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克瑞斯贝利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怕自己是睡的太久了眼睛模糊,安瑞使劲的揉揉眼,可是船上的旗帜在风的鼓动下飘起一个好看的弧度,那个角度让他再次清楚的看见——Chrysobery!

  克瑞斯贝利,安瑞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明明是第一次看到,不,如果昨晚也算的话,这应该是他第二次看到了,但是从嘴角滑出的字眼却是那么的熟悉,仿佛摩挲了几万遍。

  只是一切来得太过诡异,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躺在沙滩上,浑身湿漉漉的像从水里来一般,环顾四周,他找不到丝毫可以证明这里是他昨晚独自落寞拆礼物的家的证据。

  使出力气使自己站起来,尽管还有些摇晃站不稳,但是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前面的船,就是揭开一切谜底的关键。

  那是一艘很老的船,少说也有几百年历史,可安瑞还是可以看出它年龄虽大体格依旧健壮,除了掉落的漆片和模糊的刻字,它完美的挑不出一点毛病,就像一个医生给病人检查一般,安瑞用他多年来对海洋的研究以及对这些的热爱诊断着这艘船,结果当然是——perfect!

  “嘿,你从哪里来的?这里是不允许停留的。”

  正当安瑞看的出神时听到了来自船上的声音。

  很浓很正的纯英式英语让安瑞吃了一惊,愣在那里不知道如何开口,不是他不懂英语,相反的,在英国待过很多年的他英语口语是一流的,但是现下,他支支吾吾的完全没了对策。

  “那个人的衣服看起来很奇怪,会不会是邻国的奸细?”另一个士兵见安瑞愣在那里不吱一声以为他是心虚失了方寸。

  的确,安瑞现在的装扮在他们眼里确实很怪异,破破烂烂的衣服竟然还露着胳膊,裤子更是让所有人吃惊,皱巴巴的像是从垃圾堆里捡来的一般。

  而同时,安瑞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电影的拍摄现场,清一色的中世纪装扮确实雷到了他,腰间的佩剑被紧紧的握在手中,仿佛经过训练一般严肃而紧张。

  安瑞想,就这样一支队伍,如果身处战乱频发的年代,一定是一个无坚不摧的力量。

  “先去报告子爵大人,我在这里看着他。”

  一个士兵转回身进入到船舱里,安瑞向前走去,想搞清楚现在到底处于什么状况。至少他得搞清楚他身处何方。

  士兵们看安瑞向前,都高度警惕起来,握着剑的手更紧一些,眼神死死锁住他。那股气势让安瑞的心很没面子的颤抖了一下。

  不一会儿,进去的士兵走了出来。安瑞看见守在船上的士兵都朝两边分开列成两排。这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是摩勒子爵自豪的资本。

  安瑞看见一个穿着讲究的男子,带着领导者的魄力与英气,他器宇轩昂,同时那股气场又丝毫不小气的彰显着他很强。淡紫的头发略微有些长,散落在肩膀上,嘴角上扬的弧度让人既感到和善又无形中困顿在压力中。

  对视着,安瑞很礼貌的对他微笑。

  “请问,你们拍的是什么电视剧?”率先用一口流利的英语搭话,但是安瑞讨厌这样居高临下的感觉,仰视那个男人让他觉得自己很渺小,而自己,一直追崇的是强大。

  摩勒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电视剧?’什么玩意?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但是他依旧让自己淡定,或许这是敌人使的招数。

  “抱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回答的彬彬有礼,这让安瑞不由自主地联想到了骑士,中世纪骑士的准则:谦卑。

  “我的意思是你们是哪个剧组的?”安瑞解释着,“你们都是从国外来的吧?这几年来经常有国外的剧组来中国拍戏的。”

  “……”摩勒愣住了,感觉自己在听天书一般,“剧组?”整句话里他只听懂了‘中国’这个词,看着安瑞怪异的打扮和奇怪的话,以及一头黑色短发让他似乎可以断定,这个人是东方人,在他认识的人里,也有一个东方人,有着跟他一样颜色的皮肤和头发,以及那深邃的黑色眼睛。

