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玻璃心(上)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不要走……”

  刚刚下课的杨琛一走出教室,手臂就被轻轻地拽住。他知道是谁。

  “林珊……我真的不知道……”大手搭上轻轻扯住自己衣袖的小手,想要将它从自己的身上拉开,凉凉的感觉越过指尖滑入心中。

  倔强的眸子拼命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刻意雕琢的坚强被她湿红的眼眶出卖了。她只是这样盯着他,不说话不放手,嘴唇微微的撅起,傲气的像个受了伤的孩子。

  教室的人以奇怪的目光打量着僵持的两个人,最终都悻悻的走开了,一时间走廊上空旷起来,只剩下他们两个。

  最终杨琛还是妥协了,微微的叹息,“林珊,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

  稍稍使力,她微凉的手臂被他拿开,杨琛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那双痛苦的眼眸,他只能狠心的转过身,留给她她的背影。

  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安瑞去哪了,他只是知道,他有个重要的使命,他已经不存在于这个时空,其他的——那个人怎么也不愿意告诉他。

  那个家伙散发出的自傲气息有一瞬间使他看到了安瑞的影子,这个男子散发的傲气有时候跟那个有一些些自大的安瑞还真的……很像。

  安瑞离开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他丝毫不知道他在那里的情况,因为是单亲的缘故,加上长期独居,并没有人怀疑安瑞的去处,除了——林珊。

  今天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自从安瑞生日过后“离奇”失踪她就每天来找他,不论他怎么说,林珊依旧用倔强的眼神盯着他等待自己想要的答案。

  杨琛将书放在后座,没有骑车,反而推着走。他的思绪很乱,他需要时间好好整理一下,这一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太多,还有那个人……那个充满了神秘色彩的男人,那道不请自来的灵魂,实在是让他头痛,他的确有必要好好消化一下。

  路边的人渐渐稀少,转过街角,杨琛来到通往自己家高级住宅区的路上,两旁的树完全的遮起了天空,缝隙之下斑斑驳驳的漏着点阳光。

  “啪!”突然地,随意放在后座的书掉落下来,杨琛一手扶车一边半弯下腰想捡起掉下的书。

  眼神落在身后不远处的那道细弱的身影上,想要捡起书的手停顿,杨琛微微皱眉,直起身子,看向那个女子。

  他是想的太出神了,连她跟了自己这么久也没发现。

  林姗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这条路上什么也没有,当他的书掉落弯腰去捡的刹那她根本没机会隐藏一下自己。但是这也没什么,本来她就是想问清楚安瑞的事情。

  那个晚上……

  “喂——林……珊,有……”支离破碎的语言让另一旁的人起了疑心担心起来。

  “怎么了?安瑞,你怎么了?”

  “没事……没什么……我休息一下就好……”

  “真的没事吗?我去看你吧,我们一起去医院。”林珊着急的要马上挂掉手机直拨120。

  “没事,没事,已经好多了。”电话那头,安瑞的声音却已经传来。

  “真的吗?”

  “嗯,我没事,不要担心。”安瑞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轻快,不会显得那么痛苦。

  “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去给你送早餐。”

  “好,晚安。”

  “晚安。”

  那一端压抑的痛苦令她的心紧张的并无法呼吸,挂断电话之后就抛去所有理智飞奔去他家,她有种感觉,似乎要永远失去他,这让她好害怕……

  然后到了安瑞的住处,除了一抹一闪而过的蓝色弱光以外什么也没有,黑暗中,整个房子无比的沉寂。她死命的拍打着门,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安瑞……直到眼泪滑落,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跟着杨琛,不仅仅是因为他是安瑞最要好的朋友,更多的是他的话:

  “不是!林珊,安瑞他不能跟你在一起,他……”

  “琛,我不会打扰到安瑞的学业和比赛的。”林珊认真的看着杨琛。

  “林珊……安瑞……”他还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深深地叹气,杨琛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只留给安瑞和林珊他模糊的背影。

  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什么她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安瑞的失踪到底是怎么回事?

