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玻璃心(下)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夕阳西下,一切都笼罩在落日的余晖中。海边……沙滩上,玩耍的人渐渐散去了,只留下一地的狼藉。

  她无法平抹去心中的伤疼,她对安瑞的感情从六岁开始。当第一次在姑姑的婚宴上见到他,她的心就交给了他。

  十几年的追随……看着他由稚气蜕变成如此帅气迷人,而自己也长大,努力变得淑女,努力变得漂亮,努力与他靠近,努力让他的眼中看到自己。

  她不是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她懂得矜持,但是提出交往的却是她。没有进一步,他们或许会永远成为平行线,相近却无法相交。

  眼泪已经干涸了无数次,林珊呆呆的望着海岸,不远处低低飞翔的海鸥。粗戈的鸣叫着,咯血的刺耳声震惊了林珊。

  “滴滴滴……”手机那熟悉的音乐第N次响起,林珊知道是谁打来的,但是就让她任性一次吧,拿起手机,果断的按下关机键。

  “安瑞!!!!!!!!!你在哪?”林珊朝着海的那边,大声的呼喊出来。她的声音,和往常一样的优柔,可为什么,那优柔的声线里,却又包含着令人直欲心碎的哀怨。

  “知不知道,我好害怕,知不知道……”大声的呼喊逐渐变成低低的呢喃。她自己都知道,这一声声的呐喊,纯粹是无用功。

  他没有跟她说一声就走了,如果真如杨琛所说去了伦敦的话,为什么没有联系我们?甚至连个告别也没有。但是不管他去了哪里,他离开自己的事实却是无法改变的。所以……她是否应该接受,这个事实?

  安瑞一开始的同意只是因为不忍心伤害自己,如若他对自己的感情就像她一样,他们之间早就在一起了,不会等到现在由她提出来。是她一直装傻,认为一切都是可能的,是她一直天真的认为,只要付出了自己最真挚的情感,他的心里,便会有一个属于她的位置,是她……

  夜幕降临了,涨潮了,潮水拍打在岸上。留下依稀的痕迹,滞留在海岸的海生物变得无比的刺眼。周遭已经没有了人,只剩下她一个傻傻的坐在那里,头埋进臂间低低的啜泣。

  “小姐,小姐,这里已经不对外开放了,请你明天再来。”良久,管理人员还是听不到回应,无奈动手摇了摇她。

  “小姐,快醒醒。”

  “我……”林珊困难的吐着气。

  “小姐你怎么了?小姐!”

  怎么会有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林珊皱着眉头睁开眼。白色,到处是白色,这让她联想到医院。

  “我……怎么会……”

  “医生,她醒了,你帮她检查一下还有问题吗?”头顶上传来的男声是杨琛的,他说医生,莫非自己真的到医院来了?

  接着她就感觉一个冰凉的东西靠了上来。林珊迷蒙的双眼中是杨琛有些担忧的脸庞。

  “她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烧也退了,吃点东西就会好。”说完就带着护士离开了病房。

  “你醒了?”杨琛替林珊将床摇高一点才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来说。

  “我怎么会在这里?”林珊幽幽的开口。

  “你昨天吹了一天的海风,又哭哭啼啼的,所以受凉发烧了,昨晚是海滩工作人员联系我说有个女生在海边生病昏迷了,他看到你手机里有我拨打的未接电话。”杨琛慢慢的解释给林珊听。

  “嗯。”淡淡的回答一声,林珊缩回脖子,重新躺进被窝,“我想休息一下。”

  “好。”杨琛不想为难她,但转身意欲离去的步子又忽然间停了下来,“林珊,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安瑞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他不属于这个地方,他有他的使命,你们之间,不会有结果的,所以……”

  “我知道……从一开始,就没有结果……他不是我的。”昨晚一晚的沉思已经让她认清了事实,虽然她不懂杨琛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安瑞已经不在她身边!

  给她一点时间去消化这一切,她一定可以的。

  “我希望看到以前开开心心快乐无忧的林珊,给你一段时间调整自己,安瑞他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总有一天你会遇到比他更适合你的人。至于安瑞……”杨琛的眸子突然地变得灰暗,“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

  第二天杨琛去医院的时候林珊已经出院了,赶到学校之后就看见她还是如以前一般生龙活虎的跟同学说笑。那似乎有点可以伪装的意味,但杨琛知道林珊已经不再坚持了,时间会抹平一切的。

  回到家,杨琛习惯性的看了眼空旷的客厅,从那一天开始,他就知道这里有个人在注视着他。

  随手将包丢了出去,杨琛突然间感觉到头痛欲裂,就像那一天,他进入自己身体的刹那。

  “啊!你!”因为疼痛,杨琛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那几个字。

  “你不要控制我的身体,滚出去!啊!!!!!!!”

  一阵剧烈的疼痛后突然之间恢复宁静,杨琛的眸子变成蓝色,慢慢的从地毯上站起,优雅的落座在沙发上。

  “安瑞他很好,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吗?”深沉的语气不似杨琛的,他——

  “你到底把他送到什么地方了!”突然间眸子恢复原来的黑色,突出的字也是异常的激愤。

  “很快你就会知道,他会回来的,但是他是属于那里的,就算是回来,也只是短暂的停留,那个时候……你也会跟他一起去,放他一个人在那里,我真的不放心……”

  “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如果我可以回去的话,还用得着占用你的身体吗?我违背了他的旨意,永远只能依附于别人存在……”

  腾地,黑色的眸子扩散开来,恐惧蔓延至全身,永远……这是一个可怕的词……

  “放心,等到她安全的度过劫难我就会离开。”淡淡的微笑浮现在嘴角。

  “等你们都过去了,我想我应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呃……好痛!”早晨,杨琛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头疼的痕迹还在,他记不起昨晚发生的事情,直觉告诉他,这一切肯定跟那个人有关。他习惯控制自己,而他却一点办法也没有,真是——该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