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试药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鬼狐狸看了一眼碗中的汤药,不用想也知道这碗里面装的绝不只是单纯的一碗药,他抬起头,望着完颜耻道:“这是毒药?”

  “不是。”完颜耻道。

  “那是什么?”

  “这是奇药。”

  “奇药?”

  “因为它既能帮你疗伤,又是一种折磨人的药。它能折磨的人生不如死,却也能让你的伤势尽快好起来。”

  “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药?”

  “世上独一无二,专门为你调制的。”

  鬼狐狸大笑了起来,笑的伤口都要裂开了却还是停不住,于是伤口果然又裂开了,他闷着咳嗽了两声,才止住笑意:“说出你真正的目的吧。你留着我不死,到底想做什么?”他问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已低沉的可怕。

  完颜耻只撇了他一眼,宛若高高在上的神,他说:“用你试药。”

  “试什么药?”

  完颜耻已不在耐烦街道他这个问题:“同样的话,我已经跟你的朋友说过一次,我不想再说第二次。若你想听,我会让你们聚到一起。”

  “她在什么地方?”鬼狐狸眼神一变,阴沉道:“没对她做了什么?”

  完颜耻端起了药碗,放在鬼狐狸眼前:“喝了它,我就告诉你。”

  “如果我不肯喝呢?”

  “那我只好让你的朋友喝,女人的体制总是比男人弱的,这药的效果会更快显现。”完颜耻点了点头,将药交给下人,自己也准备出去。

  “等等。”鬼狐狸忽然叫住了他:“这药分明是就是为了我的伤势研制的,我岂有不喝之理?”

  完颜耻也只好又吩咐下人将药放下:“其实你应该感谢我,如果被谷主知道有人背叛了死人谷,你会比现在更痛、更苦。”

  鬼狐狸不在说话,而是端起药碗将碗中汤药一饮而尽。

  就在此时,完颜耻拍着手掌道:“很好。英雄一怒为红颜,甘为红颜负天下。”完颜耻满意的笑了笑:“现在你可以去见你的朋友了。”

  季幽淋醒过来的时候,房门已经被打开了,鬼狐狸被完颜耻带了进来交给了季幽淋。

  “好好照顾他,若他死了,下一个试药的人就是你。”完颜耻留下这句话便离开了房间,房间又再次被人锁住了。

  季幽淋扶着鬼狐狸坐在床上,发现他现在异常的虚弱:“难道……你的伤口裂开了?”

  鬼狐狸躺在床上,不知为何,浑身上下却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四周很暗,应该已经是夜晚,四周很静,静的只能听见他们的呼吸声:“我看这次,我是要死在这了。”

  “不会的。”季幽淋制止他的胡思乱想:“你不会死在这里的。他们……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喝药。”

  “喝药?他们让你喝了药?”季幽淋忽然喊了出来。

  “是。”

  “那药不能喝,那药……那药是……”季幽淋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鬼狐狸,“所以你知道,他给的药不能喝,绝对不能喝。”

  鬼狐狸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喜欢看到这个女人紧张,尤其是为了他而紧张,他觉得只要她一紧张,气氛反而就会变成轻松起来,所以他说:“可是我已经喝了。”

  “你……你身体有没有什么异样?”她迫不及待的摸了摸他的伤口:“这里疼不疼?身上其他地方感觉怎么样?”

  他一掌趴在她的手上,用眼神示意她——男女授受不亲:“除了软弱无力之外,什么都没有。”鬼狐狸说:“但我想,那肯定不是毒药。”

  “谁知道,万一他胡乱做出什么药就拿你来试呢?”季幽淋马上将脸盆端了过来,放在床边:“我帮你吐出来。”

  鬼狐狸一把捉住她的手,皱眉道:“你打算用怎么做?我的胸口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你难道想杀了我不成?”

