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方大亮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季幽淋已醒了过来,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她只只知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就躺在一个白色的毯子上。

  四周是茫茫的沙海。

  她还在沙漠里。

  原来,刚刚的一切的竟都是在做梦。

  梦,

  真的是梦吗?

  梦里的那些事,好像要比现实中的事还要真实……

  可她又是什么时候睡的呢?

  言孝武已走了过来,他走过来的时候,将一瓶灌满的水袋递给了他,他道:“你这一觉睡的很沉,但是却很香。我想,都是因为这把剑。”

  剑。

  季幽淋回过头就看见‘残魂’,它正闪着淡蓝色的幽幽光芒。她问言孝武:“你怎么会知道我在这?”

  言孝武望着她,淡淡的说:“是鬼狐狸通知我的。”

  “他?”季幽淋低下了头,想起昨夜与他吵得那般凶,他定是因为生气所以才走的。“他又是如何找到你的?”

  言孝武摇了摇头:“我昨天就在想,也许我们的一举一动早就在那人的观察中了。”

  “早就?”季幽淋愣住了:“难道他……”

  言孝武已知道季幽淋接下来要说什么,点了点头道:“没错,他已经知道我们是谁。而且也知道自己谁。”

  “这不可能。”

  “为什么?”

  季幽淋叹了口气道:“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第五晨相吗?”

  “记得。”

  “他曾说过,我脸上这块胎记就是封印,封印着那人的记忆,若是他恢复了记忆,这块胎记就会消失,可是你看现在,它还好好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并没有恢复记忆?”

  季幽淋想了想道:“我想是的。”

  “那一切就可以解释清楚了。”

  “什么一切可以解释清楚?这是什么意思?”

  “跟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就是龙域的侍卫,他恐怕早就已经将所有事都告诉他了。”

  “你是说那个叫白魂的男人?”

  “是。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人。”

  “还有谁?”

  言孝武瞥了一眼季幽林,道:“他的女人。”

  季幽林忽然一愣,心底立即浮现出昨夜那个高贵美丽的女子,她的眼神立即暗淡了下去。

  “怎么了?”言孝武问道。

  “没、没什么。”

  “你好像很不高兴?”言孝武低头望着她,忽然试探着问道。

  “我没有。”季幽林抬起头,同样也望着他。“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因为你心动了。”

  “我没有!”季幽林说:“你一早就说过,我不能爱上任何男人,我忽然很想知道,如果我爱上了,你们真的会杀了他吗?”

  言孝武冷哼道:“我一定会杀了他。”

  季幽淋戏谑道:

  “就算那个是你?”

  言孝武愣住了,他回答不出,他竟然无法回答。

  季幽淋笑了,又问道:“如果我爱的是你,你会杀了你自己吗?”

  言孝武望着她,此刻他已知道她在玩笑,他已知道她不会爱他,他深沉的吐出一个字:“会!”

  季幽淋不在笑了,她望着这黄沙漫天说:“你当真是无情。”

  言孝武仿佛将自己的情感压抑在心底:

  “所以你不会爱上我!”

  “是。”

  “那么你爱鬼狐狸吗?”言孝武问道。

  季幽淋沉默了。

  爱这个东西其实很沉重,重的让人喘不过气,她从奢望得到爱情,因为爱情对于某些人来说,实在太难得到了。

  那是必须要付出泪水,辛酸,付出一切代价才能争取到的东西。

  有的人懂得付出,有的人肯付出,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可这世界不是所有人都勇敢,都有勇气。

  勇气并不是平白无故就会拥有,就能拥有的东西。

  她没有,因为经过这么多年,她所有的勇气都已被磨光了。

  现在,她已不在奢望得到那些镜中花,水中月的情感。

  而是希望真真正正的把东西握在手中。

  那真实的感觉才可能给她安全感,让她不再彷徨中度日。

  从小到大,她都是这么过来的。

  现在就算忽然有一天,她脸上的胎记全然没了,就算她忽然成了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就算她拥有了一切荣耀跟殊荣,她都不会开心,也不会有任何感觉。

  因为这些伤——绝不会轻易就被治好。

  所以她的回答是:“不。”因为她还想要平静的守着自己仅有的尊严过下去,哪怕是一辈子。

  “真的?”言孝武望着她,他问她:“是因为自卑,还是真的不爱?”

