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杀手行动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连着赶了三天的路,季幽林已有些累了。索性这又是一个光亮如昼的夜晚,她停在一片长满三色堇的花田旁的青石板上坐下歇脚,顺便从腰间掏出水壶让自己喝个饱。

  没有一个女孩子想要顶着月光睡在倾冷的郊外,她也不想,不过她却必须要这样。因为她脸上的胎记时常会吓到别人,时常会有人把她当成鬼一样看待,所以临近傍晚的时候她不敢走入客栈。不过季幽淋并不是一个悲观的人,她这样做的目的,只是不希望吓到别人。

  此时,周围起了薄雾,月光,鲜花,薄雾,眼前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倒是别有一番滋味,这篇花田现在就像是一个仙境。

  她晃了晃水囊,不由皱眉道“真是糟糕,有花有酒有笙歌才叫人生美事,我现在没酒水也能代替,可惜现在连水都没有了。”话音落下,四周再次陷入寂静。此时她似乎听到了潺潺的水声。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立即起身拨开薄雾去寻,果真在不远处看见了一条小溪,那清澈的涓流自山涧之中流下,透着清幽的月光,看上去冰凉舒爽。她太高兴了,因为这不但说明她不必担心日后三天会被渴死在路上,还这意味着,她可以舒舒服服的洗个澡了。

  她已经有四五天没有洗过澡了,所以现在见到水已无法控制的作祟,马上就褪去了衣物跳进水里。

  山有清风,清风拂面,水面之上荡起一圈圈涟漪,女子曼妙的身材被清水包围显现,女子的皮肤光滑似雪,此时薄雾蒙蒙,月暗无光,四周除却潺潺流水之上再无其他声响。

  谁料却在此时忽听一个声音自岸边而来:

  “好个清风明月无人管,花前月下对何人啊,姑娘在此地清洗身体,恐有不便吧。”

  “谁?”季幽淋听到这个声音出自一个男人身体一僵,连忙捂着身子钻进水里,只露着脖子跟头:“谁在那。”她四处望了望,最终却在树上寻到那人,一个穿着紫色衣服,带着奇怪面具的男人:“你……你什么时候出现的?”她问。

  那人笑道:“在下也才刚来一会儿,就在姑娘脱去衣物的时候。”

  季幽淋虽然知道自己丑陋,但却从未被男人看过身子,当下脸色羞红发烫了起来,气急败坏道:“你,什么都看到了?”

  那人答的倒是爽快,他道:“是啊。”

  季幽淋又羞,又怒,又急,又气的喊道:“色狼,下流,无耻。我杀了你。”不过她满目愤怒却始终未曾分毫,只因她的衣服都在岸上,只能暂时任气道:“你,你能不能先把衣服给扔给我?”

  那人道:“姑娘要杀在下,还要在下给姑娘递衣服,在下实在不敢,万一在下刚把衣服递给姑娘,姑娘就冲出水面杀了在下,在下可死的冤枉啊。”

  此人实在狡猾,而且可气,季幽淋道:“你如果不低给我也没关系,反正一个死人看到什么……也没人会在乎。”

  那人唏嘘道“姑娘为人实在狠毒,就不知道姑娘是不是真的敢从水中钻出来呢?要知道,万一姑娘杀不了在下,姑娘的损失可就大了。”

  “你看我敢不敢……”

  那人已发觉水中女子窜了出来,而且向他冲来,等他发觉之时,一拳已向他袭来,带着苍劲有力的拳风,然则那人却稳坐如定,丝毫未动,右掌竟紧紧的将袭来的拳头包在其中,化解了对方所有的拳风。他还笑道:“姑娘拳风有力,如果是普通人挨了这拳,恐怕在下左脸已被打变形了。”

  季幽淋拳下并未用全力,只因为没想到这个人竟高手,心下念叨自己太过轻敌,她想撤回拳头之时,却发觉自己竟全一丝一毫也动弹不得:“放开我!”她喝道。

  “放开你继续打我?”

  “谁叫你偷看我洗澡。”

  “凭姑娘的姿色,还没到能让在下偷看的地步。”

  季幽淋嘎然道:“信不信我今天就杀了你?”

  那人不紧不慢道:“在下是不相信姑娘你有这么大本领。”

  “试试看。”话音落下。季幽淋另外一手竟从这个男人腰间拔出长剑:“自己的武器有时候却是最致命的凶器。”叱声中,剑光已如匹练般刺,男人却仍是稳坐如定,竟是动也不动,剑尖便在他喉咙半寸处嘎然停住了。

  男人虽然带着狐狸面具,但一双眼睛仍是暴露在外,清晰可见。剑锋已经将他的眉目染成了碧绿色,他喉咙也被那冰冷的剑气激的发颤,但神色却仍没有丝毫改变。

  季幽林的又将剑尖推近半分,手腕也不动弹,“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剑尖距离那人喉咙已只有半分,他却仍淡然笑道:“姑娘看上去并非个杀人不眨眼之人,所以我料定姑娘不会杀了我。”那人话音刚落,忽的身形一震,竟将她压在树干上,捂住她的嘴道:“嘘!别说话。”

