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一个梦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这是哪里?……”

  当季幽淋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她似乎看见了层层白色的云朵,迎面而来风扑在脸上的气息,还感觉自己身后有个人,这让她感觉自己正在升天中……于是虽然昏昏沉沉但还是很好奇的问道。

  她身后依靠着的男子不用想也知道是言孝武,眼下她正靠在他的胸前骑在某种奇怪的生物上翱翔在天空中,言孝武指了指下面的一条河,冷酷且不留痕迹的说着

  “沁河以北。”

  季幽淋深吸了一口气,现在大脑清晰了一点。

  空气中略微带着一阵青草的芬芳,还隐隐带着些雾气,看不清下面的景象。她还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见她不说话,言孝武严肃的开口道:

  “我不知道你在那世界的名字,但在这里你是鹰璃女王,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不要枉费我们用了一千年的时间找你。”

  “找我?一千年?”她怀疑是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一千年……找她?她又不是千年不死的老妖精……天哪,她不会还在做梦吧。

  之后言孝武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任凭‘灵鸣’的飞行速度提升将他们带往‘目的地。’

  “你到底是什么人?”不知过了多久,季幽淋再次开口问道。

  “臣是奉命保护女王殿下的骑士族人,言孝武。”他轻轻的履了履她的头,嘴角上扬露出一抹笑容。

  这话越说她越糊涂,可她浑身真实的疼痛感告诉她,刚刚所发生的事实真实的,她是千真万确的被什么东西给冲击了出去又被怪物攻击啊。

  “……”从身体传来的酸疼讯号来看,她说不出话是正常的。现在她只希望会有人告诉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能有医生帮他治疗,她会更加高兴。

  ……夕阳落下,远山帷幕,‘灵鸣’震动着翅膀往灵空山而去——

  季幽淋就这么眼看着自己掠过一座座攀岩的高峰,凌驾于白云之上,既虚幻又真实……当眼前的一切壮观的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她仍然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不一会,他们的速度好像变慢了,她感觉目的地应该快到了——

  细胞在无限的循环利用思考扼杀之后,大脑感觉到了疲倦,越是沉重的眼皮强行拉了下来,之后的事她不确定会怎样,但现在她只能好好睡一觉。

  当他们到达灵空山的时候已经傍晚十分,耳宿蝉鸣的青草从出来了阵阵沙响。

  灵空山地处险境,凡人无法往来。通常拥有强大力量的王族会在这样的山峰之巅巩铸起宫殿,以保自己的不被外族侵袭。

  轻纱围帐的烟绯宫内……

  “真的是女王吗?她跟画上一样耶,应该说比画上的还漂亮。”麻雀叽叽喳喳的像只麻雀一样在沉睡的季幽淋身边忙紧忙出。她并非‘贵族’也并未见过千年之前的女王,只是骑士族人言将军的房中一直挂着女王的画像,所以她认识她。

  “麻雀,你真好,可以伺候女王。”凤粟低着脑袋沮丧的不得了,她也很想侍奉女王的。只是这必须要有资格老道的女官才可以出任,她只不过刚刚进宫三年而已。虽然被临时叫来帮忙,可是能伺候女王是一件无比荣耀的事啊。

  “哪里,这是很严格的工作。凤粟你要加倍小心,千万不可冒冒失失的冲撞了女王殿下。”

  “好。”

  麻雀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女王,再三确定过后她安然无事后,与凤粟一同退出了烟绯宫。

  一夜过去,窗外翠鸟鸣提,有幽幽青草的味道……空气中带着一点点湿润。

  季幽淋睡了舒服的一觉,第二天一早,睁开双眼并且缓缓坐起身,伸了一个长长地懒腰,“……”

  挑高的天花板,丝滑的纱帐,抬眼看了看四周,她不由得发出惊叹,好大、好豪华的房间。

  她被吓了一跳,这屋子装潢真的不用说耶,上至家具下至平常用的瓶瓶罐罐全部都奢华至极。

  她不由得想起言孝武的话,女王……她恍惚中好像听见他是这么说的,

  等等,她该不会是做梦做糊涂了吧……

  四周没人……那个叫言孝武的男人呢?

  忽然间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穿着一身浅绿色轻纱般的衣服很漂亮的女生,

  她将一碗类似于中药的东西放在一旁唤她道:“奴婢参见女王。”

  天哪,她一惊,猛被‘女王’这两个字吓了一跳,不,不会吧……古装剧?言情小说?穿越?:“你,在叫我?”这玩笑开过头了吧……

  “是。”

  她指了指自己,下巴有点打结:“我”……这一下她彻底懵了,这感觉就好像做了一辆超高速的云霄飞车然后还脱轨了一样,大脑里嗡嗡作响,就像被一群蜜蜂筑巢了。

  这个时候又有一人走了进来,她微微侧目,只看见远处那人一身单衣银装傲月的幽幽走来,单腿跪地唤她“女王。”

  她这才缓缓地回过神来,眼低竟然跟昨天的西装男重叠了身影,

  “言,言孝武你怎么这幅打扮?”不是吧,又来?他也穿着一身超级古式的衣服耶,从两边敞开的衣领,白色的宽腰带悬于腰间,整件衣服延伸到腰部,下摆则是白色长裤。

  上帝别来整我了,穿越剧……烂俗了吧……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这么穿越了?!

