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归来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残魂宝剑?”混乱中,不知是谁喊着:“快放手,不然你会死在那把剑下。”

  话音落下,言孝武便感觉一股冰冷的凉风从自己脖子傍掠了过去,如果这把剑不偏不斜,那么现在已经笔直的刺入了他的喉咙。

  这把剑在威吓他。

  它竟然在保护自己的主人!

  世间竟有如此神剑?

  言孝武双手一推,立即将季幽淋推了出去,同时立即伸出手想去握住那把神剑,谁知道忽然之间,白光四射,光忙刺痛了双眼,若不紧紧闭上眼睛,恐怕他们的眼睛都会被刺瞎。紧随后这些光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仿佛被万剑所刺。

  很快,言孝武跟其余六个人身上的衣服都传来了撕裂的声音,同时所有人裸露在外的皮肤都被大大小小划出了细碎的伤口。

  “不好,残魂宝剑在保护自己的主人,快念咒放了女皇,不然咱们都会被这把剑杀死。”混乱中这声音犹如一道命令,六个人几乎同一时间又在围上季幽淋,摆出阵型口中念动着奇奇怪怪的咒语。

  过了半晌,季幽淋才从咒语中解脱出来,然而这次苏醒,季幽淋的眼神已经闪亮如剑,与平时竟大不相同,忽然她身子一纵,整个人如离玄之箭飞了出去,一把便牢牢的握住那悬在半空之中的神剑剑柄,口中喊道:“住手,回来。”

  刹那间,光芒退却,整个树林之中仿佛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般。

  此时除却言孝武之外,其余六个人立即齐身单膝跪地道:“属下罪该万死,请女王恕罪。”言孝武看清楚了,在这六个人的齐声之下,他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是惶恐的,跟刚才的神情是完全不同的,他们好像知道了什么,并且畏惧他们所知道的事情。

  言孝武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季幽淋,却从她的神情中发现她仿佛不在是平时那个与世无争的季幽淋。她就好像在忽然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的眼神之中竟然毫无半丝感情,她望着众人的眼神冰冷无比,就好像一个真真正正的女皇。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此时此刻言孝武总觉得季幽淋脸上的胎记渗透着无比的妖异。

  “敢对我动手,竟然还想要活着回去,该死。”狠毒的话音落下,季幽淋随即伸手一指,一道白光突从袖中闪出,忽听咔一声,那六人之中的其中一人肩膀之上竟被流出了鲜红的液体。那是剑划过衣衫的声音,是从皮肤上划过的声音。

  但季幽淋的手忽然僵硬在了半空,竟在再没有接下来的举动,好似正有什么力量在相互抗衡。“你是谁?你想杀了他们?”这是季幽淋问的。

  “他们敢对女皇出手早就应该自己会死。”这也是季幽淋答的。

  季幽淋忽然之间好像变成了两个人,好像在她的身体里正有一个善,一个恨的两个人,而这两个她正在同一个躯体里发生了歧义。

  所有的人都不敢靠前,没有人知道眼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人敢阻止,只能静静的看着。

  “我不许你用我的身体杀人,你到底是谁,给我出去。”季幽淋的手颤抖着停滞在半空中,好像有人耗尽了所有力气阻止它落下来。

  “呵,我就是你,而你就是我,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体的,我出不去,你也没有办法让我出去,这也是我的身体。”

  “你胡说八道。啊……”两股力量相互抗衡,总有悬殊,而所属善的一方最终敌不过恨的一方,而被压制了下去。一瞬间,光芒万丈,整片林子又在亮起万丈刺痛双眼的白光,光芒将整片大地包围,再也没人能挣得开眼睛。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哈哈哈哈……楼启枭,我要你为背叛欺骗我的事后悔,我要报复你,我发誓,我一定要让你一无所有。哈哈哈哈……”季幽淋好像发了疯、发了狂一样对着天空狂吼,吼声伺候,怨恨无比。

  恨,仿佛恨透了那个叫楼启枭的人。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季幽淋不可能认识那个叫楼启枭的人,因为楼启枭是龙域的皇帝,是毁灭苍云的罪魁祸首,是害的女王郁郁而终的元凶,同样是害的苍云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罪人。

  只有她……

  鹰黎。

  她回来了。

  带着仇恨。

  仿佛从地狱的深渊里爬了出来一样,让所有人不寒而栗。

  随着白色光芒的包围,言孝武的记忆仿佛回到了四年前,甚至更早,回到了沧云国仍在的时候。

  回忆起那个穿着纯洁素雅的衣服、美丽的简直如同仙女一样的女人——沧云国的女皇。

  他倾慕了十年的高贵女人。

  如果,她没有爱上不该爱的人,也许,今天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如果可以,言孝武情愿选择忘记一切,再也不愿想起一丝一毫的过往。

