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沙漠古城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鬼狐狸又笑了起来,他的笑很苦,因为他几乎将胆汁都出出来了,他嘴里很苦,所以他笑的更苦:“你还是在转着弯的骂我。”

  “我没骂你。”她已失去了跟他斗嘴的兴趣,因为他几乎被折磨的不成人形,“我们……还是别再斗嘴了。”

  “其实,你还算担心我,不像其他女人,她们都巴不得我赶快去死。”

  “谁叫你做了对不起她们的事?”

  “可我也并没有逼她们。”

  季幽淋也不再说话。

  鬼狐狸又说:“是他们自己认为只要跟我在一起便能绑住我,便可以成为我的人。有的时候我推都推不掉。”鬼狐狸说这些话的时候,眉宇间带着三分傲气,一个男人可以拥有很多女人,因为他们有这个权利,可若女人自己都不将自己回事,男人自然也不会将他们看的太重。

  “这是什么道理?你未免太会给自己找借口了。”

  “你觉得这是借口?”鬼狐狸问她:“你也是女人,如果你是个漂亮的美人儿,而且动不动就往男人怀里钻,男人又怎么可能拒绝?对于男人来说,感情是一回事,而‘风花雪月’又是另外一回事。要是有男人认为这两码事是一回事,那这个男人就没法要了。”

  季幽淋叹了一口气:“说来说去,你还是在称赞自己,夸耀自己……”

  “难道我不好吗?”

  “不好,非常不好。”季幽淋口中的不好,并非指他的为人,而是在说他的伤势。

  她没想到自己刚说完,就听见外面传来脚步声,这脚步声非常急促,但却不是跑过来的,而是走,很少能有人在紊乱急促的脚步声,却不是再跑。

  很快,门被打开了。

  完颜耻喘着粗气闯了进来。

  说闯,是因为完颜耻已经不想再用手去开门,门锁才刚刚打开,他就用双脚就踢开了门。

  此时,他已经不是平时那个衣冠楚楚的完颜耻,而是一个狼狈不堪的玩完颜耻。

  现在他正满头是汗的冲过来,一把拽住季幽淋的手臂,将她拉到自己面前,用五根银针抵住了她纤细雪白的脖子,仿佛只要他用力,这五根银针就会刺进她的脖子。

  “你要做什么?”鬼狐狸的声音低沉了下来。

  “做什么?完颜耻喘着气道:“要她死。”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

  “放了她。”完颜耻的话音落下,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那是言孝武的声音,他这已提着剑走了进来。

  完颜耻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我放了她,你会放了我吗?”

  “交出我家公子的解药跟玄天令,我自然会放了你。”这个声音是白魂的,他也走了进来。

  “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儿?会相信你们说的话?”

  言孝武道:“那你想怎样?”

  完颜耻道:“放我走。”

  白魂道:“休想。”

  完颜耻道:“那我只好先杀了她。”

  季幽淋当然能感觉到脖子处正传来刺痛,那是银针微刺的感觉。

  但是在这个时候,她居然出人意料的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让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她的声音:“完颜耻,如今到了这个时候,我再来跟你做笔交易如何?”

  完颜耻道:“什么交易?”

  “我用我做人质来交换你的解药,只要你替鬼狐狸解了毒,我便命令我我的属下不在追你,如何?”

  完颜耻也大笑起来,他觉得这是在太可笑了:“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关心别人?”

  季幽淋摇了摇头:

  “如果你不同意,我死了,你一样逃不出去。”她说到死的时候,仿佛故意让银针刺入自己的脖子。“鬼狐狸已经被你的药折磨的生不如死,带着他你根本走不了多远,你只能挟持我,如果我死了,你以为你还能活?”

  听见季幽淋的话,完颜耻神色一变,忽将一瓶药扔了出来:“解药我已经给了,现在可以放我走了?”

  “不行。决不能放他走。”白魂喝了一声,便迎剑向前,只可惜,被言孝武的剑挡了回去。

  就在此时鬼狐狸也开了口,他道“白魂,让他走。”

  白魂也只好收了剑。

  眼睁睁的看着完颜耻挟持着季幽淋走出门外。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马是最快的马,一个时辰他们已经跑出三十里地。

  这里已经是沙漠,真真正正的沙漠。

  季幽淋如今除了遍地的黄沙之外,再也看不见第二种景物。

  她下了马,就被完颜耻强行塞了一颗药丸。

  这药丸不大,但是吞下是时候仍然很难受,这难受的感觉让季幽淋的眼泪都流了出来:“你给我吃了什么?”

