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第二个梦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我看你是找死,明明知道自己必输无疑还来参赛,真是不自量力了。”擂台旁,一个胖子对着一个瘦子道。

  那瘦子也不示弱道:

  “什么叫自不量力?我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用不用给你看我肌肉……”

  “看看你这身子骨,瘦的简直跟乌鸡一样,哪里来的肌肉?只怕你连煲汤的资格都没有,快走,别回头在场上出了什么事,给咱们添晦气。”

  “我说胖子大哥,你了仔细看清楚,我这可是苦练了五年的成果。”瘦子撩开袖子,露出精装的手臂,笑道

  “五年?你就算在练五百年也打不赢我们白爷,咱们俩好歹也相识一场,别说我不照顾你,今天参赛的可都是狠角色,你若上了场没准会出人命,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下去的好。不然被打死在台上多冤枉。”

  “我说胖子大哥,谁赢谁输还不一定,你却急着哄我走,未免也太小看人了。”

  “小丁,我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话还没说完,胖子微微鞠躬面对不远处刚刚走来的一人道:“白爷您来了。”

  来人并不理会那胖子,反倒是对着姓丁的男子责备道:“亏你还是皇族侍卫,竟然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

  那瘦子冷哼了一声道:“你少瞧不起人,我丁魏虽然才被选为皇族骑士仅有一年,但毕竟也是有军功在身的,这场比试我可是绝对有资格参加。”

  “哦?就凭你的‘魔术?’”

  “混账,竟敢说我的术数如同魔术,这简直是侮辱。”

  “侮辱又怎样?”

  丁魏卷起了袖子双拳啪的按在桌子上,厉声道:“老子要参加这场比试,你敢阻拦老子试试看看。”

  那胖子也被吓了一跳:“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是不是想试试我的厉害?”丁魏话音刚落,胖子眼前的桌上就燃起了烈焰。

  丁魏道:

  “姓白的,今年,我一定让你颜面扫地。”

  “既然这么有本事,我就恭候你。”

  这场为了鹰纙而准备的招婿大赛总算是拉开了帷幕。

  “不会很难看吧,我可不要娶一个母夜叉回家。”

  “哈哈,当然了,不然有谁愿意做女王的裙下之臣呢。不过听说鹰璃女王更漂亮,可恶!如果能两个都取了该有多好。”

  说话的两个一个来自莲国的使者,另一个是浩海的将军。

  丁魏跟白魂坐一边

  “喂。白魂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什么杂七杂八的。”

  “哼,都是崔明长老从各国找来的有名望人士,想借着这次比武招亲来扩大后殇的势力跟名望。”

  “这老家伙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把转身投胎了的女王找回来,又安排比武招亲给鹰纙,还找了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人来,我看他是老糊涂了。”

  就在丁魏大言不惭的说着这话的同时,另一方一个手持权杖的灰衣老头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待他话音刚落他道:

  “老夫最糊涂的一件事就是收错了徒弟,错把蠢才当天才。”

  丁魏一顿一副大事不妙的申请幽幽回过身来,看见身后的人脸色不禁白了下来,嘿嘿一笑

  “师、师傅,您、您来了。”

  “老夫不来,难道还是去了?”

  “当然不是,崔明长老一向英明智慧怎么随随便便就去了呢。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刮来了啊。”。

  “长老所来是为何事?”白魂问道。

  崔明长老神神秘秘的拉起白魂的手道“你来。”又对着自己的徒弟大吼道“你不许来。”说完两人一起神秘兮兮步入了内堂。

  “师傅,等等,师傅……”——你说不去我就不去,那我还个混个什么劲儿啊。

  崔明长老把白魂带进了内堂,随后关严了门,在东张西望百分百确定隔墙无耳之后,终于舒了一口气,一本正经的缓缓开口道:“白魂啊,最近挺好的?”

  ……“是,很好。”

  “……当然,老夫绝不是没事打听人家闲事的人。”

  “长老想说什么请说便是。”

  意识到自己的狐狸尾巴露出来的某人僵了片刻

  “其实,这个,那个……事情是这么个样子的,就老夫不是让孝武把鹰璃找回来了吗?本来这个还不算什么,可是为了扩展势力顺带安排了一场比武招亲给鹰纙,所以……”这老头竟然低下头弱弱的说:“现在,鹰纙那丫头极度不高兴,她说如果白魂胜出这场比赛,那一切都好说,可如果白魂输了……”他情绪突然激动道:“老夫也要没命。”

  ……说到底还不是自找的!虽然心里他是心里这么想的。

  “既然如此,臣自当会尽力……”

  “好,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老夫就知道你比丁魏那小子可靠的多,我已经命孝武把鹰璃叫过来了。”

  “等一下。”白魂听完之后一张脸瞬间变的惨白了起来。立即打断道:“鹰纙等下也要来?”“是。”

  “您是知道的他们姐妹从小就不和,经过千年前那一劫就更不合了……您这不是……”

  “年轻人,以讹传讹是不好的,他们姐妹不合也是在万万年以前了,那时候哪有你,想要长生不死等你做了她丈夫的;再说他们必定是姐妹,现在姐姐经过痛苦终于回国了,总不能一辈子不见面吧。”

  万万年……且不说之前的那句话,这万万年听起来真的好刺耳。

  “这话题一点趣味都没有。”

  怦的一声。门板好像被类似于野猪的东西撞的前仰后合,顺着那道强光一个看似高大的人影钻了进来。

  进来的人除了丁魏再无其他人,他进来就嘲讽白魂道:“我就知道女王殿下跟白魂之间有什么。难怪你一直讨厌别人说她万岁,原来你是一直在意她已经万岁了,而你才二十几岁。”

  “无聊。”白魂落下话音,人便走了出去。

  “这么快就走了?”