  此时季幽淋似乎也听到了什么,是脚步声,很乱的脚步声,有很多人往这边过来了。

  “鬼狐狸,滚出来,别让你爷爷们等太久。”

  “他娘的,老子在万花楼叫了姑娘候着呢,鬼狐狸你再不出来,你爷爷们就回万花楼睡姑娘去了。”

  “说道女人,昨天晚上那个小骚货还真不错,还是个处子呢。”

  “老大,你是不是又想……”

  “废话,你不想。”

  “大哥你看,溪水边好像有女人的衣服。”

  其中一个汉子果然走到溪边,拾起地上的衣服哈哈大笑道:“还真他娘的有,你说这湖水里现在是不是正有个小娘们在等咱们。”

  “不一定吧,也许是狐狸精,大哥,三更半夜黑灯瞎火的,这玩意最好不要碰啊。”

  “胡说,哪有什么狐狸精,只有小骚货。”

  ……

  五个粗壮汉子从远处走了过来。

  听完这五个人说话,纵是如来只怕也要动气的亲手教训教训这些凡夫俗子了,更何况季幽淋这般烈性女子,她虽然被带着面具的男人捂住嘴巴,但在心中将这些畜生骂了个沟洫淋头。

  那带着面具的男人撇了撇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奉劝姑娘一会看见什么、听见什么都不必惊慌,也不必露面,不然可要丢大人了。”他眼光流转,盯着她近乎透明的亵衣,那已经是在暗示她,她已经近乎裸身。

  季幽淋自是感觉又气又愤,又痛恨自己不能杀了他,她现在恨不得亲手杀光这些无耻败类。

  那带着面具的男人从她手中夺过剑,然后树枝猛的一颤,便见他从树上飞了下去,落于众人面前,但此时,他的声音显然已是冰冷傲骨,看来他真的动了杀机:“果真是一群败类,我本来还想留你们一跳贱命,现在看来留之你们也是祸害时间。”

  那五人之中一人见他便道:

  “鬼狐狸啊鬼狐狸,你说这畜生就是畜生,总喜欢躲在暗处……”那人话音未落,便感觉自己胸口好像有刺进了一股冰凉,低头一看立即发现自己胸前正插着一把冰凉刺骨的剑,剑光闪起之时,从他的前胸刺进,从后背刺出。“你……”剑已刺进,他仍然不相信自己会死。直到剑拔出,如雾一般的血珠四溅,他才倒地,他倒地之后,眼睛仍是瞪着的,眼中充满了怀疑。

  此时另外四人也已经拔出长剑,四把剑闪着四道冰冷的寒光。

  “居然敢杀我四哥,今天就用你的血祭我的剑。”说罢,寒光四闪,暗夜下,剑光山洞,人影起落,五个人竟已动起手来。但戴面具的男人剑法实在太快了,快的几乎没有人能看清他的招式就已经命丧剑下,这样好的伸手自是不用十招便已杀了四人,剩下其中一人的手臂也被斩断了,此时戴着面具男人手中之剑的剑尖离那人脖子不但半分,他问道:“交出‘玄天令’可饶你不死。”

  “别,别杀我。”那人求饶道:“我从来不知道什么‘玄天令’。”

  “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你就该死。”说完,他竟手起刀落的刺穿了那人的喉咙。霎时间血雾喷涌,惊呆了早已在树上六神无主的季幽林。

  他……真的把那些人全杀了……

  那个带着狐狸面具的男人甚至连眼睛都没眨过轻轻松松的杀了五个人。

  她到现在才知道,自己面对的才是一个真正的杀人魔,而她刚才居然还想杀了他……如果这个人想杀了她,她应该早已没命了。想到此,她浑身就不停的冒出冷汗。

  她也曾杀过人,只有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但是那次她差点没吐出来。

  因为她从没想过血的腥气会这么冲,冲的她几乎两天都忘不掉那种味道。她不想杀人,也痛恨杀人,但那次,她如果不杀那人自己就会死,所以她杀了,为了保住自己这条命。但是代价却是这辈子无法安宁的心。

  她是个穿越者人,本不属于这个时空,只因为四年前被人莫名其妙的拉进这个时空,才成了这里的人。

  那些人告诉她,她是女皇所以她要复国,她要为沧云国死去的人报仇,所以逼她学些武功,逼她学习一切一个女皇应该会、应该懂的知识,最后,还准备了一个活人为她来祭剑。

  她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个人的相貌,声音,动作,表情……甚至想忘也忘不掉,那个人虽然已经死了,但却像烙印一样牢牢的烙在了她的脑袋里。

  她记得那个人是个疯子,是个没有感觉的杀人狂,他们把她们关在一间小黑屋里,如果想要走出那间屋子就必须杀掉对方……

  想到这里,她已不愿在想了,因为实在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