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家变
作者:老本      更新:2015-06-26 17:54      字数:0
   艳阳高悬,六月的天空充满了燥热。在这片神秘的大陆上,即使是清晨,也总会有那么几天,让人感觉不到丝毫的清凉。偶尔也会有几缕轻风吹过,可是那干燥的气流却刮的人们面庞生疼。

  

   一个明显睡眠不足的少年,拖着慵懒的身体,随意的迈着脚步,在一条幽静的小径中享受着自己的世界。

  

   少年轻轻的踢了一脚面前的小石块,心中漫无边际的寻思着这该死的天气:这该死的天气,你敢不敢凉快一点?哎,每年这个时候,小镇上都会发生一起令人不愉快的事情,不知道今天又轮到谁家了。

  

   少年一面无聊的想着那些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一面往家族的祠堂走去。偶尔,他还会想想昨天晚上那个梦。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他竟然一做就是六年。从他懂事以来,这个梦就一直萦绕着他,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

  

   “叶荀少爷,三长老让你过去一趟!说是有急事。”一个不知多大年龄的苍老的老者,突然从小径的尽头走来,那原本慈祥的面孔上却带着一种诡异的神色。

  

   但是少年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老者的异常,在这个家族中,很多事情他都已经习惯了。

  

   叶家,本是泉镇上最大的家族。可是二十年前那突然的变故,家族中最强大的人意外陨落。从此叶家内部便陷入到了一种勾心斗角的暗斗之中。在叶家内部出现分裂的时候,在泉镇上的赵家和庄家迅速崛起。

  

   可是叶家毕竟树大根深,于是在这小小的泉镇上便出现了三足鼎立的局面。

  

   “哦,呵呵,东方爷爷,按照惯例不是应当先去祠堂进香么?”叶荀轻轻的笑道。在这个家族中,除了自己的父亲和奶奶以外,恐怕就要属这个管家东方老爷子对自己最为和善了。于是每次叶荀见到他的时候,都会尊称一声东方爷爷。而且据说现在叶家的族长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因此叶荀认为自己叫一声爷爷一点也不过分。

  

   东方老爷子看着这个招人喜欢的小家伙,内心中突然泛起了一丝酸楚。不过多年的风雨锤炼,令的东方老爷子隐藏的极好,对着叶荀祥和的笑道:“三长老说了,你过去。等办完了事,再去祠堂也不迟。”

  

   “哦,是这样啊!那我这就去,东方爷爷再见!”叶荀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声再见,便转身向左边的一条小径走去,心中不解自己的父亲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想到这里,叶荀的心中猛然一颤,抬头望了望那如火一般的艳阳,暗自喃喃道:“不会是今年轮到我家了吧?”

  

   叶荀使劲的甩了甩脑袋,将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到了脑后,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前进的脚步。大约走了将近十分钟的路程,叶荀便来到了一间平凡朴素的小房之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轻的推开了半掩的门,走了进去。

  

   “荀儿,你来了!”一个浑厚中带着几分苍老的声音伴随着叶荀的进入,而响起。

  

   叶荀轻轻的“嗯”了一声,便将目光停留在了斜倚在床榻上的那个卷缩的身影上。看着那颓废的身影,叶荀明显一愣,这个人还是以前那个叱咤风云、豪情万丈的父亲么?还是那个令整个泉镇闻风丧胆的叶家三长老么?惊讶的看着才两天不见就突然变成这样的父亲,叶荀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种恐惧。

  

   “知道我叫你来有什么事情么?”叶荀的父亲叶春仰头猛喝了一口烈酒,略带酒意的问道。

  

   “父亲,怎么一大清早的就喝酒!我母亲呢?”叶荀望着自己的父亲,眉头微皱,突然发现房间中似乎少了些什么……

  

   “跑了!跟着我这么一个只知道修炼的穷光蛋,还有什么前途?”叶春恶狠狠的说着,眼中的寒意也是越来越浓。

  

   咋一听闻这惊人的消息,叶荀只觉得大脑一晕,整个人险些瘫坐在地上:“这怎么可能?”

  

   叶荀难以置信的问着自己的父亲,可是此时却已经用不着自己的父亲来回答了。父亲现在得样子,便已经说明了一切。一股暴乱的气息突然清晰的传入了叶荀的脑中,令其面色一变。

  

   “父亲,你受伤了?”