  季幽淋也问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言孝武回答:

  “我不希望他伤害你,更不希望你受伤。但却又矛盾的不希望你因为自卑,而放弃幸福。我明明知道让你用爱情对沧云国的复国是多么的危险,可却不忍看你永远将自己冰封在一座古城中。”

  这种感情,也只有他能了解。

  季幽淋看了看他,忽然感觉自己并不那么孤独,原来一直,她都有他。她笑了起来,她说:“谢谢。如今还有你关心我,老天爷也算对我不错。不过,不管我是因为自卑,还是因为真的不爱,我都不可能会选择一个为了皇权霸业而欺骗女人情感来达到目的男人。”

  言孝武点了点头:“你能这么想,我便放心了。若有朝一日,你成了苍云新的女帝,我就算找遍全天下所有的男人,也会为你寻觅良婿。”

  季幽淋也不在说话。

  日头渐渐升高,这沙漠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言孝武跟季幽淋走出这片沙漠边缘的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

  那兰花楼还在,只是季幽淋跟言孝武再也不愿走进去,哪怕他们现在口已经干的几乎冒出烟,他们也绝不会走进去。

  季幽淋已决定,跟鬼狐狸之间的友情到此为止。

  因为她已不能在确定,自己与鬼狐狸之间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们已走过兰花楼,已骑马奔跑在戈壁上,掠过戈壁的风景,他们终于来到了草原。终于来到了月亮湖边。

  从中原到漠北这段时间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天,却仿佛已经经过了一年。

  痛的,苦的……

  现在,结束了,终于结束了。

  季幽淋现在就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静静的望着这美丽的湖水。

  她既不动,也不理会言孝武。

  她盯着湖面,那湖面平静简直就像一面镜子,从侧面看上去,就像一轮弯月一样:“月亮湖,真是好美的名字。”

  她忽然开了口,言孝武也开了口:“看见这个湖,就好像看见了一个老人正在静静的诉说了一段故事。”

  “是啊,还是很古老的故事。”

  言孝武也静静望着湖面,不再说话。

  言孝武不再说话,季幽淋却又想说话了:“你说我们回到南疆之后,还能来中原吗?”

  言孝武摇了摇头:“这次从族中跑出来,已经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想,再也没机会了。”

  “是吗。其实不来也好。”

  “怎么?”

  “没什么。”季幽淋已站了起来,走到马旁边:“我们必须在入夜前尽快离开这里,不然就没地方住了。”说完她已骑上了马,策马而去。

  言孝武也上了马,望着季幽淋的背影,不禁喃喃的念着:“你真的变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遥远的木楼上,忽然有人喊着:“长老,回来,回来,将军跟女皇回来了。”

  来人声音的闯入,仿佛划破一切的安宁,正在打坐的大长老韩玉峰忽然从冥想中回过神来:“你说什么?他们真的回来了?”

  那人道:“是,将军跟女皇都已回来,现在两人正在更衣。”

  韩玉峰缓缓道:“好,叫言孝武马上来见我。”

  “是。”那人道了一声,便马上退了下去。

  一盏茶之后,言孝武便走了进来。

  他走进来的时候,韩玉峰正负手而立,望着木楼外的景色。

  “大长老。”言孝武道。

  韩玉峰转过身伸手示意道:“恩。坐下。”

  “是。”言孝武便坐了下来。

  韩玉峰问道:“此番去了中原到底发生了何事?我听鹰曪公主说,女皇似乎并不想回来。”

  言孝武道:“是,但那只是最开始,女皇是为了‘玄天令’的事儿耽搁了。”

  “哦?那么你们现在是得到了‘玄天令’?”

  言孝武从怀中掏出那铁牌,放在韩玉峰眼前道:“长老请看。”

  韩玉峰拾起桌上的铁牌,笑道:“听说这个东西,可以在中原号令群雄,岂不是对我们很有利。”

  言孝武道:“是。我们为了这个东西,费劲了心机,索性到后来,还是到了我们手里。”

  韩玉峰道:“很好。那么女皇现在对于匡复苍云的想法呢?是不是还跟以前一样?”

  言孝武道:“现在似乎有了些变化,但还需要时间。她并没有那么大的野心,仍然没有身为女皇的自觉。”

  韩玉峰叹了口气道:“此事却是急不得,不然定会出事,那么还是先解决眼前的追兵要紧。”

  言孝武道:“是什么国的追兵?”

  韩玉峰道:“华旗。”

  言孝武道:“现在情况如何?”

  韩玉峰道:“不妙!那些人就在不远处的龙蛇谷里埋伏。”

  言孝武道:“既然已经到了龙蛇谷,他们又为何不直接攻打进来?哪里已经是距离我们居所最近的地方。”

  韩玉峰道:“我跟其他几位长老设下幻术,只要那些人一靠近这里,就会走进幻世之境里,所以他们暂时还不敢贸然硬闯。若你们再回来迟些,这幻术也要失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