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父子情
作者:山村梦里人      更新:2015-06-26 17:50      字数:0
  自神宗有了那次意外的病情以后,赵佶没事就拉着赵佣去给高太后请安,反正赵佶人小脸皮厚,也没啥学问让高太后考校,每次打诨插科,都能逗得高太后一乐。渐渐的高太后的脸也没那么严肃了,每次俩人去还有点心吃。连带着赵佣也爱去了!祖孙三人倒也其乐融融。

  高太后闲暇之余也常常给他们讲古,说说仁宗朝的君贤臣明,说说那时候的仁宗皇帝勤于政事,遵循祖宗规矩,大臣也竭力辅佐,国家安定团结,百姓也是安居乐业,总之仁宗之朝乃是王道乐土。高太后很少跟他们评论现在的朝政,也许是她对儿子政见的不认同的一种态度的表达。赵佣早就听出祖母的弦外之音,多次想反驳都被赵佶拿话插了过去。

  私下里赵佶总是劝解赵佣,晚辈不可顶撞长辈,祖母所说且听着,有道理的记在心里,不同意的随风而过就是了!赵佣也隐隐明白些什么,就不在说别的。

  转过年来,神宗的病情突然加重,从此卧床不起了!赵佶兄弟每天都在榻前侍疾。看着神宗一天天的消瘦,赵佶知道神宗的大限不远了,虽然不清楚具体的日子,但大体就是几个月的时间。

  作为带着前世记忆的人,赵佶本来对神宗的感情是淡淡的,谈不上多浓的父子之情,在侍疾的这段时间里,与神宗朝夕相处,想起前世的父母,心里对神宗的关切也与日俱增.

  神宗作为一个父亲可以说是很合格的,过往无论朝政多忙,总是隔三差五抽时间来陪陪赵佣赵佶,听听他们说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关心下赵佣的功课,对于赵佶他更是怜爱,这孩子才三岁,却聪明不下于乃兄,天分之高乃自己生平仅见,本想好好培养他,将来做佣儿的臂膀,看来是天不假年了!想到此处,神宗撑起身子,挥挥手让侍从避开,“佣儿佶儿到父皇榻上来“神宗招招手。

  等到兄弟俩上前来,神宗左看看右看看,目光在俩兄弟脸上游移,眼中带着不舍和爱怜,“佣儿,佶儿,听父皇说,父皇的病情估计是不能好了!”说道此处,赵佣嚎啕大哭,“父皇不会的,父皇会长命百岁”赵佶也是眼中含泪,他对这个父亲的感情与日俱增,使他听到此处也是不能自控,不过还是拉了拉赵佣,

  “皇兄先别难过,且听父皇说完”。神宗赞赏的看了看赵佶“为父至今有子六人,其他弟妹还小,佖儿又是有目疾,以后你们兄弟俩当相互扶持,照顾好弟弟妹妹。

  为父准备立佣儿为太子,但父皇现在还不能下诏,一则为父生病,群臣皆疑,若此时下诏,恐怕众臣都会知道为父命不久矣,

  佣儿年幼,若有人有不臣之心,则我大宋危矣!二来立佣儿为太子必须要得到你皇祖母的支持,你们皇祖母自幼接触政事,对朝政多有了解,在朝中的威望也是极高,若是你祖母点头,佣儿将来的皇位才能做得稳当。

  可是你祖母和为父因为王相改革朝政的事情而生嫌隙,不知道她在心里是否真正原谅为父。这个要为父慢慢探明才可行事。而且你们的皇叔都是盛年,他们也是你们皇祖母的亲生儿子。若他日佣儿能顺利即位,你皇祖母必会代为听政,佣儿切记,无论你祖母做什么,怎么做,你都不可反对,也不可在面上表露不满,一切等你亲政了再说。”

  说到此处,神宗咳了几声,这时的赵佣已是满面的泪痕,想起父皇对自己的过往种种.

  从小自己便早慧,父皇也是甚是疼爱,一岁多,父皇边坐在桌边手把手的教他写字,冬天的风是那么的冷,父皇怕自己手上长冻疮,没写几个字总是把自己的手放进怀里知道唔得暖了过来.

  每次自己有了进步,父皇的高兴也是溢于言表。甚至不惜以帝王之尊给自己骑大马。

  稍大些,自己也听说父皇在朝政的艰辛和不如意,为了大宋百姓的疾苦披肝沥胆,偏偏哪些朝臣还不领情,三番五次刁难父皇,父皇在朝中再难,也从未在自己面前说过什么.

  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父皇总是那么和蔼,待母亲也是极好。可上天为何如此不公,让父皇壮年便要面临早逝的命运。

  “儿臣谨遵父命”赵佣哽咽着说。神宗又拉过赵佶的小手“佶儿还是那么小,父皇怕也是以后也没多少时间照顾你了!”说完眼眶中晶莹的泪珠不禁滴下!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赵佶现在心中所想的正是这句话。眼中的泪水也似决口一般,哗然而下,对这个父亲的感情完全代入了进来.

  虽然只有短短三年的相距,他是真心的佩服自己的这个父亲,无论他作为皇帝,作为一个父亲还是作为一个丈夫,都可谓是尽心尽力,尽职尽责,虽然结果未必如他所愿,但他至少都是努力在做,熬尽心力的在做。“父皇,佶儿要你一直陪着,父皇……”

  “佶儿不哭,父皇会一直看着你们的,哪怕是在天上。你们都是朕的好儿子……只是往后的路你们自己要多努力。佣儿,佶儿性子活波,将来无论他想做什么,你都尽量满足他,不可太过拘束他。”

  赵佣已是泣不成声,“孩儿谨遵父命”。“往后父皇这里你们尽量少来,多去陪陪你们的皇祖母,朕生病以来她也是担心非常,你们好好劝慰祖母”赵佣明白,这是父亲为他铺路,皇祖母已是他将来成为大宋之主的关键。

  想及此处,赵佣默默点了点头,而后表情复杂的看向了赵佶。“难道自己这个弟弟真有神仙相助,还是无意之举?”父子三人又说了些闲话,慢慢平息了刚才的心情,神宗强撑起的精神也委顿下来,看到神宗精力已经不济,赵佣赵佶二人也告退回宫。