  

   也许是天赋异禀吧!叶荀从出生以来,他的灵魂就异于常人的强大。因此虽然他现在才刚刚达到感知的程度,可是却依然清晰的察觉到了,身具大师级三阶实力的父亲身体内那狂乱的气息。

  

   “都是那个骚妇,贪图赵家的地位,与赵家族长一起设计陷害于我,在我不备之下将我击伤。若不是侥幸,恐怕现在我已经是一具死尸了!”叶春感受着体内错乱的经脉和暴动的气息,不由的又狠狠的喝了一口烈酒。

  

   “是赵家么?”闻言,叶荀那稚嫩的小手猛然握紧,这一个胆敢重伤自己父亲的家族,算是在他幼小的心灵中烙下了一个必亡的印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哼,以后不要叫那个女人母亲。恐怕她现在已经是赵家的少夫人了吧!”叶春怒哼一声,猛然转移话题道:“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也是时候将这杆大旗交到你的手上了!”

  

   “大旗?”闻言一愣,叶荀惊愕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每当父亲摆出这副回忆深思般的表情时,那一定是他最认真的时候。看来接下来父亲要说的事情,才是叫自己来的重点。

  

   “叶休这个名字想必你不会陌生吧?”叶春突然说道。

  

   “嗯,叶休爷爷是我族最强的强者,也是家族中唯一一个对气的修炼达到宗师级二阶的强者。他的实力放眼整个人之国,也很少能有人与之匹敌。”叶荀一提到这个名字,双眼中便冒出了无数的崇拜和向往。

  

   在这片神秘的大陆上,拥有着三种修炼方式,分别被称之为体、气、术!

  

   而体则是最为低级的修炼方式,一共被分为了四个境界:初级、中级、高级和宗师级。而每一级又各自分为九段。

  

   相比较与体的境界划分,气就要相对高级很多了。气一共分为气师、大师、宗师、幻级、圣级、地级和天级七个级别。而气师又分为五阶,大师分为九阶,宗师分为十三阶,幻级、圣级、地级各自分为三阶。至于天级,那便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的至高境界了。

  

   虽然气比较特殊,可是只要有点势力的人,都能弄到一些不错的修炼功法。与之相比的术,要求就显得极为苛刻了。因为术是一种借用天地之力的奇门法术,所以它需要着极强的灵魂控制力。非但如此,术的修炼,对于灵魂的纯净度也有着极高的要求,也因此术士便成为了一种极其特殊的群体存在。

  

   然而术的境界分类却极为简单,一共分为术士、通灵术士、圣术士、神术士和天尊术士五个层次。除了天尊术士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以外,其他四个层次如同武者一样,各自被分为了九个阶段。

  

   “叶休是我们整个家族的骄傲。就算是三大帝国加起来,达到宗师级武者七段和宗师级气师二阶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叶春如同叶荀一样自豪的看着对方,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却宛若晴天霹雳一般,狠狠的劈中了目瞪口呆的叶荀。

  

   “叶休就是你的亲生爷爷!而你,就是他唯一的孙子——叶家的长孙!”

  

   “什么,那——”叶荀在这一刻彻底被自己父亲的话语惊呆了,这一刻他的脑袋突然乱成了一团。如果说叶休是自己的亲爷爷,那么现在这个族长叶维呢?

  

   一瞬间,如同潮水一般的往事从自己的脑中涌现。那带有寒意的冷眼,那毫无感情的呵斥,那冷漠的语言……对于自己爷爷对自己的态度一直不解的叶荀,这一刻终于明白了,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他的孙子!

  

   可是想到这里,叶荀却突然不敢再想下去了。如果爷爷不是自己的爷爷,那自己的奶奶呢?想起那个慈祥和善的奶奶,想着那个事事关心自己的奶奶,想着那个总是偷偷给自己好吃的教自己做人识字的奶奶……叶荀的心突然颤抖了起来,与其让他因为亲生爷爷而自豪,他更愿意永远做奶奶臂膀下的那个调皮的孩子。

  

   没有理会叶荀的震惊,叶春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满含怨毒的说道:“其实我们叶家本不属于泉镇。换句话说,我们现在所谓的叶家,其实是真正的叶家家族中的一个分支。而你爷爷叶休和如今的爷爷叶维,原本也是亲生兄弟。而在他们之上还有两个兄长,只不过那两位兄长与他们却是同父异母而已。”

  

   听着父亲的言语,叶荀心中还未平息的巨浪,便再次掀起了一股难以遏制的波澜:“分支?”

