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时间到了!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回到家,将自己扔进大大的沙发,整个人陷了进去。

  安静的家,没有一个人。有时候安瑞就觉得它是一个纸房子,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或许很多人羡慕这样的豪华别墅,可是如果这样一个房子永远只有你一个人在欣赏的时候,它唯一的形容词只剩下‘空旷’。

  父母离异,这么多年了,他一直跟着妈妈,虽然爸爸是富商,他有足够的生活费,但是他还是选择陪着妈妈。

  今天是他的生日,他没有像小时候一样打着电话吵着妈妈回家陪他,十八年过去的不仅仅是光阴,还有天真。他知道她有多忙,他知道她是多么坚强的在拒绝爸爸的钱。

  时装设计,把这个做大成名需要的不仅仅是天赋,付出更多的是时间。妈妈把几乎所有的时间放在事业上,给她自己一个证明,给他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

  没有打开灯,安瑞沉默在黑暗中,前面的桌子上是爸爸和妈妈派秘书送来的礼物还有朋友同学的礼物。满满的一桌子,安瑞怔怔的出神好久才挣扎起身,准备昨晚十二点之前最后一件事。

  沙发旁的落地灯是复古的盘花款式,安瑞翻一个身伸手去按开关。身体刚刚倾斜,口袋里被拆了包装盒的手链就那么滑落。

  淡蓝色的光晕幽幽的散发着魅惑的光芒,安瑞凝视着中间那颗大大的海蓝宝石猫眼,脑袋突然像要断裂似地疼痛,手变得有些无力,抬起胳膊撑住沙发,另一只手费力的揉揉眉心。

  “滴滴……”

  手机震动起来,安瑞的胳膊无法支撑,一下子倒了下去,勉强的从口袋中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是林珊。

  “喂——林……珊,有……”支离破碎的语言让另一旁的人起了疑心担心起来。

  “怎么了?安瑞,你怎么了?”

  “没事……没……我休息一下就好……”

  “真的没事吗?我去看你吧,我们一起去医院。”林珊着急的要马上打车去学校。

  缓解了一下,安瑞感觉似乎不那么疼了。

  “没事,没事,已经好多了。”

  “真的吗?”

  “嗯,我没事,不要担心。”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轻快,不会显得那么痛苦。

  “那你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我去给你送早餐。”

  “好,晚安。”

  “晚安。”

  挂掉电话,安瑞的心神逐渐恢复,没那么的疼了,一下子减轻了很大的负担似地。手上的力气逐渐回来,安瑞按下了灯,灯的光芒逐渐驱散了黑暗,海蓝宝石猫眼的光芒也变得暗淡下去。

  打开第一件礼物,是爸爸送的航海船大比例模型。安瑞将其他礼物顺去一旁,将它摆在正中央,仔细的研究这艘船,虽然只是模型,但是每一个零部件都很全很清晰,这是一个很完美的模型,爱好海洋学的安瑞彻底的被它吸引了。

  “滴滴……”

  电话又响起,安瑞心不在焉的时期电话按下接听键。

  “不用担心了,我已经好了,没事的。”理所当然的认为是林珊,安瑞凝视着那个模型对着电话说。

  “安瑞,是我。”杨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安瑞有一秒的愣神,仿佛他很陌生,仿佛那是从很遥远的一个地方传来的声音,总之他清楚地明白那不属于他!

  “琛,有事吗?”

  “你把我当成林珊了是吗?”那边传来的是没有一丝情绪的声音。

  “嗯,刚才林珊打电话来,我以为是她不放心。”

  安瑞的话说完,没有预料中的答案。短暂的沉默横亘在他们之间。

  “安瑞,你知道吗?时间已经到了,你和林珊是不能在一起的。”

  “为什么?”

  “……”

  “时间已经到了是什么意思?”

  “……”

  “说啊!”安瑞拿着手机的手因为头部传来的剧痛有些颤抖,他没有跟杨琛说他现在的状态,他真的无法再忍受下去这样的不明不白。手胡乱的扫过桌子,礼物砸在地上碰到了开关,一瞬间,屋子里又重回黑暗。

  “哒!”海蓝宝石猫眼随着惯性也砸落下去,只身躺在地上。

  慢慢的弯腰,安瑞捡起海蓝宝石猫眼,将它握在手中端详着,等待着杨琛的解释。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嘟——嘟——嘟——”忙音传来,安瑞放下手机,静静地待在黑暗中跟头部的剧烈疼痛做着斗争。

  疼痛逐渐转变成昏昏沉沉,安瑞的意识开始散乱,眼神的聚焦也变得不确定,有无数个影子在眼前晃动,桌子上还稳稳停住的船似乎在朝自己开来,安瑞仿佛可以看见旗帜上写了一串的英文。

  Chrysobery,他看清了。

  最后的意识他只看见了这个英文单词,安瑞沉沉的昏睡过去。

  黑洞洞的屋子里突然迸出剧烈的光芒,那道蓝色强光吸进了所有的精华,海蓝宝石猫眼,它的眼睛又一次睁开。

  安瑞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周围泛出微小的白色光点,形成一个好看的光带。当白色光点慢慢集中逐渐驱散开蓝色光束时颜色变得开始暗淡,那层蓝色也开始变得透明。

  不一会儿,安瑞最后一点颜色也没有了,消失在淡蓝的光晕中。

  颜色逐渐的褪去,蓝色变成白色,最终消失于黑暗中,一切就像没有发生之前一样,安静的屋子似乎根本没有人回来过,唯一的痕迹只剩下桌子上那个崭新的模型。

  “时间到了。”杨琛闭上眼,将手伸出。

  “杨琛,以后这一切就交给你了。”手的另一端慢慢的化出一个身影,很模糊,淡的就像透明的一样。

  “常杰,放心吧!”

  不知道睡了到底有多久,也许是只是一瞬间,也许是一个夜晚又或许有一光年的时间那么的漫长。安瑞只知道自己美美的睡了一觉,梦里出现很多以往的事情,小时候一家三口出游的快乐,获奖的兴奋以及仿佛就发生在刚才的林珊的电话。

  缓缓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安瑞很不适应,他感觉周围的一切就连阳光都是那么的陌生。使劲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努力去适应着,他终于看清周围的一切——

  茫茫一片毫无边际的海洋,蓝色的波涛一层接一层的翻卷而来拍打在沙滩上。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勉强的支撑起身子。安瑞被眼前的景色惊得有些呆滞了。

  蓝色的海洋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金色的光芒,细碎的浪花嬉戏着。这是一片异常纯洁的海滩,没有丝毫的商业气息和污染。

  “嘟——”

  汽笛声划破海的宁静,安瑞的视线被驶来的船吸引过去。

  “这是……”

  惊讶的睁大眼,安瑞看着那艘船彻底的怔住了。

  “Chrysob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