  不待季幽淋反应过来并且给出应该有的反应,言孝武站起身并且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

  “到底要臣说多少次,您可是殇照的女王,别在折腾人了吧,我们可是费了一千年的时间才找到您的。”他走到床边,用手抬起她的下巴“你要马上恢复记忆,创造后殇族人才可以。”

  她甩开他的手“你太失礼了,什么女王,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言、言将军,女王的记忆不是被封印了吗?我想还是亲自将一切告诉女王比较好吧。”呆在一旁是在看不下去的麻雀小声的说。

  悬着的手指收了回来,他翘起腿,淡笑过后的嘴角留下残酷的余温:

  “告诉什么?我们所说的一切你会信吗?而且,我们所知道的‘真相’也会与你所知道的不同,那深睡在你体内的记忆……对我们来说,那个男人,那个让你为了他不惜背叛国家的男人是我们所憎恨的人,如果我告诉你他——是敌人”宛如故意加重敌人二字的语气般,言孝武看向了季幽淋,然后继续说着“你会承认我所说的话吗?”自己所在意过的人是…………敌人?先不说自己能否相信言孝武所说的关于自己的事情,但光是想到,自己相信的人背叛了自己这种事情就让人无法相信……是的,这样的情况恐怕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也是无法相信的,她这样的想法在不经意间表现在了脸上,

  言孝武当然也注意到了她表情的变化“究竟什么是真实的,这种事情并不是要靠别人诉说给你听,而是要你自己去确认的不是吗?”

  好奇怪……她脑袋里竟然闪过那个奇怪的梦,奇怪的国家,国破家亡的场面,她被什么压的喘不过气,是厌恶?是悲伤?这说明什么?她好像对某种东西有着特殊的记忆……

  他略带有责备的语气令她浑然无力,想要接受这一切真的很难,她需要慢慢整理从二十一世纪穿越时空来到这里的记忆,前世今生……多么虚幻的四个字,可就这么荒唐的落在她的头上。

  言孝武继续说着:

  “你只需要知道你是这里的女帝即可,剩下的你自己去寻找,谁也帮不了你,如果找不到你就得不到千年前的力量……那时,你会毫无意义的死在这里。不过在死之前,臣想邀请你一同去看一场比赛。”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喂喂,我看你是找死,明明知道自己必输无疑还来参赛,真是不自量力了。”比武招亲,擂台旁边,一个胖子正在做报名记录。

  “什么叫自不量力,我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用不用给你看我肌肉……”

  “拜托,你这身子骨瘦的跟乌鸡一样,还肌肉?我看你连煲汤的资格都没有,走啦走啦。”

  “什、什么啊。胖子哥哥,你在仔细看看,我这可是苦练了五年的成果耶。”

  “五年?你就算在练五百年也打不赢我们白爷,咱们俩好歹也相识一场,别说我不照顾你,今天参赛的可都是狠角色上了场没准出人命,我看你还是乖乖的下去吧别一会被人打死就不好了。”

  “别别别,帮个忙,胖子哥哥,好歹我也是骑士族人,不上场也太丢人了。会被白魂笑死的,你就行行好,给我一次机会。”

  “小丁,我不是我不帮你,可是……”话还没说完,胖子微微鞠躬面对不远处刚刚走来的一人道“白爷您来了。”

  “亏你还是骑士一族,看看你这副样子。”来人并不理会那胖子,反倒是对着姓丁的男子责备道。

  “喂白魂,你少瞧不起人,我丁魏虽然才被选为骑士一年,可好歹也是女王夫婿候选人之一,这场比惨我可是有资格的。”

  “哼,就凭你的‘魔术?’”

  “可、可恶,竟然敢说我的力量如同魔术,这简直是侮辱。”

  “侮辱又怎样?”

  “你,你你你你这个恶毒男,老子就算拼死也要跟你较量较量,喂胖子,你敢不给老子报名老子就找人都打你一顿。”丁魏卷起了袖子双拳啪的按在桌子上,开始恐吓胖子。

  “好、好吧。”胖子仔细掂量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姓白的,如果我赢了我就是女王殿下的未婚夫……”

  在挑衅吗这笨蛋?

  “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吧。”

  不管怎么说,这场为了鹰纙女王而准备的招婿大赛总算是在无比不平静下拉开了帷幕。

  不过话说,赛场里的人眼神怎么都怪怪的呢?

  “女王不会很难看吧,我可不要娶一个母夜叉回家。”

  “哈哈,当然了,不然有谁愿意做女王的裙下之臣呢。不过听说鹰璃女王更漂亮,可恶如果能两个都取了该有多好。”

  说话的两个一个来自莲国的使者,另一个是某国的将军。

  丁魏跟白魂坐一边

  “喂。白魂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什么杂七杂八的。”

  “哼,都是崔明长老从各国找来的有名望人士,想借着这次比武招亲来扩大后殇的势力跟名望。”

  “这老家伙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把转身投胎了的女王找回来,又安排比武招亲给鹰纙,还找了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人来,我看他是老糊涂了。”

  就在丁魏大言不惭的说着这话的同时,另一方一个手持权杖的灰衣老头默默的站在了他的身后,待他话音刚落他道:

  “老夫最糊涂的一件事就是收错了徒弟,错把蠢才当天才。”

  丁魏一顿一副大事不妙的申请幽幽回过身来,看见身后的人脸色不禁白了下来,嘿嘿一笑

  “师、师傅,您、您来了。”

  “老夫不来,难道还是去了?”

  “当然不是,崔明长老一向英明智慧怎么随随便便就去了呢。什么风把您老人家刮来了啊。”

  这个笨蛋。

  “长老所来是为何事?”白魂问道。

  崔明长老神神秘秘的拉起白魂的手道“你来。”又对着自己的徒弟大吼道“你不许来。”说完两人一起神秘兮兮步入了内堂。

  “师傅,等等,师傅……”

  你说不去我就不去,那我还个混个什么劲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