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心死情绝的轮回
作者:恋爱小猫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我问佛祖:为什么时间上这么多遗憾?

  佛曰:这是一个婆娑的世界,婆娑即遗憾。没有遗憾给你再多幸福也不会体会快乐。

  ——仓央嘉措

  ※※※※※※※※※※※※※※※※※※※※※※※※※※※※※※※※※※※※※※※

  苍云十三年,除夕之夜。

  皇都城盈满了火光,火光冲天,城里乌烟瘴气。大火包围了整座都城。

  天亮之后,这座城、这个国家将再也不复存在。

  这样的时代,几乎每天都会发生战乱。兵荒马乱的年代,国破、家亡、百姓流离失所、是再平凡不过的事。这里早已无人,这里的人早在三日之前就已经逃光了,走净了,死绝了。

  然而——谁又能想到,在宫殿的最高处、在烈火熊熊的地方……正着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曾经在沧云国最至高无上的女人,也是享有苍云国第一美人之称的女人,只是此时周围火光满天,这样的一个美人就这样凄凄凉凉地站在即将被火焰吞噬的楼台上,宫殿已快被燃烧干净,她却不退……也不跑。

  女人长得很美,清瘦的脸庞,绝美的华服,是个绝对标准的美人胚子。

  恍惚之间,女子低低的浅吟着——“楼启枭,始终还是背弃了你我之间的誓言。”这声音是恨,也是怨,如泣如诉……仿佛死了心一样的绝望。

  一个黑影从烈火中走了过来,是个人,这个人一直低着头,完全看不清他的样子。——他从火中而来,身子却不带一丁点火星,就像凭空穿越那火墙,显得诡异而阴森。

  也许,是因为这个人全身都透着诡异的冷,那是仿佛经历万年而结成的冰,所以就连周围的火都不敢靠近。

  他走到女子面前,用低沉沙哑而又阴森的语气说着:“女帝。一切都准备好了。”从这个人的声音来看,他是个男人。

  女人略微的回过头,凄凉的说着:

  “在我死之后,希望你能履行你的诺言!”

  “我用我的族人起誓,我必将遵守对女帝的承诺。”

  不知是何种的约定非要夺取人的性命,更不知何这一切究竟为何,总之话已说完,话说完了,就没必要再说,人也没有必要留下。女人缓缓的站起身走到楼前,迎着风,展露出一抹微笑,猛的,纵身一跳,从俯瞰整座城池的楼台上跳了下去……犹如一只扑火的蝴蝶跳进了火海……再也没有踪影。

  一切……

  只在转瞬之间,只不过转瞬的功夫……火蛇就吞噬了这位绝世美人,世间——也在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那人缓缓的走至楼前,望着楼台下一望无际的火海,不知是叹息还是讥讽的沉吟着:“沧云国第一美人从此香消玉殒,呵,从此之后天下再也没有这个人,可惜,可悲。”说完,他开始吟诵起咒语。过了片刻,火光中竟然涌出了许多如同萤火虫一样闪着亮光的飞虫,那人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这些小虫竟自动飞了进去,待所有飞虫进去之后,他将瓶口封死,轻轻的笑了,笑如鬼魅。他说:“你的魂魄我收走了。”然后,他转身又走入了火海,仿佛飞蛾扑火一样呲的一声响起,就再不见这人的任何踪影。

  与此同时宫外正浩月当空,一轮明月照耀下的沧云国,凄美而绝望,这时间上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着皎皎月光。

  一条没有名字的小路上,正有两名骑着骏马呼啸而过的赶路人……马是赤兔跟汗血……两匹马的背上分别坐着身着一紫一白两身华服的人,两身衣服均在苍白月色之下显得耀眼夺目,两人如同飞奔一样疾驰而过直奔到了沧云国破败的城门前,若非官兵拦住前行之人,只怕着二人就算撞破城门也绝不轻易停下,官兵喊着:“站住,什么人?”

  白衣之人勒住缰绳稳住马匹,立即从怀中掏出玉牌亮于人前,那是一快白玉腰牌,上面写着大大的“御”字:

  “大胆,眼前之人都不认得了吗,谁敢阻拦杀无赦。”寂静的月下,白衣人冰冷的喝着。

  众人看到玉牌瞬即下跪齐呼道:“属下叩见主上。”他们并非在对白衣之人行李,而是他身后的紫衣之人,这人就好像九重天上高高在上的神仙,静默从容的看着一切却不发一言,却又无法叫人淡然处之。

  是那白衣之人喊道:“还不快打开城门。”

  “是。”众人听令,立即将城门打开放二人进了城。

  今日的沧云国都城除了漫天的火光跟燃烧殆尽的废墟几乎再也看不见往日的昌盛。

  白衣之人见到这般景象不由叹息道:“想不到往日繁华昌盛的苍云都城,今日竟然化作了一片火海,现在这城里所剩的……不是尸体就是废墟,实在叫人唏嘘。主上,我看鹰黎女帝不会回来了。”

  “我问你,鹰黎她到底如何?”紫衣之人忽然问道。

  “这……”

  “回答我。”紫衣之人似有不耐之意。

  “主上为何这么问?”

