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好戏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回南疆……

  季幽淋并不想回去,南疆并没有值得她留恋的地方,但是这一次她却是非回不去不可。

  “明明是千辛万苦逃出来的,却要心甘情愿的回去,难道这真是命?”

  言孝武也沉默了半晌,才微笑道:“若不回去之后还想出来,我可以在陪你出来,只要你不在违背长老的嘱托。”

  季幽淋嫣然一笑道:“我知道,你想向来不会骗我。你说我们能出来,那就一定能出来。可是……”

  言孝武慢慢的倒了杯水,放在她面前,忽然叹息了一声道:“可是你仍然没有那个雄心壮志,去做‘那件事’是吗?”

  季幽淋又沉默了下来,她知道‘那件事’指的是什么,良久良久,她忽然问道:“你可知道,如果我去做‘那件事’,未必会做的好。”

  “不是每个人天生就能做好任何事的。”

  “可是叫一只麻雀去学习老鹰的雄姿,确是无法实现的。”

  言孝武抬眼往他,那是一双冰冷的瞳孔,有着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神,他说:“所以我们才要步步为营,占尽先机。”

  步步为营,占尽先机……

  那又是谈何容易?

  季幽淋皱着眉头,勉强自己挤出一些笑容:“你好好休息吧,我去打些水进来。”

  季幽淋没想到的是,鬼狐狸早已经在门外,早已经把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其实在他的心底,早已怀疑她跟苍云有关系,但是亲耳听到他们的谈话,他仍免不了震惊。

  等她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躲了起来。

  鬼狐狸在暗处望着季幽淋的背影,嘴角忽然扬起一丝戏谑的笑,这笑容,跟之前的震惊显然是两个对比,他喃喃道:“你果然是苍云的人。”

  他本来还不相信,但昨天晚上那个梦已经让他完全确信自己就是楼启枭。

  他相信,她也会有所感觉,

  有意思的是,他是龙域的皇帝,而她是苍云的人,他们之间本是敌对的干系,却又在冥冥之中一次有一次的相遇……

  鬼狐狸的心底荡起一圈又一圈残酷的戏谑涟漪,嘴角撇出一抹玩世不恭的弧度:“接下来的故事会怎么发展?”这不像是个问句,反而像个感叹句。他已在心底决定要帮她。而帮她也并非真的帮她,只是想看看他们之间要怎么玩这个游戏。

  季幽淋打完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鬼狐狸站在门口。

  鬼狐狸双手环胸。双眼尽是戏谑之意,他正玩世不恭的望着她。

  “我决定了,我要帮你。”

  “什么?”季幽淋身形稍顿,望着他,忽然感觉到一阵莫名其妙。

  鬼狐狸是没有理由帮她的,哪怕是一丝一毫都没有。

  “我说我要帮你拿回‘玄天令。’”鬼狐狸清楚的重复。

  “你为什么要帮我?”他的帮助应该需要一个理由。她想起昨天晚上的梦,也怀疑是鹰黎对楼启枭说的话起了作用,但是即便如此,眼前的一切还是让她无法轻易相信。

  鬼狐狸走到她身边,吹了一声口哨:“因为我喜欢,我喜欢做我喜欢的事。”

  “你要背叛‘死人谷’了?或者说,你已经准备背叛了?”

  “这不算背叛,因为我从来也没有为他们效忠过。反而是他们一直利用我,要我去做他们探子跟杀人工具,我现在算是小小的回敬下他们。”

  “那你打算怎么做?”

  鬼狐狸望了望远处,“你的那个朋友似乎还要修养,我想你也不会想害他继续下去。”

  “那又怎样?”

  鬼狐狸又吹了一声口哨,这声口哨却是在呼唤他的马。

  哨声响起到落下的短暂时间,他的马就嘶鸣着跑了过来。

  那是一匹黑色的骏马,额间有一缕白色的毛发,浑身乌黑,毛发顺亮,唯独四肢蹄子也是白色的,看上去俊逸非凡,骑在这样的骏马之上,任谁都感觉自己不凡。

  季幽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鬼狐狸一把横抱了起来。

  在她还来不及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他飞身上了马。

  “你要做什么?”季幽淋有种非常不好的感觉,她不能丢下一言孝武一个人在这里,可是她现在却又身不由己:“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他试图攻击他,却只发现自己在马背之上根本用不上力。她只能牢牢地被他固定在他的双壁之间。

  两人之间挣扎的太过激烈,言孝武送给她的丝巾竟从她的脸上滑落,随着一阵风吹响了远方。

  她来不及捡,因为此时鬼狐狸已经策马扬鞭,在广阔的蓝天下奔跑了起来。

  季幽淋没想到鬼狐狸会这么疯狂,这么冲动,这么鲁莽,这么激烈。他居然将她带出来草原。

  他们两个人现在居然在戈壁中。

  她认得这是去完颜家的路。

  “你要去完颜家是不是?你以为你是谁?完颜耻的暗器不单我抵不过,你以为你就可以敌得过?放我下去,快放我下去。”

  “怎么?害怕了?”