  “解药。”完颜耻说:“在我还没有脱离危险之前,你休想死。”

  “我当然不想死。”季幽淋叹了口气:“但是你也犯不着来沙漠吧,这里没有水,就算他们不追上来,我们也会死在这里。”

  完颜耻不以为然道:“你以为我会这么笨?逃到这里,就算他们有天大的本事也绝想不到我们在那儿。”

  “什么意思?”

  烈日骄阳下,完颜耻似乎在找什么,但找了很久也没找到。

  然而忽然间,他就发现了一个地方。他发现了这个地方就拉着季幽淋跑了过去。

  这一片流沙地,中间有一个巨大的漩涡,正有沙子在往里陷。

  “这里是……”季幽淋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这个奇观,“你该不会让我跳进流沙里吧?”

  完颜耻却得以道:“我能带你进去,就能带你出来。”

  “你在跟我开玩笑?”季幽淋的眼睛已经瞪的比牛的眼睛还要大。“流沙底下通常是做古城,早就已经被沙子埋了,进去之后你又要怎么出来?”

  完颜耻道:“这里有一个大洞,每过一段时间就流沙就会停止一段时间,进入这里就是随着流沙被卷入,出来的方法只要等流沙停了,自然可以出来。但若如果你不肯进去,我杀了你埋在这黄土之下倒也不会有人发现。”

  季幽淋不想死,但她知道一定也逃不出完颜耻的手心,所以她只能听他的话。

  流沙果然停了,果然沙子中间,显出了一个大洞。

  季幽淋跳下来的时候,趁着完颜耻不注意将自己的头钗仍在外面,现在她只希望,能有个人发现这个簪子,而不是被沙子掩埋。

  跳下来之后,季幽淋发现沙子的下面果然是一座古城。

  一座建筑非常完整的古城。

  “天啊。”她如果不亲自下来这一趟,绝对不会发现,这沙漠下面居然保持着完整纵横街道,房楼雅舍,马车,农具,甚至连人家的摆设都完好无损。“这……这太神奇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事?”

  “哼。”完颜耻冷了一声,随手一挥,打在一块墙壁上,这墙壁就化成了灰:“这里的东西一碰就会化成灰.如果你不想塌陷的话,最好别随便碰任何东西。”

  季幽淋吞了口口水,呆呆的看着面前的墙壁,马上收回自己的手,不在去碰任何东西。

  要是这里塌陷,她就会被压死。

  她可不想死,一点也不。

  “跟我走。”

  “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

  季幽淋只能默默的跟在完颜耻身后走,很快,她就看见了完颜泓澈跟他的两个儿子。

  他们显然都非常的虚弱。

  就好像已经七八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一样,意识都已经不清晰了。

  “你……一直把他们关在这里?”

  完颜耻冷哼道:“他们也只配呆在这里。”

  季幽淋走过去摸了摸这三个人的脖子才安心,至少他们还有一气:“你没有给他们吃东西吗?”

  “我为什么要给他们吃东西?”完颜耻道:“像他们这样的人只配做猪,只配做狗。”

  “啧啧啧。”季幽淋叹息道:“向他们这样的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想不到会有今天这个下场。”

  “这一切都是他们咎由自取。”

  季幽淋点点头:“我也不喜欢这个完颜泓澈。同样都是儿子,为什么要这么偏心,如果换成是我,估计我也不会原谅他。”

  完颜耻侧头望了望季幽淋:“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放了你?”

  季幽淋笑了笑:“我可不会这么想,我只是在实话实说。如果我的父亲因为我的相貌儿遗弃我,不要我,甚至把我关起来,以免丢了他的脸,我同样不会认这种人做父亲,虽然我不会杀了他,但是我也不会认他。”

  “冲你这些话,我倒是可以不让你挨饿受渴。”

  季幽淋叹气:“那我还要谢谢你了?只是我后面的话,恐怕你又不会让我这么舒服了。”

  “什么话?”

  “他们毕竟是你的父亲跟兄长,如果没有这个讨厌的人,你也不会出生,若你要杀了他,那便是大逆不道的。”

  “果然大胆,若是换做你,你会就这样放过他?”

  季幽淋摇了摇头:“这种事,除非亲生经历过,不然我也不敢肯定我会怎么做。但是我肯定不会杀了他,也不会伤害他。”

  “妇人就是妇人。”

  “你别忘了,还有一句话说的是最毒摸过妇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