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死人谷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正午,紫衣男人从漆黑中缓缓醒来,此时头上的日头大的足以烤焦大地,他用手挡开刺眼的光芒,呆愣的盯着天空,从干涸的喉咙里发出极为沙哑难听的声音:“这是……什么地方?”

  他慢慢的坐起来,用手抚了抚眉心,而后向四周张望,这里满眼尽是杂乱干瘪的稻草,有一股浓厚的几乎叫人窒息的臭味,他正预扶地而起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躺在一个肮脏不堪的泥坑里。

  甚至在他的周围还有几只正在泥巴种拱来拱去的猪。这给他一种恶心的感觉,一瞬间就顾不上自己的形象而吐了出来。

  “你醒了?”这个时候,一个人抱着干瘪的稻草走了进来,这个人是个男人,年龄看上去并不大,约是三十出头的样子,一身黝黑的皮肤,穿着短小粗略的麻衣背心,露出两条有着强健肌肉的手臂,看上去高大健壮而且结实有力。这个人的肌肉实在太过发达了,所以叫人一眼看上去他就像是一个怪物,一个连野狼野牛都可以一击杀死的人形怪物。这个的并不多话,从进来开始只问了一句,却很利索的干了很多活。仿佛他说任何话,脸上的肌肉都绝不会有分毫动容。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紫衣男人从泥坑中站起来,趴着这人的肩膀问着。

  那男人回答:“死人谷。”

  “死人谷?死人谷是什么地方?”

  那男人又回答:

  “一个只有死人才能活着呆下去的地方。”

  紫衣男人疑惑道:“死人才能活着呆下去的地方?可我又怎么会在这?”

  那男人忽然转过身看着他,问他道:

  “你是活人还是死人?”

  “我自然是活人。”

  “如果你是活人,你就不会出现在这里。出现在这里,只能说明你已经死了或者你活着也跟死了没区别。”

  紫衣男人根本听不懂这个人在说什么,只觉得他说话的语气叫他浑身充满了不安感,只想尽快离开这里:“我要怎么才能离开?”

  “活下去。”

  “活下去?”

  那男人忽然转身伸手指着不远处茅屋说:“那里有能让你活下去的人。”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紫衣男人已不想跟这个人多做交谈,因为他已知道,跟这个人说再多,他也不会解答自己心中的任何一个疑问,所以他顺着这个人的手指的方向走了过去,来到这间茅屋的门口,刚想去敲门的时候,这间茅屋的房门竟然自己开了,屋内空洞洞的一片,从外面看上去这里跟荒野之中的竦人山洞倒有几分相似。

  此时,里面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这个人道:“我已等你很久了,进来吧。”

  紫衣之人虽觉奇怪,但还是走了进去,正对着床的桌案旁,站着一个人,因为太暗而无法看清此人长相。那人见他进来便问道:“你叫什么?”

  紫衣男人忽的一愣,缓慢吃力的边回想边答道:“我叫……”他居然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了。“我叫……我叫……”许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太过怪异,所以他根本无暇去想自己的事,但现在有人问起他的姓名之时,他才恍然知道自己竟然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非但如此,如今就连他是谁,来自哪里,是什么人,可有妻室子女,过去种种竟……全然不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不知道自己叫什么?”那人又问。

  紫衣男人蹙起眉,尴笑道:“我……好像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不如你来回答我……我怎么会睡在这里的猪圈?你跟外面猪圈里的男人又是谁?”

  “原来如此。看来你受了伤所以什么都不记得了。这里是死人谷,我是这里的谷主——欧阳旭贤,外面的那个人是我的仆人,叫戆羊。你是我在沧云国的废墟之中捡到的,当时我以为你是沧云国仅剩下来的黄胄。但现在看来,我是得不到的答案了?!”

  紫衣男人轻蔑笑道:“我想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我自己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这么看来,你根本不认识我。”

  “我之前不认识你,但现在认识你了,现在认识你,也许正是时候。”

  紫衣男人问道:“什么意思?”

  “我这里叫死人谷并非没有原因,我只收留那些不存于世的可怜人,如果你不是……那么今天你必须死。因为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世界上有还有‘死人谷‘这种地方。”

  紫衣男人想了想,难怪猪圈里的那人要说这里只有死人才能活下去,原来说的是以这个意思,他道:

  “留不存于世的人生活在此实属一件乐事,既属乐事,又为何怕人知道?说不定这个地方传出去,可以招纳更多无处容身的人,岂不美哉?”

