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作者:若了      更新:2015-06-26 17:57      字数:0
  子夜,洛洛口干舌燥睁开眼。手一摸,身边空空如也。迎春呢?疑惑地支起身向屋里张望,屋里根本没有迎春的身影。

  忐忑,起身利落地穿戴好外衣。借着窗外透进的月光,轻轻聆听窗外的动静。

  一个黑影从窗前闪过。心里暗叫不妙,第六感告诉她,迎春可能出事了!

  半蹲着身小心地推开门。耳边传来飕飕的风声,气运丹田,洛洛施展轻功悄悄跟着刚才从窗前闪过的影子,一路尾随。

  始终和那黑影保持距离,小心翼翼跟随防止被对方发现。约莫半个时辰后,那个黑影带着洛洛来到一处荒草之地。

  夜黑风高,皎洁的月光下,十几个黑衣人围住三个白衣女子在激烈的打斗。那黑影一闪便也加入了进去。

  悄悄靠近,定睛一看,心里大惊!原来黑衣人围攻的正是碧玉,茗夏和迎春三人。

  黑衣人出手极其凶狠,招招致命。三女子在体力上完全不是十几个大汉的对手,更何况一看便知这些黑衣人全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姐姐们唯一的利器仅仅是双手抛出去的水袖。眼看着大家的水袖被利剑一一撕列,情势越来越刻不容缓。

  碧玉一个转身不注意,露出破绽被对方偷袭猛拍一掌,呕出的鲜血溅撒在黑衣人身上。洛洛吓得惊呆地捂住嘴。紧接着一把利剑从碧玉的背后刺了进去。月光下只见一只轻盈的孤燕从高空中如一颗流星般坠落到地面上。

  茗夏和迎春分别身负重伤苦苦应战。这十几个汉子见已倒下一个,杀人的气势变得更加勇猛。

  洛洛这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一个剑步飞身冲了出去。情急之下逮到一个空隙使劲一掌拍向正要偷袭迎春的黑衣人。那黑衣人顿时被震飞了两丈远,再也没爬起来。

  其他黑衣人人见洛洛一掌便拍死了自己的同伴,惊讶万分,他们万万没想到洛洛居然是这四人中武功最厉害的一个。于是便全部转过身围攻洛洛。

  洛洛一时傻眼,盯着自己刚拍出去的右手。一时之间,泪水夺目,悲愤难耐!她杀了人!她杀了人!!!

  “啊…”的一声惨叫,唤回洛洛的神智。不是她要杀人!是这些狗人逼自己出手!

  只见迎春已被黑衣人一掌拍下,嘴里喷出一口鲜血,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迎春倒下,洛洛更是心痛万分。发疯般使出全力抛出水袖,抵挡着对方快速凶狠的攻击。

  扭头冲离自己不远处负伤的茗夏大喊道:“茗夏姐姐你快走!!!我一个人来抵挡这些人。你回姥姥,我谢她的救命之恩!”说完,洛洛抛出右手水袖拉住纠缠着茗夏的汉子猛地一收袖,那男子便飞出了三丈远。

  茗夏浑身是血,揣着粗气,略有迟疑,不确定地看向洛洛,见她一脸恳切,紧咬住牙关。捂着流血不止的右臂转过身飞奔而去。

  十几个汉子动作停了下来。他们的眼神如豺狼虎豹般范着凶狠的红光。因为已经杀掉碧玉和迎春,那凶残眼里红色的光芒如火一般灼眼。

  洛洛大义凛然,反正都已经死过一回。为了姐妹们的感情而死,这是如何的英雄气概!活了二十二年,她头一次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痛不欲生!

  对方十几个黑衣人的剑齐刷刷地刺向洛洛。奋力用水袖一挡,水袖挡掉了刺来的剑却也被撕碎成千万片洒落在半空中。

  洛洛自知战敌经验略浅,此刻要对付这些身经百战的杀手只有以死相拼。想到这儿,心里一阵悲切。

  “十几个大男人对付一个小姑娘,这也太不光明磊落了吧。”声音刚落,两道一深一浅的身影站立在洛洛身前。

  为首的汉子露出凶狠的目光,带着不屑的口气道:“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你们也得统统死!”

