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恍然一梦瑶台客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季幽淋回过神来,点了点头:“我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会。”

  言孝武便退出了房间。

  此时此刻,房间里面就只剩下季幽淋一个人。

  她随手拿起立在角落里的“残魂”宝剑坐了下来,上面还沾着一些血迹,季幽淋用手帕擦了擦剑身,那剑身侧面立即就亮起了寒光。

  说来奇怪,之前她一直觉得这把剑除了样子漂亮些之外,并不锋利,虽然可以断开“石洞内的空间”,但也只是靠着剑中的神力啊。

  可是现在……她这条丝绸的手帕才刚刚碰到剑刃,呲的一声,丝绸顺吉就撕成了两半。就连她的手指都划出了鲜红的血条。

  难道是因为沾了“那个人”的血?

  “那个人”的血会有这么神奇?

  就在此时,季幽淋忽然发觉到房间之内不知何时氤氲起了紫色的雾气,满屋的紫色气体带着阵阵幽香,如鬼魅魔影所在之地一般妖异万分。

  ——是谁?那雾气的背后,正由一团类似于人影的东西,带着大量涌出的灵气缓缓成型。突然间让季幽淋身形凝定、心如空灵。

  季幽淋在南疆的时候听人说起过,懂得高深巫术的人可以将自己身体融汇成雾、成风,成水,甚至是任何一种东西,可以左右别人思想,控制别人心智,操控傀儡,玩弄降头……如果人到了那种地步,那么简直已经跟神没有任何区别了。

  那团影子汇聚成型,已经是一个高瘦男人的形状:——“很久不见了,女皇。”

  季幽淋试图拍散紫雾,谁知道刚拍散一层雾气,便有再又添了一层,浓浓的紫色气体根本挥散不去。

  “鬼鬼祟祟,到底是谁?”她唤起言孝武的名字,却发觉门外一点反应都没有,言孝武的房间就在她隔壁,两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十分的好,莫非他没有回房?

  那人道:“你无须唤人,这间屋子已满是结界,你我谈话,我不想让外人打扰,我乃大巫师第五晨相。你手中的神剑,还是我铸造的。”

  那人的声音低沉沙哑,听着极为难受。

  “第五……晨相。”季幽淋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残魂”,怀疑有人在故弄玄虚,便冷傲道:“人影恍惚,言辞闪烁,凭什么要我相信你说的话?出来!”

  雾气并未散去,第五晨相也并没有从雾中走出的意思:“现在还不是相见的时候。这次来的目的,只是探望故人。”

  “探望故人?”

  第五晨相道:“你的前世鹰黎女帝以死保护了我的族人,我也曾答应过女帝,待到神剑问世之时,便来帮你重夺苍云在七国之间的地位。如今神剑问世,我如何还能不出现?”

  “出现了又如何?”季幽淋忽的笑了起来,笑的诡异。然后徒然一剑斩了下去,将眼前的雾气一分为二,好像劈断了什么一样,紧跟着咔的一声响了起来,仿佛她砍碎了什么东西:“我可不是你的故人。”

  季幽淋的话音落下,整片雾气便开始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散去,就像有什么东西将眼前的所有物体都吸走了一样。

  “啧……好强的剑气。”第五晨相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雾气已经停止流失,“若你这么轻易就破坏我的结界,我大巫术的头衔也该退位了。”说完,雾中的影子挥了挥手,倏的一声,就看见季幽淋飞了出去,重重的撞在墙上,落地之时,她只感觉胸口憋闷,剧烈的恶心感一拥而上,没想到口中竟然呕出了一口鲜血。

  “敢对我第五晨相动手的人,丫头……你算是第一个。可惜你身手太差,若不勤加练习,别说是女帝之位,恐怕就连‘玄天令’在手,也无法得用。”

  季幽淋却并不乖顺,既已经被人打到吐血的地步,她便也无须再好言相对:“要杀便杀,少说废话。”

  “我何时说过我要杀你?我只想试试你到底有多少分量。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第五晨相仿佛在嘲讽她一般的发出肆意的笑声跟轻蔑的语气。

  “所以你想怎么样?”

  “现在看来你需要的是磨练,只有强人才可以统领更强的人,去漠北找‘玄天令’,‘玄天令’现在就在‘完颜耻’的手上,这个人曾是个名门,只可惜生来就有残缺,被亲生父亲嫌恶,后因做事叛逆而被逐出家门,加入‘死人谷’,这个人的功夫不弱,以你的本事打败他,从他手上取回‘玄天令’。到时候你的名气自然会在那一带成为佼佼者。”

  “你知道的好像比我还多。”玄天令,死人谷,完颜耻有些事就连她都不知道。季幽淋冷哼了一声,感觉浑身上下的骨头都好像要散了一样,扶着墙壁站起来,这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她抬头,眼神忽然凌厉起来:“如果我不听你的呢?”

