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部门施展
作者:会飞的马      更新:2015-06-26 17:52      字数:0
  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科长先到了,并且告诉他:“虽然你现在是组长,但还要先干着你目前的工作,先不给你配备部下了,过几天,我看一下情况再调整。”

  他感觉得到,科长心里想的一定是:“就你那小样,笨得就像猪一样,还想要领导别人,真是可笑,不自量力。”但碍于情面,主要是韩忠舅舅找得牛总的情面,不能说那样的话罢了。

  韩忠已经意识到:“自己虽然是组长,但也只是个空架子,根本就没能干上组长的工作。”他十分郁闷,盼着,盼着,终于弄到了一个组长的头衔,可是却是这样子的。他忽然感觉到心中好似有一团火在燃烧,头脑中出现了一种强烈的意识,这个意识是,隔不了三天,自己的工作肯定就会调整。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不知为什么,他竟然有兴趣要考虑自己这个部门的工作情况,这在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也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

  他想到供应部门现在的采购工作,效率太低,供应商供货缓慢,主要原因来自于监督力度的不够,他觉得解决的办法是应该派人到生产厂家去驻守,这样什么时候开始生产我们需要的产品,什么时候装车,装的货物是不是和送到公司看好的样品是一种……等等这些情况,都能做到了如指掌。

  哦,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这与以前完全不同啊,他想这还是那个以前的我吗?

  他瞥了一眼“档案室”存放的资料,竟发现一看就懂,以前看这个可都是“天书”一般啊,哎呀!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聪明了,就这样的头脑可比一般的人还要强啊,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韩忠一时想不出来。

  最后他想这反正是件大大的好事,是变得聪明了又不是更傻了,总归是要高兴啊,何必再去想那么多呢!

   他鼓了鼓勇气,腿带着他,怯怯的进了科长的办公室,进了屋,韩忠想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敢到这里来,我来干什么呢,哦,原来是想把自己的想法给科长汇报一下。

   这不是找死吗,肯定要被科长给骂出来啊,既然来就来了,豁出去了。然后他就把把自己的想法给科长说了一遍,科长见他进来,本来是一脸的怒气,但听他讲完,科长的眼里竟然一下放出光彩,好象恍然大悟的样子,但这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转而他又故作镇静的说:“好,你说的我知道了,先出去吧。”

   “我靠,科长竟然没有骂自己。”韩忠出来以后,长出了一口气,竟然庆幸起来。

   韩忠退到自己座位上,又兴奋的想了想整个事情的经过,科长的反应让他更加证实了自己的感觉,自己真的变聪明了,那话看来都说到了道道上,自己改变了,竟然一切都改变啦。

   他想再接着验证一下,就在办公室里扫了一眼,发现别人桌子上放了一本关于学习使用WORD的教程书,他就想试一下,自己是否能够看得懂,要是真看得懂,那一切都不是错觉,就是真真正正的事实了。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那可是一看就懂啊。

  而且他仅用了两个小时,书就翻完了,竟也全部理解了,记住了,这又让他兴奋不已。

  这时这本书的主人回来了,看到他乱翻自己的书,立即变得非常生气:“干什么呢你,怎么乱动别人的东西?”韩忠顿时一惊,马上解释道:“我就是随便看看这本书,看是否能够看懂,事先没给你说,真是不好意思。”

  主人听了,一把夺过书,阴着脸对他说:“你看不懂的,这不是给你看的,这本书属于少儿不宜。”韩忠听他这么一说,顿时气坏了,这个家伙竟然把自己的头脑当成小孩子的智商,他一堵气,心想:今天我非要证明给他看不可。

  于是他在这个家伙的电脑上,打开了WORD界面,并快速的打了几个大字“以后请记住,尊重一下我的智商。”这个家伙看了,顿时呆住了。他想:“以前这就是个榆木疙瘩,怎么今天突然会用WORD了,事情太奇怪了。”

  于是他不解的问韩忠:“你怎么会的这个东西,偷偷学了多久了,不对,你学多久也不应该会啊,不对,还是不对,你这是怎么啦,不,还是我这是怎么了,不行,我的脑子有点儿乱……”主人没有说完,他就抱着自己的头。

  韩忠已经不想再理他,看来这个家伙已经受到刺激了,不管他了,这个气出得真是太爽了,然后他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

