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真实身份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现在,鬼狐狸人已经出了城。

  虽然他人已出了城,却不想离去,因为此时此刻他脑袋里正有三个问题。

  那个白衣人到底是谁?是不是也在找他?他们之间是否有着什么关系。很可惜,这些问题全都没有答案。

  但他却并不担心,因为他看得出,那个人很快就会追上来。从他的举手投足间他看得出,他是个武功不弱的人。

  想到此,鬼狐狸深吸了一口晨间新鲜的空气,让自己浑身上下的精神为之一振,然后飞身一跃,跃上了城楼。

  江阳城的城楼高耸的很,在这里可以俯瞰城里的一切,也确实是武林人士恭候一个人的好地方。

  结果没有出乎鬼狐狸的意料,那个白衣人很快就跟了上来,同样出现在城楼之上。

  “你的轻功不错。”鬼狐狸双臂环与胸前,倚靠着墙壁道。

  那白衣人闻声回过头来,就露出了激动的神情,他艰难的从喉咙里发出两个音,“殿下?!”

  “殿下?”听见这两个字,鬼狐狸不禁皱起了眉。“你,认得我?”

  “属下是白魂,难道殿下不记得了吗?”白衣人眼中发出了迫切,同时也对他的陌生感觉费解。

  白魂……

  鬼狐狸沉沉的念着这个名字,记忆总的空白告诉他,他没听过,就连姓白的人也不认识。他看了看眼前的这个人,相貌硬朗,风度翩翩,可是脑袋一点印象什么都没有。

  也许,他真的从来不认识这个人,那么这个人就是居心叵测,但这仅仅只是猜想,他摇了摇头:“我不认识你。”

  不认识?!

  白衣人仿佛不相信他说的,急忙上前道:

  “这不可能,殿下乃堂堂龙域国的皇帝,名字叫楼启枭,四年前你失踪在苍云国的废墟中,太后跟属下四年来一直在寻找殿下,殿下怎么能全部都不记得。”

  皇帝……沧云国的废墟……同样也是四年前,鬼狐狸忽的怔住,两只眼睛射出两道寒光,冰冷刺骨的望着眼见的男人:“你说我是龙域的皇帝?你凭什么叫我相信?”理智是他的优点,因为无论在任何时候,他都能够比任何人冷静。

  他太清楚天下绝没有太好的事忽然之间掉在一个人身上,他从不完全信任一个人,哪怕这个人是他的妻子。

  鬼狐狸的眼神渗透着冰冷的寒意,更准确的说那是杀气,而白衣人却直视着他那双瞳孔道:“一个人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身份?”

  “可我没有身份。”

  “什么意思?”

  鬼狐狸望了望远处,迎面而来的一阵清风将他的衣衫吹的哗哗作响:“四年前的事,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白魂听完之后一阵愕然:“怎么会这样?”

  “也许我跟你说的那个人一样,也许我就是说的人,但不管怎么样,我现在是姓鬼。我本来也不知道自己是谁,从何处来,该往何处去,那跟鬼也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我是鬼。”鬼狐狸盯着他,忽然嘴角一撇,撇除一抹弧度:“如果我真是你说的那个人,我又为什么会在沧云国的废墟中?”

  白魂叹了口气,准备说一个很长的故事,这个故事相信会费些时间才能说得清楚:“如果你想知道,我会说给你听,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我说完这个故事之后,不管你是不是我说的那个人,都必须跟我去趟龙域。也许,那里会有能认出你的人。”

  白魂迎着风,扬起了头,开始说起了这个故事。

  “四年前,我的主人也就是龙域的皇帝楼启枭爱上了一个女人。一个他永远都得不到的女人,——沧云国的女皇。当时龙域起兵攻打苍云,屡次失手,后来女皇亲自迎战,我知道殿下就是在那个时候爱上那个女人的,一个倔强的,坚强的女人,为了得到她,他甚至打算放弃攻打苍云的念头,可说是疯狂无比,只可惜,还是事宜愿为,这件事情到最后还是没能阻止,索性当时皇上救了走了女皇,并且允诺要娶她为妃,可是女皇的性格倔强要强,绝对无法接受自己从一个帝王沦为妃子的事,还是回了苍云的国都。那天我也在场,所以记得很清楚,皇上在知道这件事之后马不停蹄的奔去找她。我们赶到的时候,整座苍云的皇都都陷入了火海,火海几乎吞噬了所有的房屋,包括金碧辉煌的宫殿。最后得到了她纵身跳下火海的消息,后来我们遇到了袭击,两个人都受了重伤,等我醒来的时候,皇上已经不知所踪。”白衣人摇了摇头:“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鬼狐狸问道:“什么问题。”

  “你从什么时候起,不记得自己是谁的?”

