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万般造化(待改)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真的?就算是毒功,你也肯学?”

  “当然。但是是有条件的!”

  完颜耻又大笑了起来:“哦?我倒想听听是什么条件?”

  季幽淋灵机一动道:“多给我点吃的东西。别看我瘦的有点吓人,但是我吃的很多,就这两个包子根本不够我吃的。”我平常的时候最起码要吃一碗半的大米饭才能饱。

  完颜耻半开玩笑道:“果然是丑人多作怪。”

  季幽淋却不在乎,因为她知道,她要那些吃的,是为了给别人,给那三个可恶的人。

  这三个可恶的人是谁呢?

  季幽淋望了望完颜泓澈三父子,无奈的摇摇头,“可怜的人,虽然你以前很可恶,但是现在也尝到了苦头。我实在不忍心让你们在这座地下古城里了此残生。”

  所以剩下的日子,完颜泓澈父子要比之前的日子舒服的多,最起码他们每天都会有食物,每天都会有水。还是干净的食物,干净的水,他们已得回了不少尊严。但完颜泓澈却并没有感觉季幽淋,他从不感激任何人,他恢复了体力之后就破口大骂道:“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们,我完颜泓澈受此大辱,绝不会轻易作罢。”

  季幽淋也气了起来:

  “那你还想怎样?亲手杀了你儿子?”

  她的话音才刚落下,就被一口湿湿的黏黏的口水喷在脸上,闹得她一阵恶心,恶心的几乎想把整张脸摘下来放水里冲刷干净后在贴回来,然后他就听见完颜泓澈骂人的声音:“我完颜家一门忠烈,我的儿子皆是我完颜家的骄傲,那个人根本就不是我的儿子,他不过就是一个野种。”

  “你……”季幽淋真想痛痛快快的给他两巴掌,但她忍住了,她还算是个有礼教的女人,一个有离家的淑女绝不能随随便便就动手打人,尤其还是比自己年纪大的人:“你真是不可理喻,早知道我就不救你,让你就这么饿死算了。”说完她又把堵在完颜耻嘴上的布塞回来他的嘴里:“我告诉你,你要是还想活命,就别给我瞎哼哼,要是我师父看出来什么,鬼才会救你。”

  她虽然告诉自己,自己是个淑女,但是她仍然无法保持自己的风度,仍然要发火。

  她堵上他的嘴之后,就来到了他们平时休息的地方。

  完颜耻还在闭目打坐,他每日打坐至少要用一个时辰,整整一个时辰,不会多也不会少。现在还不到一个时辰,所以季幽淋肯定他还不会醒。

  他不醒。季幽淋就可以去寻找出口。

  可是每次她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这次也不例外,她找不到,仿佛这座埋在黄沙之下的古城从来就没有出现过出口。

  ——鬼狐狸啊,鬼狐狸,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正在心底问出这么一句之后,就连她自己都吃了一惊——她现在为什么会想到鬼狐狸?

  那只臭狐狸有什么好想的?

  反正他就是喜欢美女,喜欢温香软玉,左拥右抱……而她呢?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他又怎么会想到她?

  也许……

  也许她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快乐逍遥也说不定。

  想到此处,她就又急又气,恨不得亲自给他捣乱,让那些美女统统都远离他,让他这辈子都再也没有女人爱。

  可是她却被困在这里,哪里也去不了。

  “真是气死人了。”她吼……

  然后她就听见了无数次自己声音的循环。……气死人了,气死人了,气死人了……

  在空旷的地方,听见自己的回音真是一件奇妙的事,因为这个声音简直回旋了无数遍之后才终于落了下来,才终于让一切又恢复了安静,这声音就连季幽淋自己都觉得烦,都恨不得马上让它停止。

  “什么气死人?你该不想震碎这里,然后飞出去吧。”完颜耻从后面走了过来,他被季幽淋的声音震的不舒服,现在吗,他只觉得耳朵疼。

  季幽淋回过头就看见完颜耻,看见完颜耻就像看见仇人:“我要是真有那个本事,我早就用了。”

  “是谁招你发这么大的火?不是我吧,我把你捉到这里已经四五天了,也没见你这么着急过。”

  “着急?”季幽淋眨了眨眼:“我为什么要着急?我在这里待的这么舒服,干嘛要着急。天下间又那个人质像我这样命好?”

  “你如果真的这么想,那么你刚才说的气死人了,又是什么意思?”

  “我……”季幽淋说不出口,但她却想骂人:“甘你什么事?我嗓子干了,来练练嗓子不行吗?”

  “练嗓子?”完颜耻觉得这实在是本年最勉强的借口。“那你为什么不干脆唱首歌,还能给这里增加点生气。”

  “你管我。”季幽淋瞪了她一眼。

  “我不管你,只怕你早就渴死在这里了。”

  “那我还要多谢你吗?”季幽淋已不耐烦。

  完颜耻点了点头道:“女人通常只有想到情郎的时候才会这么暴躁,通常只有因为她们想到情郎一个人,自己无法相配,而世界上的女人又千千万万的时候,才会像你一样。”

  “胡说八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你胡说八道。”季幽淋的脸又好像被烫过了一样,“你如果在胡说八道,我就用你的银针,刺进你的喉咙。”

  完颜耻笑道:“撒泼也要选对人。我可不是你的情郎。”

  “岂有此理,我说你在故意让我生气是不是?”还没说完,完颜耻就感觉到迎来一面吹来的风,一股热辣苍劲的风。

  “烈火掌?”完颜耻挡开她一掌,却发现她一掌火热无比,仿佛烧着的柴火棍一样。他立即一惊道:“传说这是苍云国的不传之功,只有苍云国的国主才能学,但历代苍云国主皆是男人,唯独到了鹰黎女皇这一代偏偏选中了皇女做帝王,可苍云国已灭了,你到底是谁?”

