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缘分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鬼狐狸咳嗽了亮声:“好,我会小心。你离开的时候切勿惊动任何人,以免打草惊蛇。”

  “是。”鬼狐狸的话一说完,白魂便马上离开了房间。

  XXXXXXXXXXXXXXXXX

  蜡烛又燃灭了,烛台上的蜡已经积攒了厚厚一层。

  季幽淋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脑袋昏混沉沉的,重的要死,就好像她站起来走几部,脑袋就会落在地上一样,很不好,很不舒服。

  她从来没试过睡的这么沉。

  她坐起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平躺在床上。

  这张床其实很舒服,很软,人只要一躺上去,便会感觉浑身不由自主的放松。她揉着眼睛问:“我为什么会睡在床上?我睡了多久?”

  这次换鬼狐狸倒了一杯水地给她:“大概有三、四个时辰了。”

  “是你抱我上来的?”

  “当然。”

  “你……”季幽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是高兴的,但她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将这种心情表达出来。他虽然看起来关心她,却应该是一种礼貌,一种男人应该照顾女人的礼貌,绝无仅有,她实在不该想太多。就算,她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子,‘鹰黎女皇的转世’也决不能再跟‘楼启枭’有任何联系……

  季幽淋是个很会控制自己感情的人。

  一个从小就生活在阴影下的女孩,总能很好的保护自己,总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将自己保护好。

  ——像她这样的女人,也许命中注定要孤独一辈子吧?!

  “谁……谁要你多管闲事。”她跳下床,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鬼狐狸没有说话,只是勉强笑着。

  季幽淋虽然刻意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却又马上问道:“你……你感觉怎么样?身上的毒还有发作吗?”她问这话的时候,语气说不出的温柔,就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她毕竟还是关心他的吗?

  鬼狐狸点了点头,说:“现在感觉好多了。”

  不知道为什么,季幽淋总觉得他好像能看透她一样。

  她总感觉,他似乎已经看透了什么:“没事就快点躺回床上。”

  她只好让自己看上去冷冰冰的。

  鬼狐狸很不乖,如果他是个乖乖听话的人,那他就不是鬼狐狸了,他说:“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现在就觉得坐着很舒服。”

  季幽淋呆呆的望着他,就觉得他实在很不乖,很不听话,如果她是个大夫,一定会被他气到:“你是病人,就应该躺回床上。”

  “病人才应该多走动走动,成天躺在床上,岂不是等死?”

  “谬论。如果你不快躺回去,等下伤口裂开了,就别怪当初是我害你受伤的。”季幽淋心里真想冲过去,直接拉他躺好,但表面上却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就算我不怪你,事实也还是事实。”

  “你到底还讲不讲理?我伤了你是真的,可是我也照顾你了,是你自己不听话。不好好养伤,还要逞什么英雄,你以为你自己是不死之身?”

  “我没以为自己是不死之身,但是男人的体魄总要比女人强,这里明明就有个男人在,却让你一个女人受这活罪,传出去,我只怕会颜面扫地。”

  “难道你是为了面子,才……”季幽淋的练红了,她忽然觉得自己丢人简直丢都到姥姥家了。原来他跟她抢药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她却误会了,还因此而胡思乱想,简直太丢人了。她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因为她现在正有一肚子的火气要发:“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面子。”

  “一个男人若不要面子,你才应该着急。只怕我若是个不要面子的男人,你现在早就成了药人。”

  “那也是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有什么好不服的?总比我们两个都困死这里强一百倍。”

  “看来你很有为我死的觉悟嘛。你该不会是迷恋上我了吧?”

  “我迷恋你个大头鬼。”她恨不得打断他的舌头,“我警告你哦,我季幽淋早就准备一辈子不嫁人了,别拿我的样子开玩笑。”

  “你误会了。”鬼狐狸说:“我从来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开个玩笑。既然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说了。”

  季幽淋不在说话,这个时候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过了很久,鬼狐狸终于又说道:“你有没有想过,等你拿到‘玄天令’之后,要去做什么?”

  季幽淋摇了摇头:“不过我肯定要先回去救人,然后在想之后的事。”

  “你已决定要回去?”

  “当然。你呢?”

  鬼狐狸勉强的笑着:“我准备回家。”

  “你找到家了?”季幽淋一惊:“什么样的家?”

