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拜师(待改)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哦?”完颜耻笑道:“那么你觉得,是你毒,还是我毒?”

  季幽淋又叹了一口气:“当然是你。不过如果你的毒针都在我手上,也许你就知道,到底谁比较毒了。”

  完颜耻不以为然:“我的毒针又怎么会落在你的手上。可笑。”

  季幽淋摇了摇头,笑道:“等着吧,也许我能自己逃出去。”

  完颜耻点了点头道:“我等着。”

  一天过去,两天过去,三天过去,季幽淋被完颜耻囚禁在这座底下古城整整三天。

  这三天虽然季幽淋有着绝对的自由,却是死活也出不去的,因为她再也找不到,让他们跳下来的洞口。

  这个洞口只有完颜耻知道,但他每次出去的时候,都会点主季幽淋的穴,等他回来的时候,总是带着满满的水跟食物,季幽淋根本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出去的,也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回来的。

  但是尽管有充足的食物跟水,完颜耻也是绝对不会分给完颜泓澈跟他的两个儿子。

  他每隔两天,才会给他们一些水,跟一些食物,而这些食物对于饿了两天的人来说绝对是不够的。

  就像今天他明明买来了一只烤鸡,五个包子,三根玉米还有五个烧饼,还有满满五个袋子的水,却只给了他们三个人半个袋子的水,半个烧饼,半个包子,跟一根玉米。

  就连季幽淋的待遇都绝对比他们好的多。

  她一个人就可以拥有一袋水,两个包子。

  这对她来说,绝对已算是一种恩赐:“你这样对他们,还不如杀了他们,我看到三个人如今这样,觉得好难过。”

  完颜耻用嘴要开一壶水袋的瓶塞,大口大口的在他们面前享受着甘露:“这就难过了?我记得小时候,我跟我娘从曾共享过一杯水,一个茶杯那么大的杯子,整整维持了半个月,还要两个人分。”他指着那个中年的男人:“这都是拜他所赐。如果你也经历过那样的事,你现在就绝对不会觉得难过。”

  季幽淋也不再说话。

  她知道任谁发生这种事都绝无法泰然处之。

  “怎么,无话可说了?”

  “不是,只是知道即使说了也没用。你不会听,也不会认同。”

  完颜耻只瞧了她一眼,淡淡道:“即使如此就别说,永远别说。”

  “难道要我眼睁睁的看你杀了他们?”

  “我还没有杀了他们。”

  “我情愿你杀了他们。”

  “我会让他们好好的活下去,就这么活下去。”

  季幽淋叹了口气,顿时感觉食意全无:“你不可能永远他们这样活下去,你说过,你只有两年的命了。你到时候还是会杀了他们。”

  完颜耻微微一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到忘了一件事。”

  “什么事?”

  “把我所有的功夫传给一个人。”

  “谁?”

  “你。”

  “我?”季幽淋吓了一跳:“为什么是我?”

  “这里再无其他人了不是吗?”

  “你可以出去找。”

  “我找过,没有人合适。”

  “你觉得我就合适?”

  “当然。”

  “为什么?”

  “凭你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话说了有用,什么话说了没用。凭你跟我也算是有缘,在我人生里最后的一段时间里,陪我度过。”

  “缘分?”季幽淋笑了笑:“确实是缘分,不过是孽缘,我如果不是为了玄天令,绝对不会认识你。”

  完颜耻从怀中掏出一包东西,扔给她:“打开看看。”

  “这是什么?”

  “你想要的。”

  “玄天令?”季幽淋打开一看,果然是玄天令:“你就这么把它给我?”

  “我留着它已经无用。”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这么辛苦的拿到手,现在却又说没有用了?”

  “我要这东西本来就是为了对付‘他们’。现在他们已经成了丧家之犬,这东西于我来说,已经没用了。”

  季幽淋只好再次叹气:“玄天令啊玄天令,早知道你这么好得手,我就不用大费周章了,还差点变成药人。哎……”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

  “奇怪什么?”

  “你要这东西做什么?江湖水深,你一个小女孩以为能搅和的了吗?”

  “你以为我要做武林盟主?”

  “你不是要做武林盟主?”

  “不是。我只是要救人。”

  “救人?”

  “恩。起初我以为你就算死也不会把‘玄天令’给我,现在看来你人还不错。”

  “不错?!我这一生,还是第一次被人用‘不错’这个词来形容。”

  “我说的是真的,你应该只是被仇恨蒙蔽了才会做出这么多事,如果你从小就像你的哥哥们一样,你肯定会是一名大将。”

  “少说着这些话,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几句甜言蜜语放了你?”