  沉默了半晌,林珊终于打破沉默,还是那么倔强的眼神直看到杨琛的心里,“我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反对我和安瑞在一起,为什么自从颁奖典礼那天之后你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为什么不敢告诉我安瑞去了哪里?为什么?”他们不是朋友吗?是朋友的啊!

  “林珊……”杨琛为难的嗫嚅着。

  “不要说你不知道,我知道,你肯定知道。”林珊的眸中除了倔强又多了一丝伤感,“不管是什么原因,我有权利知道……我只是想知道而已……”

  “结果已经出来了,我改变不了……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不是说好了要试着交往吗……说好了的……”林珊控制不住自己,眼眶红了起来,湿湿的雾气弥散开来。

  “林珊,安瑞不是那样……他……”杨琛一时语塞,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微微的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他,仿佛在问,那是怎样?

  “安瑞——出国了……他是——”心里还在想着要编制一个怎么样的谎言,杨琛的口中却自顾自的答了一句。

  “出国……”林珊有些无法相信的看着他,似乎在打量他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临时安排的,连夜飞去伦敦,听说很紧急,所以没来得及通知你。”杨琛弯腰去捡书,顺势埋藏掉眼中差点泄露的一丝愤怒,那个混蛋,居然又擅自控制了他的身体。但是那愤怒很快又被一丝同情所代替,她不要怪他才好……

  “伦敦……连夜……”倏地,她瞪大了眼睛,急切的抓住杨琛问道,“是不是他出事了,我听到他电话里好像出事了,他有没有怎么样?”

  “不是……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杨琛将书放好,推起车子作势要走。

  “他还会回来的对不对?他到伦敦没有联系我们是因为他很快就会回来,是不是他又发现了什么宝贝,急着去研究,还是击剑协会……”小脸因为紧张而皱在一起,林珊的手上泣出细细的汗来,那些借口,或许连她自己都无法说服。

  “林珊!安瑞他……不会回来了……”杨琛紧咬着牙根,硬是吐出了这几个字。

  手无力的垂落了下来,泪水自然地似是酝酿了很久,无声无息滑落下来,劈开了前一刻还生动的脸庞,发丝随着风舞起来,林珊任由杨琛看着,呆呆的,嘴角抽动一下,终究没说出一句话来。

  杨琛几乎是强逼着自己收回视线,绝情的跨上车疾驰而去。他不忍再看下去了,他怕,害怕自己只要在对上那视线一秒,就会忍不住对林珊全盘托出,告诉她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甚至是……那个人的存在。

  『林珊!安瑞他……不会回来了……』仅仅是这一句话,却如同一支利箭,狠狠的贯穿了林珊的胸口,林珊只觉得两腿发软,倒在树边,双肩不断的抖动着,林珊捂住了自己的双眼,泪水,一如决堤之洪,透过纤长的手指,不断的滴落。她的耳中,却始终回响着同一句话:

  『林珊!安瑞他……不会回来了……』

  随意的将书扔在沙发上,杨琛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吞了下去。

  “他到底在哪?”杨琛凝视着空空的玻璃杯,似乎在跟自己谈话一般。

  但他知道不是,那个人一直在某个地方,看着他,看着一切发展。

  透着水杯,他恍恍惚惚看到一个笑脸,很淡的微笑,杨琛看得却怒了,这个笑容他看了这么久,早就知道,这是该死的自大。他还是什么都不会告诉自己!

  “去死!”砰!巨大的声响在空旷的屋子中回响,杨琛站起身,跨过一地的破碎,神情疲惫的拖着脚步朝卧室走去。

  突然地,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的沙发——仿佛安瑞还坐在那,眼神迷恋的把玩着那条海蓝宝石猫眼。

  “不要跟来……”

  他对着空气软软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