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浅叶
作者:上官元尘      更新:2015-06-26 18:03      字数:0
  这就是星灵的实力吗?那岂不是说天鹰座也是这样牛逼的一个存在?可怜自己身为天鹰座的召唤者,却连天鹰座的能力都不能完全知晓,是在是让人汗颜。公子循

  难道不知道,不同的星灵,能力是有所不同吗?

  这时,看着震惊莫名的公子循。玄辰走了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吧,先休息一下,咱们晚上就回北斗。”

  公子循木然的点点头,跟着玄辰便是向着丛林深处行去。而玄武仙座,也是一扬手中的巨斧看在肩头,大步跟在后面。

  ~~~~~~~~~~~~~~~~~~~~~~~~~

  夜,来的有些凄迷。整整忙碌了一个下午的玄夜此时依然是躺在座椅上不愿起来了。

  芷兰在一旁欣笑不已,看了看懒散的玄夜,又看了看外面已经降临的暮色,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才做这一点活就累的不行了?”

  听着芷兰的话,玄夜没好气的撇了她一眼,道:“整个下午都是我在忙好不好,你就只是吧药品撞在罐子里,当然不累了。”

  “哦?”芷兰故作惊疑状,“这么说,我以前的药就不是我自己弄得了?”

  玄夜自知理亏,干脆不再说话,犹自坐在那里歇息。芷兰摇头叹息: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懒散了。

  等着芷兰把那些被玄夜弄得论七八糟的药材分类整理好后,却发现玄夜仍然坐在那里。不由得有些微怒:你个家伙,就干这点活,就累成这样,要是以后,谁还

  愿意跟你?

  这般想着,芷兰便是来到玄夜身边。抬眼望去,少年依然是蜷缩在座椅上安然睡去。恬静的样子,让得芷兰看得有些呆了。

  此时,夜已经是悄然而来。朦胧的夜色在明白的月光下仿似洒下了一层银白。透过窗户,照耀在玄夜那平静白皙而不失英气的脸上。平稳的呼吸,微风吹过凌乱

  的发丝,还有那轻睡中微微跳动的睫毛,让得芷兰仿佛有种这家伙不是凡人而是高高在上的神灵的错觉,殊不知,在这璇玑大陆中,神,已然只是一个过去式了。

  芷兰回到床边,轻轻拿起一块布毯,给玄夜盖上后,才推门而出。夜,已然是更加深邃了许多。

  时光匆匆,当芷兰再次回到房间中的时候,月已然是高悬半空了。推开房门,远远的便是看见窗前座椅上依然是玄夜那安静的身姿,芷兰慧心一笑,再次摇了摇

  头。

  “小夜,醒醒。”芷兰走过来,轻轻推了推玄夜,柔和的声音似怕惊吓到他那般,让人听起来如沐春风。

  迷糊中睁开朦胧的双眼,玄夜有些不太适应。待得看清后才对着眼前的美人微微一笑。此时的玄夜才是最最可爱的时候。芷兰这样想到。

  “芷兰,你还不休息吗?”待到清醒,玄夜似乎感觉有些冷,紧了紧深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身上不知何时已然覆上了一层薄薄的毯子,疑惑似的看着芷兰。

  芷兰对着他微微一笑:“看你睡得那么香,没好意思叫醒你。又怕你着凉,所以给你披了一条毯子。”

  玄夜的心微微触动了一下,长这么大,除了钰儿,对自己这样好过的,恐怕就只有芷兰了。

  “谢谢你,芷兰。”玄夜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是却让人无法伸出鄙视之心。人,都有一颗凄冷的心在等待着被某一个陌生人无意的感动。

  看着眼前这个姐桀骜又有些柔弱的少年,芷兰唯有浅笑。

  “到床上去睡吧。晚安!”

  玄夜转过头,看了看外面的月色。又留念似的看着芷兰道:“不了,我得回去了。”

  “不多休息一段时间吗?”芷兰诧异的问。

  玄夜摇头道:“钰儿,怕是等我等得有些焦急了。”

  芷兰释然,又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事,多等几天也没事吧。反正你们都在。”

  玄夜再次摇头:“不,我和钰儿说好的,又怎么可以失信于她。虽然玄夜很不济,但是至少要做到言而有信吧。又特别是对于钰儿。”

  说完,便是不再多说,在起身来,遥望着窗前月光照耀下盛开的奇异花朵。

  “在这里养伤的这几天,是我人生中最难忘的日子。谢谢你,芷兰。”

  “这是我应该做的。”

  玄夜不置可否,道:“好了,我真的得走了。不然钰儿该担心了。”说完,便是推门离开,月色下,他的影子显得有些深邃而黑暗。

  “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说完,纵身一跃,没入黑暗中。只留下芷兰,站在门前,遥望着远处的黑暗,深深的凝望。

  ~~~~~~~~~~~~~~~~~~~~~~~~~~~~

  北斗玄家。

  古老而巨大的庄严建筑,在夜色的笼罩下仿佛巨大的野兽般让人望而生畏。不过,这对于玄夜来讲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只见玄家屋顶上白影时时翻动,如同跳蚤般滑稽可笑。速度也有些惊人,想来是怕钰儿等的久了而担心吧。

  不多时,白影便是停下,然后一个纵身便是跃向地面。

  “噗咚”一声,钰儿正在院子里焦急的来回走动,突然就这么一声传入耳中,吓了一跳。

  “哎呦,TMD谁啊,趁我不在放的这些鬼东西在我门前。”玄夜的叫骂声相继传入了耳中。

  钰儿顿时心生欢喜,欣喜的跑过去,甜甜的叫道:“玄夜哥哥。”