  “怕只怕,你肯放我还不肯走呢。”

  “哦?你还赖上我了?”

  “跟你学点功夫总没坏处嘛,我这个人很开明的。师傅。”

  “师傅?你倒很会见风转舵。”

  季幽淋点了点头:“如果你是十恶不赦的恶人,我一定不会让你教我功夫。看在你还不错的份上,我就做你徒弟。”

  完颜耻冷笑道:“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季幽淋笑道:“多谢夸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鬼狐狸又笑了起来,他的笑很苦,因为他几乎将胆汁都出出来了,他嘴里很苦,所以他笑的更苦:“你还是在转着弯的骂我。”

  “我没骂你。”她已失去了跟他斗嘴的兴趣,因为他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我们……还是别再斗嘴了。”

  “其实,你还算担心我,不像其他女人,她们都巴不得我赶快去死。”

  “谁叫你做了对不起她们的事?”

  “可我也并没有逼她们。”

  季幽淋也不再说话。

  鬼狐狸又说:“是他们自己认为只要跟我在一起便能绑住我,便可以成为我的人。有的时候我推都推不掉。”鬼狐狸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宇间带着三分傲气,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因为他们有这个权利,可若女人自己都不将自己回事,男人自然也不会将他们看的太重。

  “这是什么道理?你未免太会给自己找借口了。”

  “你觉得这是借口?”鬼狐狸问她:“你也是女人,如果你是个漂亮的美人儿,而且动不动就往男人怀里钻,男人又怎么可能拒绝?对于男人来说,感情是一回事,而‘风花雪月’又是另外一回事。要是有男人认为这两码事是一回事,那这个男人就没法要了。”

  季幽淋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你还是在称赞自己,夸耀自己……”

  “难道我不好吗?”

  “不好,非常不好。”季幽淋口中的不好,并非指他的为人,而是在说他的伤势。

  她没想到自己刚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非常急促,但却不是跑过来的,而是走,很少能有人在紊乱急促的脚步声,却不是再跑。

  很快,门被打开了。

  完颜耻喘着粗气闯了进来。

  说闯,是因为完颜耻已经不想再用手去开门,门锁才刚刚打开,他就用双脚就踢开了门。

  此时,他已经不是平时那个衣冠楚楚的完颜耻,而是一个狼狈不堪的玩完颜耻。

  现在他正满头是汗的冲过来,一把拽住季幽淋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用五根银针抵住了她纤细雪白的脖子,仿佛只要他用力,这五根银针就会刺进她的脖子。

  “你要做什么?”鬼狐狸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做什么?完颜耻喘着气道:“要她死。”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放了她。”完颜耻的话音落下,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那是言孝武的声音,他这已提着剑走了进来。

  完颜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放了她,你会放了我吗?”

  “交出我家公子的解药跟玄天令,我自然会放了你。”这个声音是白魂的,他也走了进来。

  “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儿?会相信你们说的话?”

  言孝武道:“那你想怎样?”

  完颜耻道:“放我走。”

  白魂道:“休想。”

  完颜耻道:“那我只好先杀了她。”

  季幽淋当然能感觉到脖子处正传来刺痛,那是银针微刺的感觉。

  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居然出人意料的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她的声音:“完颜耻,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我再来跟你做笔交易如何?”

  完颜耻道:“什么交易?”

  “我用我做人质来交换你的解药,只要你替鬼狐狸解了毒,我便命令我我的属下不在追你,如何?”

  完颜耻也大笑起来,他觉得这是在太可笑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关心别人?”

  季幽淋摇了摇头:

  “如果你不同意,我死了,你一样逃不出去。”她说到死的时候,仿佛故意让银针刺入自己的脖子。“鬼狐狸已经被你的药折磨的生不如死,带着他你根本走不了多远,你只能挟持我,如果我死了,你以为你还能活?”

  听见季幽淋的话,完颜耻神色一变,忽将一瓶药扔了出来:“解药我已经给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

  “不行。决不能放他走。”白魂喝了一声,便迎剑向前,只可惜,被言孝武的剑挡了回去。

  就在此时鬼狐狸也开了口,他道“白魂,让他走。”

  白魂也只好收了剑。

  眼睁睁的看着完颜耻挟持着季幽淋走出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