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伏击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城北客栈。

  屋子里很干净,一尘不染,因为完颜耻是个极度喜欢干净的人,所以他的房间里简直连一根头发都没有。他喜欢整洁、朴素,就像他穿的衣服一样简单。没人知道他为什么要叫完颜耻,但所有人都对这个名字充满了好奇,但同时所有人也没有答案。

  完颜耻这个人很神秘,没人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也没人知道下一秒他又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能见到他的人只会在之前接到一封袖箭传来的信,地点跟时间就写在信上。

  现在,鬼狐狸就站在他桌子的对面,鬼狐狸在之前也并不认识他,他只知道眼前这个人叫完颜耻,是死人谷众多神神秘秘的怪人之一,这些人没有身份,只管发布任务跟接收任务。

  完颜耻拿起鬼狐狸仍在桌子上的铁牌,仔细看了看,忽然顿住,皱起眉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玄天令?看它的外表,就跟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牌子一样。这真是那能号令群雄令风云变色?!”

  鬼狐狸疑惑道:“是与不是,你不能确定?”

  完颜耻的嘴角撇出一道弧:“我如何确定?我又从来没见过它。”

  “有些东西外表虽然平平无奇,可却不一定真如它外表看起来的那样。反正东西我已经拿到了,我的酬劳呢?”鬼狐狸从不是一个喜欢多言的人。

  现在,任务完成了,东西也拿到了,那么他就暂时没必要在跟死人谷有关系,他并不喜欢这些人,甚至极为厌恶,,每次见到这些人,他就要做他不想做的事——杀人。

  有时候……他想起自己杀人的样子都会想吐,因为他的手法简直太利落的自己都不敢相信,一个从未杀过人的人是绝不会可能有这么快的身手的,这说明他在失忆之前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若说上天已经给了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而他偏偏仍然踏上同样一条路,他怎么能不恶心?不想吐?

  完颜耻从怀中掏出鼓鼓的一个袋子仍在桌子上:“你是我进谷以来,见过的办事最快的人,也是深受最好的人。”

  鬼狐狸不想多言,只拾起桌上布袋,然后转身出了房间。

  这个房间——他一刻也不想多呆。

  子夜时分,下起了薄雾,这雾渗透着诡异与阴森。

  透过薄雾看去,酒馆的灯火仍然点着,往日的这个时候,酒馆已经打烊了,但今天却不同,只因为今天酒馆里来了一个出手阔绰的男人,他临近打烊时候来,却在子夜时分仍未离去,店小二来催,却被他硬塞给了一锭金子。

  酒馆不大,只有一间棚子,如果不是这个客人的出现,就算是一年的盈利恐怕也挣不到一锭金子。

  所以今天晚上,这间酒馆只为这个人而开。

  这个人虽然有钱,但穿的却很随便,一身淡紫色的粗布衣裳,一把剑,就跟普通的剑客没什么区别。

  但这人的相貌却是及其英挺俊朗的。

  相貌俊朗却还奇怪的随身带着一个面具——状如狐狸,诡异、阴险。

  面具的做工很精美,无论是从颜色还是从造型,手工都应该是一等一的,这样的做工只有大师傅才能做得出来。

  没错,这个人就是鬼狐狸,他总喜欢在这样的深夜出现。

  夜晚对很多人来说是用来休息的,但对于有些人,却是用来独占的。

  他喜欢独占夜晚,因为只有这一刻,他才能放下一切,没有任务,没有是非,不必在乎自己是谁。

  店小二好奇的过来问:“客官这面具好漂亮,莫非是心上人送的,让您这么爱不释手?”

  小酌的姿势稍顿,男人道:“为何要这么问?”

  店小二嘿嘿一笑,为其斟上一杯酒说:“像客官这么俊朗的男人又怎么会用的上面具呢,依我看,客官您要是在街上走一圈,保证会有大把大的美女来投怀送抱,那唯一的解释自然就是这面具是客官您心上人送的。”

  鬼狐狸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姑娘送的。”

  “不是?!”小二有些吃惊。“那您大半夜的带着这么一个吓人的东西干嘛?”

  “这可怕吗?”鬼狐狸并不觉得这面具吓人,戴久了反而有种亲切感。

  “客官您别怪我多嘴,这东西看上去鬼森森的,晚上要是带出去,要是给人看见,八成会被吓死。”

  鬼狐狸忽然想到小溪曾遇见的女人,不禁笑了起来:

  “越说越离谱。我就见过一个姑娘,不但不怕,而且还想要杀了我。”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也饮了一杯酒。

  店小二顿了口口水,不禁摇了摇头:“我的乖乖,世界上还有这么胆大的姑娘,当真是天下奇闻。”

  鬼狐狸撇他一眼,道:“我看是你胆子太小。”

  店小二不服软的低头嘿嘿笑道:“客官您看错了,要说胆大,绝对没有比我更胆大的人,我可是全江阳胆子最大的人。”

  鬼狐狸点点头又摇摇头,先笑了笑又严肃起来:“大胆小二,可否帮我再去弄两盘小菜?”

