安瑞没注意到从他醒来就注意他的摩勒就站在他身后,“林珊是你喜欢的女孩吗?”从安瑞醒过来紧张的呼唤他大胆的猜测。

  被摩勒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很快的他就掩去眼底的一丝伤感,邀请摩勒坐下来,思量了良久,才慢慢的开口,“她——是一个我对不起的人。”安瑞自嘲的抬起头,无奈的看着摩勒,突地他想起自己早已身在中世纪的欧洲,“或许这辈子,我都没机会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安瑞,如果你想回东方我可以派人……”

  送我回去吗?回东方?呵呵……安瑞的心里有些无奈,“不用了,回不去了……我只知道,我来到这里是注定的,改变不了,既然改变不了,何不笑着去适应,只是在那里的人,被我伤了!”安瑞思及摩勒的信任,原本想坦白一切,可是事实到了嘴边他却犹豫了,不是因为不信任,而是,他自己都不明白罢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好好住在我的城堡。”摩勒也不再多问,只能退一步安慰他。

  “哈哈,我知道,你可是子爵,虽然我不是欧洲人,但是我很明白,你年纪轻轻就做上子爵的位子,可见不论是能力还是其他,你都有足够的实力,当然,这一切也要陛下十分看重你!在你的城堡,当然是再安全不过了!”安瑞突然释怀的大笑,其实除了对林珊的愧疚以外他对自己在哪里倒并不是那么的在意,因为眼前这个男子,他感觉到很放松,心情自然间就好了很多了!

  “你还打趣我!”摩勒故意生气的给了安瑞一拳,却突然想起小诺的话。“对了,上次你改造船在克瑞斯贝利引起了很大的轰动,陛下想见见你,找个时间我安排一下。”

  “轰动?哈,连陛下也要见我,这……”安瑞有些为难,不知道自己的举动是不是太过于张扬。

  “你在担心是改造遭到否决吗?”摩勒猜测着,在看到安瑞微微的皱眉之后就明白自己猜对了,于是接着说,“你以为光凭我一个子爵就能改造整个克瑞斯贝利的船吗?哈哈……在我将设计图呈现给陛下之后,陛下和一些侯爵门都去海域看了那些船,并且进行了一些考查,大家都很佩服你的设计,尤其是陛下陛下想召见你。”

  “摩勒,陛下知道我是一个东方人吗,而且来路不明!”安瑞提醒他。

  “我不会隐瞒任何事,你对陛下对克瑞斯贝利没有威胁,我摩勒认定的朋友,绝对可以信得过!”摩勒神情严肃的看着安瑞,不止一次的让安瑞感受到他的信任。

  “好!时间随你安排!”安瑞也不想让自己显得那么的小气,遂豪爽的答应了摩勒,但是随之,他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让他很是郁闷。

  安瑞的眉头突然深锁,喝茶的动作也变得有些急躁,满满一杯水,被他一饮而下。

  “摩勒……”安瑞吞吞吐吐的开口。

  “嗯?”相较于安瑞的焦躁,摩勒还是保持着他惯常的冷静。

  “你……你军队里面少人吗,有没有在招兵?”顿了一下安瑞还是说了出来。

  “哈?”摩勒一口茶差点喷了出来,这样的问题真是叫他措手不及。

  “我想说我在这里还是要生活的,总不能没有一个职务,没有收入怎么混下去。”安瑞见他不明白于是索性大方的说出自己的想法。虽然他没想过会在这里有那么长远的未来,但是一个谋生的职务怎么来说却是必须的。

  “你可以住在我这里。不需要有收入。”摩勒放下茶,认真的说。

  “摩勒,难道以后我娶老婆了也叫你养着?”安瑞有些无奈的白他一眼。

  “老婆?那是什么东西?”摩勒开始听不明白了,却也没忘记好学的优点。

  “呃……”安瑞可以明显觉得自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但接下来,他还是很负责的跟他解释了一下,“我的意思是等我结婚了有了家室总不能还住在你这里吧!”

  摩勒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开心的笑了起来,“安瑞,这个你就更不用担心了,既然这次陛下召见你,很显然的,他会册封你,给你一定的职务作为奖励,毕竟你这次的改造对克瑞斯贝利来说可是解决了海防这个大问题。就算陛下没有加赏你,我也会让你去军队,以后克瑞斯贝利的船只还得靠你!凭你的本事,还怕养不起……养不起……老……老婆……”虽然有些怪怪的,摩勒还是学着安瑞说了一句——老婆!可是言语中的戏谑却是那么的明显。

  “对了,在你这里闷了这么多天,我想改天出去走走,透透气,顺便熟悉一下克瑞斯贝利的环境。”毕竟,他很可能回不去了!

  “也对,你需要对这里熟悉一下,改天我就带你逛逛。”

  “不用了,别忘记你可是子爵,平时要种花照顾花已经花了很多时间,剩下的就好好看着军队吧!我是个大男人,可不是……小诺哦!”安瑞突然想逗一下摩勒,于是忍不住打趣他。

  “你怎么知道!”摩勒别扭的连一阵红一阵白,只能无奈,放下茶杯吃味的离开了。还真是应了东方人的那句话——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呐!

  “哈哈哈~”一串笑声在花园回荡,离开的男子好不郁闷,只有那个笑着的男人,嘴角扬起微笑,笑得好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