  “今天这闲事我们是管定了!”一个声音潇洒落下。

  只见那十几个黑衣男子与两位公子交手起来。两个男子出手奇快,并且招数变化之多。四十多招后就倒下了五,六个汉子。剩余的汉子见来者功夫深不可测。不知谁吹了一声哨子,他们警戒地往后退了几步,一个飞跃便消失在荒地里。

  头一晃,身子一颤,便要倒下去。

  “韩姑娘!”话音一落,正好将柔弱无力的身体拉进怀里。

  “我…我杀了人…”洛洛全身轻颤,脸色苍白,丝毫未发觉自己靠在蓝衣公子怀里。

  “韩姑娘,没事了!”蓝衣公子上下打量着洛洛,见她身上并未伤处,倒落下心来。

  “公子…”洛洛此刻才回过神,发现此人正是白天救过自己的那位翩翩公子。此刻正暧昧地靠在蓝衣公子怀里,惊恐得将其一把推开。

  “迎春姐姐!”一看到离自己不远处躺着的美人,情急之下飞奔而去。

  “迎春姐姐!迎春姐姐!你不能死呀!你醒醒,你快醒醒!”声嘶力竭,泪雨俱下。

  “韩姑娘,让我看一下。”泪眼婆娑的注视来人,说话的是面如温玉的青袍公子。

  垂泪,紧紧抱住迎春,用袖子胡乱擦拭着她脸上的血迹。玉宁公子在迎春手上把脉,又在鼻翼处试探一下,“韩姑娘,我们现在得赶紧回客栈。你姐姐只怕是中了那剑上的巨毒。加上现在失血过多。恐怕…”

  一听那剑稍上有毒,洛洛像触电般浑身战栗。慌张地从衣服内里掏出一个白色小瓷瓶,颤抖着倒出2颗红色和白色的药丸。这药丸本是洛洛想逃出宫外之后备用的药品。哪知,如今竟然遇到如此大的劫难。

  青袍公子小心把迎春的嘴掰开,洛洛颤抖地把药放进迎春口中。玉宁公子轻轻一拍,迎春便吞下了药丸。

  “韩姑娘,这是给你姐姐吃的何解药?”蓝衣公子疑惑。

  “百命丸。专治百毒。相信这剑上的毒也是可以解,就算不能全解起码也能暂时保住姐姐的性命。”

  两公子听完洛洛的话面面相觑。蓝衣公子脸色一沉,“姑娘如何有在江湖上万金难换的百命丸?”

  万金难换?!心里暗叫不妙。原来这百命丸如此珍贵,洛洛万万没想到这点,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应答。

  “也罢,韩姑娘,我们还是先带你姐姐回客栈吧。”

  洛洛拿起袖子胡乱擦掉脸上的泪水,感激地朝蓝衣公子点头。突然意识到还有什么事,猛然转过身,在草堆里四处张望,“啊!”一声扑了过去。

  蓝衣公子心里一紧,闪到洛洛身边。

  洛洛跌坐在地抱着碧玉的尸体低声抽泣,“公子,你看看碧玉姐姐能救么?请你看看…”

  青袍公子伸出手在碧玉的鼻翼上试了一试,随后摸向脖子处。寂静的黑夜理只听一声叹息:“韩姑娘,只怕这位姐姐已经仙去了。”

  洛洛停止了哭泣,整理着碧玉身上凌乱的衣裳。起身拾起身旁的利剑砍了些长长的野草,覆盖在尸体上。

  “韩姑娘,此地不可久留。如若刚才那些男衣人找了帮手再返回那可就麻烦了。我们现在必须马上离开。”青袍公子说完,仔细聆听附近的动静。

  洛洛颔首,吃力地起身,顿时铺天盖地的眩晕袭满全身,稍一个踉跄,便要倒下。蓝衣公子一伸手便又将美人拥入怀里。

  无力反抗,任由着蓝衣公子拥着自己飞身离开。青袍公子抱着昏迷不醒的迎春快速一跃,消失在皎洁月光所笼罩的黑夜里。仿佛刚才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风吹着野草的沙沙声,低低地哭诉。

  回到客栈,青袍公子手里托着一个精致的木檀药箱,走到床前替迎春处理伤口。

  蓝衣公子则另外要了间房送洛洛休息。他温柔地拉过洛洛坐在桌前,往她冰冷的手里放了一杯热茶。

  “韩姑娘,别担心。你姐姐服用过百命丸之后不会有性命之忧。再者玉宁从小学医,也医治过不少人。你姐姐现在只是皮外之伤,所以不要过于伤心。”

  洛洛垂首,感激地点点头。刻意避开那双星星般眼睛里所传达的柔情。“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韩洛命大居然被公子救了两回。还未问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虞慕飞。那位是玉宁公子。”说完,虞慕飞双手作揖。

  “那虞公子如何发现我的?”缓过神,一丝疑惑。

  “说来韩姑娘莫见笑。”虞慕飞用手帅气地碰触了一下鼻翼。忍不住偷偷抬眼打量眼前端坐的虞慕飞,竟有些失神。如果…只是如果,他们此时在现代,那么洛洛会觉得这是一个多么风花雪月浪漫的夜晚。而如今这皎洁的月色却冷漠得让人浑身打颤。