  

   “是的,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其实原本我们叶家的实力还算是比较强盛的。只不过后来因为你爷爷的两个兄长担心族长的位置不保,便不断的设法暗害你如今的爷爷。然而你的亲爷爷却为此极为震怒,一气之下,与你如今的爷爷,带着你的太奶奶离开了叶家,辗转来到了泉镇,创立了如今的叶家!”叶春不断的回忆着,却也不禁为自己父亲的英雄气概所慑服。

  

   “那如此说来,现在的叶家族长原本应该是我的亲爷爷叶休,而不是现在得爷爷叶维了?”在连续听到这些令人震惊的往事以后,叶荀的心也渐渐的适应了下来,开始思考父亲话中的含义了。

  

   “那是自然!不过当时,你如今的爷爷却并不认同你的亲爷爷。就算你的亲爷爷独自支撑下这个家族,并为了这个家族独自被众多高手合力围杀,导致身负重伤,你如今的爷爷却未成来看过一眼。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说到这里,叶春的严重突然闪过一丝狠辣的寒芒。

  

   “不知道,他们不是亲兄弟吗?”叶荀难以置信的反问道。如果要是谁伤害了自己的哥哥,或者是弟弟,那么他一定会让对方付出十倍甚至百倍的代价。这便是他所坚持的原则。

  

   “哼!亲兄弟?在你爷爷临死的时候,曾让我去找他的亲哥哥叶维,说是有事要说。可是他却以他要修炼为借口搪塞了过去。直到你爷爷死去了之后,他便突然殷勤了起来,主动来帮助你的奶奶。后来还厚颜无耻的请出了你的太奶,硬是让你的奶奶和他重新组成了家族。”叶春冷哼道。

  

   然而听着这令人气愤的事情后,叶荀却突然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突然发现,他所担心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自己的奶奶永远都是自己的奶奶,那么剩下的一切,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哼,因为我知道的太多,所以这些年来,叶维一直在暗中压迫与我,在往日对你的态度上,也许你也能略见一斑吧!而家族的其他人,虽然见面尊称我为一声长老,叫你一声少爷,其实他们也是对我们唯恐避之不及。而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们没有实力!否者我们大可以再创一个叶家!”叶春狠声说道,言语间的怨毒深深的渲染了叶荀那颗幼小的心灵。

  

   “实力?实力……”叶荀喃喃的说着,对于这个词汇,他那原本稚嫩的小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严肃的深思。

  

   是啊!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打成重伤,自己的母亲抛弃了这个家,而自己却只能在心里狠狠的骂上两句,空自心中愤怒,却无计可施!实力,自己必须拥有实力!

  

   在叶荀那幼小的心中,第一次出现了对于实力的强烈渴望。

  

   这一刻,在叶荀的右手手掌中突然传来一阵炙痛,令他的灵魂不禁为之一颤。一股澎湃的灵魂之力紧接着狂涌而出,就连他的父亲叶春拥有着大师三阶的实力,此刻也被这股强大的无形的灵魂之力压迫的仅仅的贴在了墙上。

  

   “荀儿——”惊异的感觉着眼前儿子的变化,叶春的心中突然浮现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激动,双眼中也冒出了无法表达的兴奋。

  

   然而对于自身的变化,叶荀自己却毫无所觉。直到他听到父亲的呼唤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然而还没等他发出询问,便觉得一阵莫名的酸软布满了自己的全身,紧接着只听得大脑突然嗡的一声,便失去了知觉。

  

   伴随着叶荀的昏迷,那股强大的灵魂之力瞬间消无,就如同根本没有出现过一般。感受着那如同出现时突然的,突兀消失的强大的压迫力,叶春心中布满了惊讶、兴奋与疑惑。

  

   然而不管如何,在那强大的压迫力消失的瞬间,叶春身形一展便出现在了叶荀的身边,第一时间探视了一下叶荀的身体。在发现叶荀似乎仅仅是脱力而导致的昏迷后,方才放下心来。

  

   而后叶春轻轻的将叶荀抱起,放在了自己的床上,看着自己这个儿子,他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或许我这个儿子将来的成就能超过我的父亲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