  他说“大胆小二”时候的声调就好像在骂人。

  “客官,小的真的差点被你吓死。”

  鬼狐狸苦笑道:“就这么点胆量还号称全江阳胆量第一?”

  店小二嘿嘿笑了笑,抬头就看见自己的老板娘,端着酒菜站在那里。

  鬼狐狸也抬头看见了老板娘,而酒馆的老板娘也正在看着他。

  他发觉她跟一般的妇人不太一样,她的妆太浓了,浓的就像胭脂巷里的姑娘,她穿的衣服太暴露了,只要她一弯身就可以看见她雪白的胸脯。

  老板娘已经走了过来,将手中的饭菜摆到了桌子上。

  她有一双非常大而且长满老茧的手,这分明就是一双用惯了鞭子的手,因为经常要握鞭子,所以手心全部起满了老茧。

  此时鬼狐狸已经明白了一件事,所谓的江湖追杀令已经到了他的身上。

  鬼狐狸笑了起来道:“这么晚了,老板娘还要亲自来送饭菜,难道不怕好事之徒在店中闹事?”他说闹事的意思在明显不过,男人喝多了总会出问题,尤其是对着美女。

  一般的妇女绝不会挑这个时候打扮的如此风骚出来见客,除非……她有意勾引。

  鬼狐狸已经提高警觉,但现在才提高仍是晚了一步,他忽然感觉身上泛起了燥热,怕是人家早已经在酒中下了什么药,他却糊里糊涂的给喝了下去。

  老板娘眸光流转,一双温柔缱眷的眸光顶上他,千娇百媚道:“我经营这酒馆已有不少年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还怕会有男人来闹事?”

  鬼狐狸又说道:“如果今天遇到呢?”

  老板娘故意被凳子绊倒,一个踉跄跌在鬼狐狸的怀中,无尽柔媚的问道:“那你想怎么样?”

  鬼狐狸道:“应该是我问,你想要怎么样才对吧?”

  老板娘的手臂搂住了鬼狐狸的脖子,在鬼狐狸的耳边道:“我啊?既然你是妖怪,那总要有个收妖的人才对。你当真不应该带狐狸面具,因为你带着面具,谁都认得出来,你不是人,是只狐狸,是个畜生。”

  他确实不应该带,因为这张面具现在已经出卖了他就是鬼狐狸的身份,鬼狐狸并不有名,而闻名的是“玄天令”

  她话音落下的时候,鬼狐狸一掌拍在桌子上,怕的一生,桌脚立即飞了出去。老板娘也从他怀里飞了出去,但老板娘的身子虽然在空中滚了两圈,落地之时却仍然稳如泰山。

  她落地之后,脸色也变了,大喝了起来:“鬼狐狸,交出‘玄天令’。”

  此时那憨厚的店小二也亮出了双刀,摆好了架势道:“半夜打鬼,客官您说我是不是全江阳胆量最大的人?”

  鬼狐狸低着头,笑了笑:“如果我说玄天令已经不在我身上了,你们会怎样?”

  老板娘笑道:“这话说出去恐怕鬼都不信。你刚才已经喝了老娘特制的‘醉花酿’撑不过一个时辰,如果你乖乖交出‘玄天令’,我就给你解药,不然你可以要吃不少苦头。”

  鬼狐狸简直要无话可说了,这种药只有一种人才有,药王谷的弃徒萧玉儿:“‘醉花酿’不是春药吗?你居然给我喝了春药?你这女人原来早就看上我了,准备将我先奸后杀啊。”

  萧玉儿听了之后,一张脸立马涨的通红:“你放屁,谁会看上你这小白脸,我只是想让你只臭狐狸多受点苦而已。这种药如果在一个时辰内找不到人交欢,身体就会慢慢的腐烂。”

  “传说药王谷的女弟子萧玉儿因为贪恋小师弟被逐出师门,后来跟小师弟龙珏私奔了,在江湖上以‘鸳鸯刀’自称。能有这种药的人只有药王谷的人有,这么说,老板娘就是萧玉儿,而小二你就是那个叫龙珏的了?”

  “是又如何?”

  “哎,不如何,没想到今天你们居然用春药对付我,说出不去也不怕笑掉天下人的大牙,就算我给你‘玄天令’,恐怕你们也无法号令群雄。”鬼狐狸戏言道:“依我看,玉儿妹妹八成是看上在下了,所以才用这种药对付在下,方便到时候跟在下交欢也好名正言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