  “什么乱七八糟的。”季幽淋立即收了掌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完颜耻立即又问道:“你的武功是谁教你的?”

  “关你什么事?”

  完颜耻嘴角扬起一抹弧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什么有意思?你是不是有病?”

  她已想走,已想离开这个地方,谁知道完颜耻忽然拉住她:“看来你内力并不深厚。如果女人修炼这门内功,就必须要要懂得采阳补阴之术,但那多半是魅惑男人,不如我叫你另外一种方法。”

  季幽淋忽的一怔,全身都怔住了。

  “你,你想做什么?”

  完颜耻拉她入定:“气运丹田,摒除杂念。先让我过些真气给你。”

  “真气?不可以,你……啊……”她来不及阻止,已经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真气从他的掌心游走进自己的身体。

  “烈火是至真至阳的功夫,你若修炼下去迟早会走火入魔,我将自己的真气传入你的体内,有助于你的功力。”

  “可是你要怎么办?”

  “我人都要死了,还留着真气做什么?”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哦?”完颜耻笑道:“那么你觉得,是你毒,还是我毒?”

  季幽淋又叹了一口气:“当然是你。不过如果你的毒针都在我手上,也许你就知道,到底谁比较毒了。”

  完颜耻不以为然:“我的毒针又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上。可笑。”

  季幽淋摇了摇头,笑道:“等着吧,也许我能自己逃出去。”

  完颜耻点了点头道:“我等着。”他说这话的时候,人也得意了起来。

  因为他知道,她是是绝无法从这里逃走的。

  季幽淋不在说话,她现在只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她已经准备要偷走完颜耻的毒针,要自己逃出去。

  可惜……

  她始终还是将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她被完颜耻囚禁在这座底下古城整整三天。

  这三天虽然她有着绝对的自由,却是死活也出不去的,因为她再也找不到,让他们跳下来的洞口。

  这个洞口只有完颜耻知道,但他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点主季幽淋的穴,等他回来的时候,总是带着满满的水跟食物,季幽淋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出去的,也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就仿佛那个洞口有魔力,只为他一个人打开一样。

  虽然他们有了充足的食物跟水,完颜耻也是绝对不会分给完颜泓澈跟他的两个儿子。

  他每隔两天,才会分给给他们一些水,跟一些食物,而这些食物对于饿了两天的人来说绝对是不够的。

  就像今天他明明买来了一只烤鸡,五个包子,三根玉米还有五个烧饼,还有满满五个袋子的水,却只给了他们三个人半个袋子的水,半个烧饼,半个包子,跟一根玉米。

  就连季幽淋的待遇都绝对比他们好的多。

  她一个人就可以拥有一袋水跟两个包子。

  这对她来说都算是一种奢侈。

  “你这样对他们,还不如杀了他们,我看到三个人如今这样,觉得好难过。”

  完颜耻用嘴咬开一壶水袋的瓶塞,仰头大口的在饮下清甜的甘露:“这就难过了?”他活:“我记得小时候,我跟我娘曾共分过一杯水,一个茶杯那么大的杯子,整整维持了半个月,两个人分。”他指着那个中年的男人,声音颤抖着,充满了悲伤跟愤怒:“这都是拜他所赐!如果你也经历过那样的事,你现在就绝对不会觉得难过。”

  季幽淋也不再说话。

  她的心就像坠了一块大石头,人果然是作茧自缚的动物。现在他知道不管自己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再说什么都不管用。

  “怎么,无话可说了?”完颜耻问道。

  季幽淋瞧了他一眼,摇了摇头道:“不是。只是知道即使说了也没用。你不会听,也不会认同。”

  完颜耻淡淡道:“即使如此就什么都别说,永远别说。”

  “可是我不想眼睁睁的看你杀了他们?难道你要让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折磨死他们?”

  “我还没有杀了他们。”

  “我情愿你杀了他们。”

  “为什么?”

  “与其这样没有尊严的活着,还不如死了。”

  完颜耻冷哼了一声:“我没有让他们死,也不会让他们死,死是解脱,死是释放,他们没有这个权利,永远都没有。”

  季幽淋叹了口气,顿时感觉食意全无:“你不可能永远他们这样活下去,你说过,你只有两年的命了。你到时候还是会杀了他们。”

  “是。”

  “也就是说,你还要继续折磨他们两年?”

  “是。”完颜耻道:“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到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把我所有的功夫传给一个人。”

  “什么人?”

  “你。”

  “我?”季幽淋不禁往后退了一步:“为什么是我?”

  “这里再无其他人了不是吗?”

  “外面还有很多人。”

  “那些人都不合适。”

  “你觉得我就合适?”

  “当然。”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