  至于这个人来此的目的他还是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请问,这里是?”安瑞见男子锁眉不语就再次开口问他。他想不管是什么剧组,只要他能回去就可以了。

  “这里是克瑞斯贝利所属海域珂伦琴海。”男子很绅士的回答他。

  “克瑞斯贝利……”安瑞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心底的疑团变得更多了,之前的礼物,现在的船,还有那个克瑞斯贝利,到底发生了什么?“这里是……”

  “欧罗巴洲。”摩勒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直接解答了他的疑惑。

  『欧罗巴洲……欧洲吗?』安瑞惊讶的抬起头直视着男子的脸,犹豫光线的原因他觉得男子的脸上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我到了欧洲?”安瑞怀疑的又问男子,显然还没有接受这个现实。

  “是的,你现在身处的这片土地就是克瑞斯贝利的领土。你是东方人?”摩勒审视着安瑞良久才回答。

  『安瑞,你知道吗?你有很重大的任务,你不属于这里。』

  『安瑞,你知道吗?时间已经到了,你和林珊是不能在一起的。』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一连串的话重新回到脑海里,安瑞揉着微微泛疼的眉心,他现在很迷糊,他莫名其妙的来到了欧洲,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他没有听闻过的小国家。

  可是他心里还有一些疑惑,为什么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他说的话,在英国生活过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交流上的困难。难道是因为国家小所以语言有差异吗?

  摩勒从甲板上走下来,来到安瑞面前,他仔细的观察着安瑞,从他知道自己身处欧洲的反应来看,他猜测,这个东方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来到了欧洲!

  安瑞想进一步问清楚,刚迎上男子的视线,他的目光就被他身上闪眼的装饰吸引:帽子上有两行半貂皮,冠冕上加一银环,饰有6个银球。——子爵!

  熟悉西方历史的他很快明白过来,这个男子是子爵,他们所说的克瑞斯贝利的子爵。以他的年纪来看,可以被封为子爵足以证明他确实有足够的能力胜任。

  可是接下来的醒悟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为什么在这现代中,现在他们还这样严格的穿着宫廷装,而且每一个士兵严正以待的样子更像是遥远的古代。据他所知,就算是发展比较落后的国家也逐渐现代化,不至于这里……唯一的可能是,他所处的时空都变了。

  当他知道自己身处欧洲时他就明白要学会接受,所以推断出自己很可能连时间也变换之后没有惊讶与恐惧,只有疑惑与好奇。

  是杨琛吗?来到这里前他反常的举动和话在这一刻成为一把钥匙,解开了所有的谜题。

  “请问,现在是什么年代?或者说,现在是几世纪?”

  “现在是公元5世纪。”摩勒虽然有些奇怪他的白痴般的问题,但还是有礼貌的回答了他,至少他已经确定这个迷糊的东方人不会威胁到这个国家,因为从第一眼开始,他就感觉到熟悉。这个迷糊的东方人,和那个女人太像了!

  欧洲中世纪指欧洲的封建时代,分三个部分:

  对历史有研究的安瑞很快的在脑子里搜索出关于欧洲中世纪的资料。

  欧洲中世纪指欧洲的封建时代:第一部份为欧洲中世纪初期(300到1050),罗马帝国后期变动,西方基督教兴起。

  第二部份为欧洲中世纪盛期(1050到1300),社会经济变迁,各国开始进行领土扩张,宗教广布,教皇与各帝国间抗争不断。

  第三部份为欧洲中世纪末期(1300到1500),宗教价值与信念衰退,各国战争不断,社会动荡不安。

  “欧洲……还是中世纪初期的欧洲……”安瑞不断地捶打着自己疼的快要裂开的脑袋,“欧洲、中世纪、克瑞斯贝利……杨琛那家伙,到底瞒着我些什么……”

  大浪的冲刷、穿越时空的负担、以及这一个又一个不断冒出来的问题,压得安瑞身心俱疲,他终于承受不住压力,一阵眩晕过后眼前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