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不完美的答案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东方……”安瑞站了起来,走至窗前,眼神落到远处花园里,石桌上,摆放着精致的瓷器。很普通的东西,此刻身处异地的他看来却是那么的亲切。

  摩勒瞧见安瑞的眼神变得迷离,那么专注的神情让他感到好奇。是什么让他驻足,如此的认真?

  他慢慢的踱到安瑞身后,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眼神所到之处是一片草地,这是从他出生之后就一直存在的,在他来说根本没什么特别的。

  “其实……我……很想回去。”他想回去,回到中国,回到21世纪,可是现在,这些都不可能了。杨琛的话说得已经很明白,他到这里的任务还没有出现,一切都还没有头绪,这就代表着,他离回去至少还有一光年的距离……

  “回去?”摩勒不解的问。

  惊觉自己的失态,不应该将自己的感情这样暴露在认识还不到三天的人面前,快速的掩藏掉眼底的慌乱,安瑞转身,抱歉的微笑一下,“呃,没什么……”

  回到刚才的座位旁,安瑞思索着该如何回答他的话,“我的父亲,是一位镇守海域的边防将领,差不多等于你们这里的伯爵。中国的沿海,有将近一半的势力都是属于他的。说来也巧,父亲的职责其实跟你是一样的,守住海岸线!决不让任何事情威胁到海岸的平安!所以父亲很注重战船的质量,他培养了也挖掘了很多造船方面的人才。从小受父亲的熏陶,我对造船和海防有很大的兴趣,父亲就让我待在工厂里学习造船的技巧与各方面的知识。”

  安瑞说完这些,悄悄抬眼观察了摩勒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的脸让他微微的皱眉,却又悄悄的松了口气。

  “那你……”摩勒细细的消化安瑞的话,良久才开口再问他。

  “这一次,我是受父亲的安排,到英国学习西方的造船技术也接受军事理论训练,不料在海上我们遭遇了海盗,一场殊死争斗之后,由于寡不敌众,我被迫弃船跳海,抱着浮木随着海浪漂浮,我记得在我昏迷之前有一个大浪打了过来,然后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就到了这里。”

  “嗯……你的英语说得很好。”摩勒点点头,戏谑的看着安瑞。

  “呵呵,是师傅教的好……”安瑞摸摸头,不自在的回答。从小待在英国,英语能不好吗?不过中世纪的英语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有时候安瑞也会犯糊涂。

  “师傅?”

  “就是老师,在中国,我们叫师傅。”安瑞向着摩勒解释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抱歉,问你这么多,已经没问题了。”摩勒微微颔首,表示歉意。安瑞有些头大,难道中世纪的骑士精神这么严格?

  “没什么,毕竟是一个来路不明的人,问清楚是应该的,只不过我想提一个小小的要求。”

  “但说无妨。”摩勒微笑的看着眼前这个令他惊讶不断的男子。

  “下次不要再这么拘于礼数了,我不管你们的规矩怎样,但是跟我安瑞交朋友,就不要这么客气,我很不习惯,要知道,朋友之间可不应该有这些繁繁琐琐。”安瑞笑着将手拍在摩勒的肩上。

  “哈哈……”

  屋子里传来两个人爽朗的笑声,摩勒何尝不是,平时跟约书亚他们在一起也没有这些礼数的,没有礼数的约束才没有距离。但是仍然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听闻东方是一个尤其注重礼数的国家,通过红尘,那个透着神秘的东方女子,他对此深有感触,可看安瑞,却似乎完全打翻了他对中国的看法。

  “叩叩叩……”正当两个男子笑得开怀时,门口传来一阵有节奏的叩门声。

  “进来!”摩勒坐下来,朝着门口道。

  “子爵大人,埃莉诺小姐到访,现在在大厅。”管家模样的男子轻轻地推开门,向着摩勒汇报。

  “你先过去,告诉她我马上到。”摩勒眼中放出了欣喜的光芒,但这又很快的被他压下,压低了声音对管家吩咐道。

  “等一下!”安瑞一伸手拦下管家,转身笑对摩勒,“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就去忙吧,不用一直这样陪着我,我只喜欢美女的,虽然你看起来还不错,我却不感兴趣啊!哈哈。”安瑞哈哈一笑,把摩勒推出了房间。

  “喂喂!安瑞!”摩勒被安瑞一步一步推出了房门,看着安瑞砰的一下关上了门,颇感无奈的道:“你这家伙……”而他的眼中,却泛出了些许的感激,“那,稍后再来找你讨教。”

  听着摩勒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安瑞才面色凝重的回到窗前,眼神又落在石桌上那个中国制造的瓷器上。

  如果他真的回不去了,他是不是该好好打算在这里的生活……摩勒,是个信得过的人吗?自己的那套说辞他又信了几分?林姗、白洋、杨琛,这些好朋友,是不是要被这里的人摩勒所取代呢?

  杨琛,既然你可以洞悉这一切,那在21世纪的你能不能告诉我,接下来,我该怎么办?

  从来没有过的恐惧与空虚席卷过来,吞噬了他的每一个细胞。

  “你来了。”

  一到大厅,摩勒的唇边不自觉染上一层笑意。厅里的女子,他爱慕了十几年。这就是东方人口中的一见钟情吧,从三岁第一次在公主的生日宴上见到她,他的心就不受控制的为她所牵引,她就像一个磁铁一般,牢牢的吸住了他的心。

  女子缓缓转身,眼神中难掩的雀跃,白皙的皮肤透着点点红晕,海蓝色的头发柔顺的垂直到腰迹,微微泛着小波浪,远看就真如海上泛起的涟漪一般。她的头发就像她的性格,海蓝色的小波浪,冷静中透着灵动的气质。精致简约的头花别在耳际,很巧妙的将俏皮的头发束起,显得利落而又干净。

  她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仙女之容,充其量也就是秀气清新外带着一些小亮点,但一切组合起来,看着却是那么的吸引人,让他久久移不开视线。

  这就是摩勒暗恋了十几年的女子——埃莉诺。

  “摩勒。”眼中的柔情化不开,他又怎么会看不明白。等了这么久,他真的迫不及待想……

  一万次告诫自己,不要心急,埃莉诺不同于其他女子,她总是习惯用低调与冷静掩饰着她那脆弱的自尊,小时候的记忆是她抹不去的阴影,他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