  “我……”季幽淋垂下头,咬起了牙:“都是我害的,我害你受伤,害你被困,是我连累你。我……甚至连救你出去的本事都没有。”季幽淋已经感觉到第五晨相说她没用的话是对的了,至少如果她武功再高些,她可以做很多事。绝不会向现在一样任人摆布。

  鬼狐狸也沉默许久。忽然笑了笑道:

  “确实是你害我,不过也要我自己心甘情愿,就算要怪,你也只能占一半。再说我迟早要背叛死人谷,就算今天没有你,迟早我也会这么做,若在去除这一半,你也只能占据一半的一半。”

  “一半的一半……”她笑了出来。

  鬼狐狸舒了一口气:“笑了就是没事了。”

  季幽淋收敛了笑容,严肃道:“我们被困在这里,怎么可能没事。‘玄天令’一天拿不到,我就一天不能安心。但是现在看来,计算难道玄天令,我只怕也无法号令群雄。”

  “我的白魂跟你那个朋友一定回来救我们。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你的功夫确实很弱,以你的功夫来讲,在江湖上根本排不上。”

  季幽淋没有回答,沉默就是最好的回答。半晌之后她才道:“其实我一点都不希望他们来,完颜耻的为人这么狡猾,他们来了却未必有胜算。更何况,如果他们也被捉进来,那就再也没有人会救们了。”季幽淋趴在床边:“如果我武功厉害一点就好了。”

  鬼狐狸忽然嘿嘿一笑:“如果现在有个人教你武功,你肯学吗?”

  季幽淋感觉自己又有了希望,眼睛里放出了光芒:“当然会学,只是……哪有人来教我?”

  “当然有,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你?”季幽淋忽然一愣。

  鬼狐狸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你也是用剑的,而我也是用剑的。我难道没有资格吗?也许你不能再这么短时间内学到多厉害的东西,但是最起码指点你两招还是可以的。”

  “真的?”

  “当然。”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她已迫不及待。

  鬼狐狸咳嗽了两声,点了点头。

  这场游戏对他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样帮助她,结果又是什么?

  想到这些,他自己都要嘲笑自己。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鬼狐狸几乎把自己所有的心得跟招式都交给了她。无论如何,他都知道,现在只能靠她,他绝没有任何不教她的理由。

  在这个房间里,白天黑夜都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一根蜡烛都燃尽了,也分不清楚现在到底是黑夜还是白昼。

  就在此时,鬼狐狸忽然闷哼了一声,从口腔之中喷出了一口鲜血。

  鲜血是鲜红的,跟中毒之后的鲜血颜色完全不一样,那是正常人的血。

  “怎么会这样?”季幽淋走过来的时候,鬼狐狸整个人都已开始抽搐。他就好像一个久病不治快要死的人一样,就像一个喝酒太多而中了毒的人一样:“你……你到底怎么了?药,难道是完颜耻给你喝的药?”

  季幽淋赶紧包住鬼狐狸头,试着压住他的四肢,忽然她发现他竟然在咬自己的舌头:“天,你一定会咬断自己的舌头。”慌忙中,她只要让他用力的要自己的手,如果是平时,这样的举动绝对是不正常的,绝对也是她做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她实在也想不到第二个方法。

  得过癫痫的人都会知道,如果一个人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那么他所有的动作都是扭曲的,较劲的,如果这个时候他咬断自己的舌头,也许他自己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痛。

  季幽淋感觉自己的手上黏糊糊的,那是血的感觉。

  直到鬼狐狸稍微好一些的时候,她才能抽出身去拍,去敲那扇早已经被锁住的门。

  “来人……来人啊……快来人啊。”她喊,她叫。

  她的叫声马上就吸引来了人——完颜耻早已料到药性发作的时间,他进来的时候,鬼狐狸已经已经像个快要死的人,他走过去附身看了看床上的人,冷哼了一声道:“药性就只有这样?”

  季幽淋嘶吼道:“你快点把解药给他,不然他会死的。你真想要杀了他吗?”

  完颜耻本来根本没有注意她,但听见她的声音转头之时便看见她双眼之中的夺人光芒,比刀光还夺人的光芒,那是一双燃着火的眼睛:“你倒是真是关心他。”他说完笑了笑,便将袖中一瓶药拿了出来,倒出一小粒药丸放进了鬼狐狸的嘴里。“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就这么死了的。”

  “卑鄙。”季幽淋已喊了出来,愤怒、怨恨一起涌了上来。

  “卑鄙?呵,我承认。身体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每天连续试药,今天就轮到你了,也许你的药比他要痛苦一百倍。”

  “你真无耻。”

  “承蒙夸奖。”完颜耻将那瓶药交给季幽淋,他铁青的脸被这昏沉沉的烛光所映,映得更是说不出的诡秘可怖。:“这瓶药每隔一个时辰喂他吃一次,他的毒很快便会解去。如果你担心药中有毒,不肯喂他吃,那他就必死无疑。他是死是活,全在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