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单行的情感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小诺。”

  摩勒示意,将大厅侍应的人都退了,只想留下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

  “摩勒,我这次来……”埃莉诺触及他灼热的视线下意识的撇开头去,刚准备告诉他此行的目的就被打断。

  “小诺,这是你要的时钟花的花籽,我托人从海外带来的。”摩勒说着从怀里小心的掏出一个棕色纸包,将它递到埃莉诺面前。

  手有些犹豫的伸出去,心中早已犯了涟漪,可是……“摩勒……”

  “上次我听见你跟公主说了,刚好我要出海所以就……”摩勒有些木讷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好吧。”埃莉诺轻轻地将花籽收入袋中,随即抬头,正撞上摩勒的视线,于是礼貌的微微一笑,那笑容在摩勒看来,还是淡淡的有了一层疏离……“摩勒,这次我来是奉国王之命。”

  “国王很费解,为什么你会将整个克瑞斯贝利大半的船都拆了再造。如果这时候敌国来犯后果将很严重,这个你应该明白的。”埃莉诺的神情突然有些紧张,她在为摩勒这突然地举动担心。

  “哈哈~不愧是陛下,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知道了这件事。”摩勒没有急着回答,反而笑了起来。

  “当然了,这么大的骚动想不注意到都难。”埃莉诺难得的有些嗔怪的瞥了摩勒一眼,眼中的担忧显露无疑,这么大的事情,她真的很担心摩勒会搞砸。

  摩勒没有错过她眼中的那一丝担忧,于是像小诺解释道,“因为克瑞斯贝利的战船无法抵御强烈的战争,这一次我是听从安瑞的意见对它进行改良,这一次改良将会是克瑞斯贝利海战史上一次重要的革命。”谈起这次的造船,摩勒脸上难得的大放光彩,那种侃侃而谈的豪气是埃莉诺很久没看到过的。这样的摩勒,耀眼的令她无法移开视线。

  “安瑞?”埃莉诺突然好奇的问。

  “他是一个东方人。”

  “就是前几天被你扣留的那个?”她虽然在宫中,但是关于他的事情还是有所耳闻,而他私自留下东方人的举动更是闹得沸沸扬扬。并且据她所知,那个东方人还是以很可疑的方式来到这里……“摩勒,你真的觉得他……”

  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他。

  安瑞支开了摩勒派来照顾他的人独自在城堡里转转,刚刚从不远处的花园回来,脚上难免沾了一些泥土。

  “安瑞?”

  突然地,安瑞在转角处听到前面厅堂传来女子的声音。是谁在谈论他?安瑞按耐不住好奇走进隐身在门后仔细听着。

  趁着摩勒转身的空隙他看到了一个女子,称不上美丽,却有种特别的灵气。素雅的服饰将她雕琢的更加动人,海蓝色的头发像极了海上的波浪,平静柔顺又不失俏皮。她是一个普通的却同时吸引人的女子。

  仔细听着对话,安瑞倒有些好奇摩勒会如何介绍他的存在。

  “小诺。你还记得红尘吗?”摩勒走到一旁的圆桌前坐了下来,一脸深沉的看着埃莉诺。

  “红尘……”她记得,那个美丽的东方女子,那么的耀眼,那么的优秀,她的武功和智慧都让她觉得自己好渺小。她怎么会忘记呢?

  “安瑞跟她一样,虽然他的身世很可疑,但是那双眼睛不会骗人。她们一样,都是值得一交的朋友,也同样——那么优秀。”摩勒毫不保留的说出对安瑞的看法,同时也再一次的想起那个女子。

  见埃莉诺低头深思没有回应,摩勒便继续往下说,“安瑞告诉我他的父亲是一位镇守海域的边防将领,此次会到克瑞斯贝利完全是一个意外,本来他是受父亲安排到英国学习西方的造船技术也接受军事理论训练,不料在海上我们遭遇了海盗,他一个人幸免于难流落到这里。但是……”

  门外的安瑞心中一紧,难道他……

  “嗯?”埃莉诺抬起头诧异的看着欲言又止的摩勒。

  “我还记得,第一次在海边碰到他时他问过我现在是什么年代,他对自己身处欧洲很惊讶。一个东方人,对欧洲感到奇怪很正常,但是……”摩勒凝眉深思,到嘴的话不自觉就又停了下来。

  “但是连年代也不清楚就很蹊跷了。”埃莉诺微微一笑替他将下面的话说完。

  摩勒听到埃莉诺的话突然释怀的一笑,令她摸不着头脑。而门外的安瑞的心却吊到嗓子眼。原来他说漏了嘴而不自知,接下来摩勒会怎么对他?明明知道自己说谎他还把他留在身边,是因为造船吗?

  “小诺,你相信缘分吗?”摩勒起身,细细的凝望着她,“我相信安瑞跟我们就是一种缘分,或许他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愿意相信他,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从第一次见到他我就没有丝毫的戒备心,我总觉得,他是我们的一个熟人,只是来得晚了点。所以,尽管他很可疑,但我摩勒把他当做朋友就会相信他。”

  一抹微笑同时绽放在厅里慷慨激昂的男子和门外俯身倾听的男子嘴角。安瑞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听到如此的话,他的不安与猜疑似乎显得自己很小气,其实他又何尝不是从一开始就在心里接纳了摩勒,但是他的来历连他自己都很疑惑,他又该怎么去跟他解释这一切?带着一分惊讶、欣喜与怅然,安瑞转身离开了大厅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摩勒,我知道了,我会向国王禀报,但是国王说要见安瑞一面,你还是早点安排一下比较好,毕竟造船是个很大的工程。”埃莉诺了然,摩勒的意思很明白,安瑞是自己人!

  她没有见过那个东方人,他是否真的如红尘一样有一双让人无法不去信任的眼眸她不得而知,但是心中对于安瑞的好奇就更多了一分。

  “小诺,这个我会安排的。”摩勒脸上的线条柔化,露出难见的温柔,语气中满是呵护,“小诺,等这么久会饿吗?我叫她们给你做你最喜欢的酒酿圆子,你等等……来人——”

  “摩勒,不用了,我——”

  “我陪你去花园转转,等等就好。”说着,摩勒不容埃莉诺拒绝就拉起她的手朝花园走去。

  这不是错觉,为什么越来越大了,而他们之间就好像有了一层薄膜,他们的距离,明明很近却让人觉得很遥远,小诺在疏离他。她不再叫他摩勒哥,他没有一丝难过,甚至很开心,他以为小诺跟他想的一样,他们不是兄妹,是……所以直呼姓名似乎更加拉近了彼此。

  “小诺,这些都是你喜欢的花,都是我差人从各个地方买来,自己亲自打理的。”置身花海中,埃莉诺难得的露出笑容,一如多年前那个害羞的腼腆的小女孩。

  “摩勒……”埃莉诺的脸微微泛红,手无措的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小诺,你喜欢吗?我……”

  “我喜欢,花很漂亮。”埃莉诺立马接上去。

  摩勒无奈的笑笑,下面的话只能咽下肚子,其实他想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