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草稿(待改)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鬼鬼祟祟的听了大半天了,现在也该出来了。”鬼狐狸忽然对着窗子喊道。

  他喊过之后,一道影子就从窗前闪过。

  绯红道:“我叫人捉住他。”

  鬼狐狸却道:“不必。我已知道他是谁。”

  “他是谁?”

  “言孝武。”鬼狐狸笑道:“他肯定也早就经知道我是谁了。”

  “他就是外面的那个人?”

  鬼狐狸点点头。

  白魂回来的时候,已是暮色时分,他走进兰花楼,然后就看见彩衣。

  “看来娘娘已经跟殿下相见了。”

  彩衣皱着眉头道:“是,可是虽然相见了,却不相识。皇上好像什么都记得了。”

  白魂道:“皇上毕竟是皇上,就算他不记得这一切,这一切仍然是他的。”

  彩衣道:“话是这么说,可娘娘这样也太可怜了。以前皇上对娘娘多好啊,现在呢?”

  白魂道:“现在也一样。”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季幽淋被完颜耻带走已有四天,这四天言孝武已将戈壁彻底翻了过来。

  但仍然没有季幽淋的半点下落。

  但是他们却发现了一个地方,一座酒楼,一座名为兰花楼的酒楼。

  在戈壁边上开酒楼——恐怕这个老板是个呆子,是个完全没有生意头脑的蠢人。

  但是却让言孝武非常想进去。

  因为此时此刻,他的嗓子几乎已经渴的冒出了烟。

  他走了进去,但却在最显眼的地方,看见了鬼狐狸。

  鬼狐狸的面前正摆着一桌酒菜,全是最上等的酒菜。但却都附上了一层油光,似乎一口都不曾被人夹起来过。他看见言孝武便笑道:“看来,你也觉得人在这里。”

  “我要找的人与你没关系。”言孝武也不理他,便坐在与他最远的地方,唤起了小二,吩咐小二上一些吃的,可是久久也不见小二走来。

  反倒是一个少女从后厨走了出来,少女很美,对着店中的两个男人盈盈一笑便走了过来:“这里可没有小二,只有我。您需要点什么?”

  言孝武道:“先来壶茶,再来几碟小菜。”

  少女笑道:“好,这就来,客观您稍等。”

  过了很久,少女端着饭菜跟茶水,扭着水蛇腰走了过来:“客观,您的菜。”

  待她将所有的东西放在桌上之后,便退了下去,

  言孝武先是倒了一杯茶,给自己灌了下去。

  喝完才感觉喉咙舒服了许多。

  此时这酒楼再也没有第二个人,空旷的大堂里就只有两个人,鬼狐狸道:“你不觉得这酒楼奇怪?”

  “在怪也比不上你一只在沙漠里的狐狸。”

  “这只狐狸跟你的目的一样,只在寻人。”

  “我只知道狐狸并不适合大漠。”

  “适不适合,要看着只狐狸自己了。”

  言孝武不喜欢鬼狐狸,鬼狐狸同样不喜欢言孝武,

  鬼狐狸话音落下,就听见女人咯咯的笑声,是从后厨传来的。

  鬼狐狸问道:“什么人在笑?”

  女人走了出来:“是我。”

  “你笑什么?”

  女人有一双很大很明媚的眼睛,她走出,这双眼睛就落在鬼狐狸身上:“我笑那只狐狸有家不回,却偏偏要在大沙漠里独闯。它不知道,家里的人找了他四年,眼泪都几乎要流干了。”

  言孝武道:“看来你似乎认识这只狐狸?”

  少女又笑了起来,抬高下巴道:

  “我不认识,我们老板才认识。”

  “你们老板是谁?”

  “我们老板就是我们老板。”

  鬼狐狸笑了起来:“那你们可在?”

  “我们老板当然在,只不过她不轻易见人。她只想见一见那只负心的狐狸。”

  “负心?”鬼狐狸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他道:“我看姑娘你是认错人了吧。”

  那少女道“没错没错。不可能会错。”

  “哦?”

  那姑娘忽然走到鬼狐狸身边,拉着他道:

  “请公子跟我到内堂一絮。内堂有位很像见公子的人。”

  鬼狐狸人还没坐稳,就忽然被拉了起来:“姑娘,你随便拉人入房,好像于理不合吧。”

  “谁啦你入我房?!我是拉你入别人房。”

  “这……好像更不好吧。”

  鬼狐狸同样还没站稳,就被这小姑娘拉近了房。

  房间很干净,很整洁,屋子里还透着一股花香的味道,很淡,很好闻。

  “这是女人的房间?”鬼狐狸问道。

  “当然。男人怎么可能找一只狐狸找四年?”

  “找我?四年?一个女人找我四年?”

  “当然了。”

  “这个女人是谁?”

  “还能有谁,你老婆呗。”

  “我老婆?”

  “恩。”

  “可我还没成婚。”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从屏障后面走了出来,女人并没有化太浓的妆,也没有穿太艳丽的衣服,但是却很美,美的清丽脱俗。

  女人气质很高贵,举手投足都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她换了一声:“彩衣……”

  声音就仿佛黄莺出谷一般动人。

  她站在鬼狐狸的对面,双眼望着他,仿佛已经目光再也移不走,仿佛她的眸光会说话,一个女人的眼睛若是会说话,那么她必定是个十分美丽,十分吸引人的女人,她嘴里唤着:“皇上?”