  玄夜被摔得一阵头晕目眩,晃悠着慢慢爬了起来,双手死死的撑着脑袋,不住的摇晃。

  “玄夜哥哥,你没事吧?”钰儿急忙跑过去扶着玄夜,看着玄夜摇摇欲坠的样子,不免有些但有的问道。

  良久,玄夜才缓过神来,回头看了看钰儿。想说话却又说不出来,只好在钰儿的扶持下,两人缓缓行进了房间。

  “钰儿,等了多久了?”在床上坐了十几分钟,玄夜才回头问道。

  这时,钰儿的衣着已然不再是那一身标志性的紫色衣衫了。而是一套纯黑色的夜行衣,就连面上那层紫色的纱绢也已经换做了纯黑。

  钰儿微微笑道,“也不是很久。今天爷爷不在,我就去结姐姐那里呆了一会儿。”

  爷爷不在?玄夜当即疑惑,这老头子不是年老发情天天跟在钰儿身后看美女吗,今天这么舍得丢下了?莫非是物色到了更好的,知道钰儿这儿自己是没得想念了

  就改变战略???

  真不知此时玄辰若是知道玄夜的想法会不会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三佛四佛都涅槃。

  疑惑间,钰儿也依然是站了起来。在玄夜面前转了一圈,问道:“玄夜哥哥,钰儿今天穿的这身衣服怎么样?今晚应该不会让你失望吧?”

  钰儿身材娇小,玲珑剔透。活生生一个小萝莉,偏偏人家身材就是好的没话说,盈盈一握的细柳腰肢在这一转间,就如同行进见得水蛇般不住扭动。配上她那天

  籁般的仙音。绝美的身姿看得玄夜都有些呆住了。在钰儿一阵娇笑中才回过神来,忙不迭地点头应道:“恩恩···钰儿人长得漂亮,穿什么都好看。”

  钰儿顿时娇羞着低下了头去不让玄夜再看,但是从她那含羞的欣笑中却是可以知道,玄夜的夸赞对于她,其实是很受用的。

  良久,玄夜才想起来有正事要办。急忙起身道:“钰儿,你现在外面等我一下,我换一下衣服我们就走。”

  “恩。”钰儿轻声应道。便是听话的转身型厨房门,临走时还不忘把门给关上。

  一阵搜索过后,玄夜便也是一身黑衣出现在了钰儿的面前。钰儿甜甜一笑,便是跟着玄夜纵身跃上房顶,转眼间消失不见。

  “玄夜哥哥,我们去哪儿啊?”两人急速前进中,钰儿忍不住问道。

  此时的玄夜早已是一副亢奋的神情了,就好似吃了春药般。脸上那兴奋的神情,让的钰儿都是有些不适应。

  “去碧云轩。”玄夜答道。

  钰儿无语了,果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旧伤还没有完全好,就又打算出来偷鸡摸狗。恐怕整个大陆上也就只有玄夜有这个闲心了。

  一路无话,明亮的夜色中只见两道黑影在房顶上快速移动着,只是这是黑夜,没有多少人那么有闲心来理会他们,就算有人看见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

  这是北斗的地盘,没有谁会脑袋被驴踢了没事去找北斗的人的麻烦。

  于是,两人畅通无阻的来到中心街中的“碧云轩”门前。

  “玄夜哥哥,这次你想偷什么啊?”钰儿有些紧张,虽然被玄夜叫出来狼狈为奸不止一次了,但是毕竟她是个女孩子,又是南宫世家的小公主,娇生惯养的她自

  然是不会喜欢这种不光彩的勾当。

  玄夜看了看钰儿,忙道:“上次的那块紫玉,看他们宝贝的紧,一定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是钰儿你喜欢的紫色,我想把它偷过来送给你。”

  钰儿立即一脸的幸福,羞嗒嗒的样子让得玄夜不住惊叹:这丫头,啧啧······

  两人寻到墙角,便是脚在地上上一蹬便跃了过去。脚踩在软绵绵的青草皮上,再看看不远处的一些小树木。玄夜不住的感慨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过来考察过,不

  然挂在树杈上那可不丢死人了。

  此时已是午夜时分,基本上已经都睡了。但是两人还是蹑手蹑脚的轻轻走着,碧云轩虽然门面不算很大,但是里面却是大的出奇,不过需要还是轻车熟路的带着

  钰儿转到了后院。

  后院,一片静悄悄的。但是有一间房屋却是闪亮着灯火。玄夜有些疑惑,莫非自己被人发现了?但是想想不太可能,要是被发现了,自己恐怕早就又被追的满街

  跑了。

  于是两人悄悄跃上房顶,揭开几块瓦片打算看看下面的动静。

  透过灯光,里面的情景一览无余。高大的柜台上摆放着各种不知名的东西,有些甚至在灯光的照耀下闪动着莹莹的光。

  一个小小的书桌上,一盏油灯正拼命的燃烧着散发柔和的光。一名和钰儿差不多大的小少女正伏在桌面上记录着店里一天的成果。

  少女一身碧绿的衣裳,由于是趴伏在桌上,所以玄夜看不清她的容貌,那顺直的长发如瀑如幕。手中一只笔如精灵般灵动跳跃。整个人透出一种书香之气,如此

  小的年纪便是有着如此的清丽的灵气,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感慨造物主的神奇。

  “叶子,这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不要累着了。”正当玄夜想离开的时候,突然一道熟悉而粗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听到叫喊声,少女欣然抬头,一张纯洁无暇的面容映入眼帘。面上的堆起了纯纯的笑容,天真的样子,已然如是那一九天上的仙子一般,让得玄夜都险些痴迷。

  少女来到房门前,轻轻推开。欣喜的答道:“恩,哥哥。浅叶做完这一点儿就去休息。”

  浅叶!原来这就是她的名字。玄夜若有所思,却见那女子已然又坐在桌前工作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