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刺进胸口的剑1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白魂以一种怪异的表情看着鬼狐狸:“你准备带她一起上路?”

  “这有何不可?我们两个大男人,难道还应付不了一个小女子,更何况,你看她看你的眼神。”鬼狐狸笑了笑,指了指鹰曪,挑眉道:“人家八成是看上你了。”

  鬼狐狸的一句话让两个人的脸上都泛出了红晕还有难看的表情。

  “公子勿开玩笑。”白魂脸色一僵,刚喝下的茶水仿佛咔在了喉咙之间。

  “你胡说八道。”鹰曪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

  鬼狐狸点了点头,笑了笑,这笑容就好像在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就在此时,门外忽然刮起了一阵黄沙漫漫的狂风,中原天气最近不知为何时常变化,总是好好地天气就回忽然刮起狂风或者下期小雨,这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风沙吹进了店里,落在饭菜之上总是让客人感觉极为不舒服。

  小二急急忙忙的赶过来刚准备把门窗关好,就看见从黄沙之中几个穿着异族服装的人朝着他们这间小店走了过来。

  店小二认得那些人穿的衣服,这样的客人他们的店中也没少招待,全部都是些南疆客,只是这样的客人他们平时并不喜欢招待。

  谁不知道南疆最擅长的就是巫术蛊毒那一套,要是这几位爷不高兴了,在他们店里弄些蛊去害人,他们的店就算完了。

  “几位客人,您看,您来的真不巧,小店今天已经人满为患了,您看你要不去别家吃饭?”

  店小二没想到自己刚说完,就被人想小猫一样拎在半空中,他的眼神一花,就看见一个壮汉,壮汉粗着嗓音冲他喊道:“方圆几里就只有你家一家野店,你让我们去何处?”

  “八鲁,住手,这里不是南疆。”说话的这个人一眼就别鬼狐狸认了出来,他不就是跟在季幽淋身边的那个男人吗?他记得那个人的名字,言孝武。

  “小二,看这几位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走了不少的路,你就行行好让他们进来便是。”

  鬼狐狸一开口,自然也引了那个人的注意,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只因为鬼狐狸两次见到言孝武都带着面具,如今他并没有带面具,反而让言孝武认不出来。

  虽说他没有认出对方就是鬼狐狸,但言孝武却觉得他有些眼熟,这种熟悉就像很久之前曾有过数面之源,但若是真的见过数次,他一定会记得。可是现在他只觉得眼熟,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记忆。

  也许是人有相似,这个人的五官让他觉得很像某个印象不深的属下吧。言孝武并没有在意,真正让他在意的是对面跟在那男人身边的女子。

  那个昔日高贵如神一样存在与族中的女人,如今却穿着一件打满了补丁的衣服,以一副破衣烂衫,肮脏不惜的样子出现众人面前。

  她的脸上沾满了泥巴,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她原本的样子。

  鹰曪对着他们打了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多事。

  而言孝武看见她的眼色,也就自然当做没事一样,只对着鬼狐狸点了点头,就好像根本不认识她一样跟其他几个人安静的坐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

  这行人总共有八个人,七个男人,一个带着面纱的粉衣女子。

  这个女人本应该认识鬼狐狸的,因为鬼狐狸已经认出了她,她脸上那块紫色的胎记是他绝对不会认错的。

  但是现在,她却没有一点反应都没有,平静的好像从来没认识过他这个人一样。

  鬼狐狸天生就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玄机。

  “请问这位姑娘……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面?”

  他问她,可被问话的女人就好像没听见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反而是叫八鲁的男人回头瞪着他。

  鬼狐狸就更感觉奇怪了。

  但他还不算笨,这些人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邪气,想必自然是熟练武术蛊毒之人,若是在此与他们有任何争端,自己便是毫无胜算,于是他避其锋芒的礼貌道:“大概是在下认错人了。失礼了。”

  他们这顿饭吃的极为简单,很快他们便吃完离开了客栈,而言孝武一行人却足足用了半个时辰才吃饱上路。

  路上无风,天气又晴和起来。进入到凤阳城之后,他们一行人很快便投宿到了凤阳客栈。

  然而他们没想到,鬼狐狸跟白魂、鹰曪却在身后一路跟着他们来到了凤阳客栈。

  凤阳是跟他们形成完全截然相反的道路,也是往南疆去的必经之路。但鬼狐狸还是来了,他总觉得那个丫头的神情古怪,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

