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别离殇
作者:蓝栀      更新:2015-06-26 18:05      字数:0
  火光带着它的狰狞侵袭了这个城市,那火红的焰火照亮了这个夜空,似乎天空也忍受不了如此嚣张的火焰皱起了眉头,火势继续蔓延,火舌就像一个个魔鬼伸向克瑞斯贝利的每一寸土地。

  马蹄声伴随着嘶鸣在燥热的空间抓紧了每一个人的心,心跳在此等恶劣的环境已经忘记了规律,不安的搏动着比马的嘶叫更加令人窒息。

  “呜……呜……呜……”号角声响起,城墙上的士兵脸色逐渐惨白,有些人的盔甲已经沾上了火苗,但最让他们感到恐惧的不是这漫天的火光而是不堪一击的城门。

  那号角不是胜利的宣示,那是克瑞斯贝利绝望的呐喊,谁能将覆灭的悲剧演绎的如此生动?

  地方军团里的主将指挥着军队,每一次冲入阵地他都将这个即将破碎城市里的每一个人的痛苦收入眼底,他要用特兰西象征着胜利的号角结束这一场战争。

  守将已经乱了阵脚,互相的踩踏,充斥的绝望喊叫让这个王国被埋没,埋没在即将覆灭的恐惧中。

  “伊迪丝,结束了。”

  常杰凝视着宫外的一切,火红的光印着殿堂,宫外是克瑞斯贝利的国民,他们已经乱了阵脚,恐惧写在他们的脸上,每一个人都怀着深深地绝望逃窜着。

  “是我的错。”伊迪丝痛苦的垂下眼眸,她的眼中闪烁着泪光。这是自责与后悔的泪水,因为她的不战导致这个王国迎来灭亡的命运。

  “不……是我的错……”

  常杰陷入沉思,他带着使命来到这个中古时代欧洲的克瑞斯贝利王国,可是因为他的自大使克瑞斯贝利没有摆脱灭亡的命运。

  一切都结束了吗?常杰的眸子里有着深深地痛楚,他不仅没有完成使命,还将这个国家带入了水深火热中。

  神祗——让他拥有了猫眼石穿越到这个国家,可是他辜负了神祗。

  “伊迪丝,我要离开了。”收回视线,常杰回转身,看着王座上疲惫伤心的女子,这么多年的相处,他的心早已为她所属,只是……她是公主,他有任务,一切是那么的不巧合,儿女私情在王国的生存问题上显得多么的卑微。

  可是尽管如此,她们依旧失败了,所以——他要离开了!那是不可违抗的神祗,没有选择的余地。

  伊迪丝抬起头看着常杰,她的心在剧烈的颤抖着,经历了父亲的辞世,王国的摧残,现在,就连一直守护在自己身边的杰君也要离自己而去吗?

  她知道常杰不是普通人,她知道总有一天他会像来的时候一样消失的没有人察觉,她都知道,她还知道——她不想做这个女王,她只想做他的那个小公主……可是一切都已经变得奢侈了!

  “杰君……”

  呢喃着,伊迪丝就那样看着常杰的身影消失在宫门口转身没入一片火海中,她的心微微的抽痛着,以后无论结果命运如何,就只有她一个人了吧。

  “参见王!”进来的是潇夕和红尘。

  “你们……”伊迪丝有些诧异的看着台阶下跪着的两个人,他们是东方人,是杰君的朋友,但是她很奇怪为什么他们还没有离开。

  “王,我们与你共存亡!”潇夕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仪,眼神真挚的看着伊迪丝。

  “不仅仅是他们,还有我们。”没有等伊迪丝反应就从厅外进来了摩勒、约书亚、埃莉诺。

  是感动吗?伊迪丝觉得现在的泪水中除了战败的羞愧与痛苦更多的是感动,她知道杰君的离开时无法选择,是他和她的痛苦。现在,她的身边还有他们!

  “谢谢……我……”从王座上走下来,伊迪丝来到他们面前,她的神情凄楚而又疲惫,仿佛找到了依靠一般扯出无奈的笑容。

  “伊迪丝,我们不会有事的!”埃莉诺握住伊迪丝的手,给她传递着力量,未来会怎样他们也不知道甚至充满着恐惧,但是只要大家在一起,就一定可以战胜一切。

  每一个人都凝视着宫外,他们在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等那个魔王将军队打到克瑞斯王宫。

  每一次听到外面的嘶叫大家的心就会揪紧,宫外人痛楚的脸,没有逃过火势的人脸已经扭曲,被刺刀和抢弄伤的百姓和士兵都瘫倒在地上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宫廷内早已经没有一个人,只剩下他们互相安慰着,除了外面的喊声和打斗,周遭寂静的像没了呼吸,或许吧,他们也快了……

  “报告,特兰西军团已经攻破城门向王宫进发。”一个士兵急匆匆的感到王宫。

  “知道了,下去吧。”伊迪丝挥挥手。

  “那个蓝魔太没人性了,还在放火,城里无辜的百姓都很惨!”约书亚愤愤的说,忍不住向着墙壁砸了一拳。

  可是谁都没有再说话,这就是战败者应得的折磨,更何况她没有选择迎战呢!连一个挣扎都没有就将一个王国的人推向了终点,她要怎么跟克瑞斯贝利的人交代,她对得起她的父王?

