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残魂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剑身插在石缝里,周围包围着一圈又一圈的蓝光,冰蓝色的光芒简直如同银河。

  季幽淋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剑,这么神奇的剑。

  在她的印象中,剑应该都是长的,闪着白光的,或者宽,或者窄,或者冰冷,或者锐利,剑其实也有其他形状的,并不都是锋利的铁片。

  但是现在,她相信不管什么样的剑都绝对比不上这一把,因为这把剑根本不像把剑——像神器,一把上古的神剑。

  为什么眨眼之间她会从树林里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有一把像极了上古神剑的兵器被摆在这里?

  这是她现在这一刻脑海中唯一闪过的连个问题,但是全部都没人回答。

  “你来了?”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声音,但却是个不难听的声音,因为这声音像是一个女人的。

  男人总是不怕女人的,女人就更不怕女人,只是这山洞之内除了季幽淋之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

  既然这里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而季幽淋又没有说话,那么又是谁在说话?

  “你来了?”

  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一回季幽淋看的清清楚楚,四周出了冰冷的石头跟兵器之外,甚至没有一个能容人藏身的地方。

  既然没有让人藏身的地方,那就说明这里始终只有她一个人——

  “谁?”她并不真的想问这个问题,她并不想确认这声音发自一只鬼,但她又必须问,因为只有问清楚她才能离开这里,知道出口在什么地方。

  “是谁在说话?”她又问了,但这会儿,她却不那么害怕了,因为她觉得自己长得其实跟鬼也没有区别。如果此时此刻见了鬼,不知道鬼是不是也会被自己的样子吓跑?!

  “我已经等你四年。”

  仿佛过了很久,那个声音才继续开口,但却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也并没有回答她问题的打算。

  “什么四年?”季幽淋只能继续问。

  断了许久,那个声音继续说:

  “既然你能来到这里,那么你一定是我等了四年的那个人。”

  季幽淋没有说话,而那个声音也没有断。

  “四年前,沧云国灭,身为女王的我,选择将我的灵魂一分为二,一半铸造这把神剑,另外一半转世到了另外一个时空,希望有朝一日我的后世能够被族人召回,并且找到这把神剑,复我苍云。果然,他们没叫我失望,我等了四年,原以为会一直等下去,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季幽淋忽然愣住了,因为她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的身份,沧云国的女皇——

  也就是说,这个人果然是只鬼,而这只鬼居然还是她的前世——

  “你……我……”她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面前的神剑:“将灵魂一分为二,一半变成了我,一半变成了剑?”

  “是。”

  “那这么说,我就是你?”

  “是的。”

  “这怎么可能。”她在问这个问题的同时,就已在心底决定要将一切否决到底,纵然,她已经非常相信眼前的这一切。

  她不做这个女皇!而她决定的事,绝不会更改。

  那个声音又响起了,她问:

  “为什么不可能?”

  “因为我只是个路人。我是不小心掉下来的。”

  “这里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普通人绝不会掉进这里,能进来的人,只有你,因为你学了‘烈火’,而‘烈火’本来就是沧云国的不传之功,只有王才可以学。这个空间,只有当你体内烈火真气盈满的时候,才能被神剑牵引而来,其他人绝对无从进入。”

  季幽淋无话可说,想起刚才情急之下牵动真气运用‘烈火’之功融掉那人宝剑的一幕,她就已经明白,一定是那个时候她勾动了这个空间的共鸣。

  “只可惜沧云国到了我这一代是女皇,女儿身的我根本无法将‘烈火’修成。所以虽说是不传之功,厉害无比,当年的我却只能用来防身,关于这一点你也是一样的!”

  季幽淋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实在太倒霉了,有些人就是这样,努力想逃开,却怎么也逃不开。

  她不想死,一点也不。

  但如果不作出任何抵抗,她一定会被困死在这里。

  她已经坐下了,坐在剑台的台阶上,坐在神剑的旁边:

  “为什么我一定要做你的替身?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前世,这一世我都是季幽淋,我都应该有我自己的路要走。我渴望平静,只想做个小女人,嫁人生子,就算嫁不出去也无所谓,我只求平静一生,可是你非要让我做你,统领群雄做女皇,我不想做,也做不来,你不能逼我,因为这是我的人生。”

  “你必须做,因为你身体里有我一半的灵魂,所以你就是我,我不会丢弃我的族人。当年若不是我一念之仁,今日苍云百姓也不会流离失所,所以你必须做。我必须记住你的力量完成我的没能做到的事。握住‘它’。”

  “不。”季幽淋虽然嘴里说不,但双手双脚却已经不受控制,她的身体忽然之间就好像不再是自己的。

  现在,她只有一颗头还是自己的,但这颗头却无法命令身体。

  她的手已经捂住了剑。

  剑从石缝之中拔出的瞬间,好像消耗光了她体内虽有的力气,满室蓝光绽放,仿佛一朵闪着光芒的蓝色莲花,仿佛带着无限荣耀的神将现世。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把剑的主人,这把剑叫残魂,是用我的血肉所铸,如今我已化身为灵,他日遇敌,我会自动吸取你的真气化为灵力,将敌人斩于剑下。但切忌除你之外,切勿让其他人碰触,否则后悔莫及。”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记得我刚才说过不。我拒绝。”她气的丢掉手中剑,却发现那把剑竟然又回到自己手中。

  不管她重复多少次,那把剑始终在她手中。

  季幽淋现在气的简直要恨不得马上放把火毁了这把剑,但无论她做什么,对这把剑来说都是没用的,她用剑撞击墙壁,结果地动山摇,剑没事,她却已经被‘地震’震的七荤八素,她试图用石头砸剑,结果砸到的却是自己的手,灵剑到底是灵剑,灵剑就跟人一样,懂得保护自己,所以灵剑会跑,季幽淋追着剑满石洞的跑,最后终于累得自己两条腿发软。

  她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说:“我,我……我要是在被你耍,我就跟你姓。”

  季幽淋又仿佛对着空气问:“你不能不说话,你不说话我要怎么出去?”

  她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身体又不受控制的动了,这回她只挥剑在墙壁上划了一道,就只那么轻轻的一道,那面墙仿佛被撕开了一样,硬是从中间撕出了一条缝,一条足可以让她一个大活人穿过去的口子。

  季幽淋现在想,如果不是她自己疯了,那就一定是这个世界疯了,只有一个疯了的世界才会出现这种事。

  但这件事去却是真真正正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还发生在她的身上。

  出了石洞,还是树林,地方还是刚才的地方,只是人已去,不但人不在了,天也快亮了,她忽然觉得好困,困的睁不开眼睛。

  月亮还在头上,但是应该马上就不在了,月亮不在了,太阳就一定会在,没有人会在白天睡在树林里,所以她如果再不睡,一整天恐怕都没得睡了。

  所以她睡了。不管言孝武现在如何,她都决定先睡一觉,言孝武不会马上死,可如果不睡觉打起架来,她就一定会马上死。

  她不想死,所以她要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