  丁魏刚说完,就被人在后脑重重的敲了一记:“你个不肖弟子,如果敢捣乱,老夫一定好好惩治你。

  “师傅?我又做错什么了?”

  丁魏的问题没有得到回答,因为他的师傅也已经走了出去。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季幽淋背手而立,看了看四周,这红粉楼之内唱小曲的、弹琵琶的、迎客的果然与其他地方不太一样,放眼看去楼中女子各个清纯秀美,仪态万千,而客人看上去也是文质彬彬斯文有礼。

  滕窗幔帐的装饰布景也只有一个雅字可以形容:

  “原来你这里还不错嘛。做青楼实在太可惜了。”

  鬼狐狸道:“你的评价似乎有所改变。怎么不像刚才说的那样,一口一个妓院的叫了?”

  季幽淋闻听此言,有些脸红羞愧道:“看到你这里如此雅致,我在称为妓院,似乎对你不太礼貌。”

  鬼狐狸沉了一口气又道:“别小看这里附庸风雅的人,全部都是你得罪不起的人。”

  季幽淋道:“像你这种人物,开这样一间妓院,目的就是为了这些我得罪不起的的人,我猜的对吧?”

  鬼狐狸轻笑道:“呵,你倒是很聪明,那你可现在可知道你的处境有多危险?”

  季幽淋道:“你对这个也有兴趣?”

  鬼狐狸道:“倒不是有兴趣,虽然你已不记得我这个老朋友,但如今你回来,我又怎么好意思装作不认识任你自生自灭呢。”

  季幽淋道:“你口口声声说认识我,你到底是谁?”

  正说着,几个人来到了后院厢房,这后院情境独幽,一看便是修身养性之地,鬼狐狸随手推开一间房门,迎请三人进去,顺手点亮了油灯是的屋内光亮了起来,却是不以为然道:“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便会知道,我邀你来这里,也不是为了与你讨论我到底是谁,”

  这房间清雅而且迎面扑面一阵香气令人舒爽,季幽淋笑道:“那你想做什么?别告诉我你想应邀我们三个女孩子陪你吃饭喝酒,赏花谈心什么的!”

  桌上一壶清茶,鬼狐狸顺手到了一杯递给了季幽淋,他道:“言家的人把你带回来,却让你一个人在此,你可知道自己的处境?”

  季幽淋并不口渴,也怕这茶中有什么药,转手将茶放回桌上道:“你好像比我自己还清楚。”

  鬼狐狸道:“当然,我打探消息也打探了一辈子,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呢。”

  季幽淋道:“说来说去的,你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鬼狐狸道:“鹰纙女王派遣了大量的探子,正在打探你的消息,如果你女王的身份一旦公开,就会引起各国的追杀,如果没有人帮你,你绝对回不去后殇。”

  季幽淋道:“即便如此,那有跟你有什么关系?”

  苍凉月色从窗子射进,使得那张鬼面具沾染了也许夜色,美的让人移不开眸子,季幽淋的脑海中仿佛又跟接触不良的黑白电视一样,映出雪花。

  迎着月色,鬼狐狸道:“跟我毫无关系,只是不想看着你去送死。”

  季幽淋有些头痛,

  “我的生死似乎也与你没有关系,坦白说,我不觉得你会怎么好心,你有目的的对不对。”

  那鬼狐狸道:“目的吗?当然有,只是我不想说,也根本说不清楚,若你一定要知道,只会增加烦恼,你该简单点才对。”

  季幽淋闭上眼,只在心里忍着,头好痛,忽然痛的要死,就像有人用电钻往里钻,

  “我想我们该走了。”季幽淋转身之余,侧倒在麻雀肩头,同时换的两声担心的呼唤:“季姐。”

  “她是太累了,将她放在床上休息下。”那鬼狐狸的声音清晰无比的传来。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不想呆在这里。”季幽淋也同样执拗。

  “元王爷正在到处的搜寻你们,你们现在除了待在这里哪儿都不安全。”

  季幽淋干笑了两声道:“你这就是要软禁我们了?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

  “随你怎么说。”也许是被季幽淋的一句话气到了,鬼狐狸说罢拂袖走出房间。

  他踏出房门却停在回廊之处,仰头望着皎皎明月在星空之下暗自品味季幽淋那一语,脱口自语道:

  “在你眼中,我何曾是个好人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