  “你尽管试试。只要你能胜过我。”

  季幽淋本想再挥第二剑,借助神剑之力,将眼前的雾气一劈为二,可惜她现在练握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第五晨相冷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如果现在有人想杀你,或者杀你的丈夫跟孩子,你就连保护自己的余地都没有,如此弱小怎能在战国生存,更别提稳坐女帝之位。”

  保护……保护别人?

  仿佛被一击击中,季幽淋凌烈的眼神涣散了下来:

  “我从来没想过要做女皇帝,也不会有丈夫跟孩子,我……”她轻轻的抚着自己的右脸,任凭自己脸上的红色胎记仿佛血一样的颜色蔓延。“从小到大,我都被人叫成怪物,小孩往我脸上丢石子,所有人在晚上看见我都会以为见了鬼,这样的怪物长大之后可以能做什么?”她笑,笑的绝望,自嘲的低语:“怪物始终是怪物。”

  哈哈哈哈……

  房间里忽然传来了一阵大笑,第五晨相忽然放声大笑了起来,这笑声几乎布满了屋子。但笑过之后,他的声音确实无比认真的:“你脸上的胎记是‘一个人’的爱情,他的爱越深,你胎记的颜色就会越重。但这胎记也是封印,我当初在在的脸上封印住他的爱情,如果有天他冲破了封印,忆起心中所有的情爱,那么这块胎记将从你的脸上彻底消失。到那个时候,谁还敢说你是怪物?你要继续如此自怜自爱到何时?让我告诉你,就算你真的是一个人面兽身的怪物,只要你成为了王者,你也是最漂亮的,你无须为此担心。”

  季幽淋突然一阵,双眼之中立即闪出了从来未有过的光芒:“你说的是真的?”

  “我何必骗你,我可以告诉你,鹰黎女帝是我施法转世的,手中的剑是我铸造的,剑中的魂魄也是我铸进去的,你脸上的胎记也是我弄的,你整个人可以说都是我造出来的。”

  季幽淋觉得不可思议,有种复杂的情绪漾在喉咙,她的脸色是苍白的,眼神闪闪发亮,然而却又被复杂的痛苦充斥:“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有很多问题要问。“凭你的能力,大可以帮助女皇,为什么又要让她死,再造出一个我?”

  “因为当年的女帝不死,我的族人便活不下去。”第五晨相说:“我的族人本是华旗国的皇族,后遭人陷害正族惨遭诛杀,是女帝出手相救,助我们逃脱一劫,于是我的族人便从此跟苍云百姓混居,住进南疆一带,但谁知后来苍云兵变,失去了保护南疆的能力,苍云国的皇族后裔为保性命,全部退入了南疆。可龙域的人追兵也追到了南疆。这个时候,只有女帝死了,才能让龙域的皇帝彻底安心,并且放弃追杀剩余的皇族后裔。后来女帝为保护我们的族人,便跳入了火海,我便按照早已与她约定好的,将她的魂魄收入‘噬魂瓶’中,一半用来铸造神剑,一半送去转世在造出一个女帝。”

  季幽淋抚了抚眉心,觉得自己好像忽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傀儡,没有感情,没有思想的傀儡,自己就在别人手中随意操控,她的喜怒哀乐瞬间就好像变成了沉跟的悲哀,她笑了笑,笑的全没温度:“真是天衣无缝。这都是你们精心布置好的。”那么季幽淋到底存不存在?她的存在又代表什么?

  鬼狐狸,楼启枭,言孝武,鹰曪,完颜耻,第五晨相……

  这些人都是跟鹰黎有关系,这些人却不想认识她季幽淋。

  “我话已说完,是时候离开了,至于你要不要变强,做不做女帝,自己考虑清楚。”第五晨相的话音落下,满屋浓浓的雾气迅速翻滚成团的退去,马上整间屋子便清清楚楚的展现在眼前。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季幽淋一个人顺着墙壁滑下来,跌坐在地上,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她只能坐着,只能靠着墙,只有这样才能找到一个带有安全感的姿势。

  她到底谁?

  鹰黎还是季幽淋?还是都不是?

  她找来了镜子,透过镜子看自己的脸,她几乎从来不用镜子,从小厌恶自己的情绪几乎连带着让她痛恨镜子,但是这一次,她试图从镜子里看清楚自己。

  那是一张非常丑陋的脸,半张脸的不规则形状,渗透这红的发黑的颜色,这个人就是她——季幽淋。

  她用手遮住右脸,遮住胎记,臆想没有这块胎记。心理明知道如果楼启枭想起鹰黎,那么她就再也不是怪物了,可是为什么……她会感觉心理酸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