   韩忠现在完全明白了,自己竟然一下就具有了超强的理解力和记忆力,这太不可思议了,不管,反正是好事,那接下来干什么呢,我得做点儿事,给他们瞧瞧。

   谁让他们把我不当人看,成天当个猴子耍,我要使劲还击他们一下,让他们重新认识我,我现在可是一个天才。

   那究竟要做点儿什么呢,通过什么样的方式证明呢,人多的项目最好?韩忠想了一会儿,对了!他想起来了。

   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一件事儿,就是以前打牌的时候,从来没有人邀请过他,他见他们玩的高兴,自告奋勇说想要参加的时候,别人总会被搞得哄堂大笑,还说一些讽刺的话羞辱他。

   当时他感觉是无所谓,因为这样的日子已经过得习惯了,但是现在想起了这件事儿,他感觉心口有些堵得上,觉得咽不下这口气,于是他打算晚上再去看一下他们打牌,然后也上桌玩几把。

  到了晚上,果然大家又开始打牌了,玩的是一种叫做勾级的打法。这种打法6个人用4副扑克,讲究联邦配合,就像外国人玩桥牌的那种玩法,有很强的智能性和竞争性。

  韩忠以前没有看明白过,所以头一把,他并没有想要参加,等他们打完第一把后,韩忠已经看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这时也正好碰到有一个人因为有事儿要离开,其实这种牌的打法少一个人是根本没法玩的。韩忠于是趁机说:“要不让我来把试一试。”大家听了,这次都没有理他,而是想打电话再找人来。

   韩忠顿时想发火,但强忍住了,他对他们说:“如果我输了,今天晚上就请所有人吃宵夜,你们看怎么样?”大家听了他说的这句话,顿时来了精神,纷纷对韩忠说:“这可是你说的,这么多人都在场,你小子可不能反悔啊,否则以后大家都没有人再理你了。”

   韩忠排着啪啪拍着胸脯说:“保证没有问题,如果我耍赖的话,我自己就咒我今天晚上我回去就遇到抢劫,碰到女鬼,家里房子着火,你们看行吗?”

   “好!”大家听了齐声高喊,他们感觉韩忠今天是发羊角疯了,不过他发疯更好,晚上的宵夜可就有着落了。

   “那如果我赢了呢?”韩忠现在已经学会了反问。“你赢了,你赢了,哈哈,如果你赢了,怎么着都可以吧,就算让我们去跳楼。”大家满不在乎的应着他。

  韩忠听后笑了一下说:“你们别开玩笑啊,让我说啊,我不要求别的,如果我赢了,以后只要大家见了我的面,喊上一声韩组长就行了,这样你们同意吗?”大家听了,纷纷表示同意。

  头一把刚打了一会儿,对方联邦就已经明显开始吃紧,但发现韩忠却越打越轻松,因为他现在的记性超高,那记牌就太容易了,几乎等于是看着别人的牌在打。

  对方联邦的三个人,都盯着韩忠看,他们怀疑韩忠是不是会偷看别人的牌,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记牌记这么准的,但研究了半天,并没有看到韩忠有一点儿作弊的影子。

   可想而知,玩了几把以后,对方一次也没有赢,而且是每次都输得一塌糊涂。最后他们不得不说:“服了,服了,不能再来下去了,我们真的赢不了你,你小子太厉害了。不过也真是奇了怪了,你现在怎么打的这么好了,以前你可什么都不懂啊?”

   韩忠听了微微一笑,他的心里乐开了花,对他们说:“我这韩组长你们是叫定了。”

   ……

   打牌的事儿传到了科长的耳朵里,于是他有意在观察他,发现韩忠确实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干什么事儿都不像以前了,现在是干什么像什么,还时不时的提个建议,就连科长本人都没有想过的好点子,竟然被他说了出来不少。

   经过三天的观察,科长确定韩忠的能力已经很不一般了,于是下午他找到韩忠,告诉他说,他可以管一摊了,而且是主管公司扩建工程需要的全部材料采购。

   韩忠知道这摊可是用量和价值最大的一块,有时候要采购一台设备就达数千万之多,这是多肥的一块啊,比别人管的都要大啊。韩忠也明白,科内有一个组长,因为在行政部门有关系,而跳槽了,自己才也终于有了机会。

