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失败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就那样别扭的在床上躺了半天,傍晚时分,安瑞终于熬不住坐了起来。气急的拿起桌上的茶一饮而尽,心里很是烦躁。

  他甚至感到恐惧,对现在不明不白的情况很害怕,不知道接下来的路到底是怎样的,难道自己就像现在当下流行小说写得那样——穿越了?!

  安瑞来回在屋子里踱步想着对策,很显然这里的人对他是有防备的,毕竟对他们来说他算是比较特别的一类人,因为中世纪的欧洲还没有多少东方人。

  安瑞不知道那个女仆是何时出去的,桌上留的吃得和喝的他吃起来有些不习惯,只动了一点就作罢了。

  转悠了半响,安瑞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找机会离开这儿。说罢,他轻轻的走到门口,将耳朵贴在门上,注意着外面的动静。

  隐隐约约的,他听到外面的脚步声还有两个中年男子小声交谈的嬉笑声。看来这条路也是行不通的,经过上次的实验,他们做了一定的防备。

  重新退回床边,安瑞拧着眉深思着。要知道,在现代,这就算是侵犯人生自由权了,从来没有经历过,他还不知道如何为自己找一条逃脱路线。

  “砰!砰……”

  硬物撞击的声音吓了安瑞一跳,转回身,安瑞看见窗帘飞扬了起来,洋洋洒洒的有些花瓣飘进了屋子。淡淡的花香绕在鼻尖,安瑞有一刻的恍神。

  起风了!窗户互相撞击的声音很响,安瑞走到窗边,他才第一次真正欣赏这个地方——城堡!

  不是很华丽的风格,简单朴素,是一座典型的哥特式城堡,但它没有哥特式过多的装饰,相反的,它体现了设计者的军事思想。从他的角度来看:整个城堡给人一种向上升腾的感觉。整个建筑几乎没有墙壁,骨架主面之间是一个又高又大的窗子,这种建筑物的内部骨架结构赤裸裸的袒露着垂直的线条和一个个矢壮尖卷,使得他的内部宽,高且明亮。玻璃镶嵌窗和雕塑算是这座城堡最出色的地方了,当阳光透过镶嵌窗的时候,彩色的光线在斑驳离奇的墙壁上制造出出奇的美丽。

  城堡坐落在一片低矮的丘陵上,四周被茂密的树林环绕着,前面大片的草地是个纵马驰骋的好地方。

  但是安瑞没心思去欣赏这里的景色,脑中飞快的转着,他立马有了一个点子——跳窗!

  俯下身查看了一下窗子周围以及可能有士兵的地方,没有什么防守线,安瑞决定放手一试,为自己找一条生路。

  刚准备下去的他突然想起什么又折回去,像之前一样将耳朵贴在门上用心听了一会,已经没有脚步声,只有士兵模糊不清的交谈,安瑞这才放下心来,坚定了跳窗的打算,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想不到更好的方法。

  将门从里面锁住,又不放心的将桌子退到门边抵好,安瑞拍了拍手,眼睛四处一扫,一柄挂在墙上的长剑印入了他的眼中。随手摘下这柄很像平时训练用的剑,安瑞不由得轻笑出声,手中一握上这家伙,信心就升起来了呢。“或许这东西会成为我逃脱的功臣呢。”安瑞轻轻甩了甩手中的长剑,虽然只是装饰用的剑,但不论质感还是材料都是上上之选呢,反手握紧了剑,安瑞信步朝着窗户走去。

  重新回到窗边,他再次确定了一下底下没危险后将另半个虚掩的窗户打开,风很不客气的卷进来,他黑色的头发被吹的飘起来,凌乱在额前。

  “仅仅是二楼罢了。”深呼吸一次,安瑞自我安慰着,手扶着窗沿,纵身跳了下去。

  稳稳的落在草地上,剑也没有什么异样,除了跳跃引起的脚部不适以外,似乎一切进行的都很顺利。

  安瑞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将自己隐没在矮树丛中。有些杂乱的树枝刺痛了他的手臂,要知道他还穿着穿越来的那件短袖T恤,这里凉飕飕的天气让他很不适不说,单是这些树枝就够他受的了,他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尽快找到出口,离开这个城堡,或许是离开这个城市才算安全。

  但是他想的太好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就在安瑞准备走出这从矮树林时,他裤子上的链子勾住了一根藤条。被缠住的他焦急的回身,拉扯着链子,可是怎么解都解不开,无奈之下安瑞举起了手中的长剑,用它直接将藤条砍断。

  “谁!”

  “这里有人!”

  “他有剑!”

  噪杂声在外面响起来,越来越多的士兵聚集过来,安瑞很后悔自己的鲁莽,在这么狭窄的空间拿出剑,还在树丛中发出了响动。

  他只能定住,不敢移动,生怕轻微的移动就引来更多的士兵。

  “你们进去看看,其他人在外面,不要让他逃走,瑞克、杰西,快去房间看看那个东方人还在不在!”

  安瑞听出来是那个看似管家的人在指挥,他想这一次逃脱方案又要失败了,更惨的是接下来他们肯定会盯他更紧,甚至……直接将他杀死!

  不如放手一搏!

  想定,安瑞豁出去了,握住剑,突然从树丛里跳起来,剑横扫出去,逼开了好几个士兵,乘此机会,安瑞赶紧往外飞奔,甩离了身后的几个士兵,他也脱离了那狭小的空间,置身在毫无遮掩的草地上,安瑞才感到恐惧,这可是一把真剑!他们正在进行的也是真正的决斗!

  握住剑的手冒出汗来,安瑞保持着高度的警惕,观察着围住他的每一个人。现在他开始庆幸,从小到大,他的剑术和武术没有荒废过,或许……

  脑袋中是教练的指导,安瑞使出全身力气,拿出平时比赛所没有的狠,朝着逼过来的士兵刺过去。他不能杀人……不能……

  一瞬间的走神与挣扎使他松懈,刚刚退后的几个人又重新逼上来。‘没用的,他必须为自己逃脱做点什么!’

  安瑞不再去想什么应该不应该,况且这里是欧洲。于是他凝聚所有的力量挥出每一剑,本来的紧张形势很快被他化解,这些士兵只是光会举着武器耍力气的莽夫,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能力,除了力量上占些优势以外,安瑞只需要将他击剑的技术发挥好,击退这些士兵就根本不是问题。

  领导的男子看情势不对,立马去调派更多的人手,安瑞见势知道自己不宜久战,立马转身趁他们不防备向城堡外面奔去。

  “嗒嗒嗒……”沉重的马蹄声由远及近,安瑞感觉事情不妙,手中的长剑握的更紧。

  果然,慢慢的,丛林深处,闪出几匹马,穿着精良考究,身形高大魁梧不显丑,身上佩戴着骑士徽章。

  马在安瑞面前定住,从后面缓缓走来一位男子,头发上淡紫的光泽随风飘动,额前碎发细细的腻着他——摩勒!

  安瑞看着他,他也看着安瑞,两个人对视着,仿佛从中有着不尽的交流。

  失败了——难以言说的,安瑞甚至没有再反抗,眼前的男子给人的气场和压迫让他很自然的想到了失败,从心里感觉到的失败!还有他身后那一个队伍的骑士,每一个看起来都……

  “我叫摩勒。”

  “安瑞。”安瑞淡淡回答,将剑扔在草地上,表示了这次逃脱的最后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