  “四年前。”

  白衣人马上急问道:“四年前的什么地方?”

  “猪圈。”鬼狐狸似是开玩笑。

  “猪圈?”白衣人难解。

  看见白衣人的表情,鬼狐狸干笑了一番道:“我只记得那天我醒过来之后就睡在猪圈里,是被人捡回去的。那天开始我便不记得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来自何处。不过。”鬼狐狸眼神一变,立即露出警戒之色道“曾有人告诉我,我昏倒在苍云废城的废墟里。”

  “你可还记得自己当时身着什么样的衣服?”

  鬼狐狸当然不会忘,他甚至想都不用想就可以回答他:“一件绣了金色花边的紫色长袍。”

  此时白衣人一惊,双眼之中好像满怀激动,但却活生生的被他的理智给强压下去了,立即又显得黯然,他道:“现在我整个故事都说完了,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你都已经知道了。你也改跟我回去了。”

  鬼狐狸笑道:“既然我已经答应你,就一定会遵守诺言,但是恕我冒昧,如果……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你准备怎么做?

  白魂的衣服也被风吹的哗哗作响,他傲然道:“那我只能杀了你。”

  鬼狐狸点着头,不论如何,“鬼狐狸”三个字都只是一个代号,他真正想要的还是一个名字,一个身份,所以他没有任何回绝的理由。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季幽淋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回来救言孝武却反而被言孝武给擒住了。她绝对没想到言孝武居然是擒她杀手锏。

  “放开我。好痛。”现在她的手臂被言孝武拧着,就像麻花一样。她只感觉到身体扭曲传来的疼痛感,身体的其他地方也根本使不出任何力气。

  其实言孝武并不笨,他自然知道如果她就这么走了,自己回去也只有死路一条,她肯回来,那么理由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救他。

  所以他的手也松了松,让她有了缓解痛楚的机会。

  虽然疼痛得到了缓解,但季幽淋无论怎样还是无法挣脱言孝武。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到底想要怎么样?”季幽淋没有放弃挣扎,她不想回南疆,一点也不。

  “既然你不肯听话,那属下们只能得罪了。”忽然之间,鹰曪的六名手下以最快的速度围成了一个圈,开始念起咒语。

  六个人围成了一个圈,将季幽淋围在中间,这是一个阵型,就像是一个仪式一样。

  然而季幽淋听见这些奇奇怪怪的咒语之后,马上便感觉到天昏地转,这六个人的声音甚至钻进了她的脑子,在脑子里盘旋萦绕。

  言孝武看见这个仪式脸色就立即惨白了起来,这是封印意识的仪式,一旦被封印了意识,人就等于没有思想,他们想利用这个方法将她强行带回去。“住手,人既然已经找到了,就不必用这种方法。”

  “言孝武,你懂得什么,你以为为什么长老们会亲自派公主出来?”六人之中的其中一个人忽然道。

  “为何?”言孝武皱起了眉。

  “就在你们离开南疆之后,中原士兵就闯入了族中,在各长老们的全力迎战之下,我们才得以平安,眼下各长老都是身受重伤,女皇必须马上回去坐镇。”

  “除非你能一辈子绑着我,不然我一定还会再逃出来。”季幽淋虚弱的声音传来,声音里仍然带着不屈跟倔强。

  言孝武双眼一眯,双眼立即合成了一条缝也毫不客气道:“那我只好再把你捉回来。”

  她说完这句话,季幽淋就也没有反应,虽然她还有思想,但是身体已经不再听从她的指挥。

  但就在此时,她手中的剑竟然绽放出万丈蓝光,蓝光刺眼万分,几乎让刺痛了所有人的双眼,使得所有人不得不闭眼避及光芒。

  忽闻汀的一声。

  竟从眨眼蓝光内闪过一道声响。

  那是宝剑出鞘的声音跟剑锋露出的寒光。

  阴冷,寒毒的光芒扫过。

  当言孝武感觉到的时候,剑尖已经对准了他的喉咙。

  这不令他感觉奇怪,真正神奇的是,他微张双眼却发现——这把正准备刺入自己喉咙的剑竟然是悬浮的。

  “这是……”说话间,言孝武几乎都感觉自己的喉结已经被剑尖刺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