  科长提他还有一点,因为他提得建议实施以后,收到了非常好的效果,材料、物资、用品供应非常及时,而且质量有保证,供应科的工作受到了公司领导的称赞,这在以前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韩忠主管这项工作以后,他多看书,多学习,经过不断的研究,又开发出了一个超能傻瓜专业软件。

   软件本身虽然本身比较复杂,但操作起来用不了摁几个键就能完成一项很难办成的任务,从而使他们科室的整体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采购的东西其实是很多很杂的,所以以前大家工作很忙,可以说是忙得都焦头烂额的,现在都用上这个以后,成了工作做的好,每个人玩的也很潇洒起来,韩忠没用多长的时间,就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出差去外地驻守生产厂家的人,也非常高兴,这样如同是免费外出旅游啊。

   韩忠提的其他一些建议方案,同样收到奇效,既对公司有巨大好处,也让同事感到满意,韩忠的地位开始与日俱增,大家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了,但没有人不愿浪费时间想这个问题。

  韩忠现在在单位的地位已经达到了一个相当的高度,大家都发自内心的爱戴他,一个韩组长一个韩组长的叫着他,他听得心里非常舒服,整个人天天乐呵呵的。

  表面看起来,韩忠应该过得很不错了,但他总感觉现在还是缺了点什么,不过他老是想不到,这种感觉让他的心里不能完全充实,感觉心里有个地方好像没有填满。

  后来终于被他想到了,原来他对自己的文化程度还不满意。他认为自己这才是一个初中毕业生,太寒酸了,怎么也得有个学历啊啥的,尽管现在自己学什么一看便会,但他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学历情节,他极度渴望得到那个盖了大红印子的毕业证书,上面还有大学校长签名的那个本子。

   那怎么才能有这种证书呢?造个假的那肯定不行,别人都知道自己的情况呀,更何况自己也不能满足于一个假文凭吧。

   他想着想着,想起了小时候,虽然家庭条件不好,但父母咬牙过着紧巴的日子,从牙缝里挤出钱来供他读书,那时候小自己还不懂事,脑子还笨,读书读不好,初中的时候就跟不上班了,父母成天个长吁短叹的。终于熬到了初中毕业,得了个小毕业证,他就回家了,说啥也不念了。

   不上学以后,他到处乱窜,调皮的时候把父亲惹急了,还有时遭到一顿打骂,父母并不是不喜欢他,而是恨他不成才,担心他以后没出息。

   想起这些心酸的往事,让现在的他有些伤心落泪。

   现在不同了,他现在与任何人都不同,因为任何人已经比不了他。别人看到或学到的东西,时间长了就会忘记,而自己现在没有一个忘记的概念。还有就是别人的悟性或者是解读能力都太差了,一个理论读个十遍八遍的,并不能吃透其中的含义,自己则完全不同,刚读一遍的东西就已经变成自己的了。

   ……

   这一段时间韩忠一直被这个问题苦恼着,毕业证,毕业证,他成天叨叨着,都有点儿走火入魔了。最后他想这样下去不行,自己过得会很难受。

   于是他下定决心,打算再重新进一次校园,把自己缺的东西补上。

   他现在已经不想从高中开始了,还去接那个初中的头,而是想直接找一个名牌大学,然后只读一年,最后拿到那个证,这样就什么都有了,就能够满足自己的心理需求。

   他现在对自己有信心,他能这么做,也一定能够做得到,俗话说的好,人心不足蛇吞象,但人心足了呢,有能力把象吞下去呢,那就吞呗,不吞才叫傻呢,所以他当机立断,不想再犯傻。

  为了打好基础,他打算先用一个月的时间,把高中的课程全部看完,然后直接进大学上大四,上学期间,一边看着大一到大三的课程,一边学着大四的知识,他感觉凭着自己现在的能力,这样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但是怎么能让人家的大学录取自己呢?别人可从来没有这样上过大学啊,就凭这样去给人家干说,人家还不得笑死啊,然后把自己当疯子一样给轰出来,不能这样,如此行不通。

   他想来想去,发现其他问题都还好解决,这才是一个大大的问题,究竟怎么样才行呢,他还是没有头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