  紫衣之人闭目冷语道:

  “我不想再问第三次。”

  “属下不知。”

  紫衣之人再问:

  “白魂,你可有欺瞒我何事?”

  白魂蹙眉道:“主上这是何意?”

  紫衣之人抚了抚眉心道:

  “无意!去寻。她一定就在城中。‘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是。”白魂道只一声,一股清风瞬即而起,他已身轻如燕的飞踏而去,在火海之中时起时落的穿梭游行,浩然星空之下,那身白衣身影竟然可以在烈火之中傲然穿行,着实叫人叹为观止。而此时那紫衣之人也是纵身一跃,清风一缕,脚踏万物残骸一路施展轻功直奔那云顶皇宫的最好处。

  他前脚刚踏上城池,便听见有人在笑,笑靥如寐,笑过之后便想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空灵诡异,回荡在火海:“若是来寻人,那人已葬于火海之下,龙域国皇帝陛下大可请回。”

  紫衣之人杀气速气,满怀煞气的环顾四周,高涨汹涌的火焰之中竟不见一人:“你是何人?怎会知道我所来的目的?你所说之话究竟是真是假?”

  那笑声又起:

  “真真假假又有何重要?凡事都有因果,今日之势也是皇帝陛下早已中下的因,而我……只是前来收果的其中之人。”

  紫衣之人眼光一变。瞬即拔出腰间长剑,指向火光冷然道:

  “究竟何人,满嘴胡言?”

  “是不是胡言,只有陛下自己知道。”

  “你到底有何目的?”

  “我的目的已经达成。”那人顿了片刻,忽而阴冷道:“就是你前来想要找寻之人的魂魄。”

  仿佛魔咒一样的语气立即让紫衣之人惊措不已:

  “你——”他身形顿住,竟说再也说不话,只有涔涔而下的冷汗,他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经过了许久,他满怀恨意的一字一顿道:“你杀了她。”

  “杀她的人是你,而不是我。我只是来取她的魂魄,并没有杀人。”

  “住口。”紫衣之人斩开烈火,想寻得那人踪影,却没想到烈火如水一般丝毫不露痕迹……“出来!我要杀了你。”

  “杀我?陛下竟然想杀幻境之人,这岂不可笑?莫非陛下因为挚爱离世已经疯了?”

  “住口。出来,出来。”他开始失去控制,直奔火焰而去。

  “主上!”——白魂冰冷透骨的声音传来,那一身白衣瞬即挡在紫衣之人眼前:“说话之人再用幻术迷惑我们,切不可上当。”

  紫衣之人颤抖声音道:“你可听见?他说鹰黎已死。”

  “属下听的清清楚楚。”

  “既然如此,何以阻我?”虽知是幻术正在蛊惑人心,但此人所说之话才是真正蛊惑他的源头。

  “属下不能眼睁睁看着主上被这施术之人玩与鼓掌之间。大火已快要将宫殿燃烧殆尽,主上若在做逗留恐会累及自身。”

  “白魂,你敢抗命?”

  “属下不敢!主上切勿听信此人所说,女帝未必已经出事。属下刚才四下游走发现此地甚是诡异,恐怕是进了‘幻世之境’,我们还是尽快离开为好。”

  “‘幻世之境’?我偏要破开这幻世之境,揪出那人问个清楚。”

  正当紫衣之人予挥剑再次斩断红莲之时,楼台之上产生了巨大的晃动,仿佛天崩地裂了一半的乌烟瘴气从地底涌出包围了他们,此时那个声音又响在了半空:“凡尘之人只是一个俗念就可以将之困在‘幻世之中,当真是执着’。但可惜的是,虽然这火海之中有我施的幻术,但鹰黎女帝却是已死,此时并非虚言。”这人话毕,天地仿佛陷入了混沌沉寂在漆黑无比之中。

  “人生一世,一切皆为幻影,而皇帝却能拥有长久的寿命。哼,永生永世都受相思之苦的折磨,活着,不过是一句空壳,留你记忆又有何用?不如为我所用送女王前去轮回,也算是助我一臂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