  鬼狐狸忽然怔住,却又让自己笑了起来:

  “什么皇上?姑娘你大概是认错人了吧?”

  女人的心仿佛都要碎了,碎成千万片:“我……我怎么可能会认错自己的丈夫?”

  “丈夫?……”鬼狐狸的确愣住了:“我们……你是在说我?”

  “除了你还能有谁啊。”叫彩衣的少女忽然要跳起来了,喊道:“你是龙域的皇帝,她是龙域的皇后,你们两个是夫妻。”

  “彩衣,不得对皇上无礼。”

  少女忽然意识到自己简直犯了大不敬的嘴,立刻垂下头道:“是。那彩衣先告退了。”

  彩衣退出了房间,整个房间就显得很安静,很空荡也很尴尬。

  鬼狐狸忽然有一种情绪哽咽在喉,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女子走上前来,含着泪光道:“皇上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鬼狐狸摇了摇头。

  “皇上难道忘了,我们恩爱的那些岁月?”

  鬼狐狸叹了口气。

  “难道你就连一丝一毫都想不起来了吗?”

  鬼狐狸仔细的想了想,他真的一丝一毫也想不起来:“姑娘……”

  “不要叫我姑娘。”女子噙着泪,神情的望着他:“我叫绯红。”

  “绯红?”鬼狐狸对这个名字果真毫无印象。“我们真的是夫妻?若我们真的是夫妻,为何你又会在这里?”

  “自从收到白魂的信之后,我跟彩衣便从皇宫逃了出来。我坚信我自己的丈夫。一定要我亲自找到。我们一路找到这里,可是却是也见不到你,于是就在这里开了一家酒楼,我知道在沙漠中开酒楼是多麽荒唐的事,可是在这里开酒楼,就一定可以等到你。因为不会有人错过这里,绝不会。”

  “所以这里并不是一个酒楼,而是你为了等我编制的网?情网?”鬼狐狸只觉得麻烦大了,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一个妻子,这对他来说绝不是好事。“可白魂从来没说过,我还有个妻子。”

  “他一心想带你回去见我。可你却为了其他女人一再耽误你们的行程,不是他不告诉你,而是你并不想知道。”

  鬼狐狸不再说话。

  绯红又问道:“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你如此着迷?”

  鬼狐还是不说话,难道要他说,是个丑丫头?又或者解释他们之间没有关系?

  绯红已流下泪,但却笑着:“这四年来,你一定又认识了不少女人?”

  鬼狐狸不知道该怎么说,如果对一个自称他妻子的女人说,这四年来,他过的逍遥快活,她会怎么想?

  同样,他也无法继续欺骗她。

  绯红笑了起来,她笑起来有两个小酒窝,很可爱,很漂亮:“我并没有怪你,你毕竟是皇帝,天下间有那个女人是你不能要,不能想的呢?”她说这话时候,眼圈比刚才还要红:“我只是高兴,高兴我还有在看见的你的机会。虽然你已经忘了我,但我却已准备好要跟你一生一世,再也不分开半步。”

  世界上所有的情人都想要跟对方厮守终生,寸步不离,只要陷入爱情中,无论男人或者女人都会想粘着对方,腻着对方直到永远。

  鬼狐狸却不想,因为他感觉自己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他也没有办法时拒绝。

  任何一个男人看见她都不会拒绝,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是因为她的真诚,她眼中流露出的光彩是一个爱极了自己的女人才会流出来的。

  这种神采让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伤害。

  “这么多年,你一定受了不少委屈?”鬼狐狸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已有些沙哑,就算他并不是楼启枭,只是个路人,他也想这么问。

  绯红摇摇头,勉强笑起来:“锦衣玉食,荣华富贵……若说我委屈,那么世界上就再也没有比我更委屈的人了。宫里的女人其实都一样,你在,是那样,你不在,还是那样。而我只是不甘心从系再也见不到你,所以才追出皇宫,追到这里。”

  “你……”鬼狐狸现在无话可说,他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什么应该说。

  绯红擦干了眼角的泪,真的笑了起来:“现在我们总算相见了,我总算在又见到你了。”

  她拉起他的手坐下。

  此时鬼狐狸也笑了笑,仿佛这个女人的笑,让一切都明媚了:“现在你见到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样?”

  “当然是跟着你。我们从此再也不分开了。”

  “跟着我?”

  “恩。”

  “可我现在要去救人。”

  “我知道。不管你救什么人,我都会帮你。”

  “你能怎么帮我?”

  “帮你调兵遣将,帮你出谋划策,照顾你。”

  鬼狐狸又愣住了,然后尴尬的笑了笑,道:“该不会也同床吧?”

  绯红的脸红了:“那,那是以后的事。”

  鬼狐狸安抚着受惊的心脏道:“还好,不然的话……就真的……”真的很惨,真的很尴尬,真的很……麻烦……

  那丑丫头若是看见她,还不知道会怎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