  哒哒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伊迪丝一行人已经可以听到特兰西军团嚣张的声音以及蓝魔率领的骑兵,他们每一个人都是战斗力极强的骑士,那个蓝魔骑兵就是令欧洲闻风丧胆的一支军队,今天克瑞斯贝利会有今天也可以说是预料中的了。

  就是因为深知实力的悬殊伊迪丝才决定不应战,她希望以此保住这个王国,可是事实证明——历史按着轨道行走,不给人逆转的机会!

  常杰离开王宫后来到了海边,这是唯一一片还没有被战血污染的地方,但是沙滩上都躺满了伤残的士兵和百姓。

  看着一片死伤的沙滩,常杰突然想起埃莉诺的话。

  『杰君,你的小心翼翼必定会毁了你。』

  她谈吐时那深谙世事的神色他到现在都记得那样分明,埃莉诺她一直都是如此心思缜密到让人惧怕的女子。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当时的自己从未认真面对她的劝告呢?

  如果自己,听进了埃莉诺的意见——

  不是他们自以为是的自信满满的话——

  伊迪丝,摩勒,约书亚,潇夕,红尘,埃莉诺,那么多那么多的人——

  他们是不是,就可以避免了那一次灭顶之灾呢——

  『杰君,你从来都没有发现么?你当真是如此狂妄霸道的人。』

  那一句话成了痛一直折磨着常杰。

  “大哥哥,你怎么了?”一个男孩突然抓住了常杰的袍子,眼神真挚的看着常杰。

  “哥哥没事,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会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那孩子渐渐起了哭腔,常杰蹲下身轻轻抚着他的头,却没有言语。他知道,他的父母又是这个战争的受害者吧!

  可是一会儿小男孩就抬起头揉着眼睛跟常杰说:“大哥哥,你不要难过,克瑞斯贝利怎么可能会灭亡呢!”

  “藤沙。”一个妇女小跑了过来,带着惊恐和怀疑将男孩抱在怀里。

  常杰感觉到苦涩在心里蔓延,他苦笑着跟男孩做了最后的再见,那个孩子还是无忧的相信着克瑞斯贝利,可是他的信任已经坍塌了,没有人再相信。就像男孩妈妈那不敢言的愤怒与惊恐,她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信任,或许她失去的还不仅仅是这些吧……

  常杰想——时间到了……

  常杰垂下眼眸,他的周围充斥着腥甜,天色渐渐地亮起来,常杰看着这一片海滩,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那样静静地呼吸……带着痛!

  他可以看见他们——这个王国的每一个人,他会将这种感情封印在记忆的最深处,永远的铭记!

  『该要,回家了。』

  闭上眼,常杰轻轻地握住怀里的猫眼石。

  『伊迪丝,潇夕、摩勒、约书亚、埃莉诺、红尘……各位,你们能相信吗?我现在,——仿佛还在期待一个,足够美丽的,光明的世界。

  我那样想要和你们一起走向他。

  所以,

  请你们也祝福我。』

  夕阳的余晖洒在常杰的脸上,血液顺着蓝色长袍流下来,常杰的脸色逐渐苍白,直到海滩上人潮散尽,他终于没了支撑,眼神空洞的看着天空,手中的猫眼石慢慢滑落,海宝蓝的猫眼石砸落在血滴中。

  常杰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怀里的书册拿出来,那是他为克瑞斯贝利写下的历史,是他唯一能做的,现在他走了,就让他一直代替自己留在这里守护着它。

  “妈妈。那里好漂亮啊,蓝色的光哎!”远处藤沙兴奋地叫起来,剩下不多的几个人都投来好奇的视线。

  在一层淡淡的光晕中,常杰的身体逐渐透明,到最后随着天地第一丝光线亮起,他的身体化作飞烟弥散在空气中。

  再也不见。

  伊迪丝感觉到锥刺的疼痛,她的心剧烈的抽搐着,她知道,杰君——走了!

  一片狼藉的宫殿,经历了一场厮杀,身边刚刚要在一起的人已经倒下,伊迪丝抚摸着冰凉的地面,上面不知道混合了多少人的血液,里面——还有他们的。

  轻轻地为他们擦干净被血溅脏的脸,她凄迷的笑了,蓝魔做了最残酷的决定,他将这个灭亡的国家交给了她,他将她身边的人赶尽杀绝。

  她将会带着诅咒,永远的孤独下去,灵魂遭受着折磨,独守这个灭亡的国家。

  没有办法选择——逃避!

  公元前496年克瑞斯贝利灭亡,传闻这个国家除了女王以外,没有一个幸存者,国民们带着对伊迪斯女王的诅咒死去,而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多了一位“悲剧的女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