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了解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安瑞看着眼前的男子,没有丝毫的畏惧,虽然他失败了很可惜,但他有着一股傲气和倔劲。

  屋子里没有一个人,男子已经将仆从都支开,只剩下他们两个,彼此打量着。

  “我叫摩勒,是克瑞斯贝利的子爵,海防将领。”摩勒谦卑的鞠躬,行了个骑士礼,先做了自我介绍。之所以没有对安瑞戒备是因为他可以看出来这个东方人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就肯定不是坏人。至少对克瑞斯贝利没有威胁。

  “安瑞!”安瑞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挺像西方的,这一次,他有一些别扭的介绍自己。

  “呵呵,你不要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事的。因为我确定你不是奸细,对国家没有威胁。”摩勒看安瑞一脸戒备,深情紧绷不禁有些失笑。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奸细。”安瑞诧异的问。

  “奸细会不知道自己是在克瑞斯贝利的领土内吗?更何况,你连自己身处欧洲都还不清楚。”摩勒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他没有看惊讶的安瑞径直走到椅子旁边优雅的坐下来。

  安瑞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观察自己那么仔细,“或许我是装的。”安瑞也笑了笑。

  “眼神!你的眼神告诉我你很疑惑不解,还有——我之前遇到一个东方女子,她的眼神跟你一样,纯洁……或者说是……平淡。”摩勒似乎回想起了过去,眼神变得有些飘渺,抬起头望向安瑞,对上他的眸子,似乎想从他的眸子中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成分。突然间,他问:“是不是——你们东方人都是这样的,眼神中没有波澜……”

  “哈哈哈!确实,你说的很对,我不知道这里是欧洲甚至不知道现在是中世纪,我是怎么过来的我自己也不清楚,我的经历你是无法理解的,以后有可能的话或许我会告诉你。不过你说的东方人——哈,我们国家也有奸诈之人,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安瑞觉得这个叫摩勒的男子并没有恶意,相反的,他可以感觉出他的与众不同、优秀。欣赏!安瑞想到了这个词,他觉得跟他做朋友应该是一件很不错的事。

  “哦?是吗?”,摩勒疑惑不解,“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逃走吗?”

  “有谁会受得了被当成贼一样的看守着,况且,我还不知道你会不会把我杀了。”安瑞也坐了下来,有些悠闲地说着。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敌方派来的人,把你带回来是因为你晕倒了。”摩勒解释道,“至于他们,都是受过严格训练的人,其中有些是能力很强的骑士,所以我不在的时候他们对你这个陌生人没有掉以轻心。”

  “看得出来!”

  两个人相视一笑,因为安瑞英语能力强,所以没有丝毫的沟通问题,而且或许这就是缘分,天注定的情谊,他们看中了对方会成为自己的兄弟!安瑞想起了杨琛,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还有这个谜团是一定要他来揭开的……

  仆从上了一些茶点,两个人就这样细谈起来。

  对于安瑞来说这里还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虽然在英国待过很多年,但中世纪的欧洲无论在风俗习惯还是礼仪规矩上都与21世纪相差太多。安瑞有太多的疑问,最大的就是他怎么穿越到这里,当然这些摩勒是更不可能知道的。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弄清楚这里的一切。

  摩勒没有对他一堆又一堆的问题感到奇怪,毕竟东方人,对克瑞斯贝利不了解是正常的,他早已把他当做朋友,所以尽可能详尽的介绍着克瑞斯贝利。

  惟尼克-克瑞斯贝利——初代国王,是一个拥有极大的野心并且善于收拢人心的人,长期积聚势力使他很容易的当上了城邦的城主。在他的号召下,原本只是一个小城邦的克罗地开始一点一点的侵蚀、吞并周围的村庄、城邦,逐渐发展成了一个可以与当时三大帝国相抗衡的极强势力。

  然而惟尼克并没有看到建国的光辉瞬间,在一次征战中中箭身亡,他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女儿莉琳继承了他的遗志,继续进行征战,用出色的军事头脑征服了初代手下的十三个悍将,得到十三将对其的尊称:女武神。女武神再将克瑞斯贝利的疆域扩大到如今的三分之二时,她嫁给十三个悍将之首的,铁血战将肯德斯-洛萨,生下了三个儿子。不久之后女武神宣布正式建国,然后还是继续四处征战,最后病死在征战途中。三个儿子也已十五六岁,丈夫扶持着其中一个儿子登上了王座——第三代国王克劳德-克瑞斯贝利。待到三代国王能自主的处理国事之后肯德斯也再度投入了征战将领土扩展到如今的大小。

  当然第四代到第八代国王是一个过渡期,这期间的国王们让克瑞斯贝利慢慢的从一个军事大国演变成了一个经济强国。到现在的国王诺坎斯特对内贤明,对外却逐渐失去了自己的势力,一个军事强国也慢慢的被其他国家给挤下去,甚至这几年还不断有国家想侵占克瑞斯贝利。

  “或许是国王不想看到这么多战争吧,总之这些年克瑞斯贝利的军事实力逐渐下降,海岸线也经常有海盗,边防不断会有战事。相反的,在内政上克瑞斯贝利是一个组织很严格的国家。”摩勒谈到了国王,脸上就出现了尊敬的神情,但同时他又为近年不断削弱的军事实力而担忧。

  他复杂的表情尽数落入安瑞眼中,这是一个很爱国的将领,一个很优秀的骑士,安瑞想。

  “子爵大人——”安瑞刚想开口就被摩勒阻拦。

  “叫我摩勒就行。”

  “摩勒,克瑞斯贝利是一个海防国家,但我看你们的船——就是写了Chrysobery的那艘,它的航海能力可能真的很好,但是这种船,确不太适合用于战事,若是真的展开海战,那艘船,可能会成为一个拖累。

  听安瑞这么一说摩勒也皱起了眉头,他何尝不是这么觉得,但这已经是国家最好的船,在技术上很难有突破,这让他们在海战中确实吃了很大的亏。

  浅浅的抿了一口红茶,淡淡的香涩在口中化开。心中突然灵光一闪,摩勒再次对上了那对漆黑的双瞳,“难道说,你有办法吗?”

  看着眼带急切的摩勒,安瑞神秘的一笑,也悠闲地端起了红茶,嘴唇浅浅一沾,“这茶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