  “下午和姑娘一别后。觉得姑娘的话甚是特别,姑娘的首饰一瞧就不是寻常物,想来想去还是来寻了姑娘,把这首饰物归原主。于是和玉宁兄一直尾随跟着姑娘。希望姑娘别介意。”干咳一声,清清嗓子继续说道:“后来跟着姑娘进了这永福客栈,看你们姐妹一共四人。我们来此地本是游玩,也就在客栈住下。昨日下午见姑娘被那人欺负,担心那人回头寻来报复。只是虞某眼拙,没看出姑娘竟然是深藏不露。昨天竟是我冒犯了姑娘。”说完又是作揖。其实当虞慕飞和玉宁出现的时候,正好看到洛洛被十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并不知她功夫超群。

  “虞公子何出此言。昨天要不是你出手相救,估计那棒子就落我身上了。洛儿不才,平日只知道偷懒,不勤奋好学。没想到今天遇到如此劫难…早知如此,以前是万万不敢偷懒,肯定好好跟姐姐们学习。”洛洛垂眼,故意说谎。

  “韩姑娘家中哪里人?怎么惹到那些黑衣人?”

  “我…我家在大虞国边界的山脚下。我们姐妹从小在山那边长大。父母早逝。祖宗们留下了一片产业足够养活我们,姥姥含辛茹苦将我们带大。平日里我们姐妹也只是练武修心,深居简出。我也不知怎么得罪了那些黑衣人…这次我们四姐妹是背着姥姥偷偷溜出来玩的,没想到却…”垂泪,先说些谎话瞒过的好。“如今不知道怎么办?大姐姐已仙去了。二姐姐不知道是死是活。三姐姐如今算逃过一命…我…我回去都不知道怎么跟姥姥交代…”双手捂脸,哭声加重。大虞国边界山峦繁多,没有一两个月的时间那虞慕飞哪里查得清楚到底哪座山下才是洛洛所说的韩家。

  “原来如此。”虞慕飞心思略有一松,见洛洛哭得美若梨花,心早已软却。

  “韩姑娘别哭了。哭多了伤身。明天一早我就便派人买上最好的棺木安葬你大姐姐。你告诉我家中的地址,我派人去你家告知你姥姥,等你三姐姐病好之后,再送你们回去可好?”

  洛洛心里一惊,这个虞慕飞没那么容易对付。硬是想打听出她家在何处。“虞公子,姥姥从小不准我们见陌生男子。如今你我居然在这样的夜晚待在一起…如若被她老人家知道,恐怕我这一辈子都不能再出来了。”洛洛知道古代女子注重名节,要是深更半夜和一陌生男子相处一室,必定遭人非议。她是现代人才不管什么名节不名节,只是此时正好拿这个当借口。

  虞慕飞不知洛洛的心思,还当她害羞。伸出手抚在洛洛手上。“虞某深知冒犯了姑娘。但是虞某又不忍心让姑娘一个人回家。万一那些黑衣人又寻来如何?不如我亲自送姑娘回去,这样虞某也好放心。如若你姥姥责备,我便向她提亲迎娶你回去做夫人。这样也不会污了姑娘的名节。”

  洛洛颔首,眼下这虞慕飞是看上了自己。如今迎春昏迷不醒,她又要如何抽身?“虞公子,这样不好。”趁机抽回手,转过身,走到窗棂边。

  “虞公子,我家家规甚严。不是什么小户人家的女子。你我昨天才初次认识,并不了解彼此。而且我们韩家不会随便嫁女子去做妻妾。明天安葬完我大姐姐,我便先回家。如若虞公子还当我是朋友,就替我照顾迎春姐姐。待我回去告知完姥姥后再回来接她。”

  虞慕飞自知刚才轻狂,走上前,歉意地说:“刚才虞某见姑娘楚楚动人,竟一时乱了方寸,还望姑娘见谅。”

  “韩洛感谢公子的救命之恩。如若今天晚上不是公子相救,恐怕也命丧黄泉。”还是说些好听的话吧。洛洛一心在迎春身上。根本无心去理会虞慕飞的求亲。况且对一个才见面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女子提亲,未免太过轻率。

  “韩姑娘好生休息。虞某在门外替姑娘守着。”说完虞慕飞便起身走出门外。

  洛洛见虞慕飞果真在门外守着,一时之间心存感激。独自一人躺在陌生的房间里。恐惧又袭满全身。一闭上眼脑海里又呈现出夜晚里那惊心触目的场景。她杀了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浑身是汗。

  那一夜,洛洛混混沌沌地昏睡过去,只是梦里不停的梦到黑衣人追杀她们,无论她如何挣扎始终迈不开脚,只见姐姐们一个个倒在了血泊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