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子爵摩勒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把他带回去。”男子仔细查看了一下倒下的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下令将安瑞带回去。

  马停下来,男子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剑依手而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上等面料,精致的裁剪。贴身的是做工精美却不失帅气的衬衣,绣着金线缀织成的族徽——那是摩勒家族的象征,曾令人闻风丧胆的铁血家族,不知道踏平了多少异土。细看就会发现,那是一只鸟的翅膀,很飘逸,没有身子,只有羽翼挥洒在衣襟上。

  “子爵大人,请进。”皇宫内走出一个总管打扮的人,将摩勒引进去。

  “国王最近身体还好吗?”摩勒跟着总管身后问。

  “王很好。”很淡淡的回答,总管的职责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忠于主人,其他的,要学会不闻不问。

  “参见国王陛下,臣摩勒完成任务,现已归来。”

  摩勒单膝跪下,右手捧胸。虔诚的注视着高坐在王座上的克瑞斯贝利国王。国王坐在殿上,王冠上面镶着大大的宝蓝色海宝石,华丽而威严尽显的金色丝扣错落有致的分布在胸前,将这件王者之服的威严与高贵淋漓尽致的挥洒出来,国王也被衬托得很有些不怒自威的豪情。

  国王淡淡的看了摩勒一眼,随即,笑声响彻整个厅堂,因为大笑,他鼻子下的那一撮胡子翘了起来。

  “哈哈,好啊!摩勒,你的确无愧于克瑞斯贝利最强的骑士之名,看来,子爵的封号已经不足以彰显你的功绩了!”国王十分欣赏摩勒,毫不吝啬的提出要给他加封。

  “陛下,保卫这个国家,是我身为臣子的责任,这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更不足以获得您的嘉奖。”摩勒谦虚的鞠躬行礼,委婉的拒绝了国王的提议。

  他只是一直奉行这个信条,保卫这个国家,至于其他的,他从来没想过。而且,中世纪的欧洲,爵位不仅仅是看你的功绩,血统也是很重要的因素,尽管摩勒家族对王国的贡献绝对不是爵位可以衡量的,但是,他们没有纯正贵族的血统。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没有得到很高的爵位。

  可是现在的克瑞斯贝利的国王——诺坎斯特,却是尤其的看重摩勒,曾一度想将自己唯一的女儿,也就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嫁给他。但这,也被摩勒婉拒。

  臣子们都在底下小声的议论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摩勒会拒绝封爵。

  微微一颔首,摩勒显得温文儒雅,如此姿态,没有谁会相信他就是那个战场上所向无敌的最年轻的将领。

  “陛下,最近海防很安全,活跃在珂伦琴海上的海盗都已经被我压制住了,所以我想如果可以的话,请陛下允许我在镇上休息一段时间。

  事实上,他想他有必要弄清楚那个东方人的底细。

  “当然可以,你就好好休息,克瑞斯贝利的海防还要靠你。”国王有些关心的从王座上走了下来,来到摩勒身旁,轻轻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这是一种荣誉吧!没有谁能获得国王这样的待遇。

  “是!”

  退出王殿,摩勒立马飞奔起来,出了宫门,跨上马向自己的城堡飞去。

  “呃……好痛!”安瑞艰难的爬起来,用手支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他的头剧烈的疼痛起来,就像那晚,他还在自己家的时候的那种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脑袋中流窜,一大堆信息的冲击让他承受不住的晕倒下去。

  可是再次醒来,安瑞揉着太阳穴,来不及去顾及自己脑袋上的疼痛感,眼睛四处打量着这个屋子。

  很欧式的风格,简单的床,左边是棕黄的写字桌,桌子旁边有衣柜,没有过多的家具装饰,安瑞唯一能感到的气息就是——一切都是真的。

  中世纪!欧洲!

  就在刚才,他还在梦里遇到了杨琛,只是他一直看着自己默默不语,然后是林珊,她在家门口等着自己,可是直到天黑,冷气缭绕,她还是没有等来那个人,直到安瑞的意识渐渐弥散,回到现实,他才看见她受伤的眼神。

  他,该怎么回去?

  勉强的挪下床,安瑞一手支撑着床沿站了起来,就当他迈出第一步时门被打开了。

  “你还不能下床!”刚进来的女仆见自己照看的人下床走动立马飞跑过去,将他拦住,并往回拉。

  “我已经没事了,我想尽快离开这里。”安瑞努力使自己看起来不那么虚弱,跟来人解释。看她的服装安瑞就知道她肯定是这里的女仆,不想费时间在这里,安瑞推开女仆的手继续往外走。

  “就算你没事了,你也不能走。听说你是东方人,形迹可疑,没有子爵大人的允许,我们是不会放你离开的。”女仆放下手中的药,抢在他前面拦住了门,不让他开。上面交代她的任务她就要做好。

  “怎么回事!”就在他们僵持时门被推开,进来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

  “这个人想离开。”女仆有些气嘟嘟的对男子说。

  “对不起,你暂时不能离开这里,在你的身份没有调查清楚之前,我们不能放你离开。”男子有礼的欠身,但语气却很强硬,容不得半点商量的余地。

  安瑞皱眉思考了一会,最终决定让步,这样僵持着不但没有好处,很可能他们会认为自己心虚而错把他当敌人。

  “你们的主人呢?”安瑞不知道这么问她们能否听懂,他不知道中世纪的欧洲的仆人怎样叫自己的上司,衣食父母。

  不过看来安瑞的担忧是多余的,男子微微一笑,做出一个请的姿势,意思是让安瑞乖乖回去躺着。

  压抑!安瑞只有这种感觉,但是他还能做什么,最终他只是隐藏了不满,配合的走回床边,但是没有依话躺回去。

  “子爵大人去皇宫了,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你就能见到他。”男子也不勉强,将桌子上的药推给安瑞,眼神带着警惕,嘴上却扯着微笑看着他。

  安瑞想,他们口中的子爵大人应该就是那时在甲板上的那个英气逼人的男子吧!从这个看似管家的男人来看,那个子爵大人确实是很有能力,就算他不在手下都能保持这样的警惕与严肃。

  那么他带领的军队,一定是令人闻风丧胆的。

  端起药抿了一口,安瑞眼睛转溜着,打量着眼前的两个人,良久,他最终还是失败了,这样的防守,估计一直苍蝇也难以跑进来吧!

  躺回床上,安瑞身子朝里,不去管身后的两个人,他又回想起杨琛的话,那么的——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