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南疆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苍云,龙域,莲朔,浩海,冰屯,桑榆,华旗等七国征战,天下大乱,兵荒马乱的年代人心惶惶,百姓流离失所,哀嚎遍野。其各国之间亦是斗争无数,兄弟残杀,父子反目。

  七国君主各怀野心预一统天下,引战乱四起,大军所到之处无不尸横遍野。

  如此情势以至饥荒连年,民不聊生。

  沧云灭国之后,其女皇不知所踪,其中女王身处何地,百姓皆众说纷纭,但都无从根据。与此同时龙域国主也在同一时间不知所踪,龙域未免另外五国趁机觊觎,在国后的命令下,将此消息瞒于天下,并暗中派出大量精兵寻找,且四年之后仍无所获……

  故事就发生在四年之后……

  山,名为倾城山,是南疆一带极为普通的山,因一年四季都有绿色植被长青而得名。

  暮色时分,残阳如血一样染红了天边,这个时候山中有人点起了篝火。

  篝火亮起之处是倾城山深处密林之中的一方空地之上,浓密的树林周围长满了藤萝植物,四周因为树林的浓密而投不进任何光芒,所以黄昏时分……这里已跟夜晚没太大区别。

  季幽淋蜷缩着身子靠在篝火堆前,喃喃自语的说:“山叫倾城,人却丑陋!呵,真是讽刺。”她脸上露出一抹笑,而这笑看上去有绝无美感甚至有些吓人,尤其是在天色渐暗的时分看上去尤为恐怖。

  这时,一个手持长弓的猎户经过火堆,看见火光映照下的她的脸,差点被她吓破了胆,他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所以他以为自己见鬼了,相信在这样灯火昏暗的深山,谁见了鬼都会跟他一样双腿发软的摔倒在地,他虽然摔倒了,但嘴上却破口骂着:“他娘的,老子走了这么多年夜路还没见过这么丑的女人。你到底是人是鬼?”

  他的语气实在粗俗不堪,听了实在叫人不悦,女人瞪了他一眼,拾了些柴火填进火堆里,冷艳傲骨道:“你见过鬼还用柴火的吗?”其实她不想这样清高孤傲,只是这样的事情,如同诅咒,自她有记忆以来已发生过无数次,久而久之她早已习惯,习惯,会让一个人不在想在计较那么多,习惯会让一个人变得麻木。

  听她这么一说,猎户心道也是明白了,方才放宽心,掸去身上的泥土站起身,他站起来却又故意走大量那名女子,看到她脸上那块犹如烂疮一样的胎记竟又开始骂道:“他娘的,真是见鬼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丑的女人?”他话才刚说完,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女人警告他:“这一巴掌是教训你,嘴巴别这么臭。”

  “他娘的,你敢打我?”猎户气急大骂起来,抬起右手就想打回去之时,他的手竟然停在半空之中无法动弹,回头一看,方才看见自己的手正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人拦在了半空。

  那男紧紧捏住猎户臂腕上的脉门,阴冷入骨道:“你敢对她无礼,我就叫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猎户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与他相比简直骨瘦如柴,但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却可以轻而易举的让他这条可以举起千斤大鼎的手臂纹丝动弹不得,实在叫人无法无法小觑。

  而这个男人眼中散发着浓重的煞气与并冰冷就像一股无形的气压,压迫着猎户额间的冷汗涔涔外冒。此时他已经明白,这个人的功夫要比他厉害的多,猎户求饶道:“得,今天算大爷我载了行不?还请大侠您高抬贵手放我一马。”

  那人冷傲无比道:“粗鄙庸俗,应该剁了你这条舌头。”

  猎户一听,另外一只手立即捂住嘴,脸色顿时苍白的呼唤着:“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言孝武,你别吓他了,让他走!”季幽林并不喜欢言孝武这个样,这样只会让她觉得自己更加丑陋。

  言孝武并没有放手:

  “他这么对你,你不应该放了他。你应该命令我杀了他。”

  虽然季幽淋看上去很丑,但她却有着一双绝世无双的眸子,这双眸子璀璨如星,足以够动所有男人的心,她眸光闪动望向言孝武,说着:

  “我从生下来开始就是这幅模样,我早就习惯了。你杀了他,还能杀的掉全天下的人?”