  “如果让人知道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便会找来杀身之祸,自古以来所谓的室外太远桃园只有在人不知道的地方才叫世外桃源,每个人都知道了,都来了,我这里岂不是变成乌烟瘴气的地方?”

  紫衣男人轻笑道:“所以你为了保护这个地方而想杀了我?”紫衣之人望了望四周:“你既没有刀剑兵器,也没有任何武器,我更加感觉不到你的杀气,可见,你并不想真的杀我。”

  那人笑道:

  “我不想杀你,也是想确定,你是不是该留下之人。”

  紫衣男人摸了摸鼻子,笑道:

  “那你看,我是还是不是呢?”

  “我看你是。沧云国大火之日若非与此事有关联的人根本不会出现那种地方,我能猜到的答案只有两个,第一你是沧云国的人,第二,你是灭掉沧云国的人。如果你是第一,那么你现在已经无处可去,无家可回,无处容身,那么活着跟死了绝没有区别,留下对你来说绝对是一条活路。如果你是第二……你就必须死在这个地方。”

  紫衣男人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我不管是什么人,还非得是第一了,不然……我连活着走出这死人谷的机会都没有?”

  “你倒是很聪明。”

  紫衣男人忽的眼神一变,凛然道“如果是第一却又不肯留下呢?”

  那人笑起来回答:

  “朋友,也许你的武功不错,但是武功再好,在一个完全陌生地方,跟完全陌生的人动手,也未必占尽上风。在这里,如果你赢了闯出谷去,自然好,如果出不去,你有没有想到过后果?也许我不会杀了你,而会囚禁你一生呢?输一场有的时候不算什么,但是有的时候可是万劫不复的。”

  紫衣男人再次笑道:

  “我就算留下来能做什么?你总不会缺个仆人帮你喂猪吧?就为了这么一个理由,你死都不让我走?”

  “留下你自然有留下你的原因。”说罢,那人从桌上拾起一根竹筒,抬手掷给他,紫衣男人右手迅速接住,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是留下你的原因。竹筒上有个口,里面有张纸条,你取出来看看。”

  紫衣之人看了看手中竹筒,这竹筒看上去是竹筒,但仔细一看方才看出,这是人工雕雕琢出来的类似于竹筒的圆形盒子,里面放了一张纸条,他打开一看,纸条上写了三个字,鱼-玄-素,像是一个名字,却又不像,谁会取这样一个古怪又难听的名字?

  “这是……”

  “纸条上的三个字只是一个人的代号,若你同意留下,我就安排你去见这个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死人谷的人。如果你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紫衣之人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字条,又想了想自己如今的处境,没有身份没有过去跟死人又有何区别?如今他不知自己是谁。家在何方,掏尽身上也没有分文,恐怕就算出了谷也没有容身之地,不如就此留下,再作打算。他道:“找这个人要做什么?”

  那人笑道:

  “这么说,你是愿意留下了?”

  紫衣男人想了想:“我不习惯听任何人的命令,留下,只是暂时的。”

  “很好!看来我没救错人。我告诉你,这个人在江南,一切等到找到这个人之后你就什么都清楚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死人谷的人,死人谷的规矩就是无论你在什么地方,都不能说出有关死人谷的事,包括你认识的人跟这里的确切位置,不然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听你这么说,这里难道是个庞大地下组织?”

  “我所过,等你找到纸条上的人你就什么都清楚了。你既然没有身份,我便给你一个,从今天开始你的代号就是‘鬼狐狸’。你喜欢喝酒,而且嗜酒如命,生性狂放不羁,生于四川一户王姓人家,且因山贼横行全家死绝,只好自己一个人独闯江湖。至于江湖上的阅历也不会有人查到,你且随便。”

  紫衣男人叹息道,这正验证了猪圈里那个男人的话,活下去,才能离开。这个死人谷到底是什么地方,有着什么样的人,他们又做什么样的勾当,他到还真有了些了解的兴致:“身份我自己会编,不劳你费心,你那些东西留给自己用吧。现在,我需要一件干净的衣服。”

  “去找戆羊,他会为你准备干净的衣服。”

  “多谢。”说完,紫衣男人走出了屋子。临走前,那个神秘的男人说:“劝你一句话,出任务之前最好别让人看清你的脸,以免让你的仇家盯上。”

  那人话音落下,那紫衣男子也消失在茅屋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