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轮回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恭喜你,安瑞。”

  林珊等领奖台上的安瑞走了下来,上前,送上自己的花和祝贺。

  “谢啦!”安瑞笑笑接过花。

  抬眼他看到扬琛朝自己走过来,两人对视,都笑了。

  “你小子走运了,竟然给你拿到珂希击剑第一名,你说是不是走后门啦!”杨琛不客气的在安瑞肩上就是一记重拳,两个人熟稔的闹了起来。

  他们是多年的好友,感情非同一般,这样打打闹闹就是经常上演的桥段。

  “咳咳……不行了……”安瑞装作断气一般的俯身咳嗽起来,让一旁看着他们打闹的林珊一阵紧张。

  “装!就你的水平,回到古代绝对一大侠,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我打死。”

  杨琛不但没有停手,反而下手更重,跟安瑞打起来。

  “所谓祸害遗千年,就是用来形容你们两个的。”说话的是白洋,击剑组的成员,也是安瑞很强劲的一个对手。

  “哈哈哈~”几个人都放声笑了起来。

  “安瑞,什么时候我们两个再比一次,我一定赢过你!”白洋看着安瑞手上闪闪的三棱剑奖杯有些酸酸的说,那是荣誉很高的击剑奖杯,自己与他就那么失之交臂啊!

  “再比一万次,赢得还是安瑞!”林珊在旁边抢话。

  安瑞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林珊,其实这么多年林珊的意思他也明白,无奈自己就是没那个感觉,说过很多次,可是这个丫头就是要傻傻的等在这里。

  “得,女朋友维护你了,我也不争了,就当是我放水给你拿个奖尝尝鲜吧。”

  “走,咱庆祝去吧!”

  将奖杯与证书放好,四个人在典礼还没有结束就撤了,来到殿外,安瑞首先大大的呼吸新鲜空气,从比赛以来就有的紧张和压力直到这一刻才得到彻底的释放。

  “去‘舞’吧,那里气氛不错,很high,适合庆祝。”白洋看着面前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提议道。

  “林珊去那里不会有问题吧?”安瑞知道那个酒吧,新开的,但是很受欢迎,人气很高,只是他担心林珊会排斥去酒吧那种地方。

  “我没事,不用管我的。”林珊赶紧摇头让安瑞放心,但是心里还是为安瑞的关心而有点小小的悸动。

  “拜托,你把女朋友管的也太严了吧,都大三了连酒吧也没去过。”白洋受不了的翻了个白眼逗笑了林珊。

  “是啊,我也想去看看呢。”

  捂着嘴笑,林珊也附和着,就怕安瑞不同意带自己去。

  “那走吧。”没有跟白洋解释他跟林珊的关系,其实早就解释过,只是这个白洋就是一竿子通到底认死了这个理,而总是提起也会让林珊难过,所以安瑞每次都是一笑而过的岔开话题。

  白洋1.78的身高搭着1.83的的安瑞有些滑稽,三个人商讨好了就招手打车准备出发。

  “咦,琛呢?”林珊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就回头看发现杨琛没了人影。

  “不是一直在后面的吗?”安瑞诧异的说。

  “可能是人太多没跟出来,我们回去找找。”

  “在这等等吧,别进去了,人太多,估计这个市的人都来凑热闹了。”安瑞皱皱眉,比较宅的他不习惯那么多人挤在一个不大的空间。

  “这样你不是威风了一个市吗?”

  酸溜溜的口气,白洋不满的瞪着安瑞,他想要这个出风头的机会都没有呢,这个人倒好还在抱怨。

  在门口又等了一会,三个人还不见杨琛出来,安瑞才有些担心,“我进去看看,你们等着。”

  拉开玻璃门,安瑞进到大厅,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杨琛的人。

  『到哪里去了?出什么事了?』

  安瑞在心里思索着,眼神依旧在大厅搜索那个身影。实在找不到人,安瑞拿出手机拨通,可是他听到了一串熟悉的铃声,那是杨琛的手机音乐。

  就从他左侧的大型盆栽风景树后面,一个箭步跑过去,安瑞发现杨琛躺在地上,额头上布满了汗,看起来异常的疲惫与痛苦。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安瑞将杨琛扶起,靠着自己,给他支撑。

  “我……头很痛……呃……没有力气,好像浑身的骨头都在碎裂重组,啊——”汗从杨琛的脸上滴下来重重的砸在地板上,他痛苦的眼神和突起的脉络让安瑞很担心,可是这样的状况以前从来没有过,这让他手足无措。

  “去医院,我带你去医院。”将杨琛架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安瑞扶着杨琛慢慢的朝门口移动。

  “啊——!!!!!!!!!!!!”痛苦的嘶吼一声,引来了无数的目光,杨琛就这样毫无预料的倒了下去,虽然个子不相上下,但一个男人的体重还是让安瑞失了手没有拉住他。

  安瑞赶紧蹲下检查杨琛,发现他除了一直冒汗以外身体的其他地方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难道是胃病或是什么肉眼看不到的症状?安瑞急急的否定了这个可能性,杨琛的身体他很清楚,除了缺乏运动以外没有什么大问题。

  “杨琛!杨琛,你醒醒!”安瑞摇晃着杨琛,可是杨琛依旧昏迷着没有反应,身体也逐渐的冰冷,仿佛有一层寒冰笼罩着他。

  不再犹豫,安瑞拨通了120急救,这样让他一个不懂医学的人弄到天亮也没用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天亮了参加这个家伙的葬礼。

  还真是会麻烦人。安瑞低低的咒了一句。

  “呃……我……”慢慢的有了知觉,杨琛动了动手,发现自己没有什么力气,脑袋也昏昏沉沉的。

  “对,他突然晕倒,一直冒虚汗,身体变冷。……嗯,地址是……好,我在门口等!”

  “安瑞……我……没事了……”刚挂断电话的安瑞就听见杨琛有气无力的声音,可是看上去他的脸色还是很不好,好像经历了一次轮回。

  “真的吗?刚才你……”

  “没事,扶我起来,我们走吧。”吃力的撑起身子,杨琛的额头又开始冒汗,只是这一次是因为很吃力。

  “好,你搭在我身上。”安瑞扶过杨琛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扶着他向外面走去。

  可是安瑞的心头有一些刺痛,从刚才一看到杨琛的刹那就有一种若有若无的刺痛,而刚刚扬琛苏醒过来,那种感觉有一瞬间更加的强烈。还有杨琛,他深深地眸子似乎变得有些微蓝,还有一点点的陌生,又或许是不一样的淡淡的熟悉感,只是有一些已经不一样了,安瑞很明白。

  到底为什么?安瑞带着疑惑凝视着杨琛,但他没有得到预料中的扬琛的反应,旁边汗涔涔的杨琛只是沉默着费劲的向前迈出步伐。

  往常的他——应该会夸张的叫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