  “不。我是因为害怕。”

  “你对我没有信心,又对自己没有信心,那不是害怕是什么?”

  鬼狐狸刺耳的笑声就响在她耳边。像风一样呼啸而过。

  季幽淋这是才感觉鬼狐狸的这批马,居然是一片千里驹。

  千里驹可以日行千里,而他们的路程并没有千里那么遥远。

  很快,他们便重返了完颜家。

  这一次来完颜家与上一次来完颜家,绝对是不一样的,上一次,她跟言孝武来,她看到门上凋落的红漆,看到沧桑的石子,看到古老沉重的大门。

  但是这一次,她是跟鬼狐狸来的,却是看到崭新的大门,刚涂过的红漆,还有崭新的两尊石狮子。

  “这……”如果不是她确信自己的记忆,她会被自己的眼睛所骗,以为自己来错的地方。“才两天的功夫,完颜家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鬼狐狸的眼角仿佛都笑开了。话音落下,人影起落便飞身上了墙岩。

  “我鬼狐狸做事只求干脆、利落,你要是拖累我,就乖乖等在门口好了。”

  “你小看我?”季幽淋并不觉得躲在男人背后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现在这种情况,如果可以,她希望自己在他之上。于是一口气提起,纵身一跃,便也跃上了墙岩。

  两个人双双悄无声息的飞进了完颜家。

  完颜家今日似乎很热闹,所有的下人都在忙,忙着将屋子里的东西搬出来,然后在将另外一些家具搬进去。

  “看来,这家要换主人了。”鬼狐狸说。

  现在,他跟季幽淋只能躲在屋顶上,静静的看着,因为只要他们一现身,立马变回被人发现。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季幽淋问。

  “一户人家要怎么样才能做这么大的变动?通常来说主人为了风水的问题是不会轻易动房间里的摆设的,可是现在这里几乎每间房的摆设都在被人更换。我想着应该不是原来的主人能做出来的事。”

  “那我们要怎么办?”跟在鬼狐狸身边,季幽淋到变成了毫无主意的人。

  “跟我来。”鬼狐狸拉着季幽淋翻身跃下屋顶,落在书房前。

  “来这里做什么?”季幽淋不明白。

  “整件房子都在变动,唯独这里没有,我猜,这里就是新主人休息的地方。”

  季幽淋没想到鬼狐狸的观察力会如此入微,现在看来,他真是个很聪明的人。

  但,就在他们接近书房的时候,忽听歘歘歘的几声,似乎有什么细小的东西从书房的窗户上飞了出来。

  鬼狐狸揽着季幽淋的腰向后退了几步,猛的便感觉自己被拉了过去。

  刹那之间,若眼里的人就能在半空之中看见无数根细小的银针。虽然银针细小,但却是被一股非凡的力气射出来的,他们在半空之中闪着银光,笔直的**刚才季幽淋所占的位置身后的一棵树上。

  “梨花针……”看见这几只针,季幽淋脸色都苍白了起来,前日,就是这样几根小小的银针,几乎要了言孝武的命。

  “门外所站究竟何人?”

  屋里的人显然发现了他们。

  “敌人。”鬼狐狸透着寒意的声音月此同时也响了起来。

  “是你?”屋里的人仿佛认出了他的声音,他似乎并不相信这个声音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是你?”

  鬼狐狸拉着季幽淋走进了屋子,此时屋子里的人仿佛也在等待他们进去,但是他们真的进去看了之后,书房的门就紧紧的关上,是被一股气力关上的,这扇门关上,仿佛就不准备打开一样。鬼狐狸见到屋子里的人,就不禁大笑了起来:“早知道我当初就不应该把‘玄天令’交给你,害得我还要大费周折的亲自跑过来找你要。”

  完颜耻平静的坐着,看见季幽淋便似乎了明白,他问:“你也想‘玄天令’?”

  “是。”

  “为什么?”

  “没有原因。”

  “没有?”

  “是。”

  “那么你是想背叛‘死人谷。’”

  “是。”

  “那你就应该做好真的变成一只鬼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