  “滚。”言孝武松了手,放猎户离开:“别再让我看到你。”

  此时天色已暗,那猎户慌慌张张的往远处跑去,这山里今日算是来了两位‘活生生的鬼’,他怎能不跑。

  空地之中被火光照的大亮,言孝武俯下身从怀中掏出野果递给季幽淋,不知为何,对她却是恭恭敬敬,绝不敢怠慢,他道:“山中只有野果,果腹应无问题。”

  季幽林接过言孝武手中的果子,转过身,竟趁言孝武不注意的时候,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将里面的药粉洒在绢丝手帕上,然后装作擦拭野果的样子递给他,“果子应该擦干净再吃,不然很脏。”

  她的演技不错,言孝武丝毫没有怀疑的一口将那果子吞了下去。他吞下果子不到半刻的功夫,立即觉得浑身发麻且头晕脑沉。

  “你怎么了?”季幽淋假意试探问道。

  言孝武晃了晃脑袋,昏昏沉沉的搭着:“有点……累了。”

  季幽淋暗自一笑,道:“走了一天的路,肯定累了,不如你快些睡吧。”

  “等等……”言孝武猛拉住季幽淋的手,思虑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他道:“不对,你给我吃的果子里面混了迷*药?”

  季幽淋惊吓之余忙撤回手,后退的两步:“这可不能怪我,如果你肯放我走,我绝不会给你吃迷*药。”

  “你……”言孝武已经没有机会把剩下的话说完,南疆人调制的迷*药甚为强烈,本就是为了迷惑野兽所用,人只需一点就可大睡一天一夜。

  言孝武睡去之后,季幽淋双手合掌对他道歉道:“你可千万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捉我。再见!”说完她就点燃了一根火把,拾起自己的行囊预准备离开,此时林中无风草动,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子草丛之中传来。

  “密林之中蛇虫鼠蚁甚多,你也不怕那些东西趁着言孝武睡着的时候将他的身子调去吃了。”这声音像银铃一样悦耳,带着女人咯咯的笑声。

  “谁?”季幽淋眸光流转,望向火光另外一端的一棵沧桑老树。

  片刻之后,那树后缓缓走出一个人影。

  “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人。”只见季幽淋喝了一声,整个人犹如一只弦上之剑一般飞了出去,趁那人还未躲得及之时,击出一掌重重打在那女人肩上。

  啊……

  一声痛呼,那女人咬着下唇靠近火光,火光将这个人的映照清晰,是个绝世倾城的南疆女子,只见她一副娇美之态揉着肩,毫无反击之意,只是骂道:“该死,如果长老也教我‘烈火掌’哪还有你猖狂的机会。”

  此时,季幽淋已看清女人的长相,叹了口气道:“我以为是谁,原来是‘冰燕子’陆云。干嘛?你想趁机偷袭我让我不能跟言孝武离开?”

  陆云撇了一眼昏睡不起的言孝武,又撇了一眼季幽林,冷哼道:“早知道你不会这么听话,我就不用千辛万苦的跟着了。”

  “那我们也就没有必要打了是不是?好,那我走了。”

  “你去哪?”

  “去一个没有人能找得到我的地方。”

  “你是命运选中的人,不管你去哪,族里的人都不会放过你。”

  季幽林回头望她: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你不是一直很想做我的位置吗?提醒你,我的位子一点都不好做,每天要担心被人杀死也就算了,还要跟‘那个人’斗的你死我活,劝你一句,如果你想平平安安的过完这辈子,还是跟我一样趁早离开这个地方的好。”

  陆云气不过,道:

  “胸无大志,枉费长老将你请过来!早知如此,还不如当初选我继承女皇之位,总比让你这种人来做要好上千倍。”

  季幽林像是来了气,指着陆云便叱道:

  “你以为我愿意吗?说到这一点我就来气。我以前不知道活得多快活,谁知道硬是被那些长老拉来这里,强迫我学什么武功不说,还要用一张所有人都觉得恐怖的脸生活,你认为我应该要欣然接受这一切,然后送给那些长老无限的回报是不是?我没杀人已经算是很对得起他们了。我告诉你,我现在就去研究回屋的方法,等我找到,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回去。拜拜!”说罢,季幽淋身形已飞远而去。

  对于季幽林来说,陆云并不明白,那万人之上的身份需要付出多少代价才能换来。恐怕这个小女子不经历过,一生一世都不会懂得了,对于一个一心想要追求名利地位的人来说,说什么都不过是废话,她也不想再说,也不想成为那种人,她失去太久的自由了,现在,她是一只的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