  可有些事,终其一生,恐怕也是想忘却无法遗忘的。

  那个时候的言孝武,是个将军,是沧云国第一勇士,常常打生长,所以被人成为常胜将军。一个将军时常半载君王身边在正常不过的事,他也乐于待在王的身边,只因为,她是他爱慕的女人。

  这样的日子是他一生之中最简单的日子,把感情放在心底,紧紧的压着,只求能在心爱的人身边默默守护倒也有一番情趣。

  只是一件事情并不能维持多久,哪怕是在不幸,或者在幸福的事都只能是一个阶段,紧紧跟着的,绝对是完全相反阶段。

  他还记得有一天,沧云国边塞告急,龙域十万大军压境,当时龙域屡次挑衅,超重百官无能致使军心紊乱,女王为了赢得军心决定亲自出战。

  言孝武绝对不曾想到,这边是一切纠缠的开始。

  出征的途中,她认识了他——龙域的皇帝,楼启枭。

  谁也没想过两个本应该打的你死我活,仇视对方到死的人居然在鬼使神差的安排下相爱了。

  而言孝武这个从始至终都只能默默守护的人,也终于在这场冥冥注定的姻缘中明白自己败了,败得一塌糊涂。

  最后,他知道了,那个男人居然只是利用她,利用她女皇的身份扰乱她的心,然后趁机作乱将沧云国打的一败涂地。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目的,为了他的野心,狠狠的从他身边夺走了爱慕的女人,然后又牺牲了她。

  言孝武到最后才知道,自己有可笑,他最爱的女人投身跳进了火海,现在却又在欲火中重生,他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冷眼旁观。

  他能做的唯一一件是就是将这段感情活埋。葬在心里最深处,没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

  白光退去,回忆结束,一切始终就像没有发生过,只有季幽淋因为体力不支而昏倒在言孝武的怀中。

  “四年,五年,十年时间无法抹去太多,你终究还是回来了,可是这样值得吗?”抚着季幽淋的脸庞,纵然她这张脸在旁人看来毫无美感,但都他来说却能清晰看见鹰黎女皇当年的美丽。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此时已是正午时分,白魂连同鬼狐狸的肚子都已快要饿憋了,他们已经准备在郊外的小店中吃些简单的东西在继续赶路。

  半晌之后,没想到饭菜还没上来,就听见小二哥怒斥赶人的声音。

  两个人双双回头,就看见了市级上那个,他曾施舍过馒头的熟悉面孔。

  “怎么是她?”白魂浅声喃着。

  他并不是个普通人,所以他非常不喜欢同一张小人物的面孔再见第二次,因为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他被人跟踪了。

  白魂是个多疑的人,所以这次他并不想再多事。

  “你认得她?”鬼狐狸倒了杯茶送入自己口中。

  “不认识。”白魂回答的干脆利落。

  “但是我看她好像认识你。”鬼狐狸指了指,“你看那丫头正看着你。”

  “在城中曾有过一面之缘,此人无缘无故又出现在此,必然是跟着我们来的。”白魂说的平静的仿佛一碗水。

  鬼狐狸笑了笑:“你觉得她跟踪我们是有目的?”

  “不错。”白魂也倒了一杯茶水啄了一口。

  鬼狐狸戏谑道:“何不试试看?反正我们两个男人一路寂寞,有个女人总要好过两个臭男人。”说着他唤着小二,吩咐他退下去,放那个丫头进来。

  鹰曪走进来,看见桌上丰富的菜肴肚子就想起了战鼓雷鸣,鬼狐狸还笑她若是上了战场,放在敌人堆里,必然会让使三军士气全消。

  鹰曪却连理也不理他,只顾看着话也没说一句的白魂。

  鬼狐狸拍了拍白魂的肩膀,调侃道:“看来人家看上你了。”

  白魂仍旧没有说话,鬼狐狸觉得无趣,便叫她坐下:“姑娘不如先吃点东西,有什么话等填饱肚子之后再说?”

  鬼狐狸没想到,他说完之后,对方真的毫不客气的坐下来倒水给自己喝了饱,不但如此,饭菜刚一上来,马上就全进了她的肚子。

  鬼狐狸摇了摇头,浅笑出声:“这位姑娘真是好胃口,等我下,我马上回来。”话音落下,他就跟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两人眼前。

  而在鬼狐狸不在这段时间里,白魂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跟鹰曪说过。

  半晌之后,鬼狐狸拿着一个大包袱回来了,他回来之后就把报复扔给鹰曪:“里面是一些换洗的衣服,等前面有了客栈你熟悉一下换上,姑娘家总要干干净净的才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