  “当然我住的地方。”

  “你住的地方?”

  鬼狐狸淡淡的说:“难道你知道我还有别的家?”

  “我不知道。”

  说到这,鬼狐狸又感觉自己胸口憋闷了起来,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季幽淋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你怎么了,又感觉不舒服了吗?这次他给你吃得到底是什么药,会不会要了你的命?”

  “没什么,别担心,暂时还死不了。”他虽然在说话,但是身体已经弓了起来。

  季幽淋很快又将鬼狐狸扶回到床上:“完颜耻这么痛恨完颜泓澈,这药一定是让完颜泓澈跟他的两个儿子吃的,没想到他的心肠竟然这么歹毒,竟然一点都不顾念血脉亲情,简直太可恶了。”

  “我到觉得他可怜。”鬼狐狸说:“一个人,若连自己的父亲都要伤害自己,那该是一件多可悲的事。何况,完颜泓澈与完颜耻他们之间丝毫没有父子之情,也不不能怪他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哼,我看这件事牵扯的人,恐怕只有我们两个人可怜,其余的人都是咎由自取。”

  “照你这么说,好像就我一个人可怜。我才是被无辜牵连进来的人。”

  “这个时候你还能开玩笑?”季幽淋不得不佩服他:“非要这么算,你也是最不值得同情的一个,我好心好意帮你分担痛苦,是你非要抢回去的。”

  鬼狐狸笑了。

  但是笑过之后,他就感觉胸口更憋闷了。

  忽然他呕出了一口鲜血,这一口血几乎让季幽淋的心脏停止跳动。

  人,不管什么情况,只要呕出鲜血,那边是危险的征兆,就是武功在高的人,也挨不过吐几次鲜血。更何况鬼狐狸胸口还有伤,那伤口也在随时往外渗血,这样会造成他失血过多:“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你一定会死。”她的话音落下的时候,人就已经准备跑去敲门,跑去唤人过来。

  但却被鬼狐狸立即扥住了:“不必惊动他们,白魂已经来过了,他正在设法为我找解药。”

  “来过?”季幽淋觉得惊讶:“什么时候的事?”

  “他刚才他点了你的昏睡穴,所以你才会无知无觉。”

  “他为什么要点我的穴?”

  “这……”

  “他来了,那么也就是说言孝武也来了。他们既然已经来了,为什么不直接救我们出去。”

  “是我叫他这么做的。完颜耻为人偏激,若惊动了他,怕他会将解药毁掉。所以至少在找到解药之前,不应该惊动这个人。更何况,我们来的目的是为了‘玄天令’,东西都没弄到手,怎么能就这么离开。”

  季幽淋蹲下身子:“可是你的伤更要紧。”

  “我没事。”鬼狐狸又勉强的笑了起来:“在我找回所有记忆之前,我绝不会死。”

  季幽淋沉默了半晌,才淡淡道:“你就这么想找回记忆?即使,付出代价?”

  鬼狐狸使劲扎了眨眼,现在只感觉五脏六腑仿佛搅在一起,搅的他几乎肠穿肚烂,几乎痛的他痛不欲生:“我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我只知道,该是我的,一样也跑不掉。”

  “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季幽淋似乎想说什么,却说了一半没在说下去:“没,没什么。”

  鬼狐狸的伤口又渗出了血,红色的血。

  这个时候他还能说话,他说:“我们聊天,你脸上的胎记是不是一出生就有?”

  “聊天?”季幽淋望着他:“这个时候你还要跟我聊天?”

  鬼狐狸慢慢躺下:“不聊天,我的注意力就会全部集中在疼痛感上,随便聊聊天,还能分散一下我的注意力。”

  季幽淋从他身上撤回双手,就感觉上面湿湿的,粘粘的,那是血:“好,那我们来聊天。我从小就有这块胎记,所以我从小就被人当怪我一样。”她一边说,一变找来一些碎布条,为他止血。

  她当然要脱他的衣服,而且还必须非要小心,因为他的衣服几乎已经站在了伤口上,等她脱完他上衣的时候,鬼狐狸就大笑了出来:“你脱我的衣服似乎还蛮顺手的。”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季幽淋狠狠的瞪他一眼。

  “为什么不行?我这个向来喜欢开玩笑。”

  “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没感觉你是这种人?”

  “人就是这样,相识久了,本性就露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