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初露锋芒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安瑞从马背上跳下来,驻足仔细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他曾经读过三国演义,里面赤壁之战时期曹操为了迎接水战而铸造的训练场宏伟壮观令吴军都督周瑜十分惊叹。

  而此时,看着这一大片水域,不是海,但放眼望去是数不尽的船只。一列列排的很整齐,安瑞想东汉末年,周瑜震惊的也就是这样一个场面了。但是他还是回过头,看着摩勒,眼底掩藏起笑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一举动让摩勒更加的着急,想当初克瑞斯贝利的海上军队就是一支铁军,而现在……小小的海盗都可以成为他们的威胁。

  “你有什么办法可以……”摩勒也翻身下马,走到安瑞身边,拧着眉问他。可是刚出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安瑞抢了去。

  “不够坚固!敌人如果不顾一切冲过来恐怕你们自身也难保。”安瑞弯下身,用手敲击船身,随着“嘣嘣”击打声,有几片漆片脱了下来,安瑞拈起木漆片拿在手中,玩味的看着摩勒。

  “这只船已经使用二十几年了,年久失修,这……”摩勒尴尬的解释。

  “敌方的船来时你们以最快的时间转向,需要多久?”安瑞跳上甲板,并且使劲在上面蹦了几下。

  “这个……我们不需要撤退,骑士的精神……”摩勒因为船的高度而需要仰视着他,这使他微微的皱眉,又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战争——拼的不仅仅是武力,还有这里——”安瑞用食指在脑袋上点点,意思是——智慧!他相信,武力确实是决定战争胜败的决定因素,但是战术却是最关键的因素,一切扭转乾坤,都在脑袋里酝酿。

  “你们确实可以拼,但是不要忘了计谋,转向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及时的掉转有时候可以迷惑敌人,有时候,就在咫尺之间,决定一场胜负!而这艘船——明显不符合要求!”安瑞嘴角的笑意更浓,没想到自己因为爱好而研究的这些此时能够派上用场,说不定,他还会成为克瑞斯贝利的功臣!

  安瑞又跳下了甲板,围着船只绕了个圈,左点点,右指指,一艘船就这样被他批驳的几乎毫无优点。

  …………

  “这旗子——”安瑞回身,笑了,他的笑容莫名的竟让身后的摩勒产生了一丝紧张,“哈哈。不要紧张,我的意思是挺威风的!”

  拍拍手,安瑞重新回到马背上,头也不回的策马而去。摩勒脸色阴郁的回身上马,紧紧跟了上去。

  还是之前的屋子,安瑞坐了下来,悠闲的轻啜着花茶,不失优雅的拿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细细品尝。

  抬头,视线所及是摩勒急促的身影。身后站了一排衣着普通的男子,有的年龄比较大了,而最小的也差不多跟安瑞相仿。

  “还请安先生指教!”摩勒迈前一步,微微鞠躬,行了个礼。

  安瑞懂他的意思,摩勒也认识到眼前男子可能所具有的不一般能力,于是从船坞回来他立马召集了城里最好的工匠。

  安瑞但笑不语,脑袋中却在快速搜索着关于船只的所有信息。只见他慢慢放下青花的茶杯,站起身,背对着他们,手指轻轻地敲着额头。

  脑中拼命地回想着小时候因兴趣使然而学习的各种现代船只的构造,再微微的分析了一下克瑞斯贝利现在的造船技术。安瑞骇然发现,在他的记忆里,没有任何一种船只样式适合克瑞斯贝利,即使是晚清北洋舰队的战舰,克瑞斯贝利都造不出来。因为以克瑞斯贝利现在的科技,根本就跟不上造这些船只所需要的技术。

  安瑞渐渐陷入了沉思,良久、良久,就在摩勒忍不住要再次开口时,安瑞突然转身,脸上洋溢着难抑的兴奋。对海洋学和历史痴迷的他终于总结出一套可以实施在现有船只上的技术!

  “首先,就是动力的问题,动力以风力为主,兼以划桨助推。我推荐使用3桅帆船,由于船上士兵人数众多,多人划一桨,以减轻劳动强度,但由于这类船重量太重,使其单靠划桨不再能作长距离航行,一定要用帆,而桨成了辅助动力。它与现在所使用的桨船相比,在航海性能方面有重要改善。士兵们可以受到很好的保护,其海上活动的速度就可以大大地增加了。要知道帆船可是海战中的优势战船,是成为主要攻击力的中心,在海战中的作用相当于你们现在的5艘浅吃水桨船。还有,记得使用舵桨。舵桨一定要长,安装在船尾的右侧,一直伸到龙骨底部之下,可以保持稳定。”

  “其次——船体:船体要设计为长船状,但中部要比南方地中海的长船宽得多,船的头尾接近对称,都呈尖翘状,离海面要高。整个地看船身,为平滑弯曲的线条,从高船首到中间的近乎圆形再到高船尾,不但曲线很是优雅,头尾都似蛇龙昂头,而且遇到危险时还可将头尾去掉,增加机动性。”

  “再者——塔接:船板“塔接”法,即船板相叠而成,我想你们更适合用“平接”,船板合缝拼平,以使表面光滑。”

  “还有就是船底及外壳板的构造,船底有龙骨,肋骨横接其上时有平斜两种方式,因此出现了龙骨似乎看不见的平底船和龙骨凸出的尖底船两种船型。两种船各有用途。尖底船瘦削,耐波性好。但平底船易于登沙滩,适合于侵入别地时涉滩深入内河,故也是不能放弃。外壳船板用塔接方法连成一体。最下面的8块船板均用绑扎方法固定在肋骨上,而不是用铁钉闩钉,因此增加了弹性和灵活性,减少了船在海上所受到的压力。据说1066年诺曼底的威廉征服英格兰时用的就是这一类船。”

  说完了一大堆的见解,安瑞觉得有些渴了,端起茶杯发现里面已经空空的,遂抬起头微笑着看着一脸惊诧的摩勒。旁边的人似乎都被震住了,没想到这个东方人会如此的精于造船。

  后知后觉的摩勒尴尬的‘咳’一下,挥手示意女仆下去端上茶来。

  “很特别的见解,不过我想问一下,诺曼底的什么威廉……是什么意思?”摩勒有些疑惑的看着安瑞。

  “呃……这个……呵呵……”安瑞一时蒙住了,一定是刚才自己说的太忘情了。“文化的差异……差异……”安瑞滑稽的摸摸鼻子。

  可是他不知道他的一席话到底给克瑞斯贝利带来了多大的变化,那种变化很可能就是决定性的。

  摩勒转身嘱咐了身后工匠几句,安瑞大概可以听清楚,差不多就是按照他说的改造船只。安瑞继续不动声色的喝着刚上来的茶。心中盘算着如何为自己编造一个身世,虽然不愿意欺骗摩勒,但是总不能说自己是从未来来的穿越者,若说出这话,八成会被人当成一个疯子。而经过这件事,安瑞可不相信摩勒会一点好奇心也没有。

  人渐渐退出屋子,摩勒微笑着替他倒满茶,在他身边的位子坐下来。

  一口茶还没有下肚,“为什么对船如此精通?”摩勒没有使用礼貌用语,而是直接问,因为他的心里就已经接受这个男子,成为他的朋友,并且他相信,安瑞跟他想的一样。

  果然如他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