  匆匆投宿,当夜夜晚,鬼狐狸便忍不住溜进季幽淋的房间。

  房间很空,只有她一个人坐在床沿上。

  她的反应很奇怪,明明他都闯了进来,明明现在就站在她的眼前,可是她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仍旧坐着,一双眼睛毫无神采的睁着,看着前方又好像什么都没看。好像世界上的任何事都跟她没有关系一样。

  这种感觉好像她就是一尊雕像。

  “是他们对你用了巫术?”鬼狐狸蹲下来,拍了拍她的脸庞,她没有半点反应。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忽然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好奇心,忽然想把那些曾压在心底没埋没的问题一次问个清楚,但……话在嘴边,却不知道该从何问起:“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

  他的话音才刚落下,就感觉后脖颈子处有一丝寒凉寒凉的冷气,那是剑的温度。

  刹那间,他反应过来,此时此刻他的背后正有一把剑对着他的脖子。

  如果现在他的身后正站着一个人,那么这个人的武功一定在他之上,他甚至没听到这个人走进屋的脚步声,也没有听见拔剑的声音,更没有感觉剑客在杀人之前所散发出来的杀气。

  这不对。

  一个人如果武功卓越,那么走路不会发出声响是完全可以做到的。

  但是武功如此高的人竟然能毫无杀气的用剑指着一个人,这很奇怪不是吗?

  他缓缓回过头,眼前的这一幕几乎惊呆了他。

  他的背后确实有把剑正对着他,几乎就要刺入他的身体。

  但是却没有人在用这把剑。

  这把剑仿佛在凭自己的意志在动。

  世界上竟然会有如此神剑?

  他不禁发出感叹。

  如果武林之中有任何人拥有这把剑,毕竟是雄霸一方的霸主吧。

  他摇头笑了笑。

  但它却是在保护她——一个天真的的丑丫头。

  “我不会伤害你的主人,我是来救她的。不管你信不信,我绝对不会伤害她。”

  最神奇的事发生了,这把剑缓缓的后退,竟然好像能听懂他的话。

  “这才乖,看你也是一把忠心耿耿的剑,不如一起想想办法让你的主人恢复。”

  剑身发出了幽幽的蓝光,光芒微弱却夺目的很。

  鬼狐狸皱眉道:“这是什么意思?”

  鬼狐狸的话音刚落,屋子里就想起了幽幽的声音,好像有人再说什么,这声音需要很用心听才能听出在说什么,鬼狐狸听了很久才听出来——这声音好像在说:“楼启枭?”

  “又是楼启枭?”鬼狐狸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难道你跟他也有关系?”

  那声音又再响了起来,这次仿佛是在喃喃的说话,楼启枭必须非常仔细的听才能听得出来在说什么。

  “救她,她被剑中魔影束缚,心智大乱,我用咒语封住她的心智,现在必须要用你的血将她身上的魔影驱逐。”

  鬼狐狸不解到

  “为什么是我?”

  声音在也没有了,四周寂静的很。只有剑身发出的幽幽蓝光似乎越来越强。

  忽然之间,季幽淋清醒了过来。

  “你快走。”

  在鬼狐狸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季幽淋猛然一剑刺了过来。

  “喂,你做什么?又叫我走,又拿剑刺我。”鬼狐狸躲开季幽淋刺来的剑。

  “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我真的会杀了你。你走啊,走啊。”季幽淋不受控制的每每此处一剑,都必然是鬼狐狸的要害。

  喉咙,心脏,小腹,每刺出一剑,都几乎要了他的命。“楼启枭,我要你去死,我要你去死。”仿佛积攒了无数的怨恨,恨透了他一样,鬼狐狸一瞬间惊呆了,她的话充满怨恨跟激烈。完全不是平时那个天真的样子。

  此时此刻,他似乎明白了“魔影”的含义,她像是被另外一个人附体了一样,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丫头。

  而她对于楼启枭有着冰冻天地的恨意,——那是沉淀了一生的恨意和悲哀。

  楼启枭三个字忽然之间就像一个联系着某件事的线索,仿佛千丝万缕将他紧紧地缠绕起来,将他缠绕其中。

  就在他想入神的时候,忽然之间,一把剑刺入了他的胸口。

  一瞬间——

  他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那是真真正正的心痛,马上,他的胸口渗出了鲜红滚烫的液体,浸透了他的衣衫。

  这一剑是致命的一剑,他曾经也刺进过很多人